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九十四、交待

    细心的为莫名掖好被子,拂去额际的散发,只是,如此亲昵的动作,却惹得陆廷昱妒火中烧!

    “你来做什么?”司徒冰凌沉声质问,语气中的怒意昭然若揭!

    “好笑!”陆廷昱入内,鼻尖满是酒香,“这是本王的府邸,本王去哪里,何时要你过问了?”她病体未愈,怎能酗酒?

    “也许,”淡淡的睨了陆廷昱一眼,将视线重新投注在莫名身上,“名儿是对的!”

    纵使心下恼怒,陆廷昱还是强自压下,近前查看,却被司徒冰凌起身拦阻!

    “宁王爷这是何意?”

    “男女有别,还望荣王自重,莫要损及名儿清誉!”

    “她是我妻子!”

    “名儿何时有了夫婿,本王怎么不知?”

    “你……让开!”

    “我中朝尊崇至极的怡安长公主,容不得他人恣意放肆!”

    “我陆廷昱的妻子,亦不会容得的他人等闲欺辱,横加指责?”

    “是吗?”司徒冰凌不置可否,一时间,竟是谁也不肯退让,石室沉寂无声!

    “遥儿……遥儿……”低喃的自语将那无形的对峙瞬间化为乌有,陆廷昱疾步近前,下一刻,眸底尽是凝成的狂风暴雨!

    那五条清晰鲜明的指痕,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经受到了什么样的委屈伤害!

    到底是谁,竟然胆敢伤害她?不可饶恕,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人!绝对!

    “此事,我自会处理!”心疼的抚着莫名的左边脸颊,陆廷昱轻声承诺!

    “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吗?”司徒冰凌心下不忿,语带讽刺!

    陆廷昱并不争辩,俯身,抱起莫名,转身便要离去,走到门口之时,顿住脚步!

    “她口中的‘遥儿’,是谁?”

    “遥儿!”司徒冰凌缓下面容,语气温和宠溺,“当然是名儿心中最为重要的人!”

    “是吗?”压下心中的苦涩,陆廷昱淡淡答话,心绪复杂的望着怀中的妻子,许久,径自离开!

    身后,司徒冰凌打开另一坛佳酿,自行斟酒,之后,端起茶盏,放在鼻间享受的轻嗅,唇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他可是丝毫没有说谎,遥儿,本来就是名儿心中最重要的人,只是别人要怎么想,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疼!头好疼!隐约间,莫名心里明白,这是宿醉初醒的后果,可是,还是疼的让人难以忍受!

    抬手,揉揉发疼的额角,这场烂醉,也算是彻底为了之前的动摇心软做个了结!

    从今之后,她只要专心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即可,其余的,便交于逸哥哥安排好了,希望这边的事可以尽快了结,她也好早一点儿回去看她的遥儿!

    “不舒服吗?”近在耳边的关切问候吓了莫名一跳,不待她回神,一只温厚的手掌便贴上她的额际!“我已经吩咐浅草她们煮了醒酒汤,一会儿你喝了便好!”

    蓦然侧首,望着睡在身边的陆廷昱,眼底掠过一抹不可置信,惊慌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未着寸缕,一瞬间的怔忪之后,莫名连忙拉起锦被,护住自己!

    “快躺下,小心着凉!”陆廷昱微微起身,将莫名揽在怀中,拥住她睡下,之后,细心的掖好锦被,却见莫名别过视线,痛苦的闭上双眼!

    眼前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只是,为什么要在自己下定决心要斩断所有之后,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要让她陷入如此不堪的境地?

    陆廷昱心中滋味难辨,他承认,昨日,是他趁人之危了!可是,听着她口口声声的喊着那个“遥儿”,让他如何能不嫉妒?

    原本,他只是想堵回她的话语,可是,一碰到她,思念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可是,他不后悔,她本来就是他的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将她留在身边,一生一世!

    “我想!”半晌,莫名的声音闷闷的响起,“有些事,应该说清楚了!”

    “好!”将妻子揽在怀中,陆廷昱柔声回答!“你……还是先行起身吧!”别过脸,莫名咬住下唇,艰难开口!

    “现在这般也是一样!”脸上眼底,全是牵强的笑意,只是,回答他的,却是一室沉默!

    “水凝,我们是夫妻!”一声叹息,陆廷昱仍旧劝慰,“如果发生什么事,我希望,你第一个找的人,会是我!”而不是其他不相关的人!

    “放了七哥!”沉默许久,莫名方才开口,神色漠然,清淡如水!

    “好!”他本就无意为难,毕竟,那人是她的亲兄长,他又怎么舍得让她伤心呢?困住那人,只是为了引她出现罢了!

    “放我和七哥离开!”

