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九十九、背叛

    寂寥无人的偏僻空巷,一阵人影闪过,“公主,我……属下方才冒犯了!请公主恕罪!”放开莫名,绍随歉意的垂首!

    “绍大哥,好久不见,怎么你老毛病还是没改?这点小事都要计较!”熟悉的抱怨让绍随不可置信的抬头,眸中尽是无以复加的激动!

    “怎么?绍大哥不认得我了?”

    “公主!”望着莫名绚烂的笑颜,绍随抬手,想为莫名拭去颊边泪渍,却终究无力垂下!“以后不要这样了!”

    “什么?”

    “公主,以后切莫让自己陷于危险之中,今日,若非是……”

    “好了嘛!多么难得的机会,每次都不让人家看,真是的!”

    “公主……”有多久,他没听到过着般亲切的抱怨声了?

    “好了好了!我记下了,以后不看便是了!真啰嗦!”

    “公主……”

    “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有时间再见!”

    “公主!”拉住莫名,下一刻,却慌乱放手,“请公主回京!”

    “不要,我还没玩够呢!”

    “历城凶险重重,公主不宜久留!”

    “我没有要久留啊,事情处理完了我便回去!”

    “公主……”

    “我知道分寸的,不用担心啦!我走了!”说完,莫名快步离开,转角处,泪水无声滑落!

    纵使故作轻松,纵使强装无事,可是,终究已是物是人非,他们,真的已经错过,那般令人心痛的错过!

    曾经那青涩朦胧的爱恋,最终,依然是有花无果,覆水,又岂能重收?留下的,只有那锥心刺骨的憾恨而已!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不愿来这里!折腾了大半天,她现在唯一的心愿便是回房睡觉!奈何,天不从人愿!

    刚刚回来,凳子还没做热,就有小丫头回报,那人找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还能怎么办?

    好了,既来之,则安之,暗叹一声,伸手,推开房门,入内,转至内室,却瞬间怔愣!

    男子的衣物混杂着女子的罗裙绣襦,挥撒一地,一直延伸到床边,床帐遮掩,露出女子白皙的手腕!

    现在,她有什么感觉?莫名心下自问,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意,怨怒?伤心?痛恨?抑或是悲愤?可是,她却什么都感觉不到,她的心,已然麻木!

    让她过来看这些做什么?想让她悔恨嫉妒吗?可是,他这回真的打错了如意算盘,这些,只会让她更加恶心,仅此而已!

    嘴角的笑容更为灿烂,莫名退出房间,合上门,仰望着余辉尽散的天际,原来,也不过如此!谁会在乎?

    抬手抚额,陆廷昱有那么一瞬的恍惚怔忪,随即完全清醒,是了,今日下了早朝,匆匆应付完公事,他便急急忙忙赶了回来,谁知,她却与浅草淡云出府去了!

    所以,他便吩咐下人,让她回来之后过来找他,他要好好问清楚关于女儿的事情!

    后来,他随意喝了桌上的茶水,之后……如果他猜得不错,他是被人下药了!

    好大的胆子,心思居然动到他这里来了,看来,这府中的人真该好好管教一番才行!

    先前,他的心思全都花在妻子身上,竟然让她们越发猖狂了!

    且让他们再逍遥两天,等他得到妻子的谅解之后,到时,他会让他们知道这王府中应有的规矩!

    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手中更加拥紧身侧之人,心下庆幸,也幸好她回来的及时,否则,依那霸道的药性看来,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叹息一声,将下颌置于身侧之人发顶,满足的闭上双眼,其实,他还真该感谢那个下药之人,否则,他又怎会再次将妻子拥入怀中!

    可是,眉间微蹙,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大概是他多心了!正想扔掉心中疑惑,却听耳边一声嘤咛,即时,陆廷昱脸色大变!

    几乎下意识的,陆廷昱推开怀中之人,待看清那人因吃痛而纠结起得面容之时,心中霎时如结了千年玄冰一般,寒彻骨髓!

    “王……王爷……”缓缓的睁开看,入目的便是陆廷昱阴鸷的面容,倾城吓了一跳,随即拥被下床,跪倒在地!

    “王爷恕罪!倾城并非有意擅闯傲然居,实在是想念名儿心切,所以才会斗胆来此探望,只是没想到……还望王爷恕罪!”说完连连叩头!

    陆廷昱已无心其他,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冷静,可是,他真的做不到!万一被水凝知道……他真的不敢想像后果!

    不行!不可以让水凝知道!所以,这人绝对不能留!思想间,陆廷昱依然出手,死死的扼住倾城的颈项!

    “王……王爷……”倾城艰难的呼喊,望着陆廷昱狰狞无比的面容,心中阵阵发寒,一种绝望的感觉蔓延全身!

    “主子!”有人推门而入,停在外室,陆廷昱一顿,心下惊疑,这是离尘的声音,离尘不是在保护水凝吗?难道水凝回来了?

    心下一慌,陆廷昱松手,随便披了件衣服,急忙出去,身后,倾城无力的瘫倒在地,已然不省人事!

