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十六章,飞云弟子3

    楚天行剑光如水,笼罩向前,只道叶落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自己这得意一剑。
    殊不料他嘴角笑意未敛,就见叶落右腿膝盖于绝不可能处突然向后弯曲,刚刚抬起的左脚快如闪电,不可思议地从那弯曲的空处处伸了过去,落地再走,倏忽间又是三步迈出,倏忽间已然脱离出楚天行剑光笼罩之外。正是这妙不可言的一脚踏出,楚天行势在必得一剑竟然走空。楚天行身形落地微微一呆,他实在想不通刚刚叶落的膝盖如何就能向后弯曲,使得本来不得不向左侧移动的脚竟然伸到另一侧。他哪里知道这一怪异步法的奇异之处,就是能在人们绝对也想不到的方位忽然出脚,避实就虚,实在是令人不可预知,无法揣测。

    楚天行也只一愣神功夫,忽听得劲风响起。他看也不看,脚下于一瞬间如起疾风,下一刻身形已后退到数尺开外,这一退姿势曼妙潇洒已极,化解了被这平凡少年逼退的尴尬。本以为此举必能躲开叶落不知用什么东西发出的一击。却不料猛然间就觉面颊吃痛,这才发觉自己是被无数西沙打在脸上。

    叶落常年与老头子在这屋前相斗,以飞脚踢起沙粒迷了老头子眼目的事不知干过多少次,现下用来岂能不驾轻就熟,一击得逞。


    楚天行白面之上被沙粒打出了数颗红点,忽的想起师妹就在一旁看着,只觉丢脸已极,心道:“这少年毫无半点修为,我倾两剑之力也没能将他拿下,反倒被他击中脸面,实是丢尽颜面。若是再斗得久了,在师妹面前岂不是更加难看。”

    一念及此,脑中热血上涌,竟然不再顾及后果。急切间默运玄功,就见他手上剑清亮毫光骤然大盛,附着剑上的水元力彷如实质,隐隐间似有水流声响传来;清光喷薄不休,竟有着急欲破茧冲出的气势。这一切被看在叶落眼中,也不由豁然心惊。原来,楚天行心急之下,将体内所余不多用于护体元力全部注于剑中,要对叶落一击必杀。然而在场三人全不知晓,此举实是不智之极。

    修者与兵器之间谁为主宰?当然是修者本人。然而这一切的基础是要建立在修者自身具有控制住兵器的功力的情形下。倘若兵器之中所含元力能量竟然多过持此兵器的修者,那么发生元力反噬的机会就非常之大。此时楚天行正是冒然独行,将全部元力都灌注剑中,使得手中剑反客为主。


    少年人,在男女情事面前最易冲动,本来楚天行若凭自身修为取胜叶落也不过翻手一般容易的事,却只为能在心仪女子面前卖弄本事犯起了冲动之情。只见他手中剑清光比之先前强盛了一倍有余,水元力翻翻滚滚,吞吐不休。而与之截然相反的是他此时虽依然将长剑紧执于手,但不显高大的身躯不再稳健,竟然在簌簌发抖,额头上青筋根根凸起,冷汗更是不可抑止地涔涔流下,仿佛正在承受极其巨大的痛苦一般。高高举起的长剑就那么悬在半空,停滞不前。

    叶落心下一惊,还道他在酝酿什么绝杀技艺,才如此吃力。他是外表纯直,内里机变的性子,最擅长的就是见机快极。忽的停住后退的脚步。双掌外翻,一式六合拳“推窗望月”反手就打了出去。叶落身无修为,全凭肉体力量出手,但他经老头子三年以奇药锻骨笋浸泡身体,身子骨早和镔铁般坚韧,是以这一拳打出,除呼呼劲风破空暴响之外,拳头之上所蕴含的莫大之力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楚天行贸然行事,竟将自身陷入两难之地。这时候才想起师父说过的:修炼之道主旨在人,切莫以为借神兵之力就可横行天下,无论修为到了任何境界,再好的神兵利刃也只能作为修者的辅助而已。此时在楚天行体内,苦修得来的元力已然空空如也,想要承受住巨大压力催动长剑去杀叶落,却又担心这样做弄不好就会全身虚脱,更严重的还会长剑中元力不受控制,骤然反噬,那么后果就是;楚天行数年苦修得来修为一朝全失,从此变成废人一个。对于修者而言,若然发生这样的事,比之身死还要痛苦万分。

