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二十四章,玄兽毙命


    “嗷呜”,轰然巨震过后,竟传来一声玄兽凄厉的怒吼,直如惊涛拍岸、怒浪排空,震得相距遥远的叶落、若离二人也是一阵心旌摇曳、耳鼓轰鸣。身畔浓密的枝叶竟似被狂风鼓动一般,呼哨不休。

    二人俱都心下大惊,相顾骇然。该是怎样的庞然大物才能够发出这惊天一吼。

    叶落只觉得口中发苦,心道这附近从来只有寻常野兽出没,但凡玄兽一直都隐藏于莽苍山深处,轻易不得便出。今天怎么会如此凑巧,竟然闯到这里来。

    而且听那吼声传来的方向无巧不巧,正是他想要找的药草生长之处。

    原来他强忍伤痛、不辞辛苦地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目下唯一能治愈他伤势的疗伤灵药——三舌草。

     在这茫茫妖夜森林之中,叶落时常四处游荡,只为找寻从所未见的奇花异草之中是否有可以入药的。

     有一日路过这左近,发现一株生长于土丘背后阴暗之处的绿茎红叶,三片叶子似人舌头的奇异小草。

    叶落当时就要采摘下来,却被从后赶来的老头子急忙拦住,说这种药草极为珍贵,普天之下恐怕也没有几棵,他也只是在古籍中看到,没想到今天会见着实物。

    据老头子所说;这植被名为三舌草,对骨骼脏腑的伤势最具奇效,不过却是在刚刚采摘下来的时候才药效最佳,我们不如先叫它长在这里,待以后要用时再来取也不迟。

    却不料老头子乌鸦嘴一语中的,才十几日的工夫,叶落就要用到。可现下情状;前有玄兽当道,教叶落如何敢上前去。

    正在他愁眉不展之时,兽吼声再度出来,比之先前更加的惨烈悲切,仿佛是受到厉害之极的攻击似的。咔吧爆响之声连续不断,树叶划空的风声嗡嗡不停,竟有粗壮的巨树被生生弄断。

    叶落心中明白,此时事情已不能拖延,因为倘使再过小半个时辰自己还不能得到救治,那么已然血流止住的伤口必然会再次崩裂不可,那样的话就算老头子亲至恐怕也会回天无术。毕竟他受伤太重,又经长途跋涉之后早就状况堪忧,此时不及时服食三舌草,就只有死路一条。

    叶落岂是坐待等死之人,或许生命卑微不堪,然而求生的欲望却不弱于任何一人。当机立断,就要上前去看究竟。

     他刚迈前一步,却不料臂弯一紧,回头望去却是若离一双白玉似的小手还把在他的臂上。只见她水汪汪的大眼之中充满了疑问之色,显然是对叶落为何要走去那兽吼不断的方向不明所以。

    叶落心头一暖,想起本该是敌人的她竟然会一路扶持自己,丝毫不念前嫌旧恶,像这样的人儿恐怕寻遍天远世界也再找不出一个来了。他向来是人家对他好就不知该如何回报的性子,想及此时冒死前去采药,几乎是有死无生之举,说什么也不肯连累于她。开口道:“宇姑娘,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此间凶险之地,大异平常,前边必是有猛恶至极的玄兽出没,我现在有急事要办是以不能离去,不过却不能因此而害你没了性命,请姑娘赶紧离开此地,不然一会儿那玄兽发觉有人接近的话,你我一个都别想活。”

    一番话恳切已极,殊无半点虚情假意。

    若离虽然天真,却也知道玄兽声势惊人,非蛮级九阶玄兽不能如此。她修行神速,却还没达到能与力大无比的蛮兽相抗的地步,心头惊惧骇然更甚于叶落。

    但此还是秀眉一皱道:“你究竟要做什么?难道是有重要无比的东西在那边,怕被毁坏失去了吗?”

