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二 初涉江湖 第六十八章 虎子

    “是你?楚白?!”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熟悉,楚白猛地回过头去。

    “是你?虎子?!”楚白激动地道。

    此人可不就是楚白儿时的玩伴,隔壁家的虎子么?

    三年过去,虎子长高了,也长壮实了。

    但他的面貌还是那样的熟悉,依旧带着那憨厚的笑容。

    “楚白,想不到真的是你。”虎子激动地道,“我远远看到你,就觉得眼熟,却又怕叫错,没想到试探地叫了一下,还真的是你,他们是?”虎子看向小白一行人。

    楚白笑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这是小白,这是香香,这是铁钢,他们都是跟我一起回家的。”他转头看向小白三人,道:“这是虎子,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虎子笑着看向他们,道:“你们好。”

    小白三人也纷纷向他问好。

    虎子挠挠头,看着楚白,笑着道:“没想到你小子也能交上这么漂亮的姑娘做朋友,这个大哥看上去也不是一般人,哈哈,三年前你去考试,结果没想到一去就是三年,看来是高中了?”

    楚白道:“没有啊,你难道不知道因为南疆的战事,我们的考试都停了下来?”

    虎子道:“这个我倒是有听说,不过我一直以为是传说而已,没想到竟是真的……那你这三年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楚白摸摸鼻子,道:“这个,真是一言难尽……有空我跟你说吧……这个……倒是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记得以前你是打死都不来书院的,说是一闻到书本味儿就头晕想吐,怎么,现在转性了?”

    虎子笑道:“那倒不是,你对我的话倒还记得真清楚,其实我现在一闻到书本味儿还是恶心想吐,不过为了吃饭,就算真想吐也得忍着了。”

    “哦?”楚白疑惑道。“莫非你小子做了书院的长工?”

    虎子道:“这个倒没有,只是去年给书院送菜的老王不干了,所以我就接下了他的担子,每天从家里面往书院送些瓜果蔬菜什么的。”

    楚白笑道:“书院虽然远,倒还真不小气的,想来你这两年也赚了不少,什么时候准备娶一门媳妇啊?”

    虎子脸红了,笑骂道:“还不是等你这臭小子回来吗?你不来喝喜酒,我这婚结得也没什么滋味……不过你回来得真是时候,前些日子我娘已经给我说了门媳妇。”

    楚白大笑道:“前几句说的我还以为你多讲义气,说到后面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小白瞪了楚白一眼),感情还没找到媳妇才是真正原因所在啊!”

    虎子笑骂道:“别扯那些了,你回来就好,今晚我正好要回家去,你就跟我一起吧,伯父伯父也想你得很了,还有……小丫儿也是……”他偷偷看了小白和香香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楚白苦笑地看了他一眼,毕竟是多年的兄弟,虎子一下子就懂了,他马上就转移了话题,道:“我先送菜进去吧,回头咱就一起走。”

    虎子进去后,小白的手便摸上了楚白的腰,用力地掐着他腰上的一块软肉,恶狠狠地道:“说,那小丫儿是谁?!”

    楚白苦笑着,看向香香和铁钢,谁知这两个家伙竟然丝毫不讲义气地回过了头去。

    “她只是我儿时的一个玩伴啊……真的……没骗你……”楚白苦笑着道。

    “哼。”楚白不停地解释,小白这才放开了手。

    楚白抚摸着腰上的那块肉,心中道,还好我没有告诉你我小时候还问小丫儿要不要做我老婆,否则我这块肉还不得被你掐下来?唉……只是小丫儿……怎么办呢?

    这种事情总是为难的,无论是小书生还是大高手,面对感情的时候,都是一个样。

    楚白很快回到了家。

    他们到达县城的时候是正午了,但回到家的时候却已经是黄昏了。

    夕阳下,一个慵懒的村庄正躺在青幽幽的大地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碧草如茵,溪流潺潺,一片安宁祥和的景象。

    稻田里,许多人在忙着插秧子,争取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完这一天最后的农活,一群孩子们在村头嬉戏,村子的另一边,群鸦飞起,那是村北的老头牵着他的大狼狗出来散步了……

