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二十七章,太阴寒魄


    丝丝细密的血水从全身上下渗透而出,叶落已然成了一个血人,流到地上,沾染了泥土,身下地面一片污浊。

    若离此时已顾不得少女的矜持,将他搂在怀抱,洁白如玉的手掌与他右掌紧紧相握,指望能借此些许减轻这濒临死境少年的痛苦。当此之时,她竟然全然忘记了自己与这少年授受不亲,男女有别,浑身上下散发而出的尽是女性温柔的天性,心中所想;只是盼他不要再如此难受下去就好。

    就在此时,叶落发出一声近乎绝望的哀号,当中满是不甘与屈辱,直如荒野中的孤狼即将在无奈中死去,试问如此倔强的少年怎会甘心窝囊的死去。

    若离心头大震,莫名的恐慌之情在此时达至顶点,终于放下最后一道心防,双手齐施,将这陌生少年整个身子都搂进自己的怀抱,指望能藉此给他一些温暖,至此,两人之间再无一丝缝隙。

    事后,连她都不明所以,当时自己为何会这般激动。

    就在两人身体接触的刹那,若离忍不住娇躯一颤,察觉到叶落胸口处似有一件硬物,其上发出的阴寒感觉比起此时附在叶落体表的冰霜不知强盛了十几上百倍,致使得她武者七阶的修为也是阵阵心寒,一时间仿佛被那阴冷之意触及了灵魂。

    若离急忙掀开叶落胸前衣物,入目所及,只见一根红绳,上面缀着一颗似石非石似玉非玉,颇有些晶莹剔透的蓝色物事。此时,这颗石子一样的东西正散发着微弱的深蓝幽光。

    在若离看来;这光芒虽弱,但比起刚刚的三舌草来,却显得更加幽暗阴森,仿佛亘古以来无尽岁月中的酷冷严冬都深藏于这小小石子之中。一眼望去,仿佛连目光都要被冻结的深陷其中似得。

    若离心头一震,还以为叶落之所以会如此摸样,肯定是受到这怪异石子所害。玉指一伸,就要将之扯下。却不料甫一接触,登觉手掌如伸入到万载玄冰中一般,无尽寒意顺手臂而上迅速蔓延全身,直欲透进骨髓。就见若离的发丝、眉毛竟然于一瞬间就染上了一层霜白,那石子更是在此时光华忽涨,一下将她手指弹开。

    若离娇躯阵阵冷然,心头惊骇莫名,却也不愿就此放弃,微一思索,就见她手腕微旋,武者七阶水元力凭空出现,清凉光华包裹着玉也似的手掌再次向叶落胸口拿去。

    殊不料蓝石光芒忽敛,霎时间恢复平凡无奇的摸样。叶落虚弱不堪的身子轻轻一抖,最为奇异的景象在此时出现。覆盖他全身的霜雪竟然在此时化作涓涓溪流一般的飘渺寒气,全都汇向胸口的石子,进而融入其中消失不见,就那么直接被蓝色石子吞噬。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若离震惊,只见叶落身上以下丹田巨阙、关元、神阙、气海四穴;中丹田膻中穴;以及上丹田印堂为首,几大穴道几乎同时有寒气从体内流溢向外。紧接着在他周身上下无数光点出现,细一看去无一不是人身穴位所在。幽蓝噬吞噬千年所得的寒冰精气几近粘稠,如缓缓溪流般从叶落全身穴位处溢出。刚刚爆裂肆虐的能量在此时就像听话的小孩子,源源不绝地汇入到叶落胸口晶石之中,之后再没半分异动,全然被怪异石子吞噬干净。

    不知过去了多久,从丹田处溢出的浩浩荡荡的寒冰精气才渐渐稀薄,最终一丝不见。若离怔怔地看着一切发生,仿佛置身梦里,直到觉身子都已有些麻木了,终于看到叶落身内不再有气浪鼓动。


    这一日间见到奇异怪事如此之多,竟然一件甚于一件。然而真正令若离惊讶不已的还是此时正在发生着的。不过眼见叶落挣扎紧绷的身子渐渐平复,脸色渐渐转为红润,显然是伤势大见好转,若离心头的惊喜端的是无以名状,大眼中满是欢喜的神色。恐怕连她自己也是不能明了为何会对这初次相见的少年如此关注,一日来因他而生出的担惊受怕之感,恐怕就算将她十几年经历叠加起来也没那么许多。此时心中明了叶落生命不会再有危险,竟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满意足之感,只道世间最为美妙的事情也不过如此。

    少女芳心,谁又能捉摸得透。

    良久,叶落觉得自己好像是从万载严冬脱身而出,终于睁开双目。在这阳光照不到的密林深处,却觉得世界如此温暖。往日里再平常不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亲可爱。只是胸前蓝色石子上一股冷水般冰凉之感使他稍觉不太适应,不过九死余生之时也就不太在意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天时已近傍晚,阴翳的森林更加阴暗幽森,许多小型鸟兽的吼鸣声不断从远处传来。刚刚醒来的叶落忽觉脸庞似与一对柔软之物相触碰,煞是舒服。紧接着阵阵幽香钻进鼻孔。

    这香气悠悠荡荡,竟然似曾相识。陡然想起这味道与日间他将少女若离搂抱在怀时的味道一模一样,急忙抬目看时,见自己正躺在那美丽女子怀中,而自己的头正倚着她胸前的一对柔软。

    若离俏面微红,发丝稍显凌乱,有着几分狼狈,正瞬也不瞬地盯着怀中少年,眼中满是欢喜的神色。当此情景,叶落不由得心头大震,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叶落何德何能,能的她如此相待?”

