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八十七、赎身

    高台之上,素衣女子轻纱蒙面,端坐于古筝之前,身后,蓝衣婢女静立在侧!

    “小姐!”察觉到莫名的异常,荷香担忧轻唤,莫名抬头,眼中满是哀伤!终究,是她高估了自己!

    她做不到无喜无怒,只要一想到那人也在悦薇阁中,她就无法平心静气!直到今日,她才知道,自己不是不怨不怒,而是一直压在心底,刻意忽略罢了!

    现在,她该怎么办?先不说其他青楼正眼巴巴的等着软香阁出了岔子,好伺机而动,落井下石,单说悦薇阁中那几人,又有哪个是好应付的?

    本来,那人和齐王已经起了疑心,要是再授之以柄,难保他们不会借机清查,自己暴露了身份是小,若是连累了萧逸他们,那她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所以,她不能有丝毫的差错,不能!强迫自己静下心思,伸手,放置于古筝之上,犹豫半晌,方才拨弄琴弦!

    只是,一声刺耳的声音过后,琴弦断裂,割伤了莫名的右手食指,“小姐!”一声惊呼,荷香连忙蹲下身子,小心的用丝绢包扎伤口!

    悦薇阁中,众人已然惊动,不约而同的望向高台,看到荷香,陆廷瑞心下一动,竟然是她?

    据那老鸨所言,她便是软香阁那个神秘的幕后之人!今日这场戏,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只一眼,陆廷昱便再也移不开目光,那个身形,那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形,是她吗?

    眼中心中,再也容不下其他,正要去确认,却听一声冷哼!

    “这软香阁的花魁也太过无用了!今日这般大喜的日子,居然也敢出差错,简直就没有将皇室亲贵放在眼中!”

    陆廷昱皱眉,继而定下心神,望向陆廷旭,却接收到陆廷旭挑衅的目光!

    “本是大喜的日子,何必为了区区小事斤斤计较,扫了大家酒兴!”

    “可是,本王的酒兴已然被这女子败坏殆尽!”陆廷旭似笑非笑,没错,他就是看到陆廷昱眼中的惊喜激动才故意刁难那女子的!

    难得的是,这个一向冷血无情的老六竟然会替那女子辩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三哥大人大量,何必跟那些市井小民一般见识,今日就当看在九弟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如何?”陆廷瑞举杯,笑意吟吟!

    “好!既然九弟开口了,为兄自当从命,只是九弟重金聘请,不会是只让人在台上发呆而已吧!”

    话落,众人目光重新落在高台之上,只是那蓝衣婢子偏巧不巧,挡住了悦薇阁中一众人等的视线,看不清情况!

    “小姐!”荷香满是心疼,“不要再苦苦支撑了,没有人会怪你的,我们回去!我们这便回去好不好!”回握住荷香的手,微微用力,缓慢而坚定的摇头!

    望着受伤的食指,强行压下心头的慌乱,心思急转,片刻之后,执起荷香的手,在荷香手心落下笔画!

    “笛子?小姐是要笛子对不对?”莫名依旧垂首不语,轻轻点头!

    “好!小姐等等,我这便去找!”之后,急急离去!高台之上,莫名不动如山,低垂螓首,不知所思!

    望着台上那孤独倔强的身影,陆廷昱心下满是疼惜酸楚,那般隐忍坚强,不是他的水凝,又是何人?

    他的妻子,岂可任由别人评头论足,说三道四,冷厉的眸光扫过那些指指点点的官员,一时,众人畏惧,悦薇阁中,竟是鸦雀无声!

    曲音悠悠,婉转哀愁,众人循声而望,却见高台之上,那名素衣蒙面女子孤傲站立,横笛在手,清雅似仙,高贵而不可侵犯!

    曲音优雅,意境深远,莫名垂下眼眸,敛尽心绪,任由那曲《断情殇》从唇边溢出,仿如无所知觉!

    曲终,收笛,荷香近前,扶住莫名,缓缓下台,感觉莫名紧紧的握住自己,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心下更是酸楚,连忙加快脚步!

    马车之中,莫名神情恍惚,虽然轻纱覆面,却是难掩满身疲倦,身子仿如无力一般,倚在车壁之上,一旁,荷香静默,心中满是愧疚!

    毫无预兆之下,马车忽然停住,全无防备的莫名身子不由前倾!

    “小姐!”一声惊呼,荷香连忙扶住莫名,“小姐没事吧?”莫名微微摇头,神情飘渺不实,重新坐起,靠在车壁之上!

    “水凝!”一声轻唤,令莫名心头一颤,僵硬片刻,方才回神,自嘲一笑,竟然出现幻觉了!

    “水凝!”又是一声轻唤,不可置信的抬头,之后望向荷香,见荷香微微点头,即时,六神无主,满是慌乱戒备!

    “水凝,我来接你回家了!”死死的盯着垂落的车帘,莫名抓住荷香,身子缩成一团!

    “小姐!”荷香扶起莫名,“别怕,我在这儿,荷香在这儿!”紧紧的握住莫名的左手,仿佛,想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如今这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聪慧女子!

    车帘被人掀起,阳光洒落车内,一时,炫目的让人无从适应,而那立在车前的男子紫冠束发,锦袍加身,仿佛踏着阳光走来,耀眼的不可直视!

    “水凝!”唇边的浅笑宠溺柔情,几乎让人醉倒其中,“我来接你了,我们回家,好吗?”

    可是,这一切,在莫名眼中,却是无比的讽刺,同时,也让莫名静下心神!别过视线,不想再看到那张虚伪的面孔!

