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穿越 第三回 紫月宗

    再听不到任何声音,再也看不到她从没有过的如此美丽颜容,这一刻,路贺知道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

    “我不甘心,我不愿意!”路贺拼了命的睁大了双眼,想看清这突然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可被那可恶的紫色月光映照了这整个世界!最终什么也看不到!

    就这么一直的向后沉去,无力伴着心碎还有泪水也一起沉去。

    “就这样了么?这颓废的一生就这样借宿了么?哪怕能给‘莫离’和我的亲人们留下一点点的欣慰!我都做不到?”路贺咀嚼着遗憾,体味着心痛,闭合了不甘而落泪的双眼,向后沉去……!良久后!

    哐…………路贺耳边一声巨响!背后传来一阵剧痛,随后感觉撞到了好像带着弹性的“胶皮”,身体被弹向一边,以一个漂亮的弧度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地上,噗……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发而出!

    他体内此时五内翻腾,剧痛如跗骨之蛆死死压在胸口,憋的他喘不上气来!

    啊…………同一时间,一声凄惨的厉叫从身边传来。路贺忍着剧痛循声而视,却只见一个黑乎乎的圆球,滴溜溜的滚了几下停在了眼前,待看清来物后,路贺刚刚倒上来的一口气又被憋在了喉咙!

    ……“这……这是……这是‘人头’?”路贺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是哪?这就是地狱?难道死了还得被砍头,然后再死一次?”路贺激烈咳嗽一声,心里吃惊的想!

    胸口疼的厉害,他一手捂住,一手强撑起身体,赶紧抬头打量四周。只见一群男女一双双满带疑惑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自己!又不时的抬头看看天上,四周一片寂静!

    路贺也跟着抬起头看向天空,随后又是一惊,只见天上赫然挂着的那轮紫色明月,竟与他死前所看到的那轮一模一样!!!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路贺此时完全迷茫了,小心的又看向四周,然后他有些吃惊了!只见之前那一双双眼睛的主人竟然都双脚离地悬浮当空!

    “难道,难道‘下面的人’都会飞?这太TM的玄幻了!”路贺忘记了自己胸口的疼痛,惊讶的想到!

    可他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随即释怀了。“也应该是如此,电视里面的鬼不都会飞么,这有啥大惊小怪的,真是土包子进城,没见过世面啊!以后有机会我也飞飞!路贺没心没肺的胡乱瞎想,还越想越兴奋。

    举头环视,继续观察,路贺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板全都是白玉一类的石头铺成,坚硬非常,“怪不得摔得那么痛!”幽幽的念叨一句,转身再看看周围,发现脚下是一座四四方方仿佛漫画七龙珠里面的擂台一样的建筑,好像还是高台,因为四边上根本看不到地!

    一阵清风拂面吹来,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可随后路贺又看到了身旁的人头,一种恶寒由心而生!

    “哼……你是何人?”正在这时,如泉水叮咚,银铃般美妙的声音响起……路贺立马又大吃一惊,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虽然说话方式有些陌生,但他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声音,那是他平生除了娘之外听的最多的声音。路贺痴痴的转头望去,张开的嘴一时竟忘了闭上!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之后又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又死死的盯了过去,随后眼泪情不自禁的喷涌而出!

    只见一身素白复古式长纱裙!腰系紫带,俏脸含嗔,肌肤胜雪,一头如瀑黑发及臀,执剑而立,似水明眸同样满含不解的盯着自己。

    看着眼前人,路贺一脸的迷茫!只是……只是这张脸太熟悉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个日日夜夜,将这张脸如画般深深的刻在心里,莫……莫离……?我这是怎么了?难道一切都是在做梦?哈哈,我还活着?对!一定是这样,我还活着!感谢苍天,感谢大地啊!感谢春秋大梦和我玩的这场游戏啊!

    “莫离,亲爱的……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路贺悲喜交加的道。

    莫离本被这个陌生男人看的有点心慌慌的,闻言俏脸瞬息之间红透,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此时是羞怒交加!随即喝道:“住口!无耻下流之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可若是你再敢出言轻薄于我,我必取你性命!”

    “莫离,是我啊!你老公啊!你这是抽的什么风啊?”路贺立马不哭了,纳闷的问。

    “你……!无赖,我杀了你!纳命来!!”

    莫离俏脸更是通红,大喝一声,立马羞怒挥剑,只见一道肉眼可见的紫色弧光迎面飞来。速度之快,令人没有半点反应时间!转眼间已飞至身前,路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老婆还会这手!心下大惊!奈何时间紧迫,不做他想,立刻抬起双手护住脑袋!就在这时突然金光一闪,身前出现了一道金色波光所形成的气墙悍然与紫光相接,只听彭的一声!金色光墙被炸出了一点小凹槽,碰到了满脑子是问号但条件反射似的举起双臂保住脑袋的路贺,他只觉得双手顿时发麻,一股大力撞来,感觉全身向后抛起!一个后空翻,前胸着地,眩晕感瞬间袭来,全身像散了架子一样!

