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八十、边城

    虽然两国交界之处阴云笼罩,气氛紧张,但真正的交兵,却只有那锦川之战,只是,那边界的防守却比往常严密了许多,这让莫名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边城,虽然名为边城,但距两国交界之地相去甚远,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是进入北国之后第一个比较繁华的城池!

    黄昏时分,边城最大的酒楼,一架普通的屏风之后,传来袅袅琴音,凄凉婉转,催人泪下!

    “人儿远去,山山水水路几重,送君千里,也只有一声珍重,多少叮咛,耳边声声在飘送,想必今后,呼唤都在梦魂中!”

    酒楼中,三教九流,有风雅的文人墨客,也有忙碌的贩夫走卒,更有闲来无事的兵丁衙役!

    听到有人弹唱,众人都压低谈笑之声,柔情万千的曲调,勾起了众人心中柔软的一角!

    “最怕离别,千丝万缕情切切,马蹄翻飞,只怕铁衣冷如雪,号角声里,英雄壮志当激烈,莫忘深闺,有人望穿云和月!”

    懂得词曲深意的,默然不语,有听没有懂的,也为这满是伤情的曲调感染,心下悲戚,在众人不曾注意的之时,琴音已绝,人去无踪!

    “夫人!”看到莫名平安归来,残夜松了口气,见莫名满是倦容,不由劝解!

    “夫人切勿急躁,还请保重身体!”“不碍的!”说话间,荷香将怀中抱着的古筝交给残夜,自己上前,扶莫名回房!

    “小姐!”荷香递上热茶,“喝杯茶暖暖身子!”莫名接下面纱,疲倦的点头!敲门声响起,荷香放下手中浸湿的锦帕,前去开门!

    “小姐!”荷香入内通禀,“王统领说是有要事求见!”“让他进来吧!出门在外,没有那么多礼数!”一声答应,荷香前去传话!

    “属下见过夫人!”一声见礼,拉回了莫名倦怠的思绪,打起精神,莫名应对眼前之事!

    御林军统领王琢,为人正直,刻板守礼,今次奉了皇上旨意,随莫名一同前往北国!

    “王统领无须多礼!”不是不知道王琢对她的不满,只是她无暇顾及而已,现在,也是时候讲明白了!

    “王统领可是有话问我!”抿了口茶,莫名抢先开口,荷香不忍,忙立在莫名身后,为她揉捏肩背,缓解劳累!

    “恕属下直言!”施了一礼,王琢再次开口,“夫人贵为宁王爷的妾室,如此抛头露面,怕是大为不妥!”果真是弱质女流,不知分寸!

    北国之行,凶险万分,他真的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允了这女子同行,还下了死令,命他们严加保护,不得有失!

    他知道这女子是宁王爷的妾室,跟着他们,是为了去北国寻找夫婿,可是,这也未免太过儿戏了!

    为了不拖累他们赶路的速度,这女子弃了马车,与婢女共乘一骑,从不言苦!

    昼夜兼程,马上奔波,即使是他们这些常年习武之人,也难免吃不消,可这女子硬是咬牙撑了下来,如此坚强,令他们不由心生敬意!

    只是,自从入了北国地界,这女子却每日早早催促他们投宿,若是实在累了,倒也无话可说,毕竟,她只是一介女流!

    可恨的是,待他们稍稍安顿下来,她便带了婢女,抱了古筝出去,起初,他还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命人跟随保护,岂知,她竟然去茶楼酒肆弹曲卖唱!

    作为一名女子,抛头露面本是不该,更何况她已嫁做人妇,居然如此不守妇道,不知廉耻,此举,与青楼女子何异?

    只可惜,她手中握有皇上御赐免死金牌,他也无可奈何,但是,心中那把怒火,却始终难以平息!

    “如今,身在敌国,若是你们心怀怨恨,生了二意,别说是找王爷,怕是连那历城也到不了!”

    莫名的声音,拉回了王琢愤恨的思绪,“属下誓死效忠皇上,绝无二心!”这个女人,竟敢怀疑他对皇上的忠诚,真是可恶!

    “王统领对皇上的忠心,我自是信得过!”否则,四哥也不会单单派他带人保护自己!

    “只是,王统领却对皇上此次的安排大为不满,不知,我说的是与不是?”

    “属下只是稍有疑惑而已!”被人说中心事,王琢自是尴尬不已!

    “对此,我不想多做解释,时机一到,你们自然明白!但是,皇上既然允了我,便是相信我,王统领应该相信皇上的眼光!”

    “属下不敢!”王琢冷汗涔涔,此刻的莫名,有一种令他无法抗拒的威严,让人不自觉的心生畏惧!

    “如此最好!要知道,质疑我,便是质疑皇上识人、用人的能力!”

    “属下知罪!”王琢即刻跪地请罪,他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质疑皇上啊!

    “王统领看轻于我,本是无可厚非,毕竟,我只是闺阁女子,此事无需介怀,请起!”

