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三十三章,纷争

    叶落也自庆幸陆海愁不是弱水峰一脉的人,此时就见他沿山路而上,一路风光虽于夜色之中不能尽都看得清楚,但其间怪石嶙峋、险崖如削;惊险之处无以复加,俱都被陆海愁轻轻巧巧地跃了过去。透过遮笼高天的千年古树树冠,叶落只觉得那往昔遥不可及的星辰仿佛离着自己愈来愈近了。

    又穿过一片浓雾似的云层,昏暗大地上的一切随之消失。但见漫空星辉之下浮云飘渺,当真好似置身于九天之上一般。

    “师侄武鸣飞拜见陆师叔。”

    不知过了多久,叶落终于又一次听到了人声。

    气势雄浑的大殿之前,一名青年男子面如冠玉,正在向陆海愁施礼招呼。

    叶落暗自腹诽:“怎么飞云宗的男人都长得这么漂亮?先前有楚天行、程志,现下又来一个武鸣飞,不过这武鸣飞却比楚天行之流更要强上太多,至少举止之间洒然得体,丝毫无傲气可言。”

    “鸣飞,原来你也在这里,是随你师傅一起来的吗?”叶落看出陆海愁对这位武鸣飞十分看重,并未如先前对待山下弟子那般态度。

    “启禀师叔,我家小师妹这次跟随路天风师兄他们一起下山,如今已是三月有余,始终没有消息传回。师母她挂念女儿,便催促我师父前来请示宗主,想要他亲自下山去看一下,小侄是同师父一道来的。”

    陆海愁道:“你倒会说话,明明是宇千仇自己放心不下他的掌上明珠,却偏偏要赖到崔嫣头上。你这样说,就不怕回到弱水峰之后你师母发飙吗?”崔嫣正是宇千仇的妻子,若离的母亲。

    叶落心中大叫倒霉,真是冤家路窄,刚一上山就碰见一个弱水峰的人。

    武鸣飞俊脸一红道:“陆师叔说笑了,鸣飞怎敢欺瞒您呢。此事确是师母思念师妹得紧,以至于茶饭不思,师傅这才上万仞岩请示宗主来着。”

    陆海愁道:“你无须辩解,宇千仇是个什么样人我还不清楚吗?”又道:“帮我做一件事,将这小子送到我住的‘松涛院’交给你胡万海师兄。”

    武鸣飞早见到陆海愁腋下夹着一人,只是素来惧怕陆海愁古怪性子,是以一直未敢动问。直到此时才开口问道:“师叔,这位小兄弟是••••••?”

    “这小子是我抓来的奴隶,不必哥哥弟弟的叫他,以后直呼其名就好。而且这家伙狡猾顽劣的紧,到时若有哪里冲撞到你们,只管动手惩罚他就是,不必为我留面子。”陆海愁打断武鸣飞道。

    叶落闻言恨得牙直痒痒,陆海愁这是在给他四处树敌。若非此时哑穴被封,恐怕早就骂出口来。心中不停的念叨着:“我忍••••••我忍••••••我忍••••”

    武鸣飞见叶落平平无奇,毫无可取之处,心下明白;又是一个倒霉小子被这位飞云宗可说是人人敬畏的陆海愁师叔逮着了。当下躬身施礼后,将叶落接过。此时的叶落倒似是个轻飘飘的包裹一般,被人拿来送去的。

    “小兔崽子油滑得紧,莫要被他跑了。”陆海愁嘱咐一声,朝着灯火通明的飞云宗议事之所飞云殿走去。

    武鸣飞则挟着叶落穿廊过户,所过之处但见巨大的院落星罗棋布,每座大院之中恐怕能住有上百人。一路行来,不时见到有飞云弟子在修功练法、谈论武道,飞云宗声势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叶落已记不清走了多远,武鸣飞终于在一处悬崖边上只有十几间房舍的院子前停了下来。院子虽小,但门前匾上“松涛院‘三个大字却也写的龙飞凤舞,颇见功力。

    就听武鸣飞扬声道:“胡万海师兄可在,弱水峰武鸣飞拜见。”话音清亮,在这夜色之中远远传了出去。

    很快就有人高声应道:“来了!”

