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四十九章、圣地危机

轰鸣声震耳欲聋,叶落只觉得脑海之中轰鸣不断,仿佛被人迎面一锤重击似的,还没待他明白过来,陡觉一股大力沛然莫不可挡,硬生生地将他身子托起,接着就飞了出去。
    
     叶落睁开眼来,竟然惊讶的发觉自己就置身在独孤红发出的浩荡魔气之中,并迅速的向着他先前进到洞中的来路飞速射去。

     此时,独孤红魁梧中透发着苍凉的身形正在离他愈来愈远,很快就没入昏暗之中,不可目见,霎时间叶落心头一阵迷茫,竟生出一丝不舍之感。就在此时他忽然开口大叫道:“前辈放心,不出十年晚辈定将你救出去••••••”

     话音遥遥,传出老远,不知独孤红是否已然听到。
黑气混沌,一片迷蒙,叶落依稀间可以感知到外界一片漆黑。

     不知这团黑气冲出了多远,叶落终于见到前方远处一片螺旋形光幕出现,至于近处,叶落知道那正是封住镇魔洞口的千幻封魔图。

      啵!

     一声轻响,千幻封魔图并未对叶落形成丝毫阻挡,轻易的被包裹他的黑色魔元气冲击而过,叶落身形脱出镇魔洞之外。

      然而出乎叶落意料之外,魔元气并未就此止住,而是忽然折而向上,朝着四周满是峭壁却不见天日的高空射去。

     叶落心下喜忧参半:“莫非独孤红前辈是要一举将我送出镇魔渊不成?”

     他哪里知道,独孤红为了等待这一时刻,足足已有千年之久,万劫不复的镇魔渊中,能有叶落这少年误打误撞进入其中,实是千百万年难以再有的造化,独孤红岂会放弃,是以在不知叶落品性如何的情形之下,却仍然敢于冒险将孙女就交与他照拂。

      而且为救自己孙女脱离困厄,不再受千年封困之苦,更是不惜倾尽毕生功力,正因由此,叶落此时所处的魔道元气之猛之强,实是可媲美天远世界当世最强者的全力施为。

      风声呼呼,魔元气并不能阻挡一切,叶落就觉劲风刮面生疼,此时的速度依然快到极致。叶落只觉得眼中景物飞速后退,根本看不清都是些什么物事。

     忽然间白光大声,太阳的光芒从天而降,洒遍穹宇,叶落已然置身于峭壁之上,紧接着他身子竟向山崖边的平地上摔了下去。

     叶落心下大骇,倘使这一下重重砸落地面,非摔得骨断筋折不可。

      然后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兴起的时候,一道莫名的阴凉之感自他丹田出现,在极其短暂的时刻内迅速流遍周身,一股磅礴有力之感出现在叶落脑海之中。

      咕噜噜几个反转,体内太阴元气运转,使得叶落轻易化解了坠地的莫大力道,并未受一点轻伤。叶落站起身来伸开双臂,左瞧右看,却终未能发觉自己四肢身体有何变化,只是觉得颇为凉爽又轻盈便利而已,心下深知自己必是在坠入镇魔渊时有了什么奇遇才会如此。

     此时无暇想那许多事情,劫后余生,说不出的欢喜畅快,只觉世间最快乐事也莫过于此。

     放眼打量四周,却见林木郁郁葱葱,各种奇花异草丰茂繁盛,香气扑鼻。

      叶落发觉在这数不清的奇花异草之中,竟然有着许多的稀奇药草,其间龙胆香、虎眺藤尤其珍贵无比,世间罕有,叶落也只是听老头子说起,却从未见过,此时见到怎会不觉得惊奇。

      就在他惊奇无已之时,突然有声音道:“据雨薇师妹所说;叶师弟被她失手打下镇魔渊,定然是凶多吉少!”言下之意甚是哀戚。

      另一人道:“唉!可惜叶师弟虽然不能修炼武道功法,见识却是旁人所无的,若非的他帮助,我也不会突破武者二阶的桎梏进入三阶之境,没想到他••••••••”

      随着说话声音,一个圆滚滚有若肉球,以及一个纵使面含悲切却使人觉得是哭笑不得的两道身出现在叶落目中,却不是胡万海与蓝笑生是谁。

      待他们看到浑身是土的叶落时,不由得同时长大了嘴巴。

     还是蓝笑生醒悟最快,不过说出的话来还是叫叶落一翻白眼。他道:“大师兄,叶师弟嫌阴间凄凉孤寂,是以死不瞑目,这不,鬼魂又回转来追魂索命,要你我二人下去陪伴他呢!”

