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六章少年叶落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不知今夕何夕,往事又在何年!

    “当我从旧梦中醒来,竟发觉已不知过去了千年万年。任你神威盖世,武道通天,但在时间的长河面前,最后都不过是镜中空花,梦里水月。”

    浩淼无际的天远世界中部,墨丘国北方一座名为镇水的小城大街上,一位年近六旬老者正手抚三缕鼠须,神神叨叨的说着。

    此时正是上午时分,街上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有些大人小孩或许是闲极无聊,倒是煞有兴趣儿的将老者围在当中,听他独个在那里讲得口沫横飞,昏天黑地。只见他晃着脑袋接着说道:“殊不料,我刚自千年沉睡中醒来,忽然间就觉劲风四起,原来早有魔道中人知道我在万空山闭关千年,将会在今日出关,于是乎”老者说到这里,似觉口干舌燥,举起手上的破水壶灌了好大一口茶水,这才觉得舒坦。没拿任何物事的右臂大手一挥,就仿佛手中持有一柄锋利无比的精光长剑正在抡动,一下放倒了大片敌手一般。然后嘴角一咧,就要接茬往下说。

    不料就在他口中字将吐未吐之时,一个与他说话绝然不同,且稍显稚嫩的声音接着他话头说道:“修炼之人俱都知道,大凡闭关之人在刚刚功行圆满,出关之时,身子骨最是虚弱,因此他们一般都会请来至亲好友在旁帮忙护法,小心提防,最怕有仇家会趁这时前来报复,因此受到伤害。而这些魔道中人正是这样想法,知道我此时出关正是他们百年难遇的好时机,趁机想要害死我这位数千年来一直令魔道中人闻风丧胆的盖世老神仙。可惜的是,算他们倒了八辈子血霉,别人不找,偏偏来惹我,这个千年不出一个的万世”

    人们循声望去,只见在老者身后的墙角处,正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脖颈上用红线吊着一枚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物事。蜷缩在那里,衣衫褴褛却洗的干干净净,一双大眼炯炯有神,正绘声绘色的模仿神叨老者胡吹乱侃的情状。虽然他声色稍显稚嫩,十分中却也学了个三四分像。原来这少年整日听这老者胡吹这段子虚乌有的事迹,已记不清有数十遍之多,早将老者要说的每一个字记在心中,背的滚瓜烂熟,此时闲着没事,也是有意找茬,于是趁老者喝水的空当,便将他要说的话接了下去。

    那少年一见众人目光全都朝他看来,玩笑之心顿起,原本这后来一句本是:“偏偏来惹我,这个千年不出一个的万世奇才。”却被他说成:“这个千年不出一个的万世老王八。” “哈哈哈哈”哄堂大笑声顿时此起彼伏,为数不多的围观众人笑作一团,引得路过之人也是诧异不已。

    神叨老者老脸一红,旋即又恼羞成怒,大声喝道:“姓叶的小兔崽子,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屡次坏我脸面,今日不给老子说个清楚明白,看我不狠狠地踢你屁股几脚。”说罢,作势向前,似乎真的要去踢那叶姓少年。围观众人却无一人上前拦阻,有的抱臂,有的翘足,都想着看个现成的热闹。 眼见老者已然来到近前,叶姓少年却依然蜷缩不动,笑嘻嘻的脸上,眼睛却可怜巴巴盯着老者的脸看,仿佛认定老者的脚不会踢在他身上。

    老者怒气冲冲地道:“小王八羔子,少在这装可怜,谁不知道你啥德行,老子可不吃你这一套。”话虽如此,抬起一半的脚还是收了回去,嘴里碎碎叨叨骂个不停。 “嘿嘿,我是小王八,您是老王八,咱们是真真正正的亲爷俩。”叶姓少年自顾自的说道。

    “呸,那个要做你老子,你就是叫我做祖宗,老子也不答应。”老者说出的话斩钉截铁,不庸质疑,唯恐这样就是吃了什么大亏似的。

    叶姓少年眼睛一翻,只是他目光清澈,这一动作不嫌可恶,倒使人甚觉可喜。就听他似有些犹犹豫豫地道:“老刘头,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若乐意,就给我做侄子吧,我人虽小度量却大的很,吃些亏也是不打紧的。”

