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八十二、旧地

    “好漂亮的花灯!”一声赞叹,莫名挤入人群之中,伸手,却被人拦柱!

    “做什么?”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白眉白须的老学究,莫名依旧将目光转向那个吸引她的花灯!

    待看到灯穗之上系着的小纸条时,恍然大悟,随即又垮了脸,别的都好混,唯有这猜灯谜,没有点儿真才实学,哪里猜得到?

    “怎么?一个小小的灯谜便将名儿难住了吗?”不知何时,萧逸来到莫名身边,见她满是苦恼,不由打趣!

    “很奇怪吗?”恨恨的白了萧逸一眼,“难道你没听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吗?”可惜这盏精致的宫灯了!

    “还真没听过!”伸手,萧逸取下纸条,扫了一眼,随即走到那摆好笔墨纸砚的桌前,提笔,片刻之后,将答案交与那老学究摸样的人,之后,轻摇折扇!

    “逸哥哥!”看不惯萧逸这种自得其乐的样子,莫名玩心大起!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现在可是大冬天吗?”

    “那又如何?”

    “逸哥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指指萧逸晃动的折扇,莫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有吗?”萧逸仍旧是一副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笑脸,惹得不少围观女子羞红了容颜!

    “难道,名儿不觉得逸哥哥玉树临风,气宇不凡吗?”

    “恕我眼拙,还真没看出来!”这人,还真不知道脸红为何物!

    那老者取下灯笼,无奈的看着眼前两人斗嘴,脸上,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如今的年轻人真了不得,大庭广众之下便开始打情骂俏,唉!他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了!

    “小姐,好漂亮的宫灯!”一声惊呼过后,老者手中的灯笼便被人夺走!

    “小姐,你看,好精致啊!”莫名也停止了感叹,但见一名小丫鬟装扮的女子举着手中宫灯,向人献宝!

    “怜儿,不得胡闹!”此时,人群中再次走出一位女子,莫名眼前一亮!

    气质娴雅,端庄自持,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只是,似乎,她梳的是妇人发髻,已经嫁人了?

    “这位姑娘……”老者上前开口,“那位公子已然猜出谜底,这盏宫灯,已归那位公子所有,还请姑娘交还!”那妇人模样的女子望向萧逸!

    有那么一瞬,莫名几乎以为这两人之间将要擦出那种名为“爱情”的火花!

    “不就是一盏破灯笼,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被称为怜儿的小丫鬟嘴一撇,之后便扔了灯笼,幸好萧逸眼疾手快,这才稳稳接住!

    “动别人的东西之前,是否应该征求主人的意见!”语调不变,眼底,却是一片寒冰!

    乖乖!莫名连连咋舌,这只狐狸,脸色变得还真快,什么时候他也学会这一手了!绝!真绝!

    “你……大胆!”怜儿先是胆怯,看到自家小姐不悦的神色,方才大胆斥责!

    “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本公子管不着,但是,你动了本公子的东西,本公子便有权责罚!”

    “你……你……”怜儿气的说不出话!“怜儿,退下!”一声叱责,怜儿见自家小姐脸色不善,连忙禁言!

    “这位公子,怜儿是有不对之处,但公子如此斤斤计较,未免有失风度!”

    咦?原来还是位深藏不露的主儿,有意思!莫名兴趣盎然的等待好戏!

    “知错不改,看来夫人管教无方啊!”真不愧是狐狸,打人专打脸!

    “大胆!”那怜儿忍不住呵斥,“你可知我家小姐是何人?居然敢如此无礼!”

    “你家小姐是何人?本公子没兴趣知道!”如果不是提醒自己低调行事,莫名都忍不住要为萧逸喝彩了!

    “荣王府的人你也敢惹吗?”情急之下,小丫鬟一声怒喝,却让萧逸下意识的侧首!

    莫名心头一跳,那种熟悉的痛楚再次蔓延全身,无意识的紧咬下唇,妇人,荣王府,这说明什么?

    一时,莫名玩闹之心全无,看到萧逸担忧的目光,下意识的想勾出一抹安抚的笑容,却以失败而告终!

    “名儿……”“我没事!”不等萧逸说话,莫名抢先打断,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翻涌不息的痛楚!

    接过萧逸手中的宫灯,莫名垂下眼睑,掩尽伤痛,“近看之后,更为精致!”只是,可惜了!

    忽然之间,莫名扔掉手中灯盏,“别人碰过的东西,本姑娘不屑一顾!”尤其,是与那人有关!

    

无视身后众人的各色表情,转身,莫名决然离开!淡淡的睨了一眼那气红了脸的主仆,萧逸收了折扇,踩过宫灯,随即跟上!

    望着前面那抹孤寂的身影,萧逸心痛不已,曾经那玩世不恭,聪颖俏皮的女子,如今,却是满身的伤痕,这般故作坚强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痛不忍!

    忽然,失神的莫名被人群挤到一边,下一刻,却被人护在怀中!

    “名儿,不要怕,逸哥哥在这里,难受了,便哭出来好了!”柔声的安慰几乎让莫名的情绪瞬间崩溃,只是,最终,她从萧逸怀中退出!

