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二 初涉江湖 第六十七章 十三

    “正是。”乌蒙道,“所以你能理解为什么他的排名上升得这么快了吧。”

    季隆叹了口气,却道:“这么多人被杀,看来江湖又要乱上一阵子了。”

    乌蒙道:“其实江湖上又有哪一天不乱呢?这天下,唉……几时又真正的平静过?”

    季隆也叹了口气,喝酒,不说话。

    “客官,您的酒来了。”此时一个小二端着两坛酒走了过来。

    “放着吧。”季隆意兴萧索地道,对于这些下人,他自然不会放在眼中。

    “是,是。”小二弯下腰,将酒坛放在地上,季隆的脚边。

    季隆目光此刻正看向窗外,窗外斜阳如血,正努力释放着自己一整天的最后一丝光辉。

    他不知道,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看见夕阳了。

    只见店小二目光一闪,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尖刀。

    这是一把锋利的刀,但刀身却被打磨得凹凸不平,这样能够很好地防止刀光被人看见,引起别人的警惕。

    这把刀的尖端实在是锋利得很,而且那一点的黑色表明了其中淬有着强烈的剧毒。

    这实在是一把快刀,一把致人死命的快刀。

    而握刀的那只手也很快。

    不到一眨眼的时间,这把刀便刺入了季隆的腹中。

    季隆的面色变了,这一刀来得太过突然,他竟丝毫没有时间去准备。

    他的手摸向怀中,想取出自己的铁索来迎敌。

    但他的手只伸到了一半便垂了下去。

    脸色发紫,嘴唇发黑,名震山西的‘铁索’季隆,竟然连自己成名的兵器都还没取出来,就糊里糊涂地死在了别人的手中!

    死不瞑目!真的是死不瞑目!

    乌蒙怒吼一声,打翻了桌子追出来,却哪里还有刚才那个店小二的影子。

    此刻楼下,店老板和店小二竟然被人打晕在柜台后,而一干客人竟毫无知觉,依旧在那里饮茶喝酒,谈笑风生。

    此人下手竟然如此之快,打晕了店小二和老板,换上了店小二的衣服,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乌蒙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寒意。

    他追出了门去。

    不管怎么说,季隆总是他的好友,好友在他面前被杀死,这个仇,他绝不能不报!

    而且他笃信这一点,此人既然化装前来暗杀,而且成功后立刻遁走,表明他明着来的话根本不会是他乌蒙的对手,所以乌蒙心内的胆气也壮了起来。

    他追了出去。

    一个刚杀过人的人,总是没那么容易逃脱的。

    因为刚杀过人的人,身上总是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血腥味。

    这血腥味常人闻不出,但在常年在江湖中刀口下打滚的人来说,简直比茅坑里的大粪还明显。

    乌蒙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他循着这股气味一直追到了一个小房子中。

    这是一间柴房。

    前面那人明显有些气力不支了,他停了下来,回过头来冷冷地注视着乌蒙。

    乌蒙喘着气,手中握紧了那把鬼头刀,看着面前的人。

    这时他才有功夫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一下眼前的这个人。

    

个子不高,一身黑衣,店小二的衣服早已脱去,但身材纤瘦,行动敏捷。——似乎当杀手的人大多都是这样,乌蒙冷冷地看着他,道:“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季隆?”

    那人冷冷地看着他,道:“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天刀’做事不需要向你汇报理由。”

    他的话声沙哑而苍老,听上去竟似有四五十岁一般。

    乌蒙惊道:“天刀?!”

    那人冷冷地看着他。

    乌蒙问道:“你是天刀中的几号?”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左手撩起了自己腰上的衣服,一个小小的腰牌赫然出现在乌蒙的眼前,腰牌上什么花纹都没有,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十三”。

    “十三!”乌蒙惊道:“你是十三,天刀十三!”他大声道:“我知道你很强,可是你杀死我的好朋友,我非得为他报仇不可!”

    十三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杀你,你还算是个好人,可是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只有……”

    “只有怎样?!”乌蒙大声道,“来杀我啊!”

    说着他一抖手中的鬼头刀,便朝十三扑了过去。

    十三却在此时说完了他的下半句话,“那我只有……走了。”

    话音刚落,他右手向下一抛,地上却“腾”地升起一股烟雾,烟雾中带有一股子辛辣刺鼻的味儿,闻之令人头晕腿软,而且颜色浑浊,使人目不见五步,等到乌蒙催动罡气驱散这片雾气之后,却哪里还有什么十三的影子?

