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八十六、暗访

    天将拂晓,万物沉寂,荣王府中,厅堂之上,却满是肃穆!

    浩尘、离尘、丁毅侍立在侧,陆廷昱神色不安,心中满是焦虑欣喜!

    “你们……”闭眼,平复心中过于激动地情绪,再睁开时,眼中无波无澜!

    “真的看见王妃了?”目光,却分毫不离跪在厅中的两人!

    “是……是……”二人不知何故,只是被自家主子骇人的神色吓得双腿打颤!

    水凝!眸中,狂喜之色一闪而过!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后来呢?”片刻之后,强抑满心的喜悦,陆廷昱再次询问!

    “回主子的话!”浩尘近前,“当时,属下听到动静,即刻带人追了出去,只是……浩尘办事不力,请主子责罚!”

    “怎么回事?说!”话到最后,陆廷昱已然是疾言厉色!

    “属下找遍大街小巷,未见王妃踪迹!”

    “没有?”失神的呢喃,陆廷昱不由退后两步,“怎么会没有?”

    “主子……”离尘担忧轻唤,却见陆廷昱闭上双眼,再睁开时,已经敛尽心绪!

    “命人即刻寻找,哪怕将历城掘地三尺,也要将水凝找回来!”

    “是!”一声答应,浩尘领命退去!

    “王爷!”丁毅上前一步,“您该入宫了!”听说,昨夜又有人擅闯禁宫,为了王妃,王爷已然耽误了不少时间,若是去晚了,皇上可是会怪罪的啊!

    同一时间,软香阁后院,花厅之中,莫名倚着软榻,疲惫的揉揉眉心!

    看来,以后有必要立些规矩,比如清晨拂晓,勿扰美梦!话说她才刚睡下没多久啊!真是痛苦!

    “不用管她们!”扔下手中的帖子,莫名吩咐荷香,这些人也真够无聊的,没事弄什么比试,真是闲的发慌了!

    要说,她也可以理解!今年“斗花会”的花主,是楚怜居的流苏姑娘!

    本是满心欢喜,谁知,风头出了不到一个月,便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的小丫头压了下去!

    所以,楚怜居便公然对软香阁下战帖,要求当众比试,以决胜负!

    她又不是真的想开青楼,弄那么认真做什么?况且,青楼风险太大,她才不想整天提心吊胆呢!

    敲门声响,荷香出外探访,不多时,手中拿了一张金灿灿的拜帖!

    “风清那死小子还是不肯进来!”这个风清,本是跟在七哥身边的小厮,七哥失踪之后,便与七哥当时的侍卫残星找到萧逸!

    之后,因为她闹着要开青楼,萧逸便找了这小子陪着她,平时跑跑腿传传话!

    谁知,这死小子知道自己要呆在青楼之后,居然使着劲的闹别扭,还一副顽抗到底的态度,着实令她头疼不已!

    尤其是近些天,那死小子知道她就是七哥的那位“莫夫人”,防她跟防贼似的,整天用不屑鄙夷的眼神看她,想想就来气!

    “风清只是小孩子心性,小姐不必放在心上!”荷香轻声劝解,叹了口气,实在是她也拿那个顽固的小子没办法啊!

    “不说他了!你手上拿着的又是谁家战帖!”这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是北国九皇子,齐王的请帖!”

    “是吗”坐直身子,接过荷香手中的帖子,细细浏览,片刻沉思之后,方才答话!

    “让风清告诉徐嬷嬷,届时,倾城必定到场!”

    “小姐的意思……”接过莫名递过的帖子,荷香谨慎询问!千万别是她想的那样!

    “你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吗?”

    “不行,太危险了,万一……”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还是同萧公子仔细商量为好!”

    “放心,这些事,我自己能够处理!”抬手,懒懒的打个哈欠,“好困,我先睡了,不许吵我!”说完,睡意朦胧的入了内室!

    今日,是齐王府小世子满月之喜,齐王府内,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偏院之中,所有被请来的伶人舞姬细心准备,惟恐有所闪失!

    倾城端坐铜镜之前,任由两名丫鬟为自己梳妆打扮,却未发现,其中一名丫鬟已经趁着人多眼杂之时,偷偷离开!

    泄气的坐在湖边石块上,易容之后的莫名单手托腮,自顾想着心事!

    三天前,收到齐王府的请帖,之后,她便细心筹划,如她所愿,扮成丫鬟,混入王府,只是,却是一无所获,空欢喜一场啊!

    难道,非要她去那里吗?可不可以不去?她不要那个什么凝露珠,她只要七哥能够安然无恙!

    “快点儿!”不远处的回廊之上,两小厮模样的人行色匆匆!

    

“楚怜居的流苏姑娘方才当众向软香阁的倾城姑娘下了战帖,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事儿!还不快点儿!”

