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五十章、定计

胡万海眉头一松道:“听师弟你这么一说,倒真使我茅塞顿开,细一想来似乎真是这么回事,先天圣门自古以来就是最为注重声名的圣地,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有过太过臭名昭著的劣迹。”

      叶落哈哈一笑道:“大师兄不必当真,我也只是稍作揣测而已,至于先天圣门真正的想法如何,是绝对不会被你我所知的,是以我以为但凡飞云宗能够自己解决此次纷争,最好还是不要假手于他人才好。”

     胡万海道:“师弟说的没错,不过现在飞云宗六峰首座之中就只有弱水峰的宇千仇师叔与万仞岩交好,其余四峰无不心怀叵测,如此实力相差悬殊的境况之下,宗主师伯就不得不借助外力来平叛了。”

      叶落嘴角掠过一丝莫名的笑意,这往往是他相处折腾人的诡计时独有的动作,他道:“若是能有办法将各峰各脉的精英人物一起聚集在万仞岩上就好了,那样的话我们就有许多办法能叫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有来无回了。”

      胡万海一愣道:“师弟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有什么妙计不成?”

      叶落见他来了精神,便道:“倒不是什么妙计,不过若能使飞云宗所有杰出弟子能够集于一处的话,或许凭咱们一己之力就可制服他们所有人。”

      胡万海虽知他颇有能为,但飞云宗卧虎藏龙,其间有多少高手蛰伏不显,就算他胡万海在飞云宗呆了十几年,却也不能尽都知晓,叶落刚刚来到这里二十余日而已,怎会明白当中厉害。是以胡万海心下着实不信叶落说法,就见他大嘴一撇说道:“师弟说的如此大话,当真是小看了飞云宗跻身圣地大宗的深厚底蕴,况且世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若果真如此,师父师伯何必还要殚精竭虑的忧愁烦恼,只请你去略施妙法不就得了!你若真有可以克制飞云宗上下无数高手的妙法,不妨先说出来给我听听,让为兄瞧瞧你是不是因为在镇魔渊呆的久了,是以就连吹牛的本事都见长了。”

      叶落不理会他话中讥讽之意道:“大师兄既然不信,小弟也无话可说,不过本来就没有那样的机会,因此就算我腹有良策,却也无用武之地。”

      他说的煞有介事,使得胡万海心下狐疑起来,过了片刻终于按捺不住好奇问道:“师弟果然有能克制四脉高手的法子?”

      却不料叶落把头一扭,索性不在看他。

      胡万海被勾起兴致,怎会按耐得住,何况还有可能是关系到飞云宗生死存亡的大事,他在飞云宗学艺十年怎会没有感情,见叶落此时情状虽然知道他是故意做作好引诱自己出言求他,但饶是如此胡万海仍是耐不住心中好奇,终于低声下气地道:“师弟,刚刚是师兄不知深浅,小看了师弟你,现下我诚心改过,还请师弟不吝赐教才好。”边说脸上还尽力装出谦虚谨慎的,模样来,倒有些哭笑不得。

      叶落被逗得一笑道:“大师兄过谦了,小弟何德何能有那样大的本事,只不过是闲极无聊吹些牛皮罢了,嘿嘿,大师兄不必当真。”

     胡万海一怔,还以为自己果真是被他戏耍了,但一瞧他眼里满是戏谑之意,忙的更加谦谨地道:“师弟学究天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端的是无所不知的人物,何必如此过谦,你此举但叫世间饱学鸿儒之士听见了,他们知道师弟这般经天纬地的人物尚且如此谦虚谨慎,那么他们还有何颜面行走于世间,还不的一头撞死得了,省的活在世上教书的误人子弟,传道的妖言惑众。”

     胡万海是故意这样说的,其目的就是要看看叶落脸皮究竟有多厚,能否承受得起如此肉麻的奉承话儿。
果然叶落老脸一红,急忙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就听他道:“得了得了大师兄,小弟我甘拜下风,没想到连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的出口。”

