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四章,旧日恩仇

    云辰深知自身与那人相比,修为差距已然太过遥远。因此一经出手,全是杀伐之力绝顶的大招。只因他若失败的话,要承受的,将是千千万万人命的代价。

    “压塌万古!”声发如怒龙啸海,在他身周鼓荡起阵阵涟漪。漫天席地的乌云变得更加激荡起来,翻涌滚动,沸腾若海。齐向高天之上的黑洞冲去。轰然撞击声中,先前稳如磐石的黑洞一阵剧烈晃动,看不明有多少能量流十方狂涌,乱射当空。当一切消失后,放眼望去,那黑洞通道比先前张大了至少两倍有余,就如同好大的一幅破画悬在那里,随风鼓荡,有些虚无缥缈。从那一界中溢出的天地元气更加浓郁。云辰对这些并未多做关心,他神目如电,看到有一滴鲜血从黑洞中飞出。心中微微一喜。

    “嘿嘿”,阴测测的笑声响起,竟然是从那空间通道的另一端传来,神峰冲击遮天巨手发出响彻天宇的巨响,却不能阻止这声音清晰地传入云辰耳中。只听他道:“云辰,你惹怒我了。”这声音不怒自威,传遍整个天地,仿佛在向世人宣告别人死刑似的,任谁都听出他话中的不容置疑的意思。不过此时场中只有云辰一人,玉尘子等竟不知何时,消失了踪迹。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道炫白毫光一闪而没。纵使漫空彤云万般遮掩,却依然阻挡不住那神圣无比的气息破空而来。

    “哦!竟然是光明元气的波动,好一个轻瑶,竟然单凭一己之力就将玄真七子那一帮人全都封印了,光明元气果然是不弱于混沌元气的无上存在。不过云辰,你这‘明修栈道,暗中斩草除根’的计策并不高妙,没能瞒得住我。”声音中先是有些惊异,又很快平静,似乎对那许多突然间消失的手下并不十分担心在意。

    云辰既然针对此人,自然不会将玉尘子这群已堕魔道,杀人如麻的恶人放过。暗中早有后手准备妥当。在利用玉尘子七人的七星阵后,很快以无上功法引来了漫天彤云,一来可以遮掩那人耳目,方便暗中的人迅速下手;二来这看上去是云团,实则其坚固程度胜过金铁,以强对强的大战中,甚堪大用。现下云辰只能通过那空间孔洞与那人硬打硬拼,所用也不得不是至刚至猛的武道神术。此时对于他毫不在意的摸样,云辰也并不担心。

    只听那人接着道:“轻瑶终究还是站在了你那一边!”言下仿佛不胜唏嘘。顿了一顿,声音又再传来:“云辰,你枉费心力,欲救天远世界修炼界之将亡。不过在我看来;你真正想要的得到的还是和从前一样,想要成就虚妄的英雄梦而已。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世人的顶礼膜拜,虔诚归心。可悲的是,我却成为你无聊大梦里那个无辜的反派。在我看来,你这样奴役人心的恶行比我还要邪恶百倍。你万恶加身,致使轻瑶这样聪慧的女子竟也受了你的蛊惑,渐渐疏远于我,最后倾心于你,想你我曾为兄弟,竟然走到今日这般地步,世间事当真难预料的紧。”

    云辰钢牙紧咬,眉目几近狰狞,方能勉力支撑神峰与漫天彤云疯狂的攻击没有半刻停顿,轰然撞击不休。而每撞击一次,由太阴玄元力聚成的湛蓝峰巅就会碎去上百丈长的一截,那空间孔洞便会再大一些。

    然而这样同样也使得来自那一界的攻击更能放开手脚,更加猛烈,巨拳由起始时只有三十丈左右,幻化成现下的方圆百丈的浩大手掌,每一次拍下,都如巨灵震怒,要粉碎山河,直震得云辰气血翻涌,嘴角溢血。与此同时,云辰脚下也随神峰之巅崩碎的同时凌空虚迈,踏上一步,这一步落脚处,已然身在一二百丈之外,继续朝向那空间通路狂轰。同时神念传音那人道:“当年你我与轻瑶青梅竹马,在她心中,对你对我本没有高低远近之别。直到来到这方世界后,随着你的修为越来越高,心性却起了变化。本性谦和的你竟然越来越暴躁易怒,刚愎自用,不论做什么事,你丝毫不会念及他人会做何想法,一味的我行我素。而更令大家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是,你竟会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嗜血成性,残忍好杀的恶魔,正因为这样,轻瑶与你疏远,她心中的痛苦你又知道多少,你根本就是自作自受,须怪不到别人头上。至于你说我想奴役人心,我云辰顶天立地、问心无愧,不必向你解释什么。”彼此是生死大敌,云辰话中不留一丝余地。

