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静女其姝

    长安城(即当今的陕西西安)未央宫前殿,百官齐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帝王绍基垂统,长治久安,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之祥,慰臣民之望。圣人储君之争贵在免除纷争、国运绵长,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皇长子刘启谨慎持重,孝敬有加,故升皇长子以储君之位,不日于未央宫行册立太子之礼。

    公元前179年西汉文帝前元元年,汉文帝刘恒昭告天下,立长子刘启为太子,王后窦漪房为皇后母仪天下。同年,全国部分郡县爆发大地震,山石崩塌,大水从震缝中溢出,古语有云:天有异象,定有贵人降世!不知道这贵相这一次花落谁家?

    “哇!”一声婴孩的哭声从一间破旧的茅草房里传出,婴孩的哭声响亮,似乎蕴意着不凡的身世一般!茅草房外中年男子紧绷的脸终于松弛了下来,很快产婆从茅草房之中走出,手中用破旧的棉被包裹着一个婴孩儿。“王仲,生啦,是个女孩儿!”产婆的话让本来满脸期待的王仲霎时像被雷劈过的茄子一样,“女孩?真是个没用的婆娘,生个女孩出来浪费粮食,王信,走,爹陪你玩去。”王仲根本没有看一眼刚刚生产完的妻子,转身抱着自己的儿子王信向远处走去。

    产婆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茅草屋,“臧儿,王仲好像不太高兴,知道是个女孩儿之后看都没看一眼,就抱着王信走了,这以后你们家里可怎么办啊?”产婆看了一眼破旧不堪的屋子,十分担心臧儿母女日后的生活。

    “没事,我撑得住,女孩儿怎么了?没有女人男人都是哪来的,没准儿我这女儿以后成了皇后,他王仲巴结还来不及呢。”臧儿好像并没有因为生了女儿而有任何的不悦,女儿也好,儿子也罢,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做娘的怎么能不疼爱自己的孩子。

    “呵呵,到了那时候你可不能忘了我这个老婆子啊!”产婆看到臧儿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丈夫的冷落而消沉下去,也跟臧儿开起了玩笑。两个人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一个山野农家的女孩儿怎么会有机会成为皇后呢!

    “你歇着吧,我明儿再来看你。”陈婆收拾了房间里的东西,离开了这间破旧不堪的茅草屋。陈婆走了,臧儿抱着用破旧棉被包裹着的女孩,眼睛里含满了泪水,身为人母,谁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地方生活。虽然自己外表装的坚强,可是内心中的苦又有几人能够知晓!

    “孩子啊,为娘的不能给你一个好的出身,只能让你在这破旧的茅草屋中出生,真是有愧于你。”臧儿想起过往的种种,不禁有些伤感,良久,臧儿一边轻轻的拍着刚刚出生的女儿,嘴里轻轻的念着:“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你的名字就叫做王姝吧,希望你以后能够健康的长大,嫁得一个如意郎君,也就不用跟着为娘如此受苦了。”臧儿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像诗里的女子那样,它朝觅得如意郎君,脱离这个穷苦的家庭。

    王姝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欢乐,而是让本来就已经十分穷苦的家境更加的贫寒,王仲为人懦弱,只会在家中耍横。由于臧儿生下女孩儿,对其动辄恶言相向,或是拳脚相加。

    臧儿感受着命运的悲凉,难免再一次的回想起往事,那时候臧儿的外公臧荼还是项羽分天下为十八诸侯时的燕王,那时候臧儿的身份是那样的尊贵!只不过后来一切都变了!臧荼在楚汉之争的时候投靠了韩信,高祖刘邦打败项羽之后,仍尊其为燕王。就在高祖清除异己,追杀项羽旧部的关头,臧荼恐怕祸及自身,发动叛乱,兵败后,高祖将其人头斩下挂于城墙之上,警示后人。臧儿的父亲臧衍带着她早早的就化装成老百姓逃出城外,后臧衍独自一人逃亡匈奴,臧儿辗转流离之下最终落户到槐里嫁与王仲为妻,三年前生下王信之后因为月中辛劳,一直未能再孕,这次终于有了身孕,却生下一个女孩儿,也是造化弄人。

    王姝生来就十分的乖巧可爱,不到一岁已经能够说话,两岁的时候已经能够背诵十几首臧儿交给他的诗词。但是王仲却对这个女儿不怎么待见!

    

王姝两岁的时候,臧儿再一次的怀上了孩子,陈婆第三次为臧儿接生,王姝坐在床上,臧儿怕自己的喊叫声吓到王姝,但是王姝并未有过任何哭闹,而是用小手为母亲擦去额头上的汗珠,臧儿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甚感安慰,也祈求着老天这一次能让她生下男孩,也让王仲能够对她们母女好一点。

    可惜老天似乎并没有垂怜这对母女,陈婆接生的孩子依旧是一个女婴,摸样犹如王姝一般乖巧,可是女婴就是女婴,王仲知道了之后,大怒,转身离去,数月未归。

    一个刚刚生产完的女子,带着一个五岁的男孩,一个两岁的女儿,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生活之艰难不言而喻,臧儿终日愁眉不展。

    “娘,我的名字叫王姝,妹妹叫什么名字呢?”王姝稚嫩的声音让臧儿忧郁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你说叫什么好啊?”臧儿再怎么愁苦,看到女儿的乖巧也十分开心。王信在一旁帮着母亲打扫房间,听到妹妹王姝这样问也围了过来,王信本性十分敦厚,只是生性愚钝,诗词歌赋一窍不通,但也算一个十分懂事的孩子。

    王姝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摸样十分可爱,手指一直吮在嘴里,眼睛瞪得很大,充满了童真。臧儿看了看自己破旧的家,又看了看床上的小女儿,笑着对王信和王姝说道:“就叫皃姁吧。”

    “王皃姁,很好听的名字,不知道有什么含义么?”王姝自幼就喜欢跟母亲学习诗词歌赋,尽管年幼却是十分爱问。臧儿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皃mào!字从白从儿。“白”指“空白”,“儿”音义同“人”,“白”与“儿”联合起来表示“空白的人”、“没有细节的人”。姁xǔ,有喜悦自得之意(怡然自得的喜悦),臧儿为此女取名王皃姁,应该有影射自己处境的意思,更是希望自己的女儿他日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真正的喜悦自得。

    王仲离家,一家人的生计无所依靠,所幸陈婆经常过来照顾臧儿母子,这才得以生存。王仲过了三个月之后才返回家中,臧儿虽然也因为王仲当时抛妻弃子,走出家门而感到恼怒,可是却并不敢言,只能如往日一般劳作辛苦,照顾着一家人的饮食起居。

    王仲回家之后,一家人的生活稍稍有所好转,但是也只是勉强可以充饥,王信的饭量很大,所以王姝经常挨饿,王皃姁还没有断奶,所以靠着奶水,每日还真的是怡然自乐的。王仲一向喜欢男丁,所以每日都是私下里买一些吃食让王信独食,王信虽然愚钝,但是也会偶尔将食物收起,偷偷塞给妹妹,一家人虽不算其乐融融,但也算得上可以平安度日。

    王姝四岁时已经十分的聪慧可人(实际上只有三岁,汉朝时人都以虚岁计),深得周围邻居喜爱,唯有王仲不太喜欢这个女孩,总认为女儿养大了也是别人的。

    这一年洪水泛滥,天气终日阴沉,庄稼大范围绝收,本就不算富裕的王仲一家更加的举步维艰。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