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 书生意气 第二章  妖邪

    声音从楚白的耳边传来,一时间楚白顿觉毛骨悚然,借着那微弱的火光,竟是看见难以置信的一幕。

    之前在正前方祭坛上的那尊古怪的泥塑木雕,竟是不知何时,来到了这堆干草堆前,依旧摆着先前那古怪的姿势,似笑非笑,表情古怪地立在那儿,非喜,非怒,非悲,非愁。

    楚白的心脏几乎要从腔子中跳将出来,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充斥着一句话:“有鬼,有鬼,有鬼……”他只觉得手脚发软,虽是想立即夺门而出,竟是站不起来,口干舌燥之下,一阵微风吹过,那堆点燃的干草,竟是“扑”地一下灭了。

    月光微微照射之下,楚白却感觉雕像离得他一些,只见它臂不抬足不动,也不见有任何表情,刚才那声音却再次悠悠传来。

    “你,为什么烧了我的床?为,什么,烧了,我的更近了,床?为,什,么,烧……”

    声音循环往复,却如同魔音绕梁一般紧紧地缠绕住楚白的心神。

    烧烧烧烧烧烧烧烧。楚白只觉头痛欲裂,只感到自己就要死去一般。

    精神巨震之下,却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子力气,只觉自己小腹一热,楚白竟“啊”的一声挥拳向前打去。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楚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此勇气,只是脑海所想只欲将眼前所见这怪异木偶给砸碎,一股子暴戾之气冲上脑门。

    楚白没听到的是,在他挥拳的同时,雕像竟发出轻轻的“咦”的一声,却是清脆的女声,完全不似之前那低沉沙哑如梦呓一般的蚊呐声。

    “蓬”的一下,楚白重重地砸在门上,头顶的灰尘扑簌簌地落下来,罩了他一头一脸,巨疼之下,他张大嘴吸了一口凉气,不料正吸入了一大口灰尘,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却见这雕像再次停在了他面前,依旧是那古怪的表情,不喜,不怒,不悲,不愁。

    不过这回楚白倒是没有刚才那般惊骇,一是有了一次经验之后,有了心理准备,二是月光照射之下,雕像从黑暗中露出身来,倒也不那么狰狞可怖了,最重要的还是刚才他挥出一拳的同时,仿佛那一拳将他的恐惧统统挥去了,镇定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

    这回雕像只是立在他面前,良久没有说话,楚白镇定下来后,想了想,却是大着胆子问道:“你,你是谁?为什么说我烧了你的床?”

    雕像依旧不动,这楚白倒是没有意外了,只听得刚才那个低沉飘渺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是此地山神,那堆干草就是我的床,你竟敢将我的床位烧毁,还不快快赎罪?”

    楚白大惊失色,不料这奇怪的雕像竟是此地山神,还是有了灵性了,这可是楚白以前在自家附近的庙宇中从未看到过的,他以前看到的雕像,都是一些呆板的,面无表情的塑像,却从不知道竟有雕像能具备自己的灵性,他曾听寺里的主持跟他说过,若是神像有了灵性,那就是有真神附在那上面了,这古怪异常的雕像,难道竟真是山神附体不成?

    在震惊之下,楚白的心思也灵活地运转起来,既然是神的话,那么肯定不是对手了,跑估计也是跑不掉的,为今之计,估计只能想个说辞蒙混过关才行。

    不得不说,这时候楚白还能冷静地思考,这得益于他从小四处摸爬滚打的性格和那完全不似他那铁匠父亲的机灵个性,换做私塾里其他的同学们,估计早已吓得屁滚尿流狼狈不堪了吧。

    由此看来,穷人家的孩子比起那些大富人家的孩子在某些时候更能够获得生存下去的可能。

    心如电闪之间,楚白心里有了个定计,他眼珠一转,嘴角故作轻蔑地道:“胡说什么床位,明明只是一堆干草罢了,山神岂能睡在一堆干草上?你莫要诓我,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雕像大怒,剧烈地震动起来,一片片灰扑簌簌地从身上落下,依旧是那古怪的表情,却道:“无知小儿,我说是那便是,你一个凡夫俗子怎懂这些?”

    楚白冷冷道:“既如此,那你岂没听说过不知者不罪?没想到堂堂山神竟如此孤陋寡闻?”

