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五十七、弃妇

    赏春园,柳条吐丝,春花初绽,海棠树下,一袭青衣手扶树干,仰天出神,景物虽在,却是人事全非!

    她,泉水凝,荣王府的女主人,如今,揽萃楼中的弃妇!没错!就是弃妇!转身,倚着树干,慢慢滑落,抱膝而坐,合上双目,往事历历!

    两个月前,她失宠了!准确的说,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之后,可笑的是,她竟连因由都不曾知晓!唇角逸出一抹苦笑!

    犹记得那夜,与他一同推了宫中设的家宴,游走于熙熙攘攘的街巷,彩灯萦绕,美不胜收,回府之后,她兴致不减,拉了他一同赏月对饮,之后,她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第二日黄昏,刚刚醒转的她尚未清醒,便对上他愤恨讽刺的眼神,带着嘲弄,带着冷漠,带着不屑,那些,都是她未曾见过的神情!之后,便是不发一语,拂袖而去,不知所踪!

    三日后,下人战战兢兢的请示,“王爷有令,请王妃搬回群芳苑!”自从成亲之后,她便一直住在他的傲然居,虽然她也曾闹着要搬回群芳苑,但是都被他以各种借口一一回绝了!如今着莫名其妙的命令,怎能让她不起疑?

    听下人回禀说他在书房,她本想去问个清楚,只是里面传来的女子娇吟浅笑让她寸步难行,浅草淡云懦懦回复!

    “三天前,王爷命人将送去别院的几位夫人接回王府了,所以……”后面的话语被浅草用眼神制止,不过无所谓了!了然一笑,转身,看似潇洒的离开!

    原来,他并不是没有姬妾,而是上演了一出金屋藏娇的戏码,而她,就是那唯一的观众。只是,如今,再也没有掩藏的必要了!原来,如此!

    本以为他只有百日寿命,结果如她所愿,事情出现了转机,那么,她当初的决定,是否显得更为可笑呢?

    面对小厮丫鬟同情的目光,她浅笑依旧,她,不是深闺怨妇,从来都不是,所以,她不需要同情!

    早在开始的最初,她便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只是,她不想后悔,既然已经动了心,便给彼此一个机会好了,三个月,是她的极限!

    如果,他还没有做出合理的解释,那也怪不得她了!如今,已经过了两个月,恐怕要落空了。看来,是该好好准备了!

    一阵微风带过,海棠花落,留恋于她发间额际!“二月孤亭日日风,春寒未了游人空。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濛濛细雨中。”如果,再飘落丝丝细雨,便更为契合了!

    只是可惜,虽然阴云密布,却无半分春雨,也是,毕竟春雨贵如油,一如人心!

    书房中,陆廷昱埋首于一堆公文之中,“六哥,你这又何苦?”陆廷瑞摇头叹息,伤人伤己,何必呢!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离开了!”声音冷厉漠然,毫无感情!“我只是怕你会后悔!”陆廷瑞正色!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坠北风中?’如此刚烈的女子,若是一味的苦苦逼迫,难道不怕出事吗?”“出事?”手中的狼毫没有预兆的被折为两段!

    “放心!她好得很!”陆廷昱面上不露丝毫情绪,仿佛那咬牙切齿的话语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一般!

    形色如常,依然我故,波澜不惊,无喜无怒!天知道,当离尘如此向他回报时,他恨不得立时冲到群芳苑,去质问她到底有没有心?

    “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是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继荣王迎娶平民女子为妃之后,王妃数月遭弃,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谈,只是个种原因,却无人知晓!

    “没事!”强自抑制心中翻涌不息的悲愤,陆廷昱仿佛又回到了那夜!

    元宵佳节,月朗风清,两人举杯对饮,葡萄美酒,琉璃杯盏,却不想她一时贪杯,竟然喝多了!

    她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她舞,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行,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她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当时,自己无可奈何,只能一笑置之!岂料,她竟哭了!

    她泣,绍大哥,你到底在执着什么?难道我还比上世俗之人的眼光吗?还是,你终究在意我曾嫁为人妇?