     叶落怕说出自己是因伤势刻不容缓才不得不冒此奇险的话,更会使她心生愧疚而不愿离开。闻言急忙点头道:“正是,那里有一件极其重要的物事,我唯恐去的晚了就会被那玄兽毁坏了去,所以姑娘你快些离去,不然一旦我惹怒了那凶猛至极的玄兽的话,你我都会发生危险。”眼见时刻愈来愈短,叶落也无暇编排太真的理由来诳她。

    又道:“你先前救了我性命,我对飞云宗已没有一丝怨恨之意,所以请你也不必再心怀愧疚,大可放心的离开。”说罢甩脱若离一双小手,自顾朝着依然巨响不断的前方走去,蹒跚的背影竟已有几分凄凉。

    “哼,总是小看人,我才不是胆小鬼呢。”

    “呼啦”声响,叶落闻声回头,不由一阵惊异。 只见若离手中竟然握有一条柔软如绸、澄碧如水的绿色长绫。显然是一件适于水元力武者使用的玄兵,先前不知被她放在什么储物法宝之中来着。

    清波流动,缭绕于长绫尺许之内不肯远离。

    这长绫正是若离轻易不示于人前的巽级玄兵“羽神”,乃是当年宇千仇花费重金求无量剑宫四大宗师之一专门为宝贝女儿炼制的水属玄兵,比持在叶落手中的碧影整整强上一个级次,当中差别之大一语难明,以若离目下修为也只能勉强驾驭而已。

    若不是身处险境,她也不会轻易就取了出来。皆因这巽级玄兵在天远世界已是极其稀少的存在,很可能会引来心怀叵测之人的抢夺。

    就见浓荫蔽日的古树之下,玄兵羽神环绕在若离柔腻若脂的粉颈之上随风而动,舞荡飞扬,弱柳般的轻腰款款摆动之时,水绿长裙更是摇曳生姿,竟似欲凌波飘去一般。再加她足可绝世倾城的无双容颜,当真如天仙临世,震人心魄。

    唯一不足的就是小脸之上满是愤愤不已的神色,似乎是被叶落屡番轻视给惹得怒了。只听她道:“姓叶的小子,你今年才多大年纪?竟敢处处瞧不起我这飞云宗嫡传弟子,莫非真有惊人的本事不成?”

    叶落一阵头大,这时哪有功夫与这小女孩磨牙,忙道:“若离小姐别急,是你误会我的好意了•••••••”

    可是若离根本不待他把话说完,举步就向前走。看样子竟也是向着玄兽吼声的方向。

    叶落说什么也想不到,这小姑娘平日里温柔婉约,但一提及与武功有关的事,立刻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容别人对她有半点质疑。

    当下上前一步举手去拉她皓腕,岂料若离此时正全神戒备,只柳腰轻轻一扭,娇躯如乳燕抄水一般斜掠而起,转眼间已身在三丈之外。

    回过头来,一歪雪白的脖颈道:“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抓到我。”身形再起,几个起落间就消失于密林深处。

    叶落怎跟的她上,须臾就没了若离踪影,前有蛮兽凶猛,她一个女孩子家怎叫叶落放心的下,不由得一阵忧急,张口就要发喊让她赶快回来。当此之时也顾不得这一喊很可能会将那暴躁不休的蛮兽引过来了。

    

却不料就在此时眼中绿影一闪,若离俏生生的摸样又回到了他面前。瞧着叶落因紧张而更显苍白的脸笑嘻嘻地道:“我可不是莽撞的人,用得着你来担心?快快告诉我你要去那里做什么。”

    叶落无奈,又逢事态紧急,当下也不再隐瞒,三言两语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说给若离知道。

    若离这才知道;他这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走来就是为了取药续命。更未料到他此时已然行将就木,再不抓紧疗伤的话,很快就会伤发身死。一时间小嘴张开合不拢来,面上竟又显出愧疚神色来,反倒没有追问叶落如何知道三舌草能够医他伤势的事。

    叶落见她摸样,明白她很有可能会要跟着自己一起前去看个究竟,一时间竟想不到办法加以阻拦。

    果然,若离一抖玄兵羽神道:“蛮兽虽然厉害,但身为飞云宗再传弟子岂会被一只野兽吓得退却?这样,我随你一起去。”

    短短几个时辰的相处,叶落竟然对这个少女天性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拦她不住,索性一切由她。

    但一想这初次相识的女子竟然为他挺身冒此生死大险,向来少有人怜的他心中怎会无动于衷。紧赶几步跑到前面,将若离娇小的娇躯挡在了身后,心道:“倘使若蛮兽真的来袭,就让我为她挡上一挡吧!”

    这十数年困苦不堪却不肯轻易就死的少年,竟在此时生出要为保护一个人可以去死的念头。

    “嗷呜——”蛮兽惨叫声更加凄厉慑人,听来竟有着几分绝望之意。叶落与若离对视一眼,心道:“是什么样强大的存在无声无息的就将这等庞然大物打得如此凄惨?”

