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三十四章,误会


  
    此次《玄兵真解》这等震世的消息一经传出,登时震动了整个天远世界的修炼界。飞云宗自也不能置身事外,派出数股人马前往各地打探消息。而金远阳凭借宗主的威势将自己最为信任的弱水峰派往了《玄兵真解》出现可能性最大的小城镇水。
    
    事有凑巧,陆海愁一直在寻找的,也是他多年来的宿敌——百绝老人刘百搭在镇水的消息也传了回来。
    
    陆海愁虽不愿与这平生最为讨厌的家伙见面,但为了能求他给师兄金远阳医治伤势,是以在好不容易得知他下落的情形下,也不得不勉为其难赶往镇水。不过在他到达之时老头子已然离去,反倒是叶落倒霉,所用的怪异春药被陆海愁在五芳楼认了出来,由此猜到叶落必定与老头子有关系,便将他带了回来。
    
    宇千仇听陆海愁把经过讲完,心底颇为失望。口中却道:“费了好大力气却只找回一个毛头小子,真不知陆师弟是怎么做事的?”讥讽之意昭然若揭。
    
    金远阳反倒并无失望之意,道:“陆师弟千里迢迢为拙兄求医,至于究竟能不能成功实是天意使然,强求不得。师弟的这番心意我这厢已感受到了,足矣!”丝毫不把将要身死命陨之事放在心上。
    
    陆海愁宇千仇受他所感,齐地站起身道:“宗主!”
    
    陆海愁又道:“此次虽然寻刘百搭不到,但我带回来这姓叶的小孩与他颇有渊源,似有师徒之义,只是这小东西奸猾得紧,知道刘百搭在天远世界就如过街老鼠一般,是以说什么也不肯承认知道这人。不过那老家伙若是知道这孩子被我抓来,以他的脾性一定会在最短时日内前来索要不可,到时我再要挟他为师兄医治。”
  
    宇千仇道:“既然他师从百绝老人,那么医术上的造诣也一定不同凡响,何不让他来给宗主师兄医治?”
    
    陆海愁鼻子一皱道:“说你孤陋寡闻,那刘百搭虽然与我不睦,但其在医道法阵上的本事也还是值得我老陆佩服的。别说姓叶的小子最多只有十四五岁年纪,就算他打从娘胎里就跟随刘百搭学艺,那也要再过个三五十年或许还能有小成。如今的他,怎能跟百绝老人这样号称天远第一的‘医中圣手’相比?”
    
    宇千仇知他与百绝老人之间的仇怨由来已久,今日为了讥讽自己竟不惜将百绝老人抬得如此之高,一时间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金远阳怕二人又再争吵,摆手示意他们坐下道:“方今之世天下大乱,万国之间征战连年、纷扰不休,而我飞云宗内部又何尝太平了。近日我探到到顾幽游、宋长庚等人蠢蠢欲动,将门下精英弟子俱都拢在山门,不使其外出远行。似乎已对我中毒之事有所觉察,恐怕不日之内他们就会再次逼宫,要夺我这宗主之位。”

    陆宇二人心头大震,其中尤以陆海愁较为性急道:“师兄,那该如何是好,单凭我们万仞岩与弱水峰根本不是其他四脉联手之敌呀?”

    金远阳眉头紧皱:“我也正为此事而揪心不已,其实我时日无多,这宗主之位大可以不做,但虑及顾幽游等人无一不是心怀叵测之辈,妄图一举吞并其余五脉而一家独大,若是被他们坐上这个位置,恐怕飞云宗争斗将起,离衰微之日便不远矣。”

    宇千仇道:“数千年前,祖师收下的六名弟子中个个惊采绝艳,他老人家无法取舍谁是下任宗主人选,是以才将耳苍山六大主峰各分给一位弟子传承下来。虽然我飞云宗也藉此开枝散叶、声势日隆,不过此举却也留下了最大的隐患。”

    陆海愁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道:“优柔寡断乃是做事的大忌,祖师一念之差才使得顾幽游这样的小人有了可乘之机”
“住口!”见他言语中对创教祖师有所不敬,金远阳与宇千仇同声呵斥。陆海愁不以为然,扭过头去。