    门声开处,一条身影走了出来,叶落瞧这人二十左右的年纪,生的又矮又胖,走起路来就像一个圆球在滚动一般。

    叶落目光不经意的转处,借着院内照过来的灯光忽然发觉,在武鸣飞看向那人的目光深处,竟有着一丝似有若无的轻蔑之意,不过却是一闪即逝。

    武鸣飞上前一步道:“胡师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胡万海打个哈哈道:“自从三年前宗内较技大会上败给武师弟后,咱们还真没再见过面呢。”

    叶落听他说话大大咧咧,丝毫不为自己当年败给武鸣飞之事而对他有所冷淡,不由得心头好感大增。

    武鸣飞道:“胡师兄言重了,那次小弟也不过是侥幸罢了。”

    胡万海厚重的手掌一摆道:“都说弱水峰武鸣飞师弟功力高绝,为人却是谦虚得紧,不成想果真如此,不愧为‘飞云宗最杰出的弟子’称号。”

    不料他这话一出,武鸣飞登时脸色一沉道:此事请胡师兄切莫再提,小弟愧不敢当。”

    胡万海这才忽然想起武鸣飞表面谦和,心里却对自己排名在飞云杰出弟子最末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最忌别人当面提起。急忙哈哈一笑转开话题道:“武师弟入夜来此不知有何指教?”说着看了一眼木头人一般被武鸣飞夹在腋下的叶落。

    武鸣飞这才将陆海愁打发他把叶落送来的事说了。却不料胡万海一听自己师父从外面回来,不但没有喜色,一张肉嘟嘟的圆脸反而一下变得愁苦起来,仿佛就要奔赴刑场挨刀的犯人似的。

    

武鸣飞事情办完自行离开了,留下胡万海和叶落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胡万海才道:“兄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师父是想教你做他的徒弟吧?”见叶落连连点头却不能开口,便赶忙为他解了穴道。

    叶落刚要开口,却被胡万海一把拦住道:“兄弟,不用多说,你的难处哥哥都知道,看你顶多十三四岁的年纪,就被师父他老人家如此逼迫,也真难为你了。”言下不胜唏嘘,似乎颇为叶落感慨。

    叶落好奇地道:“胡大哥,莫不是你也和我一样是被陆老鬼强掳上山来的?”

    胡万海像见鬼似的捂住他嘴,前后左右俱都望了一遍才小心地道:“臭小子,你是活够了吗?在飞云宗也敢这么大声咋呼,要被师父听见,明天肯定有最少五十名万仞岩弟子找你麻烦信不信?”

    叶落心头一凛:“这陆老鬼太损了,今天叫我见到的,他就已告诉过三个人见我一次打一次了,背地里又该有多少?”

    胡万海摇着大脑袋道:“师弟,现下我只能如此称呼你了,因为不管怎样你也逃不出师父的魔爪了••••••”忽然觉察自己话中有误,却见叶落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显然刚刚所言都被他听去了,一时间胡万海额上竟有冷汗溢出。

    叶落阴阴地道:“看来胡师兄对陆老头的怨气也不比我少啊?那不如我们联起手来一起反抗他怎样?”

    却不料胡万海目光就像看白痴师弟盯着他,良久才道:“兄弟,你姓傻吧?要不怎能想出这样的傻办法来。告诉你,在万仞岩就连宗主都要让着我们师父三分,你凭什么跟他斗法,这种纯粹找死的事我可不会去干。”

    叶落扫了一眼那五间简陋之极的房舍道:“宗主都要让着陆老鬼,胡大哥你不是说胡话吧,那么他怎么会住在这种破地方?”

    胡万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将他引进院落,指了西边并排两间厢房中的一间道:“小师弟,以后你就住在那间房里吧。在你隔壁的就是咱们师兄弟里功力最高的何万秋,不过他为人比较高傲,人却不坏,你只要让着他一些就好。啊!对了,小兄胡万海,还不知道师弟尊姓大名呢?”

