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物是人非事事休 七十三、落雪

    北国,历城,皇家北苑,一袭藏青锦衣的司徒冰凌负手而立,嘴角,噙着一抹温和恬淡的笑意,窗外,雪飘人间,一片素白!

    那日,他真的是被吓坏了,本就产后体弱,又因长时间的抑郁在心,加上受寒着凉,数病齐发,竟连御医也束手无策!

    幸好,皇宫之中,珍奇药材一应俱全,王府之内,名贵补品应有尽有,这才让名儿有惊无险,而且忆起了之前所有,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只是,皇帝那含糊的话语和反常的举止传入后宫,引得汹涌波涛,竟有人将主意打到了名儿身上!幸好发现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就知道,那人肯定会给名儿带来灾祸,果不其然!虽然他废了那主事的妃子,又将那些被收买的奴才一一正法,以儆效尤!

    但,事情,毕竟还是那人引起的!果真是个灾星,名儿以后还是少和那人接触为妙!

    谁知,此事被名儿得知,竟然略皱眉头,思虑片刻,随即,道出一句让他万分惊诧却又哭笑不得的话语!

    她说,七哥,纳我为妾吧!

    胡闹!真是胡闹!这种馊主意,亏她想的出来!

    只是,名儿一力坚持,甚至对他做出什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还说的振振有词!

    什么大丈夫不拘小节,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什么名节是小,生死为大!全是歪理不通,亏她还说的理直气壮!

    可惜,他终究还是屈服于自己妹妹的威胁之下,想来就万分气恼!

    那日,她见劝说无用,便淡淡自语,想来,若要在这略京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他还能怎么办?那丫头一向捉摸不定,万一真动了心思,他可没把握一定拦得住,所以,临行前,他已向王府众人正式宣告此事!

    这丫头!一声叹息,司徒冰凌收回视线,转身入内,身后,贴身侍从风清连忙合上轩窗,见自家主子桌边落座,忙奉上热茶!

    他的妹妹,依然那般的聪颖慧黠,皇上的反常已引得后宫之中人心惶惶,名儿和宁王府,也被有心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而今,名儿成了自己的妾室,皇上,则是断不能做出夺人妻妾之事,后宫诸人安心,那些别有用心之人自然偃旗息鼓!

    如此,名儿便可安枕无忧,宁王府,也会一如往日!他的妹妹,总是聪明的让人心疼啊!

    “王爷!”有人推门入内,行礼,“北国君皇今日宫中设宴,为王爷接风洗尘!”“知道了!”把玩手中茶盏,司徒冰凌神色淡淡!

    “残星!”许久,司徒冰凌再次出声,“属下在!”那人躬身等候,“东西可曾送到?”再过几日,他的小外甥女便足足两个月了,他这个做舅舅的怎么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已经送到了,王妃回信,莫夫人和小小姐一切安好,请王爷不要担忧!”司徒冰凌不置可否,唇角噙着一抹淡笑!

    他的妹妹,怎么可能是那般安分守己的人,恐怕……司徒冰凌无奈的摇头轻叹,眸中宠溺不可错认!看来,他这小外甥女可是功不可没!

    想到那个孩子,司徒冰凌眼中笑意更浓!听说,在他那小外甥女满月之时,终于将名姓定了下来,司徒逍遥!

    据说,他那宝贝妹妹当时可是哭天抢地,直说自己遇人不淑,以致女儿被人拐骗了,这丫头,莫不是当真忘了!

    即使无法诏告天下,她依然是中朝最为尊贵的怡安长公主,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如今,孩子也算是随了她的姓,还有什么好闹的!若是真依了她的主意改为姓“莫”,那才真是岂有此理,不成体统呢?

    只是……收起嘴角的笑意,司徒冰凌眼中一片冷凝,那可恶的皇帝,没事就喜欢算计别人!

    若不是那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自己又怎会被名儿逼迫启程赶路,以致连宝贝外甥女的满月都生生错过,这笔账,他一定会讨回来的!哼!

    荣王府,群芳苑,阅冬园,折梅小榭,一袭素衣的落寞男子独坐护栏之上,凭窗而望,梅林成阵,暗香袭人!

    随意的提着一坛陈年佳酿,仰面,那人急急灌下,面色不改!脚下,三个空空如也的酒坛滚落一边,寒风带过,轻纱浮动,倍显凄凉!

    回廊之上,丁毅无声叹息,之后向身后之人躬身行礼,“九王爷,我家王爷就拜托你了!”随即,再次望了一眼那凛冽寒风中的人影,转身离去!

    大约是喝的太过急切猛烈,陆廷昱忍不住咳嗽出声,稍稍平息之后,再次抬手,仰面灌酒,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望向轩窗之外,思绪飘远!

    曾经,有人与他一起,映衬着红梅白雪,煮酒欢娱,之后,发出一声赞叹,好一个粉雕玉砌的琉璃世界!

    

漫天飞雪之中,那娇小的身影跑出小榭,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折下一枝红梅,嫣然一笑,仿若冬日暖阳,明媚温馨!

    “六哥真是不够意思,喝酒也不叫我一声!”一阵爽朗的笑声过后,陆廷瑞大步入内,望了眼当中桌上那几坛尚未开封的佳酿琼浆,也不言语,径自提起一坛!

