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三章  阿米一战成名

     话说阿米一点都不低调的性格怎么都要高调的情怀使他迅速跃升为我们班当红不让的头牌,风头甚至盖过班长大人。让我们随机抽样采访一个路过的同学:“同学你好,请问你认识阿米吗?”“阿米谁不认识啊。”顿了顿,一副“怎么你连他都不认识吗?”的鄙夷眼神,又补充道:“不就是那个二到家搞笑的要死的家伙嘛。”

     而让他真正一夜成名爆红漫山遍野的事件当属经典的“火攻王二狗”之战。

    而一切都在这次搞笑事件之后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当初,就算拿枪指着我,我也不会想到我的平淡高中生涯会变得如此妖孽。是的,是妖孽。

     上学第二天,我一个人默默走在路上,满目陌生的一中给我一种无法释怀的孤独感。庆幸的是当我看见我同桌时,这种感觉便冰释了,化成一汪亲切。

     然而阿米闷头坐在位子上,双手捂耳埋头发泄似的狂读“abandon,a,b,a,n,d,o,n”(释义:放弃,单词书上的第一个单词)。我笑了:“你是李阳的徒弟哦,还疯狂英语呢。”阿米没回答依然像上了发条一样读个不停,“你变成复读机啦?”我拍了他一下。

     阿米终于卡带,回头看我:“怎么了?”

     “吃饭了没?”我发现阿米一副吃了死苍蝇的表情。

     “吃了个屁!”阿米闷闷不乐

     “靠,没吃就没吃,火什么。”我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不满。

     “唉,不是,千羽。”他抱歉似的笑笑,说:“我是真吃了个屁”。说着指了指前排。

     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哈哈大笑道:“今天是什么味道啊?苹果,咸菜?”

     “今天更恶劣,哎,别提了,很恶心哎,害的我都没有胃口吃饭了。”阿米一脸委屈。

     “额,吃屁吃都能吃饱。”我幸灾乐祸。

     “你妹,别得意,前面坐个屁神,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然后从气流的流动性到气体的扩散一直阐述到大气循环,最终得出不容置疑的论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你是不可能隔岸观火的,除非你戴防毒面具。

     我无所谓的一笑说:“没事,反正有你挡着嘛,如有敌情,立即通报。不得谎报军情,否则按律当斩。”

     话刚说完,阿米虎躯一震眉头一皱。这么快,不会吧。我立即进入紧急戒备状态:捂鼻,屏气,扇风……一套御敌动作娴熟流畅,却迷惑的看见阿米没有任何动作,这家伙熏傻了吧。这时,阿米终于张大嘴巴仰天长笑。自然又是惊起目光一片。

     我自知是被这小子耍了,可是你有什么办法呢。我摇摇头,背单词:“abandon,a,b,a,n,d,o,n”

     “啊~”阿米一脸惊恐的怪叫一声,然后虚弱的吐出一个字:“屁。”便翻着白眼低头干呕去了。

     切,这么拙劣的骗术,还想骗我两次,当我傻啊。我不屑的拍拍他的背说:“不过你的演技挺”“高”字还没说出口,就感觉一股让人形神俱灭的气体自下而上的汹涌升腾直抵鼻间。

     那一个瞬间,我感觉眼前一黑,大脑挣扎似的跳动了两下,终于白屏。然后便是头昏脑胀,是那种连续紧张做上百道数学题才会出现的头昏脑胀,这也就意味着我的脑细胞瞬间阵亡了一个数量级。

     这让我又惊又怒,毕竟我的脑细胞都是准备献身于高考的却被一个屁消耗了这么多。就像你毕恭毕敬的沐浴更衣亲自准备了一顿丰盛的供果准备献给慈悲为怀的佛祖,怀着虔诚的心意却在去庙里的路上被突如其来的乞丐一把抢去大半。这叫人如何不懊恼?连佛祖都会不爽的竖起中指。