    见到离尘一人跪在地上,陆廷昱暗自松了口气,之后,看到离尘受伤的左臂,心下一紧!

    “属下护主不利,请主子降罪!”

    

“出了什么事?水……名儿呢?”闭眼,陆廷昱压住心底的恐慌,再次睁开,眼底已是无波无澜,!

    离尘叩首一拜,方才答话,“名儿姑娘遭人劫持,下落不明!请主子责罚!”之后再次叩首!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陆廷昱心神大乱,急步近前,一把拎起离尘的衣襟,厉声呵斥!

    “名儿姑娘遭人劫持,下落不明!”

    “怎么会?”蓦然松手,离尘反应不及,跌倒在地,片刻的怔忪之后,陆廷昱神情渐趋癫狂,一如那次听到妻子身殒定河之时!

    “说清楚!”一声厉喝,陆廷昱双目赤红,死死的盯住只顾垂首自责的离尘,往日的沉稳睿智早已消失无踪,狠辣的气息无声蔓延!

    “名儿姑娘回府之时,遭遇刺客伏击,对方人数众多,所以属下……”

    “那……名儿她……”声音中隐约带着不安的颤抖,竟然不敢询问!

    “主子放心,名儿姑娘安然无恙,是一名玄衣男子救了她!观其神色,似是名儿姑娘的旧识,只是那男子亦将名儿姑娘带走,不知所踪!”

    “安然无恙……”陆廷昱喃喃自语,无恙,便好!收敛神色,恢复以往处变不惊,只是在不经意间,一抹狠厉从眼中一闪而过!

    “刺客呢?”

    “属下急于寻找名儿姑娘的踪迹,所以……!”离尘愧疚更深,“请请主子降罪!”

    “本王竟不知道,原来‘炎汐’是这般没用的废物!”语气平静,仿若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宁!

    “属下自知罪该万死,请主子责罚!”离尘再次叩首!

    “若要责罚还不简单,只是现在……离尘,你是真糊涂了!”若是她有任何闪失,他自会让“炎汐”之中所有人等以死谢罪!

    “属下知罪!属下已吩咐他们四下找寻,一有名儿姑娘的消息,即刻回报!只是惟恐主子担心,所以特地前来向主子请罪!”

    “立刻去官府调动人马,哪怕是不惜一切,本王只要名儿毫发无伤,平安归来!”

    “是!”

    “刺客的事,你该知道怎么办?”胆敢伤害他的妻子,他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

    “属下明白!”

    “下去!”

    “是!”离尘一礼,领命而去!身后,陆廷昱出了房门,吩咐院中小厮!

    “传丁毅书房问话!”之后,竟然不顾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径自离开!

    绿漪阁中,一干人等屏气凝神,小心侍候,惟恐惹怒了心情不佳的主子!

    柳妃的陪嫁婢女怜儿稍稍抬眼,只见自家主子依旧端坐在梳妆台前,手中紧紧的握住一只通体血红的玉镯!

    “小姐先且息怒,也许只是误传而已!”眼见自家小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怜儿只好大着胆子劝慰!

    “息怒?”柳帘冷笑,之后松手,一声脆响,那只珍贵的血玉镯已然跌落,碎了一地!

    “本宫何怒之有?”房中,一室静寂,“不愧是青楼出身,连这等下作的手段也用上了!”

    只可惜啊!她们的王爷竟然如此轻易就着了那人的道,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王爷怎么说?”淡淡的一眼,却让那传信的小丫头一个冷颤,之后小心作答!

    “王爷吩咐丁总管将今日守在傲然居内的小厮全部杖毙,并且严令其他人等对此事守口如瓶,否则……一律杖毙!”

    “是吗?”柳帘面带笑意,端过一边小丫头递来的香茶,揭开茶盖,吹开茶沫,浅抿一口!

    “还有呢?”

    “还……还让人将傲然居中所有物品全部换新,之后便匆匆出门去了!”

    “有意思!”放下茶杯,柳帘拿起绢帕,轻轻擦拭嘴边并不存在的茶渍!“机关算尽,不想却落得如此下场,可怜可叹!”

    “活该!”怜儿嗤笑,“就凭她一个小小花魁,还敢妄想高攀王爷,真是不自量力!”

    “倾城呢?王爷怎么处置?”

    “听说王爷本来是要处死的,后来却不知为何却改了主意,只是吩咐丁管家将她关在晓阁之内,不得外出!”

    “是吗?”柳妃不置可否,“方才,你说王爷出门了?”

    “是!”

    “这么晚?”

    “听说是……名儿姑娘遭人劫持了!”

    “劫持?”衣袖之中的手一紧,柳帘笑容消散,看来,她该防备的,自始至终,就只有那个哑巴丫头而已!

    “怜儿,打赏!”

    “是!”怜儿一礼,便领着那千恩万谢的小丫头离去,柳帘起身,任众人服侍梳洗,只是心中所思所想,却是任谁也难以猜测!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