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 书生意气 第一章 赶考

    楚白走在山林之间,夕阳西下,风景如画,夕阳的余晖将树林渲染得如黄金一般,宛若天堂。可惜楚白却丝毫没有欣赏这美景的心情,回想起昨天客栈中的一幕,他就一阵抑郁,摸了摸手中的一个小包,感受着其中最后几片干巴巴的烙饼,他的脸色不禁一阵发苦。

    这该死的强盗。楚白心想,手里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想到昨晚强盗闯进客栈时候那明晃晃的钢刀,楚白不禁一阵郁闷,他的盘缠全部被抢走了,仅有的一点干粮也是早上一个好心人送给他的,但是杯水车薪,此地离云京城不知还有多远,而在这漫长的旅途中,估计只能露宿荒山了吧。

    难道真的要沦落到乞讨?楚白打了个寒颤,赶紧将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抛去,开什么玩笑,如果他敢这样干了,回去老爹知道非得抄起大铁锤拍死他不可。

    这么想着,楚白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自己那个铁匠老爹一边敲着通红的烙铁一边瞪着眼睛对他说话的样子,那蓬乱的须发在劲风中上下翻飞,“小兔崽子,我们虽然穷,但做事要像个爷们,不去偷,不去抢,不求顶天立地,但求问心无愧,如果你在外面做了什么背良心的事,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时隔多日,言犹在耳,摇摇头好不容易将老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从脑海中抛出,楚白抬头望望天,竟发现夕阳已经大半沉入了远处的重山,而金黄的天空也在不知不觉中昏暗了许多。

    天就要黑了。

    楚白回头看去,来时的城镇早已不见踪影,向前眺目,羊肠小道一直通向远方,而他,正走在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等待天黑。

    楚白叹了口气,看来得找个地方过夜了,哪怕只是一个避风的山洞也好啊。

    抱着这样的想法,楚白继续朝前走去,单薄的身影渐渐没入夜色之中,前方的密林,在黑暗中如同巨兽张大的口,静静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楚白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用老爹的话来说,这叫做喝凉水也都塞牙缝。

    夜幕刚落,林间的风骤然大了起来,几乎要将楚白吹走一般,树木不停地摇晃,树叶偏偏纷飞,不一会儿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楚白衣衫尽湿,此时已经入秋,寒意一天比一天重,他的单衣早已不能够起到足够的御寒作用,此时被雨一淋,楚白禁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饥饿和寒冷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无孔不入地钻进楚白的身躯,如同一条条小蛇般在他体内四处乱窜,楚白脸上的肌肉早已冻得僵硬,手指也渐渐失去了知觉,此时他的脑海一片混沌,只是不停地向前走着,至于方向,早已不辨。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跌跌撞撞之中,楚白眼前一亮,密林从两旁分开,在他面前,竟是出现了一片空地,几棵歪脖子树斜斜地立在那儿,叶片早被雨水打趴,在树后面,正矗立着一间小小的房子。

    楚白的精神已经被冻得近乎麻木了,他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伸出手就往门上瞧去,不料门竟没锁,在楚白一敲之下,“吱”的一声便开了,猝不及防的楚白顿时朝门内倒去,“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冰凉的地板上,一片灰尘“蓬”地从他四周升腾起来。

    楚白并未感到疼痛,他的神经早就冻得发麻了,体力近乎透支,他觉得自己疲惫到了几点,周身没有一丝力气,所幸的是,房子里的温度比外界温暖许多,虽然还是彻骨的寒冷,不过毕竟是好得多了,听着外界的风狂雨暴之声,他却突然有了一种宁静的感觉,眼皮渐沉,楚白在这相对安宁的环境中,竟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从梦中悠悠醒来,只觉头痛欲裂,全身酸痛,衣衫早已干成皱巴巴的一片片贴在身上,被雨淋湿过的粗布料子彻骨冰凉,他放眼四周,月光从门外斜斜地照射进来,在地上铺成一片,他沐浴在月光下,一时间竟不知身在何处。

    门外暴雨早歇,风也舒缓了下来,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林间的枝叶,发出悠扬的“沙沙”声,月光如水银般倾泻在大地上,斑驳的树影中,宁静的空气静静地流淌着。

    楚白扶着脑袋,挣扎地坐了起来,之前的疲倦感还没完全消去,思维有些混乱,身体也似乎受了些风寒似的,抖抖索索的,一阵阵蚀骨的寒意在他体内四处游走,看来是生病了,楚白叹息一声,举目四顾,却只见月光明亮之处只到身旁,再往前竟是一片漆黑,看不出空间多大,只不过,从大门的格局上来看,似乎是间山野小庙。

    不管那么多了,楚白此时只感到遍身寒冷,又觉腹中饥饿,摸了摸腰间,包裹还在,他心道寺庙之中应该会有烛台才是,便起身四下摸索,果真在前方黑暗中摸索到了一枚烛台一般的东西,楚白大喜过望,从怀中取出火石,“擦”地一声打着了火。

    火光摇摇晃晃地亮了起来,这一亮不要紧,差点将楚白吓跑了魂。

    你道这是为何?原来楚白等火光亮起之时,竟是看到手中烛台乃是一支黑沉沉的人手一般,手心上延伸出一根芯子,此时芯子上正冒着暗黄色的火焰,而楚白的手,正抓在人手的手腕上。

    楚白大惊吃下,险些将烛台甩了出去,好容易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却见原来不是人手,确实某种黑色木头雕制成人手的摸样,仔细看还能发现一些细密的木头纹路在烛台上纠结盘旋。

    楚白内心直呼诡异,这是什么寺庙,竟有这等造型的烛台,下意识抬头一看,这回却连一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股寒意从脑门百会穴上直灌到足底涌泉,整个脊椎骨一阵冰凉,这又是为何?只见前方三尺之处,暗黄色的烛光照耀下,一尊低矮的泥塑木雕歪歪斜斜地坐在那儿,这雕像当真诡异,歪嘴斜眼,竟是生有四只眼睛,两张嘴,八条手臂,那眼睛似开似阖,两两相叠,嘴角似哭似笑,两只歪眉高高吊起,顶门上秃秃的没半根头发,八条手臂结成一个古怪的姿势,烛光一照,雕像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竟似乎在对楚白挤眉弄眼着。

    楚白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雕像,他小时候曾经和娘亲一起去城隍庙烧过香,也去附近的古庙玩过,如此这般的雕像,却是从未见过,也不知是哪一古怪教派的偶像,竟用人手为烛台。楚白不敢再看,强忍“砰砰”不停的心跳将烛台移开,却一眼见到了自己脚边不远处似乎有一堆干草堆,不禁大喜过望,快步过去将干草堆抱到门边,将烛台凑了过去。

    干草遇热,“哧”地一声燃了起来,一时间温度上升了许多,感受着那渐渐升高的温度,楚白大喜,刚才的恐惧感也随之抛到了脑后,他转身朝墙面走去,准备多抱几捆干柴过来烧着,不料走了两步,“砰”地一声撞到了一堵墙上,一片泥灰扑簌簌地落了他一身,烛台落地,“扑”地一下灭了。

    楚白来不及喊疼,却只听得耳边传来一个细细如蚊呐的声音。

    这个声音淡淡地说道:“你为什么烧了我的床?”

长恨天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