     我晃了晃脑袋赶快在心中默算了几道两位数的加减,所幸完全回答正确。这让我放心许多,可是内心依然愤恨难当啊。我压抑着满腔怒气推了推左前排的屁神,

     “干嘛?”屁恬不知耻还先发制人。

     “可不可以自制点?”我尽量冷静的说,但我的脸色一定也是吃了苍蝇般。

     “什么?”他还有模有样的装起傻来。

     “靠。没什么了。打扰了。”我懒得和他争,毕竟屁大点事。能忍则忍,我在心中默念静心咒: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并回忆在警察局里的恐怖场景。别说,初中那次去警察局的经历让我此后免去了许多次去警察局的机会。

    

可屁神一转身便把持不住的偷笑,肩膀不可抑制的抖动着。偷笑无罪,可是敢不敢更隐蔽点,还偷偷的观察我们的表情就差没万分期待的问上一句:“oh,dear~怎么样,我的屁闻起来还不赖吧。不成敬意,请多多指教噢。”然后我等再一副深有体悟的回味无穷的表情崇拜的回答:“oh,dear~阁下的屁臭中带香,经鉴定是为极品。多闻对强健骨骼和灵活大脑有莫大好处。”

     “人不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同桌一掌拍在课桌上,这下连班长都回头观望了,阿米童鞋连忙装作低头背单词。这时,从前排递过来一张纸条:“我同桌最近可能是肚子吃坏了吧,请宽恕。”我看的一阵感动,呵,看来他同桌比他懂事多了。

    然后,又递过来一张纸条乃屁神御笔亲书:“屁乃人之仙气,岂有不放之理???”

    这句无耻到掉渣的话,再配上那刺瞎狗眼的三个问号。彻底紊乱了我和阿米的神经系统,肾上腺素开始加倍分泌,血压开始上升,汗毛开始竖立我们已经进入战斗状态了,是时候反击了,我和阿米互看一眼对方难看的要死的臭脸,坚定的点了点头。

    阿米已经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了,他用拳头和掌来回比划着前排屁神的脑袋在寻找打着自己手不痛而对方痛的要命的地方。我感觉不大对劲,因为他眼神中阴森的杀气像一团火越烧越旺。这要出人命啊,我想起老班魔鬼般的手段,不禁一个寒颤。

    “别冲动,阿米,你在班上打架不是找死吗?”阿米一愣,停下动作,困惑不已的挠了挠头:“不打架那那咋办?”

     “擦,你就只会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吗?”我反问,擦了擦冷汗。

     “也不是,看情况吧,有时是用money。”他想了想说,又犹豫再三的问:“你不会叫我去收买他吧?”

     我听到这话简直要昏厥差点酿成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惨剧(严重申明:心理素质不好的同学请珍爱生命,远离阿米)。

    我强作镇定的说:“你去百度一下“屁”。弄清楚屁如何产生的,化学性质等好对症下药,以达到药到病除治标又治本的终极目的。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不懂得。”

    阿米顿时一脸崇拜的拿起手机去百度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建议是多么的错误,俗话说流氓会科学,谁也挡不住啊!

    然后,他便兴奋的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发现了“化学性质:可燃,H2S。”这个伟大化学性质。如获至宝似的对我诡异一笑:“我有法子了。等着看好戏吧。”

    然后,他像被驴踢坏了脑袋一样整个早自习都沾沾自喜并不时神秘傻笑。害我一度以为他精神失常,一边犹豫要不要通知老班一边警惕的期待着阿米同志有什么好戏。你知道,像他这种人可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谁知道他会不会伤及无辜。

    那天,天气晴朗,气候宜人,一群活泼的小鸟在窗外的大树上快乐的嬉戏。阳光安静的撒在树枝上,在地上铺上一层薄薄的斑驳阴影。一片落叶旋转出迷人的华尔茨,以优雅的姿势切割了让人心醉的蓝天白云。一个老奶奶牵着她的孙子在路上逛,“乖宝宝啊,奶奶给你买小汽车哈。”“好哇,好哇,奶奶真好。”小屁孩高兴的不得了,牵着奶奶走的更快了。奶奶在后面笑呵呵的说:“慢点啦~慢点啦~”