    你可知道,我根本不想做什么公主,我是水凝,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水凝!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字字如刀,扎在他的心头,鲜血淋漓!他知道,那是她已经遗忘的记忆,可是他不许!

    他不许她的心中还有其他男人,他喝止,他命令,他怒斥,他疯狂,可是,她依旧在哭喊她的绍大哥,她是他的妻,怎么可以?

    手间用力,又一支毛笔应声而断,却始终难平他心头怒火!

    “既然放不下,又何苦伤她?难道非要等到她出了事,你才会后悔?”陆廷瑞再次叹息,睿智果决如他的六哥,竟也难逃情之一字!该喜,还是该叹!

    “她不会有事的!”语气是断然的笃定,有离尘暗中相护,她怎会有事?

    “六哥!你输了!而且一败涂地!”“我没有!”扫落案几上的诸多公文,陆廷昱心绪烦躁!“没有?”陆廷瑞冷笑!

    

“六嫂可以言行如旧,神色无恙,你可以吗?六嫂可以无怨无恨,淡然处之,你可以吗?六嫂可以嬉笑自若,打闹逗趣,你可以吗?六哥,聪慧如你,又岂能不知?何苦自欺欺人?”

    “没有!没有!”一掌击在檀木书案之上,狂怒的神情令人望而生畏,惟恐一个不慎,便如那上好的檀木案几一般,支离破碎!

    “你做不到!”望着已成碎木的书案,陆廷瑞断言,“六哥,莫让自己后悔!”之后,径自离开!陆廷昱颓然坐下!

    是的!他做不到,所以,他才恨!恨她的淡漠无情,恨她的无动于衷,更恨自己的放不下!可是,又能怎样?

    “王妃,怎么坐在地上了?”浅草取来暖裘,近前扶起泉水凝,“早春天寒,万一着凉了怎么办?”说着便为泉水凝披好暖裘!

    “没事!”额际海棠花瓣散落,“我只是想好好感受春日的温暖而已?”还是自个儿丫头知冷知热,果真没白疼她们,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她不止一个,还有淡云不是?

    “夫人小心!”正出神间,一声明显带着得意炫耀的女声响起,泉水凝循声而往!

    赏春园门口,好些丫鬟簇拥着一位妇人装扮的女子,珠光宝气,流光溢彩,只可惜,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从今天起,这群芳苑,怕是在无宁日了!

    “这是怡情院的俞夫人!”耳边传来浅草的轻语,说话间,那俞夫人已经娉娉袅袅的近前,上下打量泉水凝良久,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若柳见过王妃姐姐,若柳身子不便,就不给姐姐行大礼了,不到之处,还请姐姐见谅!”“你……”抬手,制止浅草即将出口的质问!这一套她看得多了,况且,她也不在乎那些笑里藏刀的虚情假意!

    “既是身子不便,自是不必多礼,早些回房休息就是!”若柳?还真是人如其名,若柳迎风啊!

    “王爷也是这般嘱咐的,姐姐真是体贴,只是妹妹想着这春日尚好,听说姐姐这赏春园百花烂漫,便擅自做主过来看看,之前未曾向姐姐通报,还望姐姐见谅!”

    “随意便是!”忽略俞若柳眼中的挑衅,泉水凝懒得多费唇舌!“那多谢姐姐了,若不是为了腹中这个孩子,妹妹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了!”“孩子”两个字咬的极重!

    浅草大为惊讶,担忧的望着自家主子,却见主子怔怔的愣在当下!“昨儿个大夫看诊的时候说了,平时要多走动走动,对孩子有好处!所以……”话语未尽,娇不胜羞!

    “是吗?”回过神,忍住心中涌起的阵阵酸涩,泉水凝浅笑依旧,“那先恭喜了!不过这园子挺大的,你们慢慢游玩,我先回了!”看来,真的不需要再等下去了!

    “园子大有什么好的!”看到自家夫人眼中的愤恨不敢,扶着俞若柳的粉衣丫鬟不屑开口,“没人欣赏,还不是一座废园!”“住口!”俞若柳呵斥!

