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穿越 第四回 入门

    待路贺看清眼前正是这位太白金星一样的老头时,心下暗惊,“隔那么远的距离,自己就算是用飞的,也不可能转眼就到这了吧!”越想越是糊涂,但他也知道,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路贺想了想,好好的斟酌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开口问道:“老大爷!您好!请问您老贵姓?”

    “什么!?你这小子怎待如此放肆!老夫修道两千余载,你这小娃娃不过年逾20,我观你体内,藏污纳垢,显然凡人之身,只怕就算是你太祖爷爷辈都不敢称呼老夫一声大爷,哼!没规矩”

    路贺吓了一跳,心想:“这可如何是好!他看的出来,老头怒了,太白金星怒了!回关看在场的这些人的表情就知道,这老家伙是老大,惹他不高兴,绝没好果子吃!这老家伙如果没说谎的话,现在不是2000多岁了?可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如此没有度量,和我这才活了不到30年的小孩子一般见识!”路贺心下不平,暗暗腹诽!

    路贺当然不知道,他此时所在的这个世界乃是修真界,此间中人对于辈分可是相当看重的,路和刚才的一句老大爷貌似没什么问题,但那属于凡人称呼,对于修真界来说,凡人尽皆蝼蚁之辈!怎可同人而论!

    此时路贺心下一急,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看自己的眼神里好像什么含义都有。好像都在默默的说:“这小子找死啊!这哪来的白痴?这哥们有趣啊!”反正热闹都看的是津津有味!

    路贺没时间多想,这时候死马只能当活马医了,遂深吸一口气,强作镇定的咬牙道:“您老误会了,看您老这仙风道骨,一派宗师的大家气质风范就知道您乃是神仙中人!小子我平生初识,可谓是天大的造化,刚刚心情是在是雀跃难抚,所以一时失态,还望老神仙您多多原谅,小子我这就给您磕头恕罪!”说完,路贺也不犹豫,引身跪倒便磕头如捣蒜。心想:“老婆刚才都下跪了,自己跪了也不吃亏!”

    果然,老头一听说自己是神仙,脸上的怒容瞬间换成了微笑和蔼,那个慈眉善目,看自己像看亲孙儿一样!路贺一阵不舒服,却还是笑意盎然的恭敬跪拜,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老头脸上笑意更盛!路贺一见有效果,心下大定!遂打铁趁热,颤颤的问道:“晚辈敢问老神仙仙号如何称呼?还请赐教,以便晚辈日后可日日瞻仰,夜夜崇拜!”

    此时四周看热闹的人,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中有大感识得人才,深深佩服这阿谀之功的!有满脸不屑,此人这献媚之态的!更有心里打着冷颤,起鸡皮疙瘩的!

    老头腰板不自禁的挺了挺,意气风发悠悠的道:“贫道楚云天,道号云天子”

    啊?路贺故作无比吃惊的道:“原来老神仙您就是名震三界,义气甘云的云天子仙人啊!您的大名晚辈可是如雷贯耳已久了,晚辈对您的敬仰之情那真是犹如决堤之水,一发不可收,更如泛滥之黄河滔滔不绝啊!请老先生再受晚辈一拜”路贺此言是张嘴就来,完全一副诚心诚意的摸样!

    老头一听这几句话,心里仔细这么一琢磨,深感此子有才啊!这两个比喻用的可谓是十分之贴切,只是不知道这黄河是那方水域!但也没过多理会!心情大佳!右手扶着银白胡须悠扬的到:“我来问你,你姓氏名谁?来自何处,为何会突然降临我紫月宗?”

    路贺看老头的样子,貌似对恭维之言很是受用!自己的斟酌了一下道:“晚辈姓路,单名贺字,来自人间,至于为什么来此仙境,晚辈实在是不明所以。只知晚辈在工作的时候不慎跌落悬崖,期间看到刺眼的紫色月光,便不知不觉的来到此地!晚辈真的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望老神仙明察啊!”

    老头笑眯眯的盯着路贺,眼有思索之色,又问道:“那我再问你,你是怎么认识这女娃的,你不但知其名讳,且呼其为妻!?是不是你与她早就相识,今天更是你为了保她性命所以出面干扰比试?还不将一切从实道来?”这时老头瞬间换上一副要吃人的面孔,声调渐渐转为尖利!路贺暗暗心惊,心想,这老头变脸真比翻书都快,真是一大功夫!但现在路贺可是没那么怕了!这老头明显就是一个"戴高乐",绝对好忽悠!!