    金远阳道:“再过数月,三年一度的宗门较技大会就要再次举行,我想顾幽游他们很可能会趁着万仞岩、弱水峰所有人都在山门的时机下手。因为那样就可以将我们一网打尽,免了他们许多的麻烦。”宇陆二人一想的确如此,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

    飞云殿中烛火如炬,燃烧的哔哔剥剥的作响,一时间这三位飞云宗的顶级人物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金远阳才又再开口道:“为今之计,或许只有借外力为用才能解我飞云内里的危难。”


    宇千仇略一思索,脸上渐渐显出惊色,道:“宗主所说莫非是指先天圣门?”
金远阳慎重点头。

   “不行!“陆海愁一拍桌案站起来道:“虽说先天圣门一直有正义之名,但人心叵测,谁知道他们帮助我们平乱之后会不会生出别样心思。”
金远阳神色一正道:“那么就眼睁睁看着飞云宗走向覆灭吗?”

    陆海愁一愕,不知该如何作答。

    “刚刚还说祖师做事犹豫不决,现下却又该将这话说给谁听?”宇千仇又再出言讽刺道。

    陆海愁大脸一红道:“我只是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至于先天圣门之事还可以慢慢商榷,总不能单看世间传言就把它们 当做无所不能的仙神吧?”

    又道:“毕竟传说中言;千年前武道第二圣地天璇宗之所以迅速灭亡就与先天圣门有着扯不断的关联,咱们可不要重蹈覆辙才好。”

    宇千仇也想起一事,颇为担忧地道:“这样做法会不会引得师叔他老人家震怒?”

    

他这话一出口,金远阳与陆海愁二人神色都郑重起来。

    金远阳道:“三天前我前去拜见,只是他老人家十年来一直闭关不出,所以我也没能得见。不过师叔他虽然一直不问俗事,但对顾幽游一干人等广收门徒,致使宗内弟子品质参差不齐之事,早就有所不满。”

    陆海愁道:“既然这样,那么师叔是绝不会坐视顾幽游这班人祸乱宗门的,我们那里还用得着去求助外人?”
金远阳道:“不行,师叔他闭关如此之久,倾尽全功,就是为了冲击那万年以来一直不曾有人突破的武圣境界,我们绝不可在这时去打搅他,一旦因此事使得师叔功亏一篑,那么你我就是飞云宗建派数千年来最大的罪人。”

    宇千仇大喜过望地道:“如果师叔能够功成,那我飞云宗岂不是一步登天,成为天远世界最为强大的圣地!”

    却听陆海愁阴阳怪气地道:“宇老儿只知沽名钓誉,痴人说梦。”宇千仇却不搭理他。

    金远阳道:“此事也不尽然,要知道自万年前的大变之后,武圣境高手不知为何,竟然渐渐凋零,最后终归于无,在那之后,世上包括太一、禅宗在内的最为强大的几处圣地都倾尽全力,舍却无数天材地宝,无不是想要再现当年圣人横行天下的盛世。转眼间将近万年过去,各大圣地之间虽然还是以有武灵境高手的的人数来判定强弱,但时至今日,谁又知道其他圣地之中有多少隐世不出的高手坐镇,有没有在神圣领域中修炼有成.

    连日奔波虽不用力,但整天被人包袱一样夹在腋下,也使得叶落疲惫不已,浑身骨头散了架一般。倒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盼着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好。

    却不料他尚且还在大梦周公,就听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高喊道:“懒猪们快起来练功啦!要不然一会师叔他老人家就亲自叫你们来。”接着院内一片嘈杂,有人嘟嘟哝哝的道:“金师妹,这才三更时分,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那女声不理会这人,似乎又对着胡万海道:“胡师兄,听说昨晚有新来的弟子,叫什么名字?”
“叶落”,胡万海还没睡醒,含含糊糊地回答。

    “璎珞,这么好听的名字,是个女孩子嘛?”女子颇为高兴地道。

    叶落听得清楚,暗道:“真巧,还有一个女孩子和我一天来的。”