    空间黑洞中氲气息不断流溢而出,比先前不知浑厚了多少倍。化形成的莫大手掌将这些天地元气全部纳为己用,望之浩大飘渺,每一次与云辰全力催动的神峰和彤云相撞都是两败俱伤。只见万里高天之上,隆隆巨震摇荡苍穹,随之显现的是神峰崩塌,彤云四散,浩大之手则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人沉默片刻,声音又再传出:“错!根本不是这样,轻瑶那时心思单纯,若不是有你总在她耳边挑拨是非,她怎么会不愿再见到我。当年我们和许多人一起来到这方世界,我还是修炼我的‘神心唯我’法门。而你还和从前一般;惊采绝艳,名冠天下,所有人都笼罩在你的光环之下,我虽然心有不甘,却受天赋所限,难于与你比肩。好在轻瑶并未因我修为不如你而轻贱于我,反倒时时加以勉励。现下想来,那段日子竟是我有生以来最为快活的时光。后来,命运给我巨大的惊喜,得遇那位高人‘他不但解开了我被封印二十余年的‘混沌圣体’还将我揣摩不透的‘神心唯我’奥义悉数讲给我知道,从此以后,在修炼一途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天地为我打开。未出三十年,我的修为扶摇直上,超过了你这世上人人称道的绝顶天才。也就是在这时,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从未出现过,曾经只能在别人身上才能看得到的表情——那就是嫉妒,每一次想到这里我都想放声大笑。刚才的话我或许说的不对,这时的我才是最快活的吧。而你,正是因为容不得别人比你更加的才华出众,所以便总在轻瑶跟前数说我的坏话,久而久之,百假成真,轻瑶她虽然天性善良,却最终还是相信了你的假话,与我疏远。哈哈哈哈哈!云辰,你这卑鄙的小人,竟以这种无耻的手段骗取了轻瑶的心,埋藏在我心中的恨,你知道有多深吗?告诉你也无妨,我的愤怒之火是要将整个八荒世界都要烧成灰烬,我要让所有生存在八荒世界的人族匍匐在我的脚下,忍受我愤恨之火的灼烧,好叫每个人都知晓那被人陷害,最终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是什么滋味。只有这样,看着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火海中拼命挣扎,却又痛苦无助,最后化为灰烬的摸样,或许我的心里就会舒服点。”言罢纵声狂笑,好似惊雷狂震,撼动天宇,直击的风流云散。云辰倾尽九转造化神功之神力聚集而来的漫天彤云竟在他一笑声中分崩离析。而已经数十次对撞遮天巨掌的太阴神峰早已破碎失去大半,也在此时冰飞霜灭,竟无一丝痕迹留下。

    云辰早知此人已经成魔,心中却吃惊不已,暗道:“好厉害的‘离幻神音’!”心知那人通过特殊手段进入八荒世界人人梦寐以求的天道界后,功力更比往日在天远世界修炼之时不知强上多少。好在他去到天道界的时日尚短,自己才能与他一斗。

    腾身于虚空之中,就如脚踏实地一般。“呔!”的一声大喝,。双掌举过头顶,拇,拾,中三指划动奥妙的轨迹,过不多时,淡淡的有如紫色烟霞的奇异火焰在他周身燃起,如烟如雾,似有若无。此时的云辰也是面容扭曲,显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见那紫霞越来越是虚淡,最后几乎目不能见,并一直不断的朝云辰高举于顶的双掌掌心聚拢过去,微小的紫色火苗在两手间跳跃,进而凝聚成火团,并且愈来愈大。云辰合并的双手也随之慢慢向两侧分开。

    万丈高空之上,血沉一声惊噫道:“想不到,你不但得到太阴寒魄这件天地至宝,连与之齐名的紫炎心石也在你身上,好!果真有与我一战的资本。”空间内一阵剧烈晃动,通道破画似的摇摇欲坠。终于,一只真实的手掌从中探了出来.由于这手掌太过巨大,以至于那破画在一瞬间迅速涨大,才能容它出来。至此,空间孔洞不再水波似的抖动,而是极其稳定的顿在那里。青天之上,突兀的悬着一只奇大无比手掌,挡住了阳光,遮盖了大地,震撼至极,诡异至极。