    除了眼圈泛红之外,似乎再无任何异常,“逸哥哥,陪我去看‘斗花会’可好?”之后,不顾萧逸的回答,径自离去!

    转身之际,眼中的泪水再也隐忍不住,瞬间滑落!

    同一时间,街尾之处,两名女子相互打趣,嬉戏追逐,只见前面奔跑的女子忽然顿住,似乎在寻找什么!

    “看你还往哪儿跑?这回被我抓住了吧!”后面那女子追上,看见发呆的同伴,“回魂了!”一声大叫,吓得先前那女子差点跌倒!

    “你做什么?”那女子站稳之后,指着前面,“你看!”身后的女子不明所以,顺势望去!

    却见前面不远处,一名身形欣长的蓝衣男子,细心的护持着身前那青衣女子,虽然只是背影,但其情其景,却是羡煞旁人!

    “我说嘛!原来浅草你看到俊俏郎君了!”这两人,正是趁着上元佳节出来散心的浅草、淡云!

    “可惜,人家身边已经有美人相伴了,要不要我……”忽然之间,那熟悉的声音惊得淡云止了声音!

    再细看时,那女子的身形竟是那般熟悉!“这……这是……”正当淡云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确认之时,却见人潮拥挤,待她们站定之时,已全然没有了方才两人的身影!

    “斗花会,对,快去斗花会那里!”之后,拉着若有所思的浅草,匆忙离开!

    斗花会,本是北国一年一度的盛典,由官府出面,评选才艺双绝的女子,冠以“花主”之名,赏赐财物若干!

    若是幸运,得达官贵人青睐,则有可能飞上枝头,如此好事,自是有人趋之若鹜!

    只是,近年来,北国民风已不如之前开放,女子更加注重自身名节,轻易,是不会抛头露面的!

    所以,不知从何时起,这“斗花会”,俨然成了青楼女子争夺花魁,抬高身份的最佳时机了!

    看着高台之上不断更换的女子,莫名悄悄挤出人群,根本就没有心情啊!

    “去年元夕日,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孤寂的倚着河边柳树,莫名心下怅然!

    “今年元夕日,花市灯依旧,不见旧时人,泪湿春满袖!”那一切,终究只是逢场作戏,当不得真,所以,不要再想了!

    仰头,望着天边圆月,莫名扯出一抹迷离的笑容!不是已经决定了吗?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好好的活着,要比任何人都活的精彩!

    所以,不能沉溺于过去的欺骗伤害,人生,总是要看着前方,才不会绝望!更何况,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还有遥儿,遥儿还在家里等她呢?所以,一定要坚强啊!

    垂首,取出藏在怀中的竹蜻蜓,莫名笑得温婉,遥儿,现在,你一定睡熟了吧?有没有想娘亲啊?

    片刻之后,莫名收起竹蜻蜓,好了,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

    早点儿解决了这些麻烦,她也好早点儿回家陪她的遥儿去!理好心绪,唇角绽出俏皮的笑颜,莫名转身!

    “咦?逸哥哥也在,名儿还以为逸哥哥只顾着看花主,便将名儿忘得一干二净呢?”稍稍一怔之后,莫名假装没有看到萧逸方才那不及掩饰的疼惜,微笑打趣!

    “不会!”萧逸近前,伸手,将莫名鬓边的乱发别在耳后!

    “逸哥哥会守着名儿,永远!”亲昵的动作,温柔的话语,还有眸中那毫不掩饰的深情,所有的一切,都让莫名无所适从!

    垂首,掩饰眸中的歉意,如果说,当年的她一无所知,现在,她则一清二楚!

    可是,这份情,她要不起!最起码,现在要不起,现在,她心中的伤太深太重,需要时间愈合,至于以后,一切随缘吧!

    “害羞了!”萧逸低头,在莫名耳边轻问,之后,退后些许,打开折扇!

    “难得啊!名儿也有害羞的时候!”依旧是风流倜傥,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你……”本欲出口的责难,却在看到萧逸那灿烂的笑容之时,烟消云散!

    这个一向在花丛中流连的男子,不愿让她心存负担,所以便将自己的感情深深隐藏,那不经意间的流露,怕也是情难自禁吧!如此情意,她当如何偿还?

    “笑话!”心念及此,莫名扬起灿烂的笑颜,双手环胸,“本姑娘会害羞?开什么玩笑?”不可一世的模样,让萧逸心底松了口气!

    “是吗?那……”故作停顿之后,萧逸笑得戏谑,“不知,方才是谁面现红晕,耳热心跳呢?”

    “有吗?逸哥哥怎么不帮我介绍介绍!”

    “算了!”见莫名一副抵死不认的模样,萧逸无奈的摇头,“走吧!否则醉仙楼的烤鸡可就没了!”“那还等什么?”说完,莫名径自离开!

    身后,萧逸收了笑容,眸中滑过一抹疼惜,只是瞬间,便又消失不见,之后,抬步,跟在莫名身后!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