    这女人,还真够无聊的!起身,莫名转向悦薇阁,今日齐王大宴宾客的院落!

    人怕出名猪怕壮!可是有些人啊,千方百计想要出名,那个流苏,她今天见到了!

    若论容貌,自是无可挑剔,只是这性子……暗自摇摇头,莫名微微叹气!人前人后两个样,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相比之下,这倾城的性子就比较讨喜了!进退有度,举止娴雅,温顺柔和,最重要的是,贵在自知!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挑倾城作为花魁的原因!

    在她看来,今日这场比试,无论输赢都没有什么意义!流苏依然是她的花主,倾城也还会是她的花魁,什么也不会改变!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悦薇阁中,高朋满座,百官齐集,一时之间,贺喜声,交谈声,笑闹声,推杯换盏之声,不绝于耳!

    远远的便听见曲音婉转,莫名心下一颤,随即,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停下脚步,望着那高台之上的红衣身影!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这首词,在她写下来之后没多久便无故失踪,之后,她曾询问护在那院子外的暗卫,据说一洒扫小厮从院子里出来时神色慌张,行迹甚为可疑!

    反正,她也没丢什么重要东西,而且,那些暗卫已经够自责愧疚了,她也便不再追究!

    毕竟,只是一首配了曲子的诗词而已,实在是没有必要大肆张扬,况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再次望了一眼高台上那含羞带怯的女子一眼,转身,莫名径自离开!

    当时,她之所以在最后关头摒弃这首词曲,正是因为最后那一句!她敢肯定,那人绝对会记得!

    现在,既然有人如此心急的要替她分担北国的注意,她何乐而不为!

    酒醉歌酣之时,一声脆响,众人循声望去,却见那一向睿智沉稳的荣王脸色大变,手中杯盏已然滑落在地!

    而目光,却死死的望着外间空地中临时搭起的高台,那红衣鲜妍的女子,眸中,尽是不可置信的震惊!

    看到莫名入内,荷香忙将她拉至无人之处,附耳轻语,但见莫名眉宇紧缩,满目凝重!

    “严重吗?”

    “怕是不能上台演出了!”

    “没关系,和这里的人说一声好了,损失,软香阁双倍赔偿!”这个风头,能不出,那是再好不过!

    “他们说,齐王重金聘请,怎能无故退出,扫了各位主子的雅兴,谁人担待?”

    “无故?”莫名冷笑,人都快要病死了,还说什么无故?真是可笑!

    “如今,楚怜居的流苏当众下了战帖,怕是……避无可避!”

    “让我想想!”扶莫名在桌边坐下,递上热茶,“罢了!”片刻之后,只见莫名一声轻叹!

    “事到如今,怕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倾城已经送回软香阁,就算重新请回来,也是无济于事!

    “小姐的意思……”

    “为我更衣梳洗!”

    “小姐,不可以……”

    “若是还有其他办法,我绝对不会出此下策的!这些,你应该知道!”

    “小姐何必如此委屈自己!便是就此离去又有何妨?”

    “我不想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荷香,现在的我们,已在危崖之上,暗中,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盯着,所以,我们不能留下任何把柄,踏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小姐……”

    “时间不多了!你先帮我装扮,我还有话要说!”

    “是!”低低的应答,荷香满心酸涩,细细的听着莫名的叮嘱,眼眶微红!

    她家小姐,本该是娇贵万千的的金枝玉叶,如今,却因时事所迫,不但栖身青楼,更要登台献艺,取乐他人,这些,本不是小姐该承担的啊!

    悦薇阁内,议论之声不绝于耳,只是,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人醉酒之意不在翁!

    “好词!好曲!人说软香阁倾城‘词曲双绝’,如今看来,这楚怜居的流苏竟也是分毫不差,难得!难得啊!”礼王陆廷儒满是称赞,连连喝彩!

    有意思!把玩着手中酒杯,陆廷旭心中暗笑,说起来也真是可笑,那般狠辣决绝的荣王爷,竟然也有痴情如斯的时候,若非亲眼所见,他还真是不敢相信!

    如今,那个红衣女子,同样也牵动了荣王那冷硬的心吗?他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饮尽杯中之物,陆廷昱满心痛楚!

    当时,中秋之夜,她如是轻语,从而,定下了他们的一世情缘!

    如今,却有一个风尘女子口中说出,这是何等的讽刺?水凝,她,当真如此恨他吗?

    而此次宴会的主人,齐王陆廷瑞,依旧笑容满面,心下,却不由自主的轻叹!

    最近,六哥失常的举动越来越多了,如此患得患失,全然不似以往的狂傲张扬,究竟,他的六哥,何时才能解开心结啊?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