    “一个人喝酒未免太过无趣,我来为六哥作陪!”扯下封泥,陆廷瑞仰头灌下,“好酒!”抬袖擦拭嘴边的酒渍,望向那与雪争辉的梅林!

    “好一片傲雪红梅,不惧严寒,不畏风霜,世人若能得此性情,又有何事可以牵绊!”回头,望向陆廷昱,“六哥,是时候放下了!”不要苦了自己!

    “放下?”陆廷昱喃喃自语,复又自嘲般低笑,好一会儿,方才止声,若能放得下,他有何至如斯?

    “雪落人已去,梅开枉断肠!”之后,陆廷昱仰头灌酒!

    “六哥,你又何必呢?”曾经的张扬狂放,意气风发都到哪里去了,怎弄得如此狼狈?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你走吧!”一声低语,陆廷昱再次饮酒,让他一个人好好安静一下,谁也别打扰他!

    “六哥……”陆廷瑞心下不忍,“还请六哥保重身体,否则,九泉之下的六嫂,也会于心不安的!”猛然间,陆廷昱扔出手中的酒坛,险险的砸在陆廷瑞身侧的廊柱上!

    “水凝不会有事的!”面罩寒霜,声音冷冽,语气,却不不容置疑的坚定!

    她不会有事的,水凝只是生气了,所以才会躲了起来,不过没关系,他会找到她,哪怕是走遍天涯海角,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六哥还要继续自欺欺人吗?六哥,够了,真的已经够了!”不能再任六哥继续消沉下去了,也罢,就让他做一回坏人好了,只要,他的六哥能振作起来!

    “六哥,她已经……死了!”“她没有!”一声怒喝,陆廷昱骤然起身,提气陆廷瑞的衣襟!

    “不许你再胡言乱语,否则,休怪我不念兄弟之情!”之后推开陆廷瑞,自桌边提起一坛酒,拍开封泥,又坐回护栏之上,仰首,灌下坛中之酒!

    “事到如今,六哥还要执迷不悟吗?六哥,你真的还是我那杀伐果决,狠厉冷残的六哥吗?什么时候,你竟变得如此没有担当了!”陆廷瑞站定,冷声质问!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大丈夫何患无妻,况且,只要六哥愿意,历城之中,有的是甘愿投怀送抱的名门之女,贵族千金,六哥又何苦为难自己!”

    “出去!”语气平淡,却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让陆廷瑞为之一怔,继而,露出一丝苦笑!

    他竟忘了,六哥的宝贝,又岂容他人出言不逊,哪怕,这个他人是六哥的至亲兄弟!是他失言了!

    转身,陆廷瑞踏出折梅小榭,望着天上飞舞的雪花,仿若自语!

    “若六嫂真能平安归来,看到六哥如此颓废,怕也会万分痛心,所以,还请六哥保重身体,权当……是为了不知身在何处的六嫂!”说完,陆廷瑞再不留恋,大步离去!

    许久,护栏之上的陆廷昱方才再次抬手,一气呵成,饮尽坛中之酒,随手扔出酒坛,一声脆响,酒坛四分五裂,仿如他此刻繁杂的心绪!

    仰头,紧闭双目,忍住那排山倒海般的悲痛,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错了,他知道自己错了,一切,都是他的错,只要水凝能够平安回来,只要他的水凝能够回到他的身边,要他怎样都可以!只要,他的水凝能够回来!

    皇宫之内,轻歌曼舞,沉香殿内,暖意醉人,以北国皇帝陆昭为首,文武百官分列两侧,肃穆而又祥和!

    司徒冰凌执杯,看似把玩,却在不经意间,瞥向陆廷昱所在的方向!就是他吗?那个负心薄幸,始乱终弃的男人,遥儿的生父,名儿曾经的夫婿,北国荣王!

    据他所知,北国荣王,睿智深沉,狠辣决绝,想来,也算是个人物,只是,却不想行事竟是那般卑鄙无耻!

    如果,他没记错,这人,曾经藏匿身份,亲临中朝,与名儿,可不仅仅只是一面之缘那么简单!

    可是,还是这人,竟趁名儿忘却过往之际,那般的处心积虑,机关算尽,一心行那欺诈瞒骗之事,着实是可恶至极!

    他以为,名儿就那般好欺负吗?他司徒冰凌的妹妹,岂会任由他人任意欺凌!

    如果,不是临行前名儿那言犹在耳的威胁,他又岂会任由那负心的男人如此逍遥自在?名儿,你这又何苦呢?手中的酒杯无意识的握紧!

    什么叫认人不清,遇人不淑?什么叫一纸休书,求之不得?什么叫恩义两绝,已成陌路?什么叫自己所选,与人无尤?

    名儿,为什么要将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你又怎能那般轻易便放过于他!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名儿,七哥真的为你不值啊!你说得对,这样的奸诈小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他不配做遥儿的父亲!

    见此情形,那高高在上的君王心思辗转,已然明了,只见他执杯在手,掩住唇角那嘲讽的笑意,一饮而尽之后,放下杯盏,仿若无事!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