    咳……咳……鲜血随着咳嗽声呛出了好几口!!路贺抱住了脑袋嗷嗷直叫!不要命的喊:“女……女侠饶命啊!(和他老婆闹着玩时的一招)”路贺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会这么厉害,一下打的自己都不知道那疼了!感觉全身没一个地方是自己的,那叫一个痛不欲生!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不都说做梦的时候不会疼的么?”但如果不是做梦,那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自己真的死了?不然老婆这抽的是哪辈子疯?平时都是千依百顺的,今天怎么反了天儿了?也不对啊?我要是真的死了,老婆怎么在这?难道老婆也死了?”这时的路贺感觉自己少了几个脑袋,问题一堆一堆的,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咦?怎么这么没用?惊咦声四处响起!

    “掌门师兄!这场比试该如何判处?还请明示……”说话的是一中年男子,青袍裹身,玉簪束发,观其相貌,其剑眉入鬓,鼻挺口方,配上一双其貌不扬的鼠眼,让人怎么看怎么感觉不和谐!

    呃……一个看起来如太白金星样式的老头眉毛一锁,待要答话!这时一个同样有着动听如乐般的声音淡淡响起!

    禀掌门师兄,此场比试已分胜负!炼器堂的张松技不如人,不幸战死,乃是有目共睹之事,应该是我们傲雪堂‘莫离’胜出才是!说话之人同样一身青袍加身,云髻高绾,款款身姿附和这一身高贵气质,给人一种观世音菩萨下凡的感觉!

    哼!一声冷哼,老鼠眼不屑怒声道:“胡说八道!比试中门规早有界定,除正在比试双方,其他任何人不得介入,生死各安天命!要不是你的门下这女娃找来她的相好出手偷袭,破坏校场规矩在前,不然凭她的修为,仅仅筑基初期,此刻安有命在?陆师妹,我看是你门下之人破坏门规,不守戒律,当以重罚吧!”说完,老鼠眼又看看场中的尸体,眼中满是惋惜和愤怒!

    “青云师兄,莫要强词夺理!莫离她如今在门内一心潜修,从未下山,更不曾有什么双修道侣,此人更非前来助阵?你我都亲眼所见,此人凭空而出,毫无征兆,说来不过是凑巧而已,要怪只能怪你那弟子运气不好!说不定是你那弟子平时恶事做尽,引得天神震怒,遂丢下一人来,施以惩戒,也说不定!”陆堂主说完,微微摇头,眼中满是轻蔑。

    你……老鼠眼双眼圆瞪,怒目而视道:“那为何此人称呼你徒弟为老婆,又知其名讳?陆师妹,不知这你当如何解释?”老鼠眼的老道提剑便待发作,大有不给个说法就要动手的架势。

    

陆姓的女人却挺胸抬头,一脸肃穆到:“我怎么知道!?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这弟子,双眉间凝而不散,显然还是处子之身,又未嫁娶,此人多半是暗恋我徒,对她颇多了解罢了,只因男人多是胆大无耻,胡言轻薄之辈。说起来到有些像当年的某些登徒宵小啊,青云师兄,你说是不是!?”陆堂主说完眼里嘲讽之色更浓!

    青云一听姓陆的这斯竟在这大厅广众之下,意有所指的揭自己的短,当即大怒,嘡啷……一声,红光四射,如阳似火,宝剑出匣,也忘了自己徒弟死的是不明不白,踏前一步便要动武理论。此时陆堂主也是不逞多让,手指掐诀,一道紫清幽光闪现身前,周遭空气顿时冷了几分,只见形如月牙,通体紫芒的青色月轮散发着刺骨寒气与红光四色的喷火宝剑遥相对峙!!

    正待此时!白头发,白眉毛的太白金星老头却悠然的开口道:“好了!都少说两句吧!没规矩,在我这老不死的面前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别忘了下面还有这许多的弟子在看热闹呢!还不退下!!”

    “尊长门法旨!”青云,路堂主二人立即齐声应道!

    老头虽然语气不怎么严厉,但声音却不容质疑!

    不疾不徐的对陆姓堂主道:“陆师妹,传你门下弟子和那个人过来!我有话询问!”

    “是!掌门师兄!”遂转身喊道:“莫离,掌门唤你与那人过来,问你们话,你们还不速速前来!”

    “是!师祖。”说话间,莫离脚下一轻,飘然当空而起,身略前倾,有如九天仙子,迅速略空而去!还回头狠狠的瞪了路贺一眼!

    “紫月宗傲雪堂坐下弟子莫离拜见掌门师祖!”单膝跪地,拱手行礼!

    “嗯……”老头嗯了声没有继续说话,目光远视向着路贺看去!

    “喂,你!还不快快过来,参见掌门?”老鼠眼的青云脸含愠色道。

    “嗯?这肯定是在说我了?虽然不知道怎么个情况,怎么的也得先找人打听一下啊,让我过去那就过去吧!”想到此,路贺忍着剧痛,慢慢的爬起身,双腿还在不争气的抖!可这一站起来刚挪动几步,脑袋忽然大了一圈!直犯迷糊!