    叶落赶紧将自己的名字报上。

    胡万海道:“秋之黄叶,落地无声。师弟取的好名字,很有意境。”又道:“你先进去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取些行李用具”。

    叶落望着他那圆圆的身体滚动离去,深处圣地之中,却也没心思生出逃跑的意思。推开那间小屋,一股空旷之感扑面而来,看出已经许久没人住过了。室内陈设简陋,一桌一椅一床,角落里还摆着一只大水桶,如此而已,却都擦得干干净净,显然是常有人来打扫。叶落心道:“如果短时内不能脱身,这里倒成了自己又一个家了呢。”

    过不多时胡万海将被褥送了来,嘱咐叶落早些安歇后就告辞离去了,因他唯恐在叶落面前再说出一些对陆海愁大不敬的话来。

    时间已是深夜,飞云殿内依旧灯火通明。上方主位之上端坐着一位温文俊雅的中年男子,谁也不会想得到他就是当今响彻天远世界十大武道圣地之一的飞云宗宗主金远阳。只是在他的白面之上似乎隐隐透出着些许的暗黄。

    大殿开阔,下首侧位两边都坐有一人。其中左边的就是叶落恨恨不已的陆海愁;右方正襟危坐身形瘦高的则是弱水峰首座宇千仇。只见两人俱都冷眼相对,在双方之间仿佛正有无形的电流生出,嗞嗞爆响。

    就听金远阳道:“二位师弟,你们不要一见面就跟仇人似的好不好,搞得我这做师兄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宇千仇急忙起身施礼道:“掌门师兄言重了,您的命令千仇怎敢不从。”言罢坐回椅中不再理会陆海愁。

    陆海愁冷哼一声也看向别处。

    金远阳苦笑后才对陆海愁道:“陆师弟,你此次前往镇水,可发觉了《玄兵真解》的讯息了吗?”

    陆海愁道:“启禀掌门,我这次并非奉命下山,目的也不是那根本就是他人之物的武学典籍,是以对于您说的《玄兵真解》我是一概不知。”

    他话音刚落,金远阳不由得白面微红;宇千仇却忽的站起身来道:“陆海愁,你装什么清高?要知道;一旦能使《玄兵真解》归入我飞云宗,那么我们就极有可能复制千年前天璇宗的盛世,你明不明白?”

    陆海愁面现冷然,不置可否地道:“《玄兵真解》的事自有你弱水峰的人去打听,我也只是路过镇水城而已,难道我还要受你指派吗?”

    金远阳见两人竟有些剑拔弩张之势,开口劝解道:“宇师弟不要怪责海愁了,其实他也是为了我受伤的事才去的镇水。”

    宇千仇见宗主说话,登时显出惊喜神色道:“师兄,莫不是这姓陆的打听到百绝老人的行踪了?”却听旁边陆海愁又“哼”的一声。

    金远阳道:“这不陆师弟刚刚回来,至于具体如何我还没来得及问过。”说着转向陆海愁,面现询问之意。

    原来在十几年前的一次与魔教交手之中,飞云宗宗主金远阳身先士卒,竟被魔教妖人奇毒所伤。虽凭着功力雄浑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深藏于体内的剧毒无时无刻不折磨着这位圣地之主,而陆海愁则与神医刘百搭有旧,是以多年来一直到处打听他的下落。

    金远阳对于自身伤势最为清楚;知道若再过一年不能找到救治之法的话,那么剧毒必将攻入心脉肺腑,到时就算是天界仙神来了也无能为力。

    由于飞云宗其他四脉首座俱都觊觎宗主大位已久,是以此事只有在场的三人知道。其中原因,陆海愁乃是金远阳同门师弟,二人为一师之徒,数十年的情谊胜过亲生兄弟;

    宇千仇则是金远阳父母从小收养的苦命孤儿,若无金远阳一家早已死于乱世之中,远近自是不必多说。此时飞云宗内部暗流汹涌,身为宗主的金远阳能够信任的却唯有这二人而已。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