    

雕像怒气更甚,震动得愈加厉害,似乎表面上都出现了一条条细微的裂纹一般,仿佛这泥塑木雕已经难以承受这样的震动了,只听得雕像怒道:“汝等区区凡人,竟胆敢侮辱于我,真是胆大妄为,胆大包天,胆大至极……你,你,你,还不速速跪下,忏悔你的罪过!”

    “你什么你。”楚白冷冷道,“堂堂山神,竟然黑白不分是非不明,跪天跪地跪父母,我堂堂七尺男儿,岂有像你下跪的道理?我看你心胸狭隘气量狭小,哪里是什么山神的样子,明明就是哪儿蹦出来的孤魂野鬼,却来设计谋夺我书生的性命!”

    “呀~~~气死我也!”雕像怒急,不欲再跟楚白多说,竟伸出手来想抓楚白,却听得咯嘣一声巨响,那摇摇欲坠的泥塑木雕竟被炸得四分五裂!

    楚白心中暗喜,原来他刚才见雕像似乎无法移动,唯一伤他却也是他出手攻击遭到反弹,他想是否这雕像本身是不能动的,只能靠魅惑人心或是他人的接触才能伤人,于是斗胆一试,想激怒雕像,看是否真的不能动,只是他并不是十分确定,因为他并不是很明白雕像是如何从祭坛上下来,又来到他的身边的。只是当时情况紧急,雕像不怀好意,除此也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下一击成功,当下他大喜过望。

    那雕像四分五裂,落在地上,顿时又是一阵尘土飞扬,楚白心道,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却连落在庙里的包裹也不拿了,就要往外跑去,反正干粮没了,路上摘些道旁野果也就是了。

    此时在雕像散落的地方,却传来一阵清脆的咳嗽声,一个清脆带点恼怒的女声在尘土中响起:“咳,咳,咳,讨厌的灰尘!驭风,疾!”随着她话音一落,原地竟吹起了一阵小型旋风,旋转了两圈后忽地一下四处散开,尘埃被一卷而空,在原先雕像落地的位置上,竟是出现了一个白衣白裙,褐色头发的少女。

    而原先的雕像,却已四分五裂,落在地上,怪异的表情从中破开,已是哭的哭,笑的笑,反而失去了原先的狰狞,只是几节烂木头而已。

    少女恼怒地看着地上几节破木头,“啐”了一口道:“呸,呸,呸,这破雕像竟然这么不结实,随便玩玩就坏了,真没意思,真是太没意思了!”只见她眼珠子一转,却露出一丝好玩的笑容,“刚才那臭小子却挺有趣的,可惜居然跑掉了,不过,你真以为你跑得掉吗?”

    她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应这什么,片刻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楚白在树林里疯狂地跑着,他也顾不上辨认什么方向了,只是认准了一个方向不停地跑着,枝叶不断从他身上划过,经过一片荆棘的时候,竟“哧”地一声撕破了衣服,带出了一条血痕。

    楚白感觉自己的体能正不断地消耗着,疲倦感不停地冲击着他的大脑,饥寒交迫之下,他每跑出一步都感到双脚如同灌铅一般沉重,只是强烈的求生欲望一直逼着他要往前跑,直到跑出了不知道多远,楚白估计已经离那座小庙很远很远了,心道那雕像应该追不过来了,加上实在是跑不动了,这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下,楚白慢慢朝前走去,他感到这个夜晚似乎特别的漫长,经过了这么久,天竟然丝毫没有亮的迹象,月亮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躲了起来,他难以判断时间,只能继续朝前走去,只求尽快走出这座树林,不然他实在难以安心,不知那雕像什么时候会追上来。

    前方树林渐稀,楚白心中一喜,看来是要穿过这片树林了,他加快脚步,朝前走去,只见穿过最后几株歪脖子树的时候,眼前顿时一空,原本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林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旷的土地。

    只看了一眼,楚白差点骂了出来。

    这他妈的,不是刚才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那座破庙?

    定睛一看,确实是,庙门还敞开着,正门口前方不远处的地上正落着几块黑漆漆的东西,不正是刚才那碎成几块的破烂雕像么?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怎么转了一圈就回到这鸟地方?

    就算楚白熟读四书五经自幼聆听儒门教义,养的一副风度翩翩好修养腹有诗书气自华,知书达理学富五车出口成章,此时也不禁骂出了粗口。

    他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了回来,却又莫名其妙跑到了这个见鬼的地方。

    还他妈看到那个此时他最不想看到的古怪的破雕像?

    这难道就是,村里老人们说的那个。

    鬼,打,墙?

长恨天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