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二十二章,少女温柔


    瞧着若离小嘴撅起,俏脸之上全是倔强神色。叶落嘴角牵起一丝苦笑道:“宇姑娘,飞云宗如何做事,根本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有资格议论的。而且伤我之人并不是你,所以请你也不要对我有所愧疚。其实就算你将我置之不理,抛于荒野,任我自生自灭,相信也不会有人敢说些什么。”

    虽为若离所为触动,但被路天风重伤之事却怎能轻易忘怀,当着若离面前竟忍不住说出有些自顾自怜的话来。
这样的话是在他以前做乞丐时常常拿来骗取别人同情的最佳手段之一,然而此时当着若离面前不知为何,一字一句竟都讲得认真无比,全然发自肺腑。


    连他自己也是心中不解“为什么当着这位从未谋面的少女跟前,就会有一种不愿有事对她隐瞒的异样感受。” 他哪里想得到,其实正是若离的天真良纯,如一块从未被浮世红尘的喧嚣之气污浊的璞玉般一尘不染的性情将他打动。 叶落幼年孤苦,受人白眼无数,最渴望的就是有人对他真诚相待,是以就算若离与楚天行路天风之流是师兄妹的亲近关系,论理该当疏远才是。但见她置师兄路天风、封南等人要全力杀死自己而不顾,在先前劝说无果之后,一有机会立即毅然地帮助叶落脱身。

    在叶落想来:若离的所做所为,就算不被她师兄们记恨,但心中不满必然不会少了。陌生的美丽女子为他一个贫贱少年竟不惜得罪亲近的师兄,怎不教渴望友情亲情而不可得的叶落感动不已。


    是以,一离开封南等人的视线,叶落就将打在若离肩头的玄兵碧影收了回去,在他心中实不愿向这善良的女孩动刀动枪。


    就算当年初遇老头子时,当时由于刘百搭断然拒绝了叶落想要学艺的请求,而且说话还甚是难听。是以叶落心中虽未放弃求师的想法,但不满之意已生。是以最先想到的不是如何软语相求,请老头子答应收他做弟子,而是绞尽脑汁,想出诸般诡计阴谋,折腾老头子上吐下泻不止,当中实是存了报复的意思,试想求人做事哪有这般做法的。

    其实刘百搭若不愿教他只需婉转相告便可,叶落虽会纠缠却也不会坏着用尽,究根结底还是刘百搭一张嘴把自己害得够呛。

    这一切事情的发生正是叶落的天性使然;人家对我好,恨不得能加以十倍的好处奉还回去;如果别人对我恶,那么不妨也以十倍的利息计较。

    若离脸上一红,纵是她心性单纯若水也听出了叶落话中的怨怼之意,没来由的竟是一慌,忙道:“其实路师兄他也有苦衷。那时楚师兄虽然为你所伤,却终究不是什么了不得大事。若只有我们弱水峰的人见到也就算了,毕竟大家师出同门,谁也不会将此事说出去,再行请你保住这秘密也就好了,但恰巧的是天木峰的程师兄也在。”


    话到此处,若离倏然停住,不再往下说去。却见叶落仍然一副“与我何干”的摸样,知道他并不认为飞云宗内部各脉的争斗与他有什么关系。


    若离神色犹豫,仿佛在纠结着什么。忽的贝齿一咬,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似的接着道:“你有所不知,在飞云宗内,天木峰与我弱水峰素来不和。那程志师兄撞见楚师兄被你重伤,他若只在本门之内传扬此事倒也罢了,毕竟事情还在飞云宗内部;不过他的目的绝不会就止于此;按他天木峰弟子向来行事,他定会故意放出风声说:‘弱水峰一名杰出的弟子如何被一位籍籍无名根本不懂修炼的普通人打的重伤吐血,并且卧榻数月不能起身。’如此这般,就将一件微不足道小事弄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他之所以会这样做,就是是想籍此事来败坏飞云宗在修炼界的名声,而随着飞云宗名声受损,追究根由皆在我弱水峰一名弟子身上,这就增加他的师父顾幽游在宗内攻击我弱水峰的声势。宗门内斗,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可能就因这一件小事使得顾幽游这位手段狠辣的天木峰首座登上飞云宗宗主之位,虽然我不知为何会这样,但母亲曾亲口对我们说过‘一旦顾幽游做了飞云宗主,那么我们弱水峰和宗主所在的万仞岩一脉必会遭遇重大灾难不可。’路师兄对此事也是深深忌讳,权衡利弊之下,以为只要作为当事之人的你一死,程志就算想张扬此事也不能查得实据,险恶图谋不攻自破。是以路师兄不得已才对你施以辣手。”