     是夜,松涛院中一片欢腾,连一直对叶落不加辞色的胡万秋亦在这里,虽然依然面无表情,但眼底的欢喜是无论如何也藏之不住的。

      叶落心下纳罕,心道那日我与他一番争斗,弄得他大失颜面,没想到他竟然没曾记恨,倒是个心胸开阔的人物。

      大家纷纷问叶落如何生还的,叶落自不会将独孤红之事泄露出去,是以早就想好了说辞,只说是自己坠崖之后恰巧被一株伸出崖壁的老树枝杈挂住,好在那树上生有许多野果,尽数被他摘来吃了,这才免于被饿死。后来发觉峭壁虽然陡峭,却也并非无法可攀,是以便冒险行事,循着峭壁攀掾而上,几经辗转,终于有命归来,实是天降之兴。

    

  众人谁也没能想到,明明坠入镇魔渊中必死无疑的叶落竟然奇迹般的还活在世上,这话传出去恐怕整个飞云宗都要颤上一颤,听他说完期间惊险指出当真是无以复加,当下不由得齐声称贺。都说叶落福大命大,来日必有后福。

      叶落问起胡万海等人为何能够进入禁地之事。

     原来陆海愁已然回转,正是他得知叶落之事后,便立刻恳求宗主金远阳,允许他能带领门下弟子前往禁地寻找叶落下落,只求万一或许他 并没有真的死去,毕竟深夜之中,金雨薇并未真的见到叶落尸身。

      金远阳限于门规本不答应,但耐不住陆海愁死缠烂打,无论如何不肯罢休,最后逼得金远阳实在无法拒绝,只得答应。不过仍然嘱咐道:“纵有宗主之命,但进入禁地之中却也违背了先祖定下的规矩,是以此事务必要严格保密,不可教其余几脉首座知道才好。”陆海愁只是没口子的答应。

      叶落从众位师兄口中得知陆海愁竟如此看重于他,心下也不由暗暗感动,不过他也没想到;此时距他坠入镇魔渊竟已有十数日的光景,叶落暗自纳闷;这么久的日子我水米未进,怎么竟没觉得饿。

     陆海愁在与他照面之后,先是替他把了下脉搏,发觉身子骨并无异样,只是似乎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阴凉气机之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便急匆匆赶往飞云殿向宗主禀报此事去了,毕竟叶落能够死而复回不说,单只擅闯禁地的罪名就足以能够震动飞云宗主。

      叶落在众师兄的陪伴下等候许久,直到二更时分仍不见陆海愁归来,胡万海道:“恐怕师父是有要事耽搁了,大家就不必在此久候了,先且回屋休息吧。”

      大家纷纷应承,觉得如此最好,和叶落招呼后便都各自离去了。

      叶落知道擅闯禁地罪名非小,陆海愁禀明宗主之后必有处置,是以心下也颇为担心,因此倒没有急着离开。胡万海为人稳重,自也知晓事关重大,便熬夜陪着叶落在厅中等候。

     胡万海见叶落面上颇有忧色,微微一笑道:“师弟你离开这些日子,飞云宗可是发生了许多大变故,或许就因这些事的缘故,你擅闯禁地的罪名或许会被一笔带过也未可知呢。”

      叶落以为自己进入镇魔渊之事非比寻常,虽然可以说是被付少寒等人暗夜中追迫所致,但又拿什么来证明此事呢?毕竟付少寒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是以心下尤其担心,此时胡万海有此一说,不由得心下一愕:“大师兄说的是真的吗?”

     胡万海胖脸一绷,不满地道:“大师兄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来着,竟叫你这般的信之不过?”