    啊,多么诗意啊。啊,小桥流水人家。如果一个蹩脚的诗人看见这样的情景一定会不由自主的这样的抚着胸口轻叹吟诗赞美的。

    然后,小屁孩仰着头眨巴着天真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蝴蝶一样轻轻的扇动着翅膀,好奇的问奶奶:“奶奶,刚才是什么声音啊。”奶奶也一脸迷惑,但依然慈祥的摸摸孙子的头说:“乖乖,奶奶老啦。耳朵不好。好像是教室里面的学生叫唤吧。”“奶奶,你看,教室里面还有烟冒出来呢。”小屁孩高兴的拍巴掌。“咦,那是怎么回事呢?”老奶奶可能真的老了,眼睛也花了。

    让我们的镜头回到教室吧,倒退到十秒前,同桌心怀鬼胎的贼笑已经让我毛骨悚然好久了。他在“哈哈”的一声奸笑后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迅速将身子没入课桌下了,“你要干嘛?”我无不惊恐的问。同桌没回答,因为他已经用实际行动回答我了。

    只见他“啪”的一声打开了手中的打火机,淡蓝色的火苗差点顺势点燃了他一脸猥琐的笑容。然后颤抖着手往前一送,课桌下顿时一片火光伴随着屁神杀猪般凄厉的尖叫,屁神一跳三丈高。那个上午,所有人除了睡神(他又在毫无意外的在睡觉)都看见屁神的屁股喷出了火焰,差点腾空而起变身为火箭。观众在震惊之余都笑的要打滚,连昨晚被老班修理的惨不忍睹顶着一双目不斜视的妩媚桃花眼的张龙都捂着嘴矜持的笑了起来。然而,我注意到那个在自习课上被我誉为暗器高手的蓝衣帅哥却只是淡淡一笑旋即低头,酷的一塌糊涂。

    还好这个一中史无前例的实验在下课进行,并没有惊动到老班。屁神的屁股安然无恙只是惊吓过度留下难以释怀的阴影,再也放不出来屁了。更没料到的是随后屁神倒还以德报怨的和我们做起了朋友,也许是怕了阿米这个脑袋被防盗门挤过的家伙吧。他说:“好啦。我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啦。我其实早就想和你们交个朋友的,我姓王,叫二狗。请二位大侠多多指教噢。”说着和我们一一握手,阿米那个豪爽的家伙当然高兴的边喷口水边说:“好说好说啊,哈哈,妈的,我就喜欢你这样不记仇的!”说着大力的拍了拍二狗的肩膀,二狗忍痛挤出笑容:“其实我也喜欢阿米哥你这样豪爽的~”

     这什么情况,这么直接的深情表白。弄的我好像成了电灯泡。还有二狗含羞少女般的说话腔调让我相当不适应。我不自然的咳了两声,阿米一把揽过我的肩说:“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啦!”好吧,一上来就来两个二到极致的兄弟。这以后日子热闹了。

     “哎,阿米哥,我有个疑问也。”二狗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说。”阿米刚当上大哥说话起来都是牛逼轰轰的震天价响。二狗抓了抓头发依然一脸羞涩,弱弱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放屁啊?我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都调成静音模式了呀。”阿米仰头大笑了两声自豪的说:“大哥我什么不知道,经过我严谨的观察和科学的分析,发现你每次放屁的前兆都是将屁股恶狠狠的伸向我们”

    “然后,你就变成飞行模式啦。”我在一旁补充。两个家伙一阵狂笑。

    “阿米哥,其实我之前不是存心想熏你的呀,自从喝了这个奶后就一直肚子不舒服~”说着歉然的拿出那个空奶盒。

     “蒙牛~”阿米看了眼商标读道。

     “是蒙的牛,哎,当初人家也是当蒙牛来买的呀~哎,那个黑心老板真是讨厌~”二狗撒娇的声音也让我肚子不舒服了。我们注意到果然有个渺小的“的”挤在“蒙牛”中间。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支持啦。谢谢。

妖孽在一中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