    仿佛早就防备未知处即将发生的恶毒攻击,是以话音刚落,他并不矮小的身子“噌”的蹿了出去,奇快无比地钻进人群,转眼就没了踪迹。直气得刘姓老者呼呼大喘,一只手在胡子上乱扯不止。忽然大叫道:“诶呦,疼死老子啦!”再看手上,竟攥着老大一绺胡须。忽然眼珠子一横,在众人哄笑声中撒腿追了出去。

    老者气喘吁吁地追出老远,终于看见那少年立身在人流稀少出,笑嘻嘻的望着他,眼中却满是无辜的神色。 两手扶住膝盖狠狠喘了几口粗气,老者方才缓过劲儿来,心道:“我这是倒了几辈子大霉了,竟把自个儿害成这般摸样!”伸连连点指着少年道:“小兔崽子,你到底还要祸害老夫到什么时候?再折腾下去,非把我这把老骨头弄散架了不可。”

    

少年放下抱在胸前的手臂,他这般模仿大人成熟的摸样,让人看了只会觉得可爱可笑。然而他做出的事,却实在叫刘姓老者又烦又恼,说来也怪,虽然这少年纠缠他数日时光,老者有几千个办法可以将他轻易甩脱,然而却不知为何没有这么做。或许是相处日久的缘故,每一日若见不到这小家伙来跟自己捣乱,心底倒觉得空荡荡的。

    这老者姓刘,为人最是任性好奇,每每见到从所未见之事,便好奇心大起,总要想方设法弄个明白。因此这一生所学甚杂,琴棋书画,医卜星相;行兵布阵,诸子百家,但凡世间所有,他无不想插一杠子进去,唯独有一个最大的癖好那就是吹牛皮。五十岁那年,有一日早起,于无人处自嘲:“老夫一生,天下之事无不涉猎一二,累加起来恐有数百种学问技巧之多,真可谓和什么事都能搭上边。”一言至此,忽的心中有感,从此改名为刘百搭,一直沿用至今。

    都说人力终有穷尽之时,总不能事事精深,然刘百搭聪明绝顶,才学天人,虽不能将百种学问一一通透,但一生却有三样技艺最为自诩,自问当世少有人及,概括起来不过六个字,医术,阵法,武道。不过此言也不尽全是事实;他自称武道修为精深,当世之上却少有人知。人们只听说他医术无双,能医死人肉白骨;所布置的法阵更是威力惊人,一石一木分置于地,看似平淡无奇,然而若有人误入其中,登时就觉地旋天转,不知此身在何处,不明其中诀窍者,难以脱身而出。据他自己之言,这几样本事不论掏出哪一个来,我刘百搭都可当世称王。当时,叶落正巧在旁,急忙道:“老刘头,你只道自己有这三大本领尤为精深,我却以为你漏算了一样,在我看来,你这样本事之博大精深,才可以说得上是天上无双,地上无敌。放眼整个天远世界没有人敢站出来与你相比。,就算你嘴里常常推许的武灵境高手也不敢在这上和你争锋。”

    刘百搭曾经对叶落说过:武灵境高手是这方世界最伟大的存在,其身份之高还在大国君主之上,一见叶落此时竟以此来推崇连他自己都不知是么的天大本领,不由得大喜过望,面上却又故作谦虚摸样道:“难道在老夫身上还有什么天才之处是我自身都没能发觉到的吗?不妨说来听听,或许你看到的并非就是对的。”叶落眨了眨貌似天真的大眼道:“我觉得您吹牛的本事,着实是太过厉害,恐怕就算武灵境高手倾尽全力打在上面,也不能伤到你这比城墙还厚的脸皮半分!”刘百搭闻言几乎气晕过去。

    

    这叶落自然就是先前所说的那名少年,他与刘百搭这番话乃是后来之事。他向来不喜欢这个叫出来有些萧瑟的名字,只觉得听来太过凄凉。

    他原本是一个流落镇水城的可怜小乞丐,每日间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凄苦日子,饭尚且不能吃饱,竟还有心思琢磨名姓的事。实是他不甘于如此凄苦的度日。常常想着:“同样长着一个脑袋,凭什么有人锦衣玉食,有人就冻死街头。” 他与刘百搭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可巧的是,前几日他在街上被几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欺负过后,一时间想不到办法报复,只觉心中气闷难舒,索兴出城来玩。不料,此行竟叫他撞见了一幕震撼人心的场面。