    这个村子说不上是一个富饶的村子,但却是一个平静而祥和的村庄,它和全大乾大多数的村庄一样,人们忙碌而快乐地生活着。

    这里远离京师,县官也算得上清廉,所以村民的日子一向好过得很。

    楚白的家就坐落在这个村子的东边。

    楚狂正叮叮当当地敲打着铁器,他那柄大锤的柄已经有些变形,有些地方已经坑坑洼洼,但锤子头却平滑如镜,显然竟然敲打铁器的同时也在不断锤炼着自己,这镜面般平坦的锤头一下一下地敲打在平放的铁器上,发出一声声愉快的声音。

    他的脸颊通红,炉中的高温卷曲了他的发梢和胡茬,但他的目光始终是那么坚毅、专注地看着自己的作品,犹如一个丈夫深情地凝视着自己的妻子,一个母亲深情地凝望着自己的孩子。

    岁月已经不可避免地在他脸上刻上一道又一道的沟壑,皱纹也早早地爬上了他的额头,他老了,终究还是老了。

    

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是不会老的呢?

    他的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孩子他爹,吃饭了!”

    语气中说不出的温柔,光听声音就能知道这是个多么贤惠的妻子,也一定是个多么慈爱的母亲。

    有些事情光听声音就够了。

    楚狂大声道:“好,我这把剪子打完就去!”

    女人答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楚狂继续埋头叮叮当当地打起铁来。

    他不知道何时,一个少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就那样站着,看着,不出一声,不发一语。

    但湿润的眼眶早已出卖了他的心情。

    父亲的身影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佝偻,他的身躯不再如从前般高大,腰板也不如从前一样挺得笔直,父亲老了,他也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楚狂终于完成了自己今天的最后一份工作,转过身来,便看见了身后的人。

    他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滑落了眼眶。

    世人总是挖空心思用各种各样华丽的词藻来赞美相遇一瞬间的美丽,却不知最美丽的,是那别离之后的重聚。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楚白和楚狂的眼泪却顺着脸庞滑落。

    楚白的母亲名叫温柔,她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

    她一直在为楚白他们夹菜,没有哭,脸上全是泪,她今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饭后他将小白和香香拉到了一边,左看右看,一副婆婆看儿媳妇的眼神,脸上露出了相当满意的神情,倒是将二女弄了个大红脸。

    “唉……”温柔却又叹了一声。

    她想到了隔壁那个女孩子。

    楚白靠在树上,身旁是虎子,这棵树是他们小时候常常爬着玩儿的树,现在也长得好高了。

    “那小白和香香是你什么人?”虎子问道,“我看得出她们和你都……很好。”

    他没读过书,不会说话,“很好”对于他来说就是相当亲密的意思了。

    楚白叹了口气,香香倒没什么,小白……

    他也分不清自己对小白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了,亦师亦友,又像情人一般……有时候像个小妹妹般淘气,有时候却又娇柔得惹人怜爱……自己真的是喜欢她吗?……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些问题,他在苦恼,不知如何回答,他也无法回答。

    虎子叹了口气,他虽然不会说话,却不笨,从楚白的表情中他也看出了许多东西。

    “但小丫儿怎么办?”虎子道,“她一直在等你,甚至拒绝了几门亲事,就是为了等你回来……可是……”

    楚白道:“我知道……可是……唉……小丫儿怎么这么傻,儿时的玩笑竟然……”

    虎子突然激动起来,道:“儿时的玩笑,我知道你是在开玩笑,可是你却不知道,丫儿一直没当成玩笑,她一直都喜欢你,一直都对我们说,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你的……这些难道你都看不出来么?”

    楚白沉默了,他确实看得出来。

    但他又能怎么样呢?直接去跟丫儿说?告诉她不要再等我了,我其实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的,而且我现在有了心上人了……这种混账话楚白自问还是说不出来的。

    可是……

    虎子道:“我也知道你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的,可是我以为时间过了这么久,你们都会改变的……没想到……唉……”他叹息自然是因为楚白,也为丫儿……

    当一个人难过的时候,总是一直叹息,似乎要将一辈子所有的叹息都用完似的。

    “你不知道,刚才在饭桌上,丫儿看你的眼神……唉……你自己去想办法吧,我不管你了……”虎子一翻身跳下了树。

    他在树下对楚白道:“不管你怎么做,记得别让丫儿伤心,你要知道,无论你喜不喜欢,一个女孩子等你那么多年,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楚白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对他说:“我知道。”

长恨天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