    云辰傲立当空,双臂大张,几乎与两肩平齐,巨大的紫炎火团如球形雷一般漂浮在其上方十丈左右,赤紫火舌呼呼乱窜,纵然相距如此之远,,以太阴元气护身的他还是闻到了肌肤被烤焦才散发出的难闻气味。

    

终于,云辰再也忍受不过这种世间最终极的火焰——紫炎心火的炙烤,发力疾送,火团脱手而飞,甫一腾空,那紫炎心立刻变得不再虚淡若无,反而通红如血,瞬间涨大千百倍,远远望去,一团无比巨大的火球迎空狂射,扶摇直上,直冲九霄。

    感到火球中所蕴含恐怖之极的毁灭之力,空中那只大手也不敢轻忽,不知从哪里幻化出的百丈长枪,枪锋寒芒毕露,无穷煞气于枪畔缭绕不去,大手微微一动,长枪锋芒处竟然有片片空间碎片滑落,正是那人得意神兵“虚空裂”。

    烈焰焚天,紫炎心所蕴含的终极天火可焚天灭世,燃尽仙神,此时更是被云辰倾尽残余玄元气全力一击,呼啸向天,燃尽一切,毁灭一切。

    虚空裂斩,所具无上威能可粉碎空间枷锁,倏忽间达于永恒未知之处,多年前,血沉正是凭此神兵之力,又得高人相助,破开位于神殒大陆上方的天道界的空间孔洞,一举进入世上修者人人渴求的天道界。

    此时,神枪已然失去影迹,但并非完全看不到,只因那已置身于虚无之中的枪身虽失,但它所穿过空间被其不断绞碎崩落的空间碎片以及凭空出现的异空黑洞,无不显示出它射去的方向正是奔腾呼啸而来的紫炎心火。

    云辰高大的身躯迅速缩小,化作本来摸样,他元气尽出,此时体内残余,只能维持他在原处不至坠落。呼呼喘着粗气,疲惫已极,双眼却仍然一瞬也不瞬的望向高空。见到那破开而来的神枪,知道自己已然无力闪避,不过却不知为何,在他刚毅的眼神之中竟闪过一丝喜色。

    忽然,阴测测的声音又再传来:“云辰,若是我说,只要你肯离开轻瑶,我便放过天下修士,你会选择哪一边?”

    云辰身子一震,此时正当他力尽之时,意志力也随之大减,而那人这一问也正是他平日最不愿想及之事,霎时间,脑海中一片昏乱,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轰”不知是紫炎心与虚空裂碰撞发出的巨响,还是脑海中的思绪炸开。云辰脑海中一片混沌,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大喊出声:“轻瑶!”这一声喊,震动天地,摇荡寰宇,不知传出了几千几万里。大喊声刚落,相距极远的虚空中仿佛有人在响应,现出轻微波动。

    紫炎心火与虚空裂轰然相撞,一瞬间就如苍天塌落,大地沉陷,虚空嗡嗡巨震,激起的惊天狂澜卷起了万事万物,或在漫天狂舞的火舌中化为灰烬;或被吸入到虚空裂绞碎的无垠异时空当中。转眼间一切消失无踪。

    然而,紫炎心火与虚空裂足可灭世的能量并未彼此完全抵消,反而是互相消耗过半后,又分别向下方云辰和空中的莫大之手冲去。

    云辰大喝一声,将血沉神兵虚空裂已然离手的讯息传了出去。这一声喝喊耗尽了他残存的全部玄力,身体向后一仰,落叶般栽了下去。

    然而神兵虚空裂实在不凡,忽的自原地突兀消失,再无一丝踪影。

    云辰元力虽失,感应还在,心中突然觉察不妙却已经迟了。身前忽然魔煞气息大盛,无尽邪气缭绕的虚空裂在他胸前三尺处凭空显现,弥漫的杀气骤然发出,云辰心中一沉,玄力尽失的他怀中突然泛起一缕蓝色光彩,微不可察,同时神枪已然势不可挡的穿向蓝光,透胸而过,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竟好似被那虚弱光亮吞进去一般。

    而在他胸前,碗大的透明窟窿鲜血蹿涌奔流,云辰霎时间面色苍白如纸,却毫不在意足可置他死命的恐怖伤口,而是拼尽余力抬起无神的双目,望向远空中那即将出现,白衣胜雪的绝丽倩影,嘴角牵起一丝悲凉的笑意。神色间,不知是不舍还是愧疚。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不易,求关注,开篇未免拖沓,但是在这里埋下了几处伏笔。

逆世征神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