    要知道;蛮兽虽然缺少灵智,性子却是极度骄傲的,若非受到了不可承受的剧烈伤害,绝不会这样凄烈惨叫。许多驭兽修士正是凭借着高深功力慑服这样的蛮兽,使之骄傲的天性受挫,从此心生桎梏,终其一生也不敢违抗制服他的人。然而正是由此,可见现下与蛮兽对敌的是何等可怕的存在,或许是更高一级的异兽也未可知。

    二人亦步亦趋小心行路,唯恐一个不小心惊动了正在大战中的玄兽。待行的近了叶落终于发觉;那声音的出处果然就离三舌草生长的地方不远,离他们所在的地方也就有十丈远近。
叶落伸手拨开挡住视线的一簇草丛,却不料举目所见,登时教他目瞪口呆。

    前方远处,透过层层叠叠的林木,一头浑身灰黑,高达两丈的庞然大物——巨力蛮熊正在与一道青衣人影争斗不休。

    巨力蛮熊,蛮兽九阶,绝对是蛮兽之中王者的存在,尤以一身可撕裂大地的无穷蛮力而为世人所知。寻常人惧怕不已的狮狼虎豹在它面前不过是鸡犬一样,轻易就能将之撕成碎片。
而那道青衣人影身形瘦削高长,仿佛风吹得倒。在叶落心中;这样的人如何斗得过使人一见都心生畏惧的恐怖蛮兽。

    然而终究是他见识短浅不知武道修身的厉害之处。

    只见巨力蛮熊它粗如铁柱的熊掌骤然下拍,轰隆大震中尘土飞扬,仿佛引动了巨灵神的怒火,连地面都是随这一拍而震颤不已。

    只是青衣人身形如电,转眼间就已推到了远处。

    再看一拍击空,已然深入地下巨力蛮熊的老大熊爪并未立时抽出,而是斜而向上猛然一撩,径达数尺的暗黄色土球被这可折弯金铁的蛮熊之力带动,劲风呼啸着直朝不远的青衣人影狂射而去。

    叶落心头暗惊,只道这足可破碎顽石的一击之下,青衣人哪里还有命来?

    然而就在此时,还未及叶落看清发生了什么,玄兽那足可震裂云霄的怒吼再次传来。纵使人兽语言难通且相距很远,叶落与若离还是听出了这庞大蛮兽吼声之中的不甘和痛苦。

   “嘭”

    大响过后,一切戛然而止,阴翳荒林之中唯一能听到的就是受伤后倒地不起的巨大蛮兽呼呼气喘以及呜呜悲鸣之声。

    不止叶落不知发生了什么,就连若离武者七阶的功力却也没能看得明白。只觉得远处青影一闪,巨力蛮熊既高且壮的庞大躯体就突然倒撞,好似被人硬生生的一锤砸得飞出去一般。

     轻风拂过,撩起若离鬓边乌黑的发丝。两个少见世面的少年相顾骇然,再观彼此额头上都已有的冷汗溢出,俱都心头砰砰乱跳,更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唯恐惊动那能够轻易击败蛮兽的武道高手。
  
    
    “哈哈哈哈••••••!什么巨力蛮熊,在我御龙神殿高手面前也不过一是只可怜的小猫罢了,现下给你这畜生两条路走。一是做我侄儿的坐骑,永生永世不得背叛;二,让我挖出你苦修而来的玄丹助我侄儿修炼之用。”

    青衣人瘦削的身影在此时发出狂妄的大笑,在这已然败于他手的玄兽面前显得不可一世。
     若离心下一惊,想不到这人竟然是长辈们口中正邪不分的魔教四大宗门之一的御龙神殿的人。当下急忙拉着叶落一起,伏在了一株参天大树的后面。
    
    青衣人话音一落,就听那巨力蛮熊低沉的怒吼,想来是心底的骄傲使它不愿屈服,却又无力反击。

   “哼!找死。”

    青衣人也不逼迫,毫不犹豫地手起掌落。

    巨力蛮熊头颅虽大,但在青衣人足可裂石分金的掌力之下一片模糊。

    若离相距虽远,却也将那无比血腥的场面看得清楚,就见巨力蛮熊好大头颅化为肉饼,其间红的血液、白的脑浆混在一处,端的是可惊可怖。她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哪曾见过如此场面。小嘴一张就要“啊”地惊叫出声。

    当此之时,她这边一旦发出声音,二人藏身的踪迹也必被青衣人发觉不可。

    岂料她“啊”字还未出口,忽觉唇间一热,竟被一样似乎很是柔软的物事给生生堵了回去。

    待她看清叶落一张清秀脸庞就在眼前时,不由惊得瞠目结舌••••••。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