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四十八章、源封少女

叶落抓紧时机,不能稍有怠慢,趁玄冰烈火在争夺北海金精之际,迅速将手中光华大放,已然震颤不已的阎罗阴土、太乙之木投入法阵,正落在玄冰离火蚀魔阵空虚之处,登时就有大量来自石壁上的乌光黑气被这两大异宝吸引,如流水般涌将过来,很快形成一股新的洪流。

     阎罗阴土、太乙之木早被叶落在上面刻下了可转化天地元气的小型法阵,放眼天远世界也就只有老头子和他唯一传人方能有此神妙无方的本领,除此之外,别无分号。此时接近这两件物事的乌光刚一到近前,就被金黄、土黄光芒所引,迅速转化,分别变成五行金、土元气,由此一来,两大元气所占空间立时涨大,瞬间占据了玄冰离火蚀魔阵小半壁江山,几乎可以与法阵中原有的玄冰离火一较长短。

     独孤红难言脸上惊讶神色,感觉到加之在自己身上的玄冰离火之力渐渐衰弱,虽然他不能挣脱束缚脱困而出,但明显知道至少以后不会再受至寒至热的痛苦折磨了,一时间喜不自抑。

     叶落就觉浑身骨软欲酥、乏力之极,平衡玄冰离火阵内的五行之力着实是一件太过耗费心力的事,若非他手持刘百搭留给他的当世神品阎罗阴土、北海金精和太乙之木,恐怕也只能是望洋兴叹,无力奈何这已不知存在多少年的上古大阵。不过饶是如此,他心里也是明白,要不是这法阵已运转千年,当中夺自前世大魔的的无尽魔气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那么他就连一丝机会也是没有的。抹了一把额头大汗道:“虽然使的玄冰离火阵寒热之力不会再对前辈多加折磨但蕴含期间的困缚之能并未稍减,是以前辈尚不能就得便出,晚辈能为有限,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而已。”

     独孤红笑道“:老夫岂是贪心不足的人,而且这鬼地方早已待得久了,若突然离去倒还觉得不舍呢,今日天幸有你来到此处,我已是欢喜不已,况且老夫找你来此的目的实在是另有其事,关键并不在此。”

     叶落见他生性豁达,丝毫不以不能脱困而有丝毫担忧,心下更是拜服。

      独孤红收敛起豪放神色,正声道:“小友,老夫先前说有一事要相求于你,你可能为我办好?”

     叶落此时以为独孤红风采折服,如此临危不惧、傲骨不屈的人物实是他生平所仅见。都说美女爱英雄,叶落心中生出的却是相惜之感,当下就道:“晚辈从来不肯轻易与人承诺,今日既然应了前辈,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前辈但请吩咐就是。”

     望着他那坚定果决的模样,独孤红仿佛忆起了自己的少年岁月,都是一样的轻狂无忌,凭着一股冲劲一往无前,忍不住喝了声“好”。

     “老夫刚刚已与你说过孙女之事,我想将她拜托于你带将出去,你可愿意?”

      叶落一怔,道:“晚辈与您只是初次相见,您不但以无上天功相传,还将自己最最疼爱的亲人托付晚辈,晚辈何德何能得您这般信任?”他早看出独孤红对这位孙女的疼爱,比之他自己的生死来更是重要了千百万倍不止,怎会如此这般的轻易找人托付,是以有此一问。

      独孤红苦笑一声,却反问道:“小友,如若是你,被封于绝地之中,独自忍受千年寂寞,又该如何?”

      叶落身子一震,细一想来当真是恐怖无已,念及此处,回答独孤红道:“晚辈想来那感觉当真是生不如死。”

      独孤红蔚然一叹道:“你只想一想便觉生不如死,那我的宝贝嫣儿沉睡于太初神源之中,虽然身心不腐,但却灵觉无知,又和一个活死人有何区别?”