      胡万海嗤笑出声道:“还不是被你逼的,不过这都是我平日里刻下苦功,从童灵哪里学来的,现下正好用来取悦于你,师弟你若爱听,小兄这里还有许多呢。”言罢又要开口继续。

      叶落道:“早知童师兄爱拍师父马屁,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已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境地,在天远世界武道修为最高者是为武灵境修者,但若论奉承拍马来,恐怕童师兄定可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不过却有一事使得小弟心下难明。”

      他的话至此而止,胡万海没能发觉他话里有话,顺口问道:“奉承拍马人人会得,却只要看这人脸皮够不够厚了,师弟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叶落道:“师兄所言甚是,小弟深以为然,然而正如师兄刚才所说,拍马之人定要脸皮够厚才能说得出那恬不知耻的话来,可小弟着实纳闷的是:那承受马屁拍来的人是否更加要面皮厚比城墙,且脸皮修有那刀枪不入的绝顶神功方能受得起如此铺天盖地的大马屁吧?”

      胡万海不明所以,却还是顺着他话头道:“按理说却是这样,正因为爱听马屁的人多,所以才会有着许多好拍马屁的人吧。”

      叶落忽然大声道:“正是这样,所以说童灵师兄虽然爱拍马屁,但错不在他,可对?”

      胡万海一怔,却还是茫然点头道:“想来他也不愿日日逢迎阿谀吧,那样一来却是着实辛苦,毕竟总是违心的说话并非什么好事。”

      叶落见他入瓮,心下窃喜,又道:“由此看来大师兄也是非常厌恶那些爱听别人拍他马屁的腌臜人物喽?”
胡万海“呸”了一声道:“天下之大,无耻之人在所多有,我就是想厌恶也是厌恶不过来的。”

     叶落道:“虽然咱们管不了天下人,但近在眼前却好不要脸的倒是要师兄多家提醒才是,就比如咱们的师父陆海愁先生,对不对?”
啊!

     胡万海一张大脸登时变作苦瓜模样,手慌脚乱地急忙四下观望一番,见陆海愁并未出现在左近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有些忐忑不已。

     叶落狡计得逞,不由笑得前仰后合:“大师兄,早知道你怕师父怕得要死,哈哈哈哈••••••”

      胡万海又羞又恼,后悔不已地道:“诡计多端!”
叶落止住笑声道:“大师兄,就算你修为达于武者三阶,而我只不过是个一点武功也不会的平凡小子,论武力可能一百个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可纵然这样,你还是不免中了我的计策,这就叫做兵不厌诈。”

     胡万海恍然大悟,道:“师弟,你的意思可是说你有办法对付想要搅起飞云宗内乱的那班人的话并非虚言哄我?”

    

叶落道:“当然,不过确实需要有最为合适的时机才能成就此事,若不能将那四脉杰出弟子集于一处,我的话也只能是镜花水月而已,绝难达成。”

     胡万海大喜道:“谁说没有这样的时机,目下就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眼前,师弟你若真能做到,不如先将你的法子说给师父知道,想来他老人家必有决断。”
叶落故作无奈的叹气道:“难道我又要把这一场天大的功劳送给他陆海愁不成,究竟是他是我师父,还是我是他的师父?”

     “小兔崽子说什么呢?”

     轰然大喝声骤然响起,门声吱呀响处,一道灰衣身影进到屋中,却不是陆海愁回来了是谁。只是在这黑夜之中他悄无声息的靠近,又忽然发喊,直吓得叶落与胡万海俱都浑身一颤,还以为是什么游魂野鬼趁着夜深索魂夺命来了呢。

      陆海愁也不理会二人错愕的模样,大马金刀地往正中一坐,二话不说现在叶落后脑勺上撸了一记,显然是对他刚刚口出不敬之言的的小小惩罚。

      就听他道:“小兔崽子,你刚刚说一旦能把飞云宗上下集于一处,你就有办法将所有人尽数制服,此话可是当真?”