    “老神仙明察啊,我乃一凡人,从未见过贵仙地一人一事一物!至于为什么我知道她的名字?”话说到此时,路贺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莫离,发现她也正疑惑的一脸求知欲的望着自己!路贺无奈的继续道:“是因为我在凡人界……呃……在凡人界的‘梦里’总梦见于她,还和其在梦里共结良缘!我们更是向天起誓!誓要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刚才发生的一切,晚辈一时间只以为是在做梦,所以未曾多想便直呼其名!晚辈怎么也没想到,在此仙界里也有个莫离存在且样子简直和完备梦中所见乃分毫不差!”说完路贺哭赏个脸,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抬头看向老头!

    老头看着她,若有所思,嘴中还念念有词“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好词!路贺看其样子却暗暗咂舌!心想:“这老家伙都2000多岁了,怎么这么没有文化,这么肉麻的词还有人不知道的?自己说出来都觉得麻,他还在那品味半天。好‘好词’?”想归想,此时路贺也不敢多做打扰,垂头静待老头开口!

    老头又仔细的观察路贺一番,发现却无可疑之处,此子虽然身着奇特,但身上却无半点修为,且内含污秽,显然是凡尘众生。可是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这紫月宗门里?而且还在门下弟子比试的关键时刻现身,救了这女娃一命,还与其相识?还是在什么梦里相识?

    此时老头有点乱,思来想去都觉得此事有点悬,不简单。“道家讲究的是万法自然,顺应天命,想来,此子突然在此出现可能是冥冥中早有定数,天意所为?”老头继续沉思着!

    这时四周也都完全静了下来。莫离在听完路贺说的这些话,感觉玄乎的不能理解,不知是真是假,但回想起刚才的比试,自己完全不是那陈松的对手。陈松为筑基中期修为,整整比自己高了一个层次,修炼的又都是紫月宗的功法!要不是这个叫路贺的傻大个突然出现撞了张松一下,引的张松关键时刻注意力被分散,自己也不会一击得手。如若不然继续对耗下去,那自己定是必死无疑的下场。说起来,还真是被这个人救了一命!可他说的要都是真的,难道在他的梦中真的也有个莫离?与他什么共结连理,白头偕老,永结同心的那个莫离?难道这真如掌门所说是传说中的天意?想到此,莫离也不记得刚才他对自己的轻薄之语,除了娇俏小脸红透之外,耳根后及雪白的长颈都染上了一层粉红!慌张的转过头不敢再看他!

    

老头在沉默了一阵子后似乎是回过味来了,微微转头,对莫离到:“你此前真的不认识此人么?”

    莫离一听,掌门在问自己话,立马颤颤的答道:“弟子真的从未见过他,更不知道他为何突然从天而降,弟子所言句句属实,当可对天发誓,如有半句虚言,弟子便烟消云散!”此誓不可谓不重,而道家又非常的相信一个修道之人不可轻易发誓,因为要是有所违背,那是必定会遭受天谴的!

    老头闻言微微点头,大声道:“诸位师弟,师妹,以为如何啊?”

    老鼠眼青云第一个就站了出来,怒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怎可凭他一面之词,就可尽信如此荒谬之事?”

    陆堂主此时见青云说话了,也不逞多让,立言到:“青云师兄有何高见?此子毫无半点修为,一身污垢只怕连一般的凡人都不如,你我都是亲眼所见,若不是际遇奇特,天意所为,怎能突然来到我等这紫月宗山门?且我门下弟子莫离刚才也已经起誓,并不识得此人,若非天意安排,青云师兄你还能做何解释?

    青云道人一时被问的哑口无言,憋的满脸通红,便待强言狡辩!正在这时,一略发苍白的女声幽幽传来:“青云师兄,还请稍安勿躁,我也觉得这两个娃娃说的话不似作假,一切可能都是天意所为,我等也未曾所料,实属意外!师兄放心,你门下弟子之魂魄我已将其齐聚,三日内我便施法将其转为阴修。”

    说话人是一美女,路贺仓促间竟然只找了个美女的词来形容其容貌!