     叶落想到一个孤零零的少女被封印千载,对于外界之事一概不知,当真就和独孤红说的一般,与死人无异。却听独孤红继续说道:“也就因为这样,老夫虽不知你这误打误撞进来的小子是善是恶,人品如何,却也不能不孤注一掷,许你以天功这样的无上功法,请你将她带了出去。不得不说老夫 此举确是有赌一赌运气的意思在内,至于以后如何,却多半倒要看她造化如何了。”

     叶落见他毫不隐瞒心中所想,心下不以为忤,反而敬意更增,就听他道:“保证的话晚辈刚刚已然说过了,但要前辈信得过我,晚辈有生之日断不教别人伤害到小姐分毫。”

      独孤红点头道:“老夫活了多少岁月了,看人的本事还是不差的,你虽然不能修炼武道功法,但目光澄澈、神华内蕴,在除武道之外的别途上或许能有所建树,老夫敢将嫣儿托你照顾,自然也是有些看重你的。”独孤红神目如电,虽被困于玄冰离火阵内,却也一眼就看出叶落体质为何,根本不能修炼。

      一言至此,独孤红忽地声色俱厉地道:“不过若你见我嫣儿美貌,便敢趁机打她主意的话,老夫脱困之日,便是你身死命丧之时,你可知道?”

     叶落哪料到他突然变脸,不由得一阵愕然,旋即明白独孤红这是警告自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知他是为孙女担心才至如此,叶落为安其心,不愿当面顶撞,面不改色道:“晚辈出身低微,从不敢奢望攀龙附凤,况且我是个不能修炼的体质,根本不能威胁任何一人,加之前辈如此英雄,您的孙女也必定是一位武道之上的天才,晚辈就是有心,恐怕也不是小姐能够看得上的,更加不能对其施加以强,是以前辈大可放心,晚辈只会尽全力带她离开此地就好,绝无非分之想。”

     独孤红大觉有理,连连点头道:“你说的也对,谅你这样的废材体质终生与武道无缘,也算可怜,不过天功乃是太古无上功法,修炼起来,什么样的奇迹都会发生,万一你能藉此神功突破体质束缚,功成正道,那嫣儿岂不是要受你摆布,所以老夫不得不有言在先,免得你忘记今日承诺,恃强逼迫于她,若真是那样,老夫就是拼的身化飞灰,化为阴魂厉鬼,却也绝不会放过你小子。”

     独孤红话说的悍狠,直教叶落觉得背脊阵阵冰凉,不满地道:“前辈,求人办事还有这么盛气凌人的么?”
独孤红道:“事关重大,老夫不得不谨慎从事,这已是马虎的不能再马虎的做法了,能叫老夫把嫣然这样倾国倾城的美貌孙儿托付于你,你也算祖宗积了大德了。”

     叶落心下纳闷,暗道:“你以为我愿意讨这麻烦来费神吗?而且为什么坏事临头,却总要被冠上祖宗的名头,当年在通幽河遇鬼,老头子也是这样说的。”

     独孤红不再说话,穿透其身体的大铁链一阵颤动,就见他抖手一抛,一道流光炫目无比,从他手里飞向叶落,而只这一甩手的小小动作之后,独孤红竟已是满头大汗,显然耗力不小。

    

  此时法阵攻杀之能已然大减,然而束缚之力却未有丝毫稍弱,反而因为五行之力的相生相克而更加的运转如意,尤显厉害。叶落就觉那道白光划空飞走,速度却慢到了极致,似乎时间在此时流逝变得的极其缓慢一般,又法阵笼罩之内的天地元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使的白光所过之处,竟然一道道波纹凭空出现。

     独孤红双目如炬,唯恐自己刚刚倾尽全部力道的一抛并不能使当中有着太初神源的储物项链破出法阵,是以紧紧盯住那项链去向不肯稍瞬。

    “啵”

     轻响过后,事情并未如独孤红与叶落想的那般难堪,光华散尽,一根流光溢彩的炫白项链落在叶落掌心。

      独孤红长舒口气,告诉了叶落被太初神源封印的嫣儿就在这项链之中以及打开项链的方法。而至于如何解开太初神源的封印,放独孤嫣儿出来,则叫叶落颇为头疼,因为据独孤红所说;他身为一位天地间少有的魔灵境高手,与武道修者之中的武灵境高手比肩。是以由他施加的与独孤嫣儿的封印自然要由一位武灵境的强者才能破解的开,至于武宗境之下的修为根本力不能及。而独孤红自身被困,早已是功力大失,是以也无力可解。