      叶落想都没想道:“那有何难,直教这样,小爷我必定叫他来多少人躺下多少人,管他什么顾悠游还是狗屁游,不叫老子声爷爷,休想我会放过他。”

      没等他吹嘘完,就觉脑后一痛,竟然又被陆海愁拍了一记。

      “小兔崽子,别说顾幽游还未向万仞岩发难,就算他现下已然叛出飞云宗,那也是与老子是同一辈以师兄弟相称的人物,你小兔崽子一口一个小爷,将老子置于何地?啊!”

     叶落讪讪笑道:“师父重情重义是小徒没曾想到的,不过顾幽游既然敢反叛当代宗主,那就是不将飞云宗历代祖师放在眼中,否则他怎会如此,这样的人猪狗畜生尚且不如,师父何必还顾念同门情意,就叫小徒狠狠骂他几句,也替您解气不是。”

     连胡万海都听出他在“猪狗畜生”这几个字上头着实加重了语气,瞧那模样似乎早就把陆海愁也捎带了进去,只是令他纳闷的是陆海愁并没有因此而发怒。

     陆海愁道:“小兔崽子少跟老子在这咬文嚼字,老子听你刚刚在这忽悠万海,直说的天花乱坠,既然如此,如若今晚不给老子一个天衣无缝的妙法,老子明天就发动全万仞岩上下所有弟子,非得没人打你十拳、踹你十脚不可。”

      叶落眼珠一长,“啊”了一声道:“师父您这是为什么呀?弟子向来对您孝敬有加,就算您从前万般为难于我,可小徒从来都没有半句怨言,所以您可不能这样难为我呀!”

     胡万海在旁幸灾乐祸,竟然开始掐指算数:“万仞岩总共弟子人数怕不有二千七百之数,倘使一人十拳十脚的话,正好是二万七千拳脚,真不知师弟这小小身板能否承受得住。”

      叶落白了他一眼道:“十数日不见大师兄拍马的功夫果然长进不少,比起童师兄奉承之语显露于外,而言,则更加显得高深莫测,锦里藏花了。”

     胡万海被他讥讽,却装作很是受用道:“雕虫小技,与叶师弟相比不过是皓月萤火罢了,还需多加时日加以练习才是。”

     陆海愁冷哼道:“没想到我陆海愁一世英名,收的弟子却尽是些吹牛扯皮之辈,真不知上辈子做下什么大孽才至如此。”

     叶落道:“这就叫做承前启后,有其师必有其徒,师父您放心,我与大师兄必会将您好吹大牛的本领发扬光大的。”

     一番话说的雄纠纠气昂昂,连陆海愁绷着脸都险些被气得笑了,胡万海则直接毫无形象的笑得打跌。

     陆海愁与他二人闲扯够了,便言归正传道:“兔崽子,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听是不听?”

     叶落心下一喜,猜想多半是指自己擅闯禁地之事,当下却假作愚钝不知,满面欢喜地道:“啊!连师父都这样说,一定是一件天大好事,弟子自然想听,而且求之不得。”

     陆海愁得意地道:“哼!小子尽会惹祸,就连飞云宗少有人能接近的镇魔渊禁地你也敢去,若不是有老子舔着脸为你求情,恐怕宗主师兄必定会要了你的小命不可,不知道你打算怎样写过本恩师对你的救命之恩呢?”

     叶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圆满解决,一时间不由得大喜过望,张口就道:“师父在飞云宗的为名小徒原只是略知一二而已,今日一见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不过师父如此待我,小徒怎不会知恩图报,必当全力为师父分忧就是。”

     陆海愁道:“话先别说得太满,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能将飞云宗各峰弟子尽数齐集于万仞岩上来,你可真有办法助我放到他们吗?”

      叶落道:“这有何难,只不过这办法未免难登大雅之堂,只要师父你肯用就成。”

     陆海愁道:“宗门生死存亡的关头,那还顾忌得了那许多,你就说出来便是。”

     叶落嘿嘿一笑,胡万海与他相处时日虽短,却也立马就知道他这是已经有了阴人的招法,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