    此女身穿黑色薄纱裙,肤色略显苍白,柳眉杏眼,尽含妩媚,高挺尽显英气的鼻梁下,是一张艳红的樱桃小口,说是艳红可能没那么贴切,简直就是血红,长发随意的垂下,却不时的飘飘扬扬,无风自动,洒落在其*在外的双肩,大有我见犹怜之意。

    闻得此话,青云的脸色略微的缓和下来,转身对着黑衣美女道:“那我就代我那不争气的弟子谢过‘黑衣’堂主了!”

    “青云师兄客气了,大家都是同门,理应和气,应当如此!”黑衣美女堂主幽幽的道!

    闻言,青云又是一气,什么叫都是同门,理应和气,这不是在说自己闹失和么?但想想“黑衣”说的话,青云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就忍了,转头看了看路贺又有些不甘!遂对着云天子拱手道:“掌门师兄,此子当如何处置?”

    其实青云本还想说,“不如杀了,以正门规,避免以后再有此事发生之类的。”但却没说出口,这其一,有掌门在此,;轮不到他先表达意见。其二,此事如真是天意所为,自己有可能是逆天而行,对修行不易!其三,此子虽然体内藏污纳垢,但却有一丝灵根在身,洗精伐髓后可入门修行,自己堂下刚刚陨落了一名弟子,如有可能收入门下,也算是小小的补偿点损失!

    云天子闻言看了看四周,见各位堂主皆是微微点头,脸露笑意道:“路贺”,路贺闻言一拜到地道:“路贺在”脸上满是恭敬!云天子继续道:“如你所说一切属实,你来此地可谓是一切皆属天意,本道见你身怀一丝灵根,勉强可入道修行,你可愿拜入我紫月宗门下,秉承天意所为?”

    路贺闻言一愣,抬头看向云天子,见他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心里暗中嘀咕了起来:“我现在还没弄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呢,要是我真的死了来到这,那自然是入乡随俗。但是怎么看我也不像死了的样啊!?要是我还没死,那我还得想办法回去呢!要知道,家里还有老母和未过门的媳妇呢!”路贺沉思了半天,不知如何是好!

    云天子见他迟迟不答,遂厉声问道:“难道你不想拜入我紫月宗门下?逆天而行?”云天子又有些怒了,想想一个凡人有机会修道成仙,还不哭爹喊娘的跪天谢地,当下却犹犹豫豫,磨磨唧唧!

    这时青云却适时的插话道:“我看此子不识好歹,得遇天大机缘而不自知,不如就此斩杀,以祭我那弟子肉身湮灭之失!”

    路贺闻言一惊,心想:“看周围这些人这打扮显然不是21世纪的新新人类,先不说这里是不是古代,自己不知道,就连这是不是地球这事都说不准!自己可看过太多的玄幻小说了,这种情况那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穿越了,回想起众多小说的内容,可没有一部是穿越到地球远古时代的,更没有一部说主角,能回去的,能不能回归原来世界还真说不准。而且这车祸的前前后后,唯一有点关联的地方就是那同样的紫色月亮,和身边的熟人莫离!与其现在枉死在这,还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先安定下来再说。”想到这路贺哪还敢再迟疑,遂稳定了下心神换上惊喜无比的笑容道:“老神仙抬爱,不知是弟子几辈子修来的福缘,晚辈愿立即拜入紫月宗,盼能为紫月宗抛头颅,撒热血,献我一生以报紫月宗的知遇大恩!”路贺不要脸的盗用地球名词说完,一辑拜倒在地!心想,拼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拖一段是一段,走一步算一步吧!

    云天子闻言脸上立刻换出喜色,练练点头说好,孺子可教也!!看在路贺眼里那叫一个‘老狐狸’。

    “好!!既然你决定拜入我紫月宗门下,日后当用心修行,为师门争光!”老头子右手抚须,点头微笑道。

    云天子看了看场中的众多堂主,发现其眼神都微微放光,遂有些无奈的道:“路贺身怀灵根,但因其体内含污垢颇深,修道之才不显,日后很有可能成就有限,不知有那位师弟师妹愿意将其收入门下?不过你们也大可不必为难,如果你们都不愿意,老夫就勉为其难的收其为我掌事堂弟子!”

废材修真路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