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十二章,喝了洗脚水


    叶落心头一动,暗道:“这老头子不会是口不应心,要先将真相从我口里骗出来,然后再去报官抓我?”又一想不可能:“我就是现下说了,等到了官衙在反口不认,他也拿我没办法,何必多此一举。”想到 此处放下心来,便将事情前后经过一并说给老头子这个受害者听。
只听他道:“ 每天下晌天将黑时,我知道你在街上吹嘘累了就快要回客栈休息。”

    刚说几句就偷瞄了老头子一眼,见他并未发作,才接着往下说:“昨个傍晚我掐着时刻,觉着你差不多就快回来,于是就从这间客栈西北角的院墙豁口那里摸了进来,那里正是客栈柴房的后门。不料我刚一进来就听见柴房里有人在哼哼唧唧地埋怨,说什么店主克扣工钱之类的••••••”

    老头子听他讲了几句还没到正题上,忍不住催促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怎么给我下的苦药,泻药,啊,对了,支在门顶的水里为什么会有酸酸的气味?”

    叶落笑道:“您怎么知道有酸味?莫非还喝了几口不成?”间他眼珠子一瞪,急忙转开话题说道:“我潜进柴房,见背影正是店里的小二吴顺,这小子也不是个好人,前年我的同伴紫织还被他狠狠地辱骂过,当时我就发誓,早晚我会替紫织收回这笔账,嘿嘿!这下正好机会来了。”老头子神色渐渐有些凝重,他原以为这小乞丐不过是个自私自利且妄想天开的小厮而已,没想到这小小孩童自身尚处于卑微境地,竟然还能顾及到朋友被辱之事,心头对他的想法倒是赞同的很。

    只听叶落兀自说道:“我偷偷凑到那小子背后,轻轻抄起一根木棒,对着他后背抡了去,(老头子心里没来由地一紧,真恐这小子做出杀人害命的事来,直到听他说下去才放宽心)那小子坏是很坏,不过毕竟没有深仇大恨,我只是将他砸晕而已。然后扒了他衣服套在身上••••••”
听他说到此处,;老头子略一思索,仿佛想到了什么,转瞬恍然大悟,一对鼠目张开老大,破口大骂道:“小兔崽子,怪不得那给我送水的伙计穿的衣服大了一圈不止,怎么看也不像他自己的,而且行迹鬼鬼祟祟,原来竟是你假装的,正是你给我的那壶水中掺进了泻药对不对?”想起整整一宿蹲在臭气熏天的茅房里,胸中郁闷之气无处发泄,伸手在叶落后脑勺拍了一记。叶落不敢躲闪,受了这一下,讪讪地笑着,显然是默认了。老头子又撸了一下他头,脸一绷道:“给老子往下说。”

    叶落吃痛,装作怕怕的样子道:“ 我说是可以,但你不许再动手动脚。”老头子冷哼一声,道:“臭小子,你知道难受,老子就是傻瓜笨蛋不知香臭不成?把老子祸害成这幅德行,打你几巴掌已是不能再轻的惩罚,要是还敢啰嗦,就拿木头棍子抽你!”说着,继续装成恶狠狠的摸样。只是他贼眉鼠眼的长相实在对不上这幅表情。

    叶落心下已然明了这老人对自己没有一丝恶意,想到先前所为,没来由的小脸一红。接着道:“换过小二装束之后,早打听好了您住这间房,便急急忙忙朝这赶。恰巧您隔壁客人推门出来,手上还端着盆水,一见到我就叫道‘哎!小二,把这洗脚水给我到了去!’。我刚要骂他一句‘你当小爷是你家杂役呢,还给你••••••’。可话还没出口,忽然想起我现下是装作小二的样子,若不答应的话,恐怕会跟他吵起来,那样岂不暴露了身份。于是没办法,只好把那盆还散发着又酸又馊气味的浑水接了过来。”

    见老头子还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好像还很津津有味似的。唯恐他突然问起,忙接下去道:“可是时间紧迫,我要是倒完水再返回来,您老人家一回来肯定就把我堵屋里头啦,于是情急之下,只好先将水搁到您房里一会儿。”说完停住话头,定定地看老头子有什么反应。
老头子并没发觉异样,见他停住不语,竟然开始催促:“怎么啦?接着往后讲。”

    本以为老头子会因被洗脚水淋头的事,再对他进行体罚,但此时情境,他明显是忘了这茬。叶落大喜,忙不迭地道:“是啊,我一进您屋,急忙拿走桌上水壶去厨房打了一壶开水来,当时正值晚饭时分客人最多的时候,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因此我也没被人发觉。然后我赶快将水送回来之后就赶紧离开了,再之后的事您就都清楚啦。”

    他噼里啪啦几句带过,竟好似什么坏事都没做过一般,撇的一干二净。

    

“啪”老头子又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虽未用力却也将叶落吓了好大一跳。喝道:“小兔崽子,真以为我老糊涂啦,到这时候了还不老实,快给我说那些个水里都给老子下的什么鬼药,害得老子蹲了一宿的茅房。”隐约中老头子竟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揉了揉脑袋,叶落一脸无辜,却不得不把后边的事全招认出来:“您知道‘双子茶’吧?”老头子大嘴一撇,又开始吹嘘道:“老子纵横天下,走遍大江南北,什么样的珍馐美味没吃过,什么样的良茶好酒不曾尝过,区区‘双子茶’更不在话下,你就说是怎样使这明明就散发茶香的东西变作了苦水的?”说到这里,仿佛口中又生出无尽的苦涩之感,忍不住啐了一口,脸上满是苦大仇深,就好像叶落欠他几百吊钱似的。