     叶落一囧:“师弟并非这个意思,只是实在想不出在飞云宗还有什么是重大到连擅闯禁地都不能与之相比的地步了。”

     胡万海得意洋洋,深为自己也能有事使得这心智颇深的小师弟感到好奇而自得不已,胖脸之上笑意盈然,险些拧出一朵花来,不过接下来就见他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道:“此事事关重大,乃是关系到飞云宗存亡续盛的根本所在,师父前几日被急招回万仞岩也正是因为此事。”

     叶落见他说的郑重其事,明白非同小可,当下侧耳倾听。

     胡万海接着说道:“这件事师父也只告诉我一个人知道,师弟你千万不要泄露出去。”

     见叶落重重点头,这才将来龙去脉给他讲得清楚:“其实你擅闯禁地并非就比这件事小了,只不过现下飞云宗内里不合,其余诸脉首座觊觎宗主宝座,使得万仞岩宗主师伯如临大敌,正忙于苦思对敌之策,因此哪有那许多心思来关心你擅闯禁地之罪。”

     叶落对于飞云宗各脉首座内斗之事一概不知,此时听胡万海一一道来,不由得豁然心惊。在他以为:身为圣地之主,绝对是高高在上,受千万人景仰的超然存在,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位置却也是被许多人觊觎的所在,倘使一个不小心就很有可能被旁人掀将下去,从此一文不值,甚至于身死命消。是以在危及宗主大位这样的大事面前,叶落擅闯禁地却着实算不得什么了。

     胡万海继续说道:“此事现下还不为万仞岩上大多数弟子所知,我是怕你为擅闯禁地的事担心,这才违背师父告诉了你,你可要小心保密才是。”

     叶落好奇:“此事已然危及飞云宗的存亡往续,宗主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布置应对之法,免得到时被那些野心勃勃的首座打个措手不及。”

     胡万海道:“据师父所说宗主师伯早已在暗中布置,想请来先天圣门的高手前来帮忙化解此次危厄。”

     “先天圣门?”

      叶落知道这一圣地乃是名列天远世界十大圣地之首的庞然大物,不止如此,就算势力雄浑,地位超然于武道十大圣地之外的道家太一圣地和禅门大宗亦不得不对先天圣门礼敬三分,由此可见先天圣门实在是天远世界最为强大的势力,在常人心里高不可攀的超级王朝在其眼中不过是凡人俗世过家家的把戏罢了。

      胡万海见叶落吃惊的模样,却是长叹一声。

      叶落不明他为何会这样,便问道:“大师兄,宗主既已有了是这件事完满解决的办法,你为何还要叹气?”
胡万海道:“师弟你有所不知,先天圣门势力之强盛,寻遍整个天远世界,恐怕也无出其右者,我们飞云宗虽也可称得上是圣地大宗,但在人家眼中也不过是小门小户罢了。师父他老人家最为担忧的是;宗主师伯的所为,弄不好就会变成引狼入室,使得传承千年的飞云宗一朝被他人所夺,如此一来岂不得不偿失。”

     叶落一惊,试想这种事办法全无可能,不过转念一想又道:“师父担心或许有些道理,不过我们大可以转过头来想一想,事情或许并没有那么悲观。”

     胡万海抬眼看了看叶落,知道他向来有些独到见解,问道:“师弟所指的是••••••?”

      叶落道:“刚刚大师兄业已说起;先天圣门枝繁叶茂,乃是天远世界一等一的无上圣地,我们飞云宗与之相比不过是萤火之于皓月罢了,他们要想占据耳苍山的飞云宗根基之地,可以说是手到拈来,那么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夺取于他们而言微不足道的飞云宗呢?那样不仅使得天远世界其他门派心生不满,这些人虽不敢张扬叫骂,但暗地里的恐惧憎恨却未必少了,谁不担心或许有朝一日飞云宗的灾厄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况且,比起夺取飞云宗来,还不如借此机会一举帮助飞云宗覆灭了内部忧患,这样做不仅赢得了飞云宗好感不说,更会使得先天圣门在天远世界公正正义之名广为传播,当世修者无不敬佩,人人都会说;先天圣门位列天远世界第一名门,当真是盛名之下果无虚士,如此一举两得的良机,先天圣门并非都是傻瓜,岂会想不到吗?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