    原因无它,只因身处的这方平台四周接连处看不到一点陆地的影子,只见着眼处云雾缭绕,深不见底,看过各个方向均是如此。心下琢磨开,“这叫我怎么过去?难道前面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只是我看不到?”想着,路贺伸出一只脚试探了下,发现脚下一踩便落空,引力还挺大,好悬没把自己拉下去!!

    “难道是叫我飞过去?”

    “嗯,应该有这个可能!电视里的鬼不都会飘么?不管是做梦还是自己已经死了,都应该会这功夫了吧!!可是这个地方要想飞是不是得学习一下啊?算了,不试怎么知道飞不起来!”想到这,路贺立马双腿蓄力,单手握拳举过头顶,回想超人救火时的招牌动作!喊了句:“我飞……”,只见他双脚用力一登,身子向前射出,整整飞出半米有余!

    “嗯??这什么情况,难道死后或做梦也摆脱不了引力的束缚?再好好想想……!!一定有什么地方我没注意到!”路贺陷入苦思!

    “啊!对了!剑,刚才老婆飞过去的时候脚下还踩了把剑,没错!肯定没看错!是踩了把剑!‘搜得四奶(原来如此)’!那好,那我也试试!”路贺磨磨唧唧的想了半天后,四处找了找,场中一具无头尸体正安静的躺在那里,右手不远处有一把淡蓝色的剑,“不过看起来小了点啊!不如老婆刚才脚上踩的那把大啊?这剑这么小,能行事么?没办法,试试吧!!”路贺自言自语的道。

    没了脑袋的尸体路贺真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趋步走去,说不怕那是骗人的,路贺心里直突突!!看着都有点反胃!但他一想起来,这小子应该是刚才被老婆给宰了,老婆都面不改色,咱爷们也不能太熊了!

    路贺给自己状了点胆子来到剑旁,紧咬了牙关后一个箭步飞奔过去,快速拾起那把剑转头就跑,再次来到“悬崖”边上,粗粗的喘了几口气!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仔细的看了看这把剑。还别说,别看这剑只有不到3尺长,5厘米见宽,但还真重,掂量一下,应该足有30多斤!路贺心里暗暗吃惊,但此时也不是多想的时候!

    他把剑放于地上,剑尖对着老头方向,抬头看了看方位,又把剑尖挪了挪,发现对准老头后便深吸一口气,抬脚踩了上去!身体略微前倾,右臂向前伸展,小心肝还噗通噗通的跳,对自己第一次乘坐这样的交通工具,说实话,还真有点紧张!

    路贺心想,“这可得站稳点,这么细的一把剑飞起来,一个不小心,掉下去,谁知道那云雾下面几千里远的地方,是陆地还是大海啊!就算是大海,我也玩完了!算了,不玩潇洒的了,哥我坐上面手握住剑柄安全点。”随后眼睛一闭大喊:“哥我拼了,我飞……”,过了一会儿,发现没动静?睁开眼睛看看,却是还在原地,茫然的望向四周,发现一双双更是疑惑的眼睛,一个个眉毛都拧在一块,貌似在苦苦思索,狠命的盯着路贺看!路贺老脸一红,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噗嗤……观世音般的陆姓女士一声掩口轻笑打破了此时的寂静和尴尬,周围一群思索无果的男男女女循声齐齐的转去了目光!

    “笑了?路堂主在笑?我修炼百年,今日还是首次得见!如此奇事!真乃不枉此生啊!”一身青袍,20来岁白面青年,踏剑而立,犹如见鬼似的喊!神情满是激动!

    “咯咯……那个……离儿……”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有些辛苦的强忍笑意道:“他可能是凡人,不懂御剑之术,你带他过来吧!”

    随即,哦……一片了然,哦声四起,随后不知道是那个忍不住笑了一声,顿时此起彼伏,笑成一片!

    “是师祖!”老婆也满是疑惑的看了师祖一眼,有些无奈的再次飘身而来,轻盈的落身于眼前,语有不屑的道:“你,站起身来!”

    如今距离这么近,细看之下,路贺才惊叹的发现,“老婆这扮相可真够靓丽的,对于他这和其朝夕相对几年的人,都有几分惊艳。”暗暗的伸出大拇指!一对贼眼不住的上下打量起来!!咂了咂嘴!吞了口唾沫!

    观其红唇皓齿,肌肤胜雪,明眸似水,仿佛不食一丝人间烟火!

    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却不失妩媚妖娆!手掐兰花剑诀,自然前送,胸前一对波涛汹涌搭配其挺拔的身姿,淋漓尽致的彰显了其较好的身材和高贵的气质。

    “你在这样盯着我看,我挖了你的眼睛!”一声娇吒,令人浑身一冷,路贺刚想还嘴!但回想起刚才,老婆用剑发的冲击波差点没把自己弄死,颤颤出声道:是!老婆!饶命!

    “你……无赖,我杀了你!”只见莫离不知什么时候把踩在脚下的长剑握在了手中,挥剑便刺!“又来?这是怎么了?……”路贺无语了,转身就要跑。

    正在这时,一道金光闪过,缭绕全身,路贺只觉得眼前一花,待看清眼前事物时,路贺又是大惊!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星爷电影里的那招‘移形换位’?

废材修真路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