    叶落偷偷捂住肚子,强忍住笑出来的冲动,脸上神色愈发的恭敬,唯恐一下子就激怒这老头子,到时可是自己倒霉。张口道:“您老人家既然喝过这种茶,那么自然也晓得‘双子双子,一枝两叶,甘苦与共,断义割袍’这句话吧?”老头子略微一思索才试探着问道:“你是说,我喝的茶水虽然散发双子茶香,但泡在里面的不是‘兄欢’而是‘弟泪’。”

    原来,老头子所饮用的是双子茶确然无疑,然而这双子茶却是有个出处;天远世界广袤无际,双子茶却只产于距镇水小城万里之外的千岭之南,可说是珍贵已极。据说当地四季如春,万物常年生发,而这双子茶树犹是奇异,每棵茶树每年只发三根枝杈,时至初夏,每根枝杈上便并排双生出数十对叶片,彼此对称,不多不少。不知是由于这一枝之上的两排叶片分处树阴树阳之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到茶叶成熟之时,生于阳面朝阳的叶片被称作‘兄欢’,就因这一面叶片泡出来的茶水最是味美甘甜,醇厚可口,为世人所称道;与之截然相反的是生于阴面背阳处的叶片,用它沏出来的水一旦入口,登使人苦不堪言,只觉天下最为悲苦之事莫过于此,因此被称为‘弟泪’。这兄欢,弟泪虽以兄弟相称,同生于一枝,但最后由于给人的味觉不同,得到境遇全然相反。一为贵重之极,待客佳品;一被任意摒弃,肆意践踏。兄弟之义,至此而止。因此又有“断袍”之名。不过最为奇异的却是若将这兄欢,弟泪分别泡在两壶开水中,散发出来的茶色香气却是绝无二致,纵使你一生浸淫茶道,也必然不能辨别出二者间有任何分别,非饮入口中不能识其甘苦。是以就算老头子见多识广,也还是着了叶落的道。

    叶落静观老头子情状,发觉他不知为何没有做声。平日里满脸的自鸣得意此时竟不知去了何处,无神的双眼怔怔地望向窗外,当中竟充满了迷茫痛苦的神色,似乎神思遥遥,想到了悲伤的往事。铁钳似抓紧叶落的老爪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放松开来,口中喃喃有声。

    叶落心中大感奇怪,忙竖耳细听,听他竟然是反复念叨着自己刚刚说过的一段话:“双子双子,一枝双叶,甘苦与共,断义割袍。”叶落满心好奇,却也没有趁机逃走。现下他已发觉老头子不会为难于他,心中本已渐渐熄灭的希望之火重又燃了起来。

    良久,老头子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白了叶落一眼道 :“想不到臭小子对双子茶如此稀有的东西也能搞到手,要知道这茶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喝得起的。”

    叶落颇有些得意地道:“从前有个和我一起要饭的伙伴叫小成子的,现下在镇水最富有的于大老爷家做了茶童。他家老爷夫人,少爷小姐喝的茶水,都要由他伺候。恰巧有一次他出来玩跟我说起这种双子茶特性。说这茶叶采摘之时,务必不可只取兄欢不取弟泪,而是要将两种叶片连同整枝折下,晒干。直到临饮用之时方能摘下好茶,丢弃苦叶,非如此不能保持兄欢的甘美绵醇,仿佛这弟泪叶子天生就是要给哥哥做陪衬的。于老爷家乃是镇水首富,一年中似这样的贵重茶叶也不知喝了多少,我想弟泪这东西正好留到以后我要离开镇水这破地方时,送给那个衙差朱二麻子做礼物,于是便叫他给我攒了一些。"

    老头子可不知他和镇水官衙里的人还有过节,一直记恨在心,总寻思着伺机报复回来。此时心中已将事情前后尽皆了然,哼声道:“王八羔子,朱二麻子没收到的礼,倒叫老夫先享受了。你小子,先用苦水麻木老夫的味觉,然后有扮作小二摸样送来混有极厉害泻药的漱口水,好教老夫口中发苦之时尝不出当中泻药的味道,大口喝下之后,狠狠拉了一宿肚子。哼哼!小小年纪竟有这许多坏心眼子,待长大了那还得了,非为祸世人不可,不如今日就叫本老神仙替天行道,灭了你这来日的小妖孽吧。”言罢大袖一挥,飘飘然似有仙风道骨之意,只是藏于眼中捉弄之意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叶落此时已然脱出他掌握,哪还肯轻易就范。小脚一颠,人已跑到门口,一得自由本性又复,回头做了个鬼脸道:“老头子,说我是小妖孽,瞧你长那摸样才像是成了精的千年老耗子妖怪,总有一日,小爷会回来收了你。”话落扭头便跑,心下深知老头子厉害,唯恐他忽然布个什么鬼阵出来,一下就将自己困住。

    老头子哭笑不得,却又听叶落声音从远处传来:“忘了告诉你啦,昨晚支在门顶的酸水就是住你隔壁那人的洗脚水,小爷没地方倒,就只好淋到你头上啦。”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