    也就在这时,刚刚还连连败退的叶落突然举掌拍到。纵然深知他这一掌之中除去身体力量之外,并无一丝强悍的元力修为掺杂其中,楚天行却也感受到了其中所蕴含的碎石之力,若被击中,必然肋骨全折不可。当此之时楚天行岂还能做犹豫之人,强催玄功,只这一点,登叫他噗地吐出好大一口鲜血,长剑上清光忽的一黯。厉风嘶啸声中,这一剑他还是劈了下去。

    与此同时,叶落双掌拍到,“啪”一声大响,伴着少女若离一声惊呼,楚天行口中血水狂喷似箭,身子好像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然而长剑已然脱手,光辉烁烁,依然自顾自地朝着刚刚一掌建功的叶落斩去。与此同时,另一个高亢的声音突然传来:“小畜生住手!”呼声喝喝,最后一字落下时,响声已在叶落耳畔。

    叶落既敢来袭楚天行,便早想到了退路。双掌一觉楚天行胸骨全都被自己拍的粉碎,登时脚下横跨半步,凌波步法神妙无方,楚天行几乎舍却性命一剑尽数落在了空处。叶落心头欢喜之意未及升起,就觉身侧一股大力沛然不可抵挡,竟照着他打来,当中夹杂着一声愤怒之极的断喝:“小畜生,给我去死!”无匹巨力笼罩之下,叶落心头忽然生出无力之感,一个莫名的念头闪出:“这就是人为神明,我为蝼蚁的情形吗?”恍惚中身子就如被巨大神力甩脱的秤砣,远远地抛了出去,恍惚间,竟然没能觉察到疼痛,

    轰然坠地后脑海阵阵混沌,直到肋上撕裂般的剧痛袭来,这才慢慢清醒。左肋上,衣衫已然碎成片片,腥红的血液汨汨而流。忽的脑海中一声大震,屈辱的心绪莫名滋生,一股愤怒之极的情绪骤然在心中出现,仿佛波涛汹涌的怒海,咆哮奔腾地撞击岸边的顽石。这怒火,竟然好像存在了千百万年,经久不息。终于在今日这醒目的腥红刺激之下重又熊熊燃起。


    “哇”的一声,呕出一大口鲜血,急忙自怀里取出一颗丸药吃了。然后以双手支地缓缓站起。只见他头上,臂膀,腰间,全身上下鲜血淋漓,已和血人一般;肋骨断了四根,剧痛彻骨钻心,然而这不能阻止少年那依然砰然跳动,想要站立的心!

    抹去流连于眼眸的血水,十数道人影出现在目中。他们全都围在已然倒地不起的楚天行四周,有的正在自怀里取出药丸喂他服食。费了好大力气,楚天行才堪堪咽了下去,很快他惨白的脸色就恢复一丝红润。这些人直到此时才发觉,刚刚被路师兄一拳砸飞的少年竟然没有身死,竟然还站起身来,目光中一片阴凉,漠然地望着这边。十几个人齐的大惊,俱都脸色诧异的想道:“这少年什么来头?年纪轻轻被路师兄暴怒之下的一记‘殇逝水’全力一击,竟然还能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莫非是个怪物不成”。

    其实若不是老头子不断药草泡身,恐怕此时就是有三个叶落也已死透了。

    

一个身形高大,满脸怒容的汉子将楚天行交到别人怀里,上前几步,点指着叶落质问道:“你是哪里来的邪魔,竟敢伤我飞云宗门下?”楚天行是他最为疼爱的师弟,现下竟被伤成这样,怎不叫他怒气填膺,拳头紧握,跃跃欲试,只要叶落有一个字说的不对,立刻就再次重手击杀。