    噼哩扑隆一阵乱响、好几下开门夹杂着有人老大不愿意的埋怨声响将胡万海含糊不清的回答遮掩下去。叶落见屋外尚且一片漆黑,离天亮还早着呢,索性不管那些,继续蒙头大睡。

    哪知他刚闭上眼就听门吱呀一声开了,暗夜中看不清来人是谁。接着毫光一闪,屋内登时亮堂起来。

    叶落还未及露出头来看看是谁闯进来,只觉浑身一凉,身上棉被竟被人掀了去。紧接着就听“啊”的一声女子尖叫,接着就听门板哐的大响,有人已夺门出去。叶落翻身坐起,见自己周身上下几近赤裸的摸样,不由得心下大惊。

    昨晚他住进这间屋子时,发觉边上有一大桶水,还以为是万仞岩弟子平日用来洗衣服的。他向来爱干净,就算做乞丐时也要将衣服洗得干净。此时正觉着身上衣衫又粘又腻,当下也顾不得天色已晚,全都脱下来浆洗了一遍。
是以睡觉时身上穿着的,就只有一件贴身短裤而已。而刚刚听到惊叫之声明显出自女子之口,想起全身光溜溜的样子竟被一名女子看去了,这叫叶落如何静得下来。胡乱的将尚且潮湿的衣衫套在身上,跌跌撞撞跑出门去。

    院子里站着四个人,星光熹微之下都满脸错愕的望向刚刚夺门而出的叶落。使得他老脸一红,四下一望却没见到一个女子身影。

    胡万海上前几步道:“叶师弟,你刚刚对金师妹做了什么,就连她那么刚强的性子都被你吓跑了?”

    叶落不知他们口中的金师妹是谁,但大抵就是刚刚闯进自己屋中的女子,急忙问道:“她也是师父的弟子吗?”

    当着真么多人他谨慎的不敢再称陆海愁为“陆老鬼”。

    胡万海道:“你昨晚刚来,也难怪不知道她。我说的就是在万仞岩比我们师父还要难惹得金雨薇师妹,是宗主师伯的亲生女儿。”

    叶落心中一凉:“完了,怎么我这么倒霉,先前一个陆老鬼就到处找人教训我;现下更好,又招上一个更惹不起的麻烦,宗主的女儿把我看了个精光,听她先前惊恐尖叫,不把我恨死才怪”。一时间苦恼不已。

    “她怎么会闯进我的屋里来?”叶落心有不甘地问道,毕竟这事怪不到他头上。

    胡万海道:“师父他老人家这次离开之前怕我们趁他不在时练功偷懒,便嘱咐金师妹每天来督促我们练功,每天这个时候就会来松涛院叫醒大家。不过金师妹虽然性子要强,却是个十分矜持的姑娘,怎么会突然闯进一名少年男子卧室去呢?这事我也是纳闷得很。”说完手托脸腮露出一副沉思的摸样。

    叶落猛然惊省道:“刚刚她是不是问起昨晚新来弟子的名姓来着?”

    胡万海道:“是啊,她问的就是师弟你啊。”

    望着胡万海那张肥脸,叶落真有上去狠狠跺几脚的冲动。
  
    叶落、璎珞,这误会竟是胡万海这张破嘴给造成的。


    “叶师弟,你刚刚用的是什么神机妙算,竟然连飞云宗最为泼辣的小辣椒都能被你赶走?”旁边一位十七八年纪、眉眼弯弯,仿佛一直在笑的年轻人问道。

    “对对对,叶师弟初来乍到,就惊退了飞云宗素以霸道著称的金雨薇师妹,还要不吝指教我们这帮不成器的师兄才对,免得日后还要受她恶气。”叶落惊的一愣,只见一 个满脸憨厚、大眼有若铃铛的青年正对着他道,这二人他一位也不认得。

    胡万海拉过笑眯眯的那人介绍道:“这是你二师兄蓝笑生;那位生着一对牛眼的是三师兄童灵。”

    叶落暗道:“好家伙!果真是一对铜铃大眼。”
却听童灵不满地道:“什么牛眼?这叫炯炯有神!懂吗?”

    胡万海不理会他,继续指着不远处提剑出门的少年道:“他就是昨晚我对你说过的何万秋,是咱们师父座下武功最高的。”

    叶落转过头去,见那人比自己大不了两岁,明明听见胡万海说话,却根本未向这边瞧上一眼,当真是目中无人。只是他手中提着那把巨剑几乎有一人多高,既宽且长,着实引人注目,叶落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