    “属下惭愧!”虽然起身,王琢却再也不敢轻言妄动,心中忿恨,也一早抛到了脑后!

    

“王统领可曾听过这句话: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一旦战事即开,人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王统领,莫再小看女子!”

    “夫人教训的及时,属下定当谨记在心!”一番谈话,让王琢对莫名有了新的认知,此时,虽未完全心服,但满腔敬意却是无可动摇!

    “此去路途遥远,莫名,还要仰仗王统领护持,还望王统领早做安排,小心应对!”

    “是,属下领命!”难怪皇上会做如此安排,这般机智的女子,岂是他们这些莽夫可以相提并论的,之前,是他糊涂了!

    “时候不早了,王统领也该歇息了,莫名这里便不留了!”从明天开始,便该日夜兼程了,希望,七哥一切平安!

    “是!属下告退!”恭敬一礼,王琢关门离去,莫名这才松了心神,任荷香服侍梳洗!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边城,一条毫不起眼的弄巷之中,两条人影默默静立!

    “君上,您不与小姐相见吗?”这人,竟是本该安心就寝的荷香!

    “不必!”在她身边保护之人,不是泛泛之辈,而且,与他一道的那些暗卫,除了被留在王府的四人,余者尽皆随侍左右,他,应该万分放心的!

    “好好保护公主!”之后,递出一个墨绿色的瓷瓶,细心叮嘱!

    “马上颠簸,这凝脂玉露你拿着,记得每日为公主上药,缓解酸痛!”

    “是!”荷香恭敬接过!

    “回去吧,别让公主发现了!”

    “属下告退!”话落,只见人影一闪,便不见了荷香踪迹!许久,绍随方才转身,映着月光,走出弄巷!

    只见他望着莫名下榻的客栈,眸中,尽是压抑的思念痛楚!

    如此疲于奔命,又是何苦呢?她,不累吗?日夜兼程,快马加鞭,以她如今的身子,可受得了?

    犹记得,当年,她曾向自己抱怨,骑马咯得慌,浑身又酸又痛,一点儿也不好玩,骨头都散架了!当时,他们只是信马游走半天而已!

    可是如今……她可知道,这般的她,更让人心疼不舍,她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是,她又怎会知道,要做到相忘于江湖,是何等的困难?

    她说,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可是,她又怎会知道,他要的,只是能够守在她身边,仅此而已!

    她说,她不愿成为他的负累,不愿因为她而困住他,可是,她又怎会知道,他甘愿为她停留,如果能成为她的依靠,他会万分开心,无比幸福!

    她说,让他为自己而活,创造属于自己的人生,可是,没有了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他,始终放不下,他该怎么办?公主!

    北国历城,齐王府,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厅中,舞姬轻拨琴弦,曲音流泻,竟是莫名在北国边界城镇弹唱的那曲《最怕离别》!

    “六哥以为,此曲如何?”“离愁别绪,缠绵悱恻!”浅抿杯中酒,陆廷昱勾起唇角!

    思念远人,望夫归家,如今年节刚过,听到这般曲音,兵将自是再无恋战之心,尚未交战,便已输了三分啊!

    “将军城头竖降旗,妾在深闺那得知?文武重臣思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陆廷瑞笑意盈盈!“六哥以为如何?”

    “你心中不是早有定论吗?”

    “如此,六哥以为,此战还有必要再打下去吗?”

    “此战必输!”陆廷昱把玩手中杯盏,“九弟这话,应该说给咱们的三哥才是!”

    “若非六哥有意成全,三哥又岂能说战便战!”何止是有意成全,简直就是推波助澜,真不知道六哥在想什么?

    自从六嫂去了之后,六哥越来越难琢磨了,先前消沉颓废,不理世事,如今总算好了一些,可是,行事总是那么出人意料,毫无顾忌!

    不过也好,此战一败,看他们那三哥还有何话可说?想削夺六哥手中的兵权,岂会那般容易,况且,司徒冰玄,并非易与之辈!

    “宁王下落不明,这,怕是中朝唯一的顾忌!”只是,不知是何人蓄意为之?

    “放心!”饮尽杯中酒,陆廷昱唇角的笑意更深!

    “六哥!”陆廷瑞真是好奇的要命,“你没事吧!”最近,六哥的言行太过异常了,让人不担心都不行啊!

    “放心!”他只是在等!执起酒杯,陆廷昱神情恍惚,只是唇角笑容愈发温柔,让陆廷瑞不自觉的起了升起一阵寒意!

    放心,他如何放心?罢了,六哥行事自有主张,虽然事有蹊跷,但是,六哥从来不是被动之人,他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一念及此,陆廷瑞放下心中大石,目光投向那些伶人舞姬,唇角含笑,执杯饮尽!
作者有话要说: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亲们,停下你们匆匆的脚步,投票评分什么的都是举手之劳的事,给偶些动力吧~~~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