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三十章,玄兵真解


   “什么?你要带我去飞云宗,那你不如直接将我宰了吧!”

    叶落连一丁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灰衣人一把成擒,这更加让他感到了灰衣人的可怕以及内心对于武力强大的向往。

    而让他几乎发狂的是;这灰衣人竟将他已算高大的身子往腋下一夹,说是要带他前往圣地飞云宗,登时就教叶落狂喊出声。

    此时轮到灰衣人不温不火地道:“小子,飞云宗乃是当今武道十大圣地之一,多少人削减了脑袋想进都进不去,你怎地还拿捏起来了。”

    “你哪知道我和飞云宗的恩怨”叶落在心里小声嘀咕。想起自己把路天风和楚天行弄成那般摸样,现下要是去到他们的地盘,还不被活活剥皮。一念及此忍不住心头打了个突突。

    “别人想要修炼什么武功我管不着,反正我是一点也不稀罕,”叶落争辩道。

    不过这是明显的假话,他可不愿去到那里后任人宰割。

    “嗯——明白了,你是怕自己年纪太大,已过了开始武功修炼的最佳时候。不过你大可放心,有我教你,未必就比那些七岁时淬元的飞云弟子差了。”灰衣人略一思索
后道,却显然误解了叶落的本意。

    “都说过了是我不愿学,为何还要死乞白赖地教我。你这般强人所难,莫不是看我资质太好,足可称得上是冠古绝今天才人物,因此想借我这个未来天远第一人的名头名扬四海?要真是那样的话,你不如先拜我为师好了,我一定会让你因为有我这样杰出的师傅而天下皆知的。”

    直接反对不成,叶落又用起激将法来,只盼灰衣人对他心生恶感,快些抛了自己。

    “呸!不要脸的东西,跟刘百搭一个德行。就凭你这歪瓜裂枣一样的资质,但凡有一点可造就之处,我想老头子也不会放任一身武师境的绝学不肯传授给你。”灰衣人直接彻底的打击他。

    灰衣人还以为叶落会出言反驳,却不料他突然没了声息,低头看去,竟见他默默不语,脸上神色倏忽变换,似乎在焦虑着什么。

    此时叶落的心中,简直可以用沸腾若海来形容。
只因灰衣人所说关于老头子的事如医术精湛、好吹牛皮等等,竟然没有一件事不是确有其事,可看得出他对于老头子是相当的熟悉。现下却听他说老头子是一位武师境高手,这可是叶落却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怎不叫他心头震惊。

    一时间脑海中有两个声音不住的追问:

   “是老头子在骗我吗?怎么可能,为什么!”

   “不,肯定是这灰衣人在骗我,他想从我口中得到老头子的下落。”

    矛盾纠结之下,竟不再关注灰衣人愈来愈快的飞奔。

    夜幕低垂,前方终于隐约出现一座小镇的影迹。叶落思来想去,终于甩脱了心头的烦乱。因为在他想来;就算老头子真的隐瞒了身为武师境高手的事,也必定是有其原因的,自己根本不必担心他会是因为信不过自己而有所防范。

    心结解开,登时便欢畅起来。注意到灰衣人一路挟着一百多斤的自己一路飞奔,快如疾风,路边景物飞快的向后退去,在他脸上却丝毫看不出疲惫之色来。叶落佩服的五体投地,就如当年初见刘百搭一般,心下对高深武功的渴求又增添了几分。

    进到小镇,灰衣人似乎以前来过这里,很快就找到一家简陋的小店住下了。荒野之中的小镇人口本就稀少,是以几乎无人见到挟着一名少年的灰衣人进到镇里。

    灰衣人将穴道被制的叶落朝地上一扔,直摔得他痛哼出声,大声叫道:“老家伙,你想摔死你家小爷啊?”灰衣人也不作声,兜屁股就踢他一脚,正踹在椎骨根部。这一下用力不大却登时教叶落周身骨骼阵阵酥麻,再想开口咒骂时却惊觉全身上下已然半分动弹不得,竟是穴道被制住了。

    不再理会叶落,叫店家送了几样酒菜到屋里独自吃喝起来,却连一滴水也不肯给倒在地上的叶落。听着他故意嘴巴啪叽有声,已有些饥饿的叶落恨不得上前将其撕烂才好。

    灰衣人吃的酒足饭饱后,才将目光从一桌的残羹剩饭挪到正冲他没好眼色的叶落身上,伸手解开他穴道后煞有介事的道:“小子,我先饿你几日,以增强你的耐力。之后还会加大磨炼力度,让你与低阶的蛮兽肉搏,以此来打熬你的筋骨,加强经脉韧性,便于我为你淬元之时更加顺利和减少不必要的危险。”