    

此情此景,叶落已将若离同老头子一样,当做自己一生中最亲近的人。

     ······
    
    闻名于世的妖夜森林外围,一株怕不有十几丈高大的古树之上,叶落与若离各坐在半空中一支粗大枝桠上。此时已然入夜,由于叶落身子虚弱,根本无力走出森林,是以两人决定在这树上露宿一晚。

    叶落背靠树干,手中攥着看上去毫无异状的蓝色晶石反复观看,翻来覆去地琢磨。

    这东西自打他有记忆时起就被他一直戴在身上,从不肯有片刻分离。因为心下始终觉得这物事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必定有着莫大关联。却不料竟会如此神异,在关键时刻救回自己一命。

    若离在他身后树干的另一侧,仰望着那透过枝叶洒落的漫天星辉,说话的声音煞是动听:“爹爹对我说过;在太古之时有天外星辰坠落天远世界,实为天地初开、万物始生之时的天地异宝。其性属阴寒,是以名为太阴寒魄。只因这件宝物威力太大,在仙神手中使来,可冻结天宇穹庐,破碎万千世界。九天仙神体念苍生疾苦,唯恐这宝物若为恶人所得必然会祸乱天下,是以合无数仙神法力将之镇封,非不死武魂不能破解其封印。其后距今大约一万年前,来自域外的盖世魔头欲要屠尽天远世界修炼一道。我天远世界数万高手一起杀至八荒世界另一处所在——渺无人烟的神殒大陆,为首之人正是手持太阴寒魄的武圣巅峰强者,但是从此一去就渺无声息,太阴寒魄也再未出世。”

    叶落听她娓娓道来,竟然是一段上古秘辛,这些事就连老头子也未曾说过,心中一动道:“姑娘意思是我的这枚石子与太阴寒魄有什么关联不成?”不由得有些惊喜,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捡到宝了。

    却不料若离道:“怎么可能,你这石子要是太阴寒魄,恐怕早就将你冻成冰块了,除非你就是不灭武魂。我说的不过是太古传说罢了,而且关于太阴寒魄究竟为何物的版本还有许多,至于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就连我们飞云宗这样立派数千年的圣地,也是无从知晓。

    听到叶落轻舒一口气,颇有失望之意,忍不住嫣然一笑道:“你也太贪婪了,今日九死一生已是幸运至极,怎还想着得到什么宝物?”

     叶落先前如有神助,此时伤势已愈,虽然周身无力,但活泛的心思却尽复如常。

    闻言笑道:“人生在世,所求并不尽相同,就以你来说,或许有父母陪伴、师兄疼爱就是世间最为幸福满足的事了。然而我又与你大不一样,从小流浪,不知父母是谁,几年前好容易碰见个真心对我好的老头子,又在今天突然离去,天下之大,我该到哪里去寻他。是以我寻思着,既然我不能为别人做些什么,索性就不如为自己而活吧。”

    身后的若离听到这一番话后,单薄的身子竟是微微一震。随即抬起头来,仰望浩瀚星空,喃喃自语地道:“难道这世间就只有他一人令你牵挂吗?”

    叶落一怔,不明她话中何意,还以为她不认同自己所言,便道:“修炼之人大都追求的都是功力高绝,无敌于世,甚至于有一日登上仙神大道,从此永生于天地之间。然而事有不同,试问如果教一个人在枯寂的宇宙之中永生不灭,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这样的仙神大道还会不会有人去拼命求索吗?”

    说到这里,连他自己都是忍不住心中一凉。扪心自问:“难道我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在这人性荒凉的世界之中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的永恒不变的就是孤独。”
    老头子一走,再加连番大变,使得他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助孤独,渺小如沙,心情也随之灰暗起来,只觉得生又何欢,死有何苦。

    若离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道:“爹爹说人生在世,短短百十年光阴,自然要活得快活,倘使整日的愁眉苦脸,不止自身难受,别人看到也是讨厌,你这话要是被他听见,非得大加认同不可。”

    若离一提她老爹,使得叶落没来由地脖子一凉。这时才又想起,若离这丫头可是被自己劫持来的,飞云宗那帮人还不知怎么琢磨报复他呢。是以急忙旧话重提道 :“宇姑娘,现下我伤势痊愈,多谢你一路以来的照顾,我看明日天一亮咱们不如就各奔前程吧?”这话说出来,不知为何,他心下竟生出几分黯然。

    若离似乎没有听见,并未立时回应他。点漆般的美眸望着高天。

    那里有一颗流星划过,只听她口中喃喃有声:“好吧••••••”

    浩瀚苍穹星群璀璨,洒下无尽光辉,一时间,不知是谁,若有所失••••••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