    叶落殊不在乎,惨然一笑道:“不愧是名扬天下的正道宗门,真是好大的威风,随便找个人来,就大声叫道;邪魔外道,人人得以诛之!如此作为,实在令人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眼前情境,已势同水火,不容叶落在留有什么余地了,飞云宗虽然势大,他出言也绝不客气。何况人家也没跟他客气的意思。

    路天风形容高大,却不是个没脑子的人。先前一掌打在这少年身上之时,就已觉察到叶落身体内没有一丝元力,根本就不是修炼之人。念及楚天行平日行事,两人间的争执多半错在己方。然而事已至此,不仅楚天行被这人打伤不说;单只飞云宗杰出的弟子被一个普通凡人打成重伤,这件事若被这少年传扬出去,对飞云宗的声望着实是极大的打击。权衡利弊之后,路天风心下一横,目光之中凶光忽盛,就要对叶落痛下毒手,杀人灭口。

    叶落见机不妙,硬撑着伤体向右后方挪了小半步。路天风还以为他是怕了,冷哼出声。就在这时,一条娇俏人影走到路天风近前道:“路师哥,今日之事错在我们,s是我和五师兄不该把他当做坏人。”言声叮咚,不是少女若离是谁。

    若离是师傅唯一爱女,路天风对她的话不得不慎重斟酌。

    “宇师妹不可太过仁慈!这人恶尽恶绝,虽然不是修炼中人,但就算这样也能将本门修为出色的楚师兄重伤,这说明什么?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由此就可确认,他必是邪道妖人无疑,正是用邪门妖术伤了楚师兄,今日叫我飞云宗门人见了,必当立时诛杀,还天下人一个公道才是正理”一个头上发髻梳理的一丝不乱的青年踱步上前,一番强词夺理的话竟然被他说的正气凛然。

    若离还待争辩,却见十几位师兄俱都一齐望着自己,纷纷摇头示意她不可再争。若离身子一震,刹那间脑海中电光石火,仿佛明白了什么,心头竟是一阵莫名的悲凉。

    路天风一见此人正是飞云宗六脉首座之一,顾幽游座下六弟子程志。素闻此人狡诈多智,颇受乃师器重,此次他是唯一一位随路天风所在的弱水峰之外奔赴镇水城的别脉弟子。

    心头一动,路天风一下明了了程志话中深意,乃是要保全飞云宗声誉要紧,至于要牺牲个别性命也是在所难免。当然,在杀死叶落之前先要把他的罪名坐实了,那就是邪魔外道,省得他还不知为何而死。其余人等也是心中了然,是以纷纷示意若离不要再行阻拦。

    叶落将一切了然于心,此时看向这些人的眼中竟然充满了笑意,不知是濒临死境的凄然,还是嘲笑人世的不公。他就那么颤颤巍巍地立身在那里,身后是生活了三年的小小茅屋,茅屋虽破,但在这里度过的却是他有生以来最为快活的日子。然而他怎样也没想到,随着老头子的离去,所有的一切瞬间消失,灾难马上迫不及待的降临了,然而,叶落会接受这平白无故的天降横祸吗?

    血水并未因为生命的即将消亡而有些许放缓,反而依然固我,滴滴答答地不断坠落于地。

    就在一滴血水落地的那刹那,路天风动了。仿佛就和他的名字一般,如天际忽然卷起的狂风,倏忽间已欺身来至了叶落的近前。蒲扇般的巴掌并未因眼前的少年已伤的弱不禁风而留有丝毫余力,猛然拍下,路天风有百倍的信心;就算现下这身影倒影自己眼中的少年再厉害十倍,也要丧命在他这一掌之下。

    身后远处,少女若离已因不忍看这一幕惨剧而背过身去,初生的朝阳照着她柔弱的双肩,竟然在微微颤抖。

    她,是在哭泣吗?然而,她是为谁在哭泣?

    是即将血溅五步的少年?还是;飞云宗门人的冷血无情!

    程志面含微笑,潇洒的神态顾盼风流,仿佛一位浊世佳公子,正在欣赏着一幕在平常不过的人间喜剧一般,生命,在他眼中,竟如此的——不值一哂。


      路天风,骈掌如剑,使一招正是“一波才动万波随•••••••”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