    

叶落万料不到自己险些竟会成为飞云宗内部争斗的牺牲品,不由得气愤填膺。不过更令他绝对想象不到的是若离会将飞云宗内部争斗这样属于圣地顶级绝密之事说给他听,一时间不由得有些错愕。

    所谓名门巨派最为注重的,不是金银珠宝;不是门人性命,而是圣地至高无上的名誉地位,这件东西一旦受损,那真比杀了他们千百条人命还要难过万分。若离为求得叶落的信任,不惜将飞云宗不能为外人道的秘事和盘托出,可见她对叶落的信任也是有些近乎盲目。


    叶落虽然有气,却不能对这娇滴滴救过自己性命的小姑娘发作。现下他知晓了弱水峰众人与被自己擒住的程志表面看似同门,实际上则势同水火,先前若不是若离挺身来换,那么封南几人绝对会不顾程志死活,将他斩尽杀绝不可。


    面色一缓道:“宇姑娘能以飞云宗机密相告,足见是个坦诚之人。不过蜂虫鼠蚁尚且是一性命,旁人哪有权力予取予夺。我虽为弱小,却也有弱小者的根骨脊梁,不愿受人羞辱。”

    这最后一段话却是他从诸子百家中一位名叫孟子轲的人说过的故事,再加入自己的想法演变而来。


    刘百搭精通诸子言论,对于这些于吹牛皮一道上可堪大用的东西没少在叶落面前显摆了,叶落也顺便记得一些。此时加以改动,脱口而出。也有对孟氏言中那位苦难之人有同病相怜之感,不过他可不会为了不食嗟来之食而将自己饿死。


    顿了一顿又道:“今天的冲突虽因飞云宗而起,但你们之中也有二人被我所伤,我亦希望事情至此而止,从此以后不愿再与飞云宗有任何瓜葛。我堂堂男子,更不会欺压柔弱无助的好人和女子,是以还是请你快些回去与令师兄们相聚才是。”想起路天风如此高手竟被自己催动的五行驱魔阵所伤,这事若被老头子知道了,脸上不知会是怎样表情。想到此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脸上竟浮起一丝温馨的笑意。


    若离见他因失血过多而尽显憔悴苍白的脸色,单薄的身躯更是要靠着玄兵拄地才能勉强站立,摇摇欲坠间仿佛风吹的倒。只是纵然如此,他背后脊梁却不肯就此弯了,依然昂胸拔背、挺立笔直。


    微风吹过,撩起他沾血的发丝,嘴角处牵起的微笑竟有着惊心动魄的苍凉。


    若离一呆,莫名怜惜之感自心头一闪而没,忽的想起了什么,美丽的大眼睛一瞪道:“你说谁柔弱无助,本姑娘厉害之处是没被你见到,不然必定吓坏了你不可。”

    叶落一愣神的工夫,就觉握着碧影剑的右手陡然一轻,再见那碧光连泛的兑级玄兵不知如何竟到了若离手中。还未待他问明原委,只觉一股莫名凉意凭空出现,袭遍周身。

    叶落豁然心惊,暗叫不好,只道这少女突然反省过来,生出和她的师兄们一样的想法;认为只有杀死自己才会免去飞云宗日后的麻烦,是以这才突然夺剑,要致他于死地。
长剑一到若离手中,登时如鱼得水。
就见清光晃动,将其原有的碧绿光华尽数掩去。叶落惊得目瞪口呆,万万没能想到这柄最适合五行木元力为用的玄兵碧影在这小小女孩手中使来,散发出的元力波动比它真正的主人程志还要强盛许多,失去支撑的沉重伤体更因若离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险些倒地。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一下,给些意见,不会是没人看吧!!!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