    “这位公子!”挡住陆廷昱的视线,荷香开口询问,“公子何故挡住我们的去路?”

    “水凝,和我回家,好吗?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我们回去,好不好?”此时,陆廷昱的眼中,哪里还容得下其他!

    荷香回头,望见莫名低垂的眼睑,心下疼惜,之后,坚定的望向陆廷昱,毫无畏惧!

    “这位公子想必认错人了!我家小姐并不认识公子!”

    “水凝,有事,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

    “公子……”接触到陆廷昱不耐烦的眼神,荷香心下一颤,不由害怕!

    “水凝……”毫无预兆的抬头,对上陆廷昱满是深情的双眸,心中刺痛,下一刻,别开视线,抬手,去掉蒙面轻纱!

    刹那间,陆廷昱的笑容僵在脸上,掀起车帘的手无力滑落,木然的听着里面的婢女催促赶路的声音,毫无知觉,心中,只有一个声音!

    

不是她?居然不是她?为什么会不是她?明明是那般熟悉的身形,还有那曲笛音……怎么可能不是她?

    可是,确确实实,那是一张陌生的容颜,虽然,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终究,却不是她!

    车声寂寂,望着莫名失神的面容,荷香本欲相劝,却无从劝起!

    “我,好恨!”突兀其来的声音让荷香一时怔愣,回过神,再看莫名,却见莫名双眼紧闭,仿佛,方才,只是她的幻觉!

    “无论如何,请小姐保重身子,小小姐她,还等着你回去呢?”

    “嗯!”低低的一声应答,再无声息,轻叹一口气,荷香取出暖裘,细心的为莫名掖好!

    翌日,软香阁后院莫名倚在花厅软榻上,看着手中的帖子,心下恍惚!

    许久,方才回神,望着厅中那满满一箱黄金,心下一声冷笑!之后,扔下帖子!

    “让风清去告诉徐嬷嬷,就说那些人可以将倾城接走了,随时都可以!”

    “是!”一声答应,荷香自去传话,伏在榻上,莫名平息心中的痛楚!

    昨日,他还那般信誓旦旦,情深不悔,今日……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如果,她没有弄错,似乎,他的府上,还有两位新近纳娶的侧妃,呵!她就那么好骗吗?

    是夜,华灯初上,二楼转角处雅间,推开紧闭的门扉,易容之后的莫名故作讶异!

    “难得,今日逸哥哥身边竟然冷冷清清,连一个红粉知己也没有,是不是我软香阁哪里怠慢了?”之后,在萧逸对面落座!

    “明天,我让残夜送你回去,你收拾一下!”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坚定执着!

    “逸哥哥真会开玩笑!”怔忪之后,莫名笑闹,“不过,名儿一点儿也不觉得好笑!”

    “我只是通知你一声!”

    “逸哥哥似乎忘了!”莫名执杯,浅抿一口,之后,不住的把玩观赏!

    “论名份,我乃中朝皇室公主,逸哥哥只是王爷世子,我为君,你为臣,怎么算,好像我都没理由服从逸哥哥的决定吧!”

    “名儿要与我讲名份吗?”此时的萧逸,哪里还有往日半分的风流之姿,神色间,满是郑重肃穆!

    “当然不是!”放下酒杯,莫名展颜一笑,“只是,名儿在这里还没有玩够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再打什么注意!我不同意!”

    这人,还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狐狸!暗叹一声,莫名打起精神应对!

    “以最快,最有效的手段达成目的,我认为值得!”执杯,浅抿一口,莫名神色淡淡!

    “我只看结果!既然有捷径,我又何必去绕弯路?”

    “不要告诉我,聪明如名儿,会看不出来这只是一张等待猎物的陷阱!”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需要!这些事,自有我来处理,名儿不必多问,明天便随残夜回去!”

    “没有人比我更合适!”放下杯子,莫名神色间满是严肃,是的,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荣王府,毕竟,那半年时光不是虚度的!

    “你有没有想过‘危险’二字!”萧逸神情激动,抓起莫名的右手!“难道这道伤口还不能惊醒你吗?”

    “我……”莫名侧首,躲过萧逸过分灼热的目光,“可是,逸哥哥该明白的,只有我去,才不会有生命之忧!”

    毕竟,中朝怡安长公主的身份在哪里摆着,况且,还有……莫名垂下眼睑,掩住眸中的万千情绪!

    “若是我这边出了乱子,逸哥哥也可以趁他们松懈戒备之时,伺机而动!”

    “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陷入危险之地!”

    “只有伤及性命才叫危险!”

    “名儿……”

    “我意已决,逸哥哥不必再劝!”

    “名儿……”忍不住将莫名揽在怀中,紧紧抱住,“为何,你总是这般苛待自己!”你可知,这样的你,更加令人心疼!

    “逸哥哥放心了!名儿不会有事的!”片刻的呆愣之后,莫名轻声安慰!

    “好!”放开莫名,萧逸笑得温柔,“名儿的承诺,逸哥哥记住了,若是名儿做不到,逸哥哥决不饶你!”

    “我知道了!”

    “你这一去,我们都没办法在你身边保护,你要多加小心!”

    “放心了!”抬头,莫名笑容灿烂,“我才没逸哥哥这么笨呢?”

    “我笨吗?”萧逸靠着椅背,又恢复了一贯的潇洒不羁,仿佛方才失控的人与他无关一般!

    “难道不是吗?”拿起案几上的水果,莫名狠狠咬下,明知软香阁已成众矢之的,还敢往这边跑,不是笨蛋又是什么?

    可是,这样的笨,却让她无以为报,这份情,她算是欠下了,而且,有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回报,但是,她会记住的!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