     叶落叹了口气,看来还要为了独孤嫣儿去找到一位在天远世界已然为数不多的武灵境高手,在叶落心中,那可是堪比神灵的存在,自己小小人物,在人家眼里蝼蚁般的存在,如何求得人家出手。

     独孤红看他模样,也知此事为难,不过他也是无计可施,当下又嘱咐道:“天魔教在千年之前树敌无数,多位正道众人所恶,是以你千万不可将今日发生的一切说给任何一人知道,不然不只是嫣儿,你小子恐怕也性命难保。”

     叶落点头道:“这种事晚辈自然知晓,不过正邪之间晚辈并不看重,今日有此机缘,能的前辈信任,晚辈必不辜负,定当全力以赴为她找到一位武灵境高手,求他帮忙解去太初神源的封印才好。”

     独孤红重重点头道:“老夫肯将她交托与你,实是有几分赌运气的成分在内,至于将来能否有武灵境高手愿意相助, 使她有缘法能够再生于世,也只能是听天由命,老夫心中殊无半分把握,一切只是缘分,老夫纵然自负,却也不得不说徒呼奈何!”这狂放无忌、笑傲天远的天魔老者竟然也发出如此慨叹。

     叶落道:“前辈被困这上古法阵之中,不想一世英雄竟也被磨去了锐气!”他见独孤红颇有浩叹之意,来日方长,以后受苦的日子还多,叶落唯恐他挺不下去,这才出言相激。

     独孤红怪眼一翻道:“小子,老夫杀戮天下群雄时你爷爷的爷爷还不知在哪里,用得着你来激励老夫?”显然叶落一番好意是被他看穿了。

     叶落哈哈一笑道:“晚辈多虑了。”

     独孤红不是犹豫之人,当下又道:“废话少说,目下是如何才能将你和嫣儿一同送出这镇魔洞才是最要紧的。”

      叶落眼睛一亮,终于要离开这鬼地方了,但旋即又想起独孤红老人还要孤身一人在这里不知还要忍受多少年的寂寞,不由得心下一阵暗叹。

     独孤红道:“老夫身处这法阵之内无数个年头,对其运转之时 的强弱之势最为清楚,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趁着千幻封魔图以及玄冰离火噬魂阵最为薄弱之时将你带了进来。现下玄冰离火阵内已被你施加的其余五行元气所平衡,所以说他是对你毫无阻碍的,因此我们就该想一想怎样破除镇魔洞洞口处的千幻封魔图对你的阻挡。”

     叶落眉头一皱,苦苦思索起来,千幻封魔图乃是上古流传下来;专门用于对付独孤红这样的魔道中人的绝强法阵,其威力之大,就算独孤红当年就已身为武灵境高手,却也只能望洋兴叹,白白被困住折腾了上千年的光阴而不得便出,其间厉害由此可见一斑。

     正因如此,虽然叶落对法阵一道已算精深,却仍是生出了力不从心之感。独孤红见他眉头紧锁,显然是着实被难为住了。却听他哈哈一笑道:“少年人,你终也有犯难的时候,不过你为何未曾想过;老夫既然能将你带了进来,又怎会无法再将你送出去。”

     叶落闻言大喜过望:“晚辈糊涂,还请前辈不吝指点。”

     一丝微不可查的不舍之色在独孤红眼眸深处一闪而过,叶落却没有发觉。

     独孤红唯恐日后叶落会将自己为孙女担心的事说给她听,是以不愿再做小儿女情状,就见他大手一挥,先前抵挡玄冰离火阵时的滚滚黑气重又出现,正是他多少年苦功修炼得来的魔道元气。

     玄冰离火阵无人执掌,却在感应到魔元气的同时自行发动,开始围剿起这道魔元气来。

     独孤红早有准备,这道魔元气一出,立刻向着远处射去,玄冰、离火之力受其余三种元气束缚,一时间竟不能迅速追及,挣脱一阵后才缓慢向前推去。

     独孤红眼见黑、红、蓝三色光华渐行渐远,就在此时,叶落陡见他虎躯一震,就在瞬间积聚起的全身魔元气忽地从他体内喷薄开来,魔气翻动、滚滚荡荡,只看得叶落目瞪口呆:“这该是何等的功力方能发出如此雄厚的功力。”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