    “这就是你的家乡吗?”小白拉着楚白的手,走在青石板砖铺成的道路上,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楚白的另一边跟着的另一人,赫然正是香香,此刻香香正微笑地看着楚白二人,恬静地笑着,铁钢则走在三人的后边,肩上背着一个大包袱,包袱里装着众人的行李。

    本来有小白在是不必带什么行李的,到了哪里就在哪里现买也就是了,只不过女孩子的东西总是和她们的心思一样多,这包袱里,大半的东西竟是香香和小白的。

    同样女孩子带来的麻烦也是一样多,她们这个组合一路上不知道招来了多少觊觎的目光,多亏铁钢那魁梧的身躯还没有多少人敢来找麻烦,因此他们这一路才平静了不少。

    “是啊。”楚白微笑着道,“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这里不是我的家乡,又会是哪呢?”

    小白兴奋地道:“那你爸爸妈妈呢?带我去见见他们好么?”

    楚白笑道:“会的,不过他们不住在这儿,过两天我带你们回我家去。”

    “好啊。”小白开心地道。

    楚白笑着看向她,口中道:“我想他们见到你们一定会很开心。”

    “会不会弄好吃的给我吃?”小白突然问道。

    楚白失笑道:“当然,我娘的手艺在十里八乡中可是出了名的好。”

    “好耶!”小白开心地跳了起来,楚白微笑着,心思却飘向了不远处,城墙外,那阔别了三年的故乡。

    爹,娘,乡亲们,不知道你们还好吗?

    这次楚白是在先生的要求下去南疆的,南疆战事吃紧,他如今一身本事先生也看在眼中,自然让他去前线帮帮忙,而且这三年楚白在先生的门下学了不少东西,他本就聪明,加上修炼了之后大脑产生了进化,不仅过目不忘,耳聪目明,人也更加的聪明了,这三年来学的,竟比别人二三十年学的东西都还多得多,此刻他的知识,在世俗中,已经少有人能比得上了。

    先生学究天人,不管是琴棋书画,文韬武略,天文地理,或是算经卜卦,都样样精通,可以说博古通今也不为过,而楚白此刻将他的本事学得七七八八,这能力也可想而知。

    得知楚白几人要走,香香也缠着他爷爷要跟着楚白出来逛逛,美其名曰见见世面,这两年她与楚白,小白,和铁钢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本就是年纪差不多的人,自然比较多话说,考虑到楚白如今的本领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先生犹豫再三还是同意了香香和楚白一起出来,只是再三叮嘱楚白要照顾好香香,可不能让她有什么闪失。

    香香一路上倒也真怪得很,她本就是那种恬静的女孩儿,爱笑却不多话,和小白正好是两个极端,而且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楚白带着她倒也轻松愉快,一路上多了许多欢声笑语。

    他在前往南疆之前,却先绕路回了家乡一趟。

    三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如今家里变得怎么样了。

    楚白这三年来,一直在跟家里通信,但因为战事的关系,时间间隔却也时长时短,算来从最近的一次通信到现在,已经有五个月的时间没有和家里人通信了吧,想来爹娘一定担心坏了。

    楚白想到此,就更加的归心似箭起来。

    街上依旧热闹如昔,只是人人形色匆匆,眉宇间也多了些忧郁,可以看出明显是受了南疆战事的影响,这个却也是自然,毕竟自己的国家连续打了三年的战的话,很少有人能高兴得起来,若是有的话,除非这人是个傻子,或是缺心眼。

    县衙前的地面依旧光洁如新,想来还是时常有人告官,以至于地面磨得如镜子一样平,那大鼓的鼓面已经敲破了,如今换了面新的,柱子也明显旧了好多。县衙的不远处是书院,书院这些年来倒是变化不大,白砖砌成的墙面依旧白得两眼,楚白甚至可以看到当年自己临走前种下的一株青兰此刻也长出了一片的鲜花,书院里依稀传来读书的声音,不是当年的那些声音,却依旧感到有些熟悉。

    时光匆匆,人亦匆匆,却总有些东西,一直停留在记忆的深处,是一直没有改变的。

    楚白沉思着,心中充满了感慨,他的手抚上了书院的大门,轻轻地抚摸着,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但此刻却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是你?楚白?!”

长恨天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