    “不行!”陆廷昱断然否决,“你说什么都可以,只有这个不行,我怎么能放你离开?我做了这么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她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怡安公主,抑或是怡安公主身后的中朝,毕竟,权位争夺,这可是一笔不小的筹码!

    “今天,我便向众人宣布,你,便是我的荣王妃,王府的女主人!”沉默许久,陆廷昱方才再次开口!

    “不要!”莫名身子一僵,继而急切拒绝!

    “不许说不要!你是我的妻,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不可以说不要!”长久的嫉妒在莫名这坚决的回据之后轰然爆发,双手紧紧的握住莫名的肩胛,不许她再逃避!

    “是吗?”嘴边勾起嘲讽的笑意,莫名抬首直视,眸光清冷森寒,扫过陆廷昱的双手,一时,陆廷昱仿若被烫伤一般收回双手!

    “水凝,我……”

    “既然荣王爷执意如此,那我们兄妹只好奉陪到底,只是,希望他日荣王不会后悔才好!”淡淡的说完,莫名背过身子,掖好锦被,不再理会身后之事!

    懊悔之色自眸中一闪而逝,锦被底下,陆廷昱双手紧握,压抑着心中妒恨!

    刚才,因为嫉妒,他差一点又伤了她!不可以了!上次的教训已经够了,不可以再失控了!

    他不能再被嫉妒蒙蔽双眼,他,不能再重蹈覆辙了,那种锥心刺骨的思念与懊悔,他再也不想承受了!

    不是已经决定了吗?无论她心底的人到底是谁,他都不会放手,那么,他又何必计较?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是何等的困难啊!

    夕阳西下,群芳苑,赏春园,暖香亭中,纵使周边花红柳绿,却难以安抚陆廷昱低落的心绪!

    “主子!”一声呼唤,离尘行礼问安,“这是密室那人让我交与主子的东西!”之后,双手奉上荷包!

    “你可有看过里面的东西?”陆廷昱转身,接过,淡淡询问!

    “属下不敢!”离尘低头,陆廷昱不置可否,打开荷包,看着里面的东西,取出那青色瓷瓶,打开,本欲放在鼻尖轻嗅!

    “主子不可!”离尘连忙阻止,“还是让属下拿去让人鉴别为妥!”若是毒物,岂不害了主子!

    岂知,陆廷昱并不理会,依然故我,随即,眉间轻皱,他果然没有猜错,是凝脂玉露,和她脸上涂抹的伤药一样,只是,她又怎么会有瑶宫之中从不外传的疗伤圣药?

    目光微转,陆廷昱看了一眼那张精细到足够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此时,那面具已被折成一小块儿,安静的放在荷包之中!

    之前,他曾让人看过了,这张面具,亦是瑶宫之人所为,那瑶宫行事,向来亦正亦邪,但却从不过问官场之事,今次这般,又是为何?

    前些时候,那瑶宫也没少找他的麻烦,至于原因,他到现在都未查出,也许……会和她有关吗?她和瑶宫,到底又有什么关系?

    “主子……”离尘忍不住出声,却是欲言又止,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不知主子为了何事处罚浩尘?”

    “护主不利,难道不该惩处?”

    “可是昨日之事,确实……”

    “本王只看结果!而昨日的结果就是,他让名儿在他的看护下受伤了!”

    “是!”离尘低首,心下却万分感慨,昨日的事,又岂是他们这些人能管得?

    施妃娘娘要教训一个小丫头,他们也无从管起,更何况,施妃娘娘还是皇命赐婚,地位,自是非同一般,他们岂敢轻易开罪,浩尘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霞影院那边可处理妥当了?”

    “回主子,霞影院一干丫鬟小厮全部调离,昨日跟随施妃娘娘的几个小丫头都依主子的吩咐,杖责二十,逐出王府!”

    “那个贱人呢?”

    “这……”离尘连忙跪下,“请主子三思!施妃娘娘毕竟是皇命钦赐的妃子,若是施以重罚,皇上那边,怕是难以交代!”

    “如此说来,你们并未按本王的吩咐办事了?”

    “属下办事不力,请主子降罪!”

    “这样的事,本王不想再见到第二次!”

    “是!”一时间,离尘冷汗涔涔!

    “现在,你该知道怎么办了?”

    “是!属下明白!”

    “那件事,让别人去做,从今日起,本王命你好生保护名儿,不许再有丝毫闪失!”

    “是!”

    “下去吧!”

    “属下告退!”施了一礼,离尘缓缓退却!

    将瓷瓶放入荷包之中,陆廷昱离开暖香亭,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将这些东西还给她,那样,她便只能如今日一般,呆在房中,等他归来!

    可是……顿住脚步,望着手中绣工精细的荷包,陆廷昱心下轻叹,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从此,怕是再也别想靠近她半分了,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