    叶落就觉浑身一松,酥麻之感顿时消散。但只是能够张口讲话而已,四肢还是被制得死死的。

    一听灰衣人不但要饿他几日,还要让他与蛮兽肉搏,叶落惊讶的险些眼珠子没掉出来,立刻变脸道:“陆前辈,我这小体格子根本不是练武的材料,所以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我得了,免得浪费了您一番苦心,现下赶紧给我一口吃的填饱肚子才是最要紧的。至于您和那个绝户老人有天大的仇恨,可跟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

    灰衣人不语,双目盯着叶落不肯移开,直瞅的他心里发毛,眼神闪烁的避了开去。良久才道:“小子,你是信不过我能教你高深武功的事对不对?嘿嘿,你放心,他刘百搭做不到的事,我陆海愁却能轻而易举的办好。”

    叶落哪里是因为这些,眼珠一转又用起激将法来道:“你左一个刘百搭,又一个刘百搭,把他捧得跟什么似的,莫非你是他的手下败将不成?”

   “就凭他?除非是日头从地下面长出来。否则这一辈子想给我提鞋都不配。”陆海愁并不受激,轻蔑的一笑道。

    听他如此辱及老头子,叶落心下竟然一恼,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谁爱碰你那臭脚,剁下来给狗都不吃。”

    陆海愁若有所觉,奸笑着道。“臭小子,那个老家伙没白把本事交给你,还知道护着他。”

    叶落一惊,醒悟自己情急之下露出了些许马脚。嘿嘿笑道:“这么大人了还喜欢胡思乱想,我只不过是看不惯你自吹自擂的难看摸样,这才忍不住有感而发。”顿了一顿又道:“对了,你非要诬赖我和百绝老人有牵连,凭的又是什么?”他是想藉此弄清楚这人与老头子究竟是敌是友。

    岂料陆海愁并不直接回答,反而神秘一笑道:“你以为给朱二麻子喝下的春药是谁都能够制出来的吗?你说是唐家药方也就罢了;不过那‘暗影浮香’的阴人手法,却是刘百搭这老鬼用了几十年的老把戏,能瞒得住谁来。”

    叶落这才恍然大悟,万没想到自己认为已经可以做到无影无形的“暗影浮香”早就被人家识破了。

    陆海愁又想起了一事 :“刘百搭已然是诡计多端的翘楚,不想现下又多了你这个满嘴谎话的小兔崽子。”说罢倒头就睡,一点也不担心叶落会逃掉。

    不知为何,听他那句“小兔崽子”,叶落忍不住一怔,竟然觉得是老头子在呼唤自己一般,亲切的很,一时间对这要掳他到飞云宗的人竟生出莫名的好感来。

    

却发觉陆海愁不顾别人尚且躺在冰冷的地上,只顾自己蒙头大睡。叶落心下愤愤,张口叫道:“喂!老陆,你把我搁到地上,自己却钻进暖和的被窝是什么道里?”

    陆海愁假装已经睡着,嘟嘟哝哝的道:“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宝剑锋从磨砺出,我这是在磨砺你呢•••••”终于鼾声阵阵,话声不闻。

    叶落这个气啊,但此时受制于人实在是无力奈何,只得倒在冰凉的地面之上。

    夏夜清凉,却也不觉阴冷,须臾过后,叶落也自沉沉睡去。

    已然睡着的陆海愁,嘴角竟然翘了一下,仿佛梦见了什么得意的事情。


    睡到半夜,叶落忽然觉得浑身发冷,浑浑噩噩的爬起身来一看竟然是窗户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他心下纳闷:“昨晚明明都关紧了的。”

    凭窗外望,就见月皓月当空、星辰寥落,天地间没有一丝风儿。

    却在此时忽然想到:“我怎么能动了?莫非是穴道上的封印过了时辰了?”