    “竟然敢跟王妃姐姐如此说话,真是没大没小!还不跪下!”“是,夫人!”泉水凝顿住脚步,冷冷的看着做戏的主仆!

    “没人欣赏是吗?”回身,泉水凝笑容灿烂,“姐姐莫要生气,这也是妹妹的错,妹妹回去后定会严加管教,还请姐姐看在妹妹的面子上,饶着丫头一次!”可是神色之间,却没有丝毫有求于人的姿态!

    “我又岂会和一个不知进退的小丫头计较!只是替你不值啊!”泉水凝故作叹息,如果今日连这个小丫头都能欺辱她,那么过不了明天,那些阿猫阿狗的都会骑到她头上了!

    虽说她不愿多招是非,但也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敢招惹她,便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难道前来游园的你不是人吗?知道的说是这丫头无心之失,不知道的,还以为府里尽是些眼里没有主子的恶奴!这传出去了可不太好听啊!你说呢?”

    俞若柳脸上阵青阵白,最终回身甩袖,一记清脆的响声,那跪在地上的粉衣丫鬟脸上便多了五条指痕,之后连连磕头!懒得看她们做戏,泉水凝转身离去!

    揽萃楼二楼小阁,泉水凝独坐窗前,沉默不语,浅草侍立在侧,只是眼神中多了从前没有的惶恐不安!

    原来,王妃的手段并不下于府中的任何一位夫人,只是一直以来隐藏的很好而已,若非今日俞夫人苦苦相逼,怕是没有人会知道吧!

    真的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机会,她给了,所以,没什么可懊悔的!况且,人家现在娇妾美眷,偎红倚绿,怕也没时间搭理她吧!她又何苦自讨没趣?

    再说了,人家现在连孩子都有了,她也没资格留下了,是时候退出了!努力忽略心中的阵阵揪痛,这,便是动了心的结果啊!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还是无情来的好啊!无情即能无伤!算了,反正也不想与皇家多做纠缠,便趁这个机会,一并断了的好!省的整天还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至于感情,罢了,就让时间来治愈这份心伤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人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还有大好的森林供她选择,她又何必独自伤春悲秋!反正,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好了!

    淡云端了茶点回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选择沉默,只将茶点一一摆好!

    “有话就说好了!”收回心神,泉水凝心情略微好转,淡云一惊,抬头,便见自家主子手里捏着糕点,含笑相询!

    “没……没事……”“真没事?”不说算了!“王妃……”“好了,想说的话赶快说,要不就和浅草一边玩去!”别耽误她的时间!她还要好好合计合计呢!

    “王妃!”轻咬下唇,淡云忽然下跪,“方才,我听膳房的人说……说……”“嗯!我听着呢?说什么?”“俞夫人有喜了!”淡云如豁出去一般,让浅草阻止不及!

    “然后呢?”片刻的僵硬后,泉水凝微笑询问,“王妃?”淡云惊讶抬头,“王妃难道不生气吗?”“有什么好生气的?”泉水凝好笑的看着淡云怔愣的表情!

    “又不关咱们什么事!”端过茶杯浅抿一口,“一会儿,你去丁毅那里传话,群芳苑不是王府后花园,不是他人想来便来的地方!”起码她还在的日子里不可以!以后她也管不着,爱怎样便怎样!

    “如果再有苍蝇乱飞乱嚷的话,没关系,我不介意毁了那春夏秋冬四个院子!反正最近也是闲的无聊啊!”

    “是!”对视一眼,浅草,淡云连忙应答!这些奴才太不像话了,单单膳房那边,每次都要她们三催四催,如今,更是连王妃的日常用度也敢私下克扣!是时候给他们点厉害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只小日子过得是甜蜜,偶嫉妒了,为毛偶就要这么辛苦啊!所以,偶要开虐,狠虐……
ps:亲们,举手之劳,票票、点评、花花、收藏……(望天状)为毛偶觉得偶的脸皮堪比城墙了呢?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