    镇水城之名并非空穴来风。位于城北九里处,就是闻名于世的“通幽河。”据说,这条河道的源头,正是通往幽冥世界的通道,早被封印了不知几万年之久。然不知是几千或近万年前,传说在无尽神秘的另一片大地神陨大陆上,发生了一场旷世大战。当时,天远世界成千上万的人类绝顶修者前往渺无人烟的域外世界,当中修为最低的也都是武宗级的高手。然而令人绝望的是,离开的这许多人再没有一个能够回来,在那片充满神秘未知的土地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没有人知道。所有过往的一切真相都随着几万人类绝顶修者的离开一起消逝在无人知晓的未知世界。

    而更令人们意想不到的是,不久以后,天远世界修炼界竟然发生了剧烈变化,使得人们更加的忧心忡忡。起因就是;原本充斥整个天远世界,无处不在,浓郁的天地灵气不知为何竟然变得越来越是稀薄,随之出现的后果就是修炼者进境也越来越是迟缓。在如此境况之下,终于在数百年后,人族修者中的绝顶高手武圣,消失于世间,从此不复出现。皆因此时天地间的灵气已无法供养修炼者达到武圣一级。至于更高境界的武道大帝境界的高手,本就是几千几万年都难得出现一位的堪比仙神的人物,人们反而不会在意其有无。

    

    而在数万绝顶强者离去不久,又一件震撼人心的事情发生了。一日,天际异象出现,往日里平静的天空,人们忽然就见到有数道流光骤然自远空来到,当中有红有蓝,有黄有绿,色彩斑斓,灿烂无比,横亘天际之上,划出一道道经天长虹,只一瞬间,太阳的光芒就被万丈神华所淹没。此事一经出现登时震惊了天下。而那些莫大无比,粗如天柱的流光所过之处,数不清有多少奇异怪事纷纷出现。

    当中,有的赤红光华如愤然灭世的天火,炙烤世间,虽与大地隔着千里万里,却也使人如烈焰焚身,置身火窟一般,高山上的湖泊被瞬间蒸干,森林燃起熊熊大火,无数飞禽走兽葬身火海;有的则湛蓝如深海,散发出的极致森寒,使得山川大地上的盎然生机,转瞬化为冰天雪地。花草树木,全部冻死,炎炎夏日竟莫名下起漫天大雪来,狂风怒卷,天地哀嚎。诡谲之处无以复加。

    人们大惊失色,还以为是天地将溃,末日来临,就要举家迁徙,逃离故乡。不过,好在这些光华转眼即逝,很快就散向八方,最终全都消失不见,然而从那以后,遍布天下各地的阴暗世界的通道封印居然开始松动。不时有阴魂魔物寻到缝隙逃出封印之地,为祸世间。而通幽河源头,正是这样一处地方。 通幽河碧波滔滔,无穷无际,仿佛伴随着阴魂界的传说,从亘古岁月中一直流淌到了今天。河水在平日里与普通江河殊无异处,然而每逢一月当中初一,初七,十五三日夜间,这里就会河水猛涨,浊浪滔天。尤为诡谲的是,平时澄碧的水流竟然全都变作恐怖至极的漆黑颜色。大江之上,幽森的水浪奔腾翻涌,数不清有多少怨魂鬼影在其上呼啸哀号,惨烈人。那些具有灵智懂得修炼的鬼魂,竟能上得岸来,四处游荡,吸血啮魂。

    然而奇异的是,这些鬼魂却唯独不敢进入近在咫尺的镇水小城,好像在惧怕什么,因此城中百姓倒是平安无事,由于震慑住了通幽河厉鬼,镇水之名便由此而来。 叶落当日出得城来,走了许远,已有些人困马乏。再加被人欺辱之后,心头郁郁难平,身心俱疲之下,趁着江风清凉,居然靠在一棵大树上睡着了,却忘记了今日正是通幽河畔“野鬼横行,生人勿近”的十五之日。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