    这下又惊又喜,急忙回过头去要看是否睡得很死,也许能趁机跑路也不一定。却只见陆海愁床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影在。

    叶落大喜过望,更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就从窗户一跃而出。双脚落地之际,在深夜之中竟然一点声息也无。当下尽量放轻脚步,寻路翻出小店院墙。这下真好比虎脱牢笼、龙归大海般畅快。

    认清了方向继续朝南而走,此时在他心中还是以墨阳国都为目的地。

    小镇居民稀少,房舍稀稀落落,叶落没走多久就出了镇子,眼见明月之下一条盲肠小路蜿蜒曲折,向南没在黑夜尽处。心中不虞有他,沿路而行,又唯恐陆海愁发觉他逃走之后会来追赶,是以步子迈得飞快。

    也不知走了多久,大概已有三五里路。现下他所在之处乃是一片稀疏的槐树林,树干高壮,蜿蜒如龙,在这静夜之中颇有几分阴森。但叶落在通幽河边都待得久了,这点小场面如何会放在眼里,只是信步独行。

    殊不料一声凄厉惨叫忽然破空传来,登叫叶落心下一凉,还以为在这小小林地之中也有鬼怪横行。不过他的猜测很快就被推翻。只见远处一道流光骤然出现,在皓月光芒下虽不明显,但也都清晰地映在叶落眼里。紧接着又是一声轰然大响传了过来,这次居然接近了许多,显然是有人在夜里大战,而且战场正快速叶落向这边移来。

    叶落吃惊更甚,暗道:“真是倒霉,在这荒野黑夜之中还会遇见有人打斗。”

    当下不敢声张,悄悄向后退去,想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岂料这时忽闻衣襟破风之声,突如其来巨大震荡直震得乱叶纷飞,仿佛大地都随之一阵晃动。炽烈的火红光华冲天而起,噼啪声响中,老大一棵巨树竟然燃烧起来,顿时火光耀空,将方圆数十丈内映得一片通明。叶落的身影已然位于火光中心,正好落入刚刚硬拼一击的三人眼中。

    只见火光照射之下有两男一女,俱都身上染血,每人背靠着一颗大树,显然是功力消耗到就连站立的力气都要尽力节省。

    当中那三十余岁年纪的男女乃是一路,只听那男子声色俱厉地向着叶落道:“小子,你是哪一派的人物,也是来夺取《玄兵真解》的吗?”

    叶落闻言一怔,连忙摆手道:“不,不是,我只是恰巧路过而已。”

    却不料与男女敌对那人道:“嘿嘿,半夜三更、荒郊野地,你倒是真的很‘恰巧’啊!”叶落见这人五十余岁,与人对峙之时还不忘讥讽自己。

    叶落瞧他一双眼目寒光四射,却是颤颤巍巍的倚树而立,明摆着力不从心,心下胆气陡增,道:“大路朝天,你管我什么时候走,要走到哪里去。”

    “哈哈,常通,你身为邪仙教高手,自恃武功高强,想不到也有被一位后辈少年如此冲撞的的时候。”场中唯一的女子此时说道,只见她左肩上一片焦灼,血肉模糊,只说出这几出这几句话来,就已然是气喘吁吁。

    叶落听出她明显偏向自己,心下好感倍增,反观那叫常通的就可恶得紧了。

    “黄口小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待会看我不将你碎尸万段。”常通虽受重伤,但也看出叶落不过是个毫无武艺的平凡少年而已,根本没放在眼里。

    叶落最讨厌别人恃强胁迫自己,他深谙医术,最擅长的就是望、闻、问、切。此时借着月色火光细瞧常通脸色,须臾就明了他伤势之重,已难以再发出致人死命的杀招了。

    不过还是谨慎的退开几步,立时就似有了底气的道:“姓常的,听你几句话就知你不是个好东西,杀这个宰那个,你以为你是个什么玩意!现下只要小爷我愿意,我可以撒泡尿在你脸上,你信不信?”边说边嚣张已极地右手直指常通,此举是要引得常通震怒发火,以期牵动他沉重的伤势使得他伤上加伤。

    在叶落心里并无善恶之分,在他以为:只要是对我好的那就是好人;对我恶的肯定是坏蛋,是以常通几句话的功夫,就将自己置身于这个陌生少年的对立一方。

    不出叶落所料,常通在大战过后伤势极重,确是后力难继,只想在此倚树喘息片刻之后再行抢夺那传闻中的修炼典籍。此时一听叶落言语,哪想到这小小少年是在故意激他,低沉声道:“不知死的东西,敢于得罪我邪仙门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今天就叫你尝尝‘万蚁噬心’的滋味。”

    那对男女闻言脸上同时出现惊色:

    “小心毒物!“

    叶落还未明白发生什么,忽然一阵异香扑鼻,同时耳畔传来那女子焦急的呼唤声音。

    接着脑海中一阵昏沉,身子摇摇欲坠,就要栽倒在地。

作者有话要说:
秘籍到手,即将开启全新的时代,本书有些太慢热了,到现在主角都没开始练武,不过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个吃亏的人。另外本书并非种马文,主角是个专情的家伙,虽然有许多插曲,但大多数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