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五十五、谢恩

    观秋园中,菊篱旁边,秋千架上,一位青衣女子漫不经心的晃着双足,眉目含愁,身后,两名婢女静静侍立,稍远一点,更有数名小丫鬟等候吩咐!

    院门处,两名锦衣男子注视良久,“恭喜六哥,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淡淡扫了身旁之人一眼,陆廷昱的目光重新落到妻子身上!

    “这群芳苑的春、夏、秋、冬四园景色果真美不胜收,说来,我还是借了六嫂的光呢?”要不然以六哥对这园子的宝贝程度,他想都别想!

    “有话直说好了!”陆廷昱微微皱眉,“听说,”陆廷瑞收了嬉笑的神色,“六嫂直到现在都没有入宫谢恩?”“那又如何?”陆廷昱并不在意!

    “这桩婚事,本就惹人争议,六哥何必再给别人徒留话柄!”依照皇室礼仪,皇子亲王成婚三日,须携其王妃入宫觐见,叩谢圣恩!

    “若是再要延误,父皇怕是也要动怒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他又何尝不清楚,只是每次刚刚提起,她便推三阻四,寻找各种借口逃避!

    知道她性子执拗,他也不敢逼得太紧,所以便回了王妃身体抱恙,这一拖,已经半个月,也是时候了,不能再让她由着性子闹了!

    午后闲暇,泉水凝让人在菊圃前铺了厚厚的毯子,遣退随侍丫鬟,躺下,打开顺手从傲然居书房拿来的书卷,打开,覆在脸上,先小睡一会儿!

    淡淡的墨香,闻着就是舒服,不过着地面有些坚硬,改天让他们试试弄个竹编的藤床过来,带点儿弹性就更好了!

    也不知道跳棋模板做好了没有,围棋她是一窍不通了,实在无聊的没办法,便拉了陆廷昱下五子棋,不过输的人老是她!偶尔赢一两次,还是人家放水让子的!

    说来也对,五子棋和围棋本就相同,而且更为简单易懂,人家好心情的肯陪着自己瞎闹腾已经很不错了!

    没办法,只好自力更生,搬些自己擅长熟悉小玩意,再让他们弄出来,秋千架算一个,跳棋算一个,还有什么呢?得再好好想想!

    送走陆廷瑞,回来便见泉水凝如此模样,陆廷昱宠溺摇头,在她身边坐下,取下书卷,随手翻阅,居然是兵法,莫非这丫头转性了?

    被太阳晃的不舒服,泉水凝不甘愿的睁开眼睛,“你回来了?”夺过书卷,重新覆在脸上,“别再这里睡了,小心着凉!”“真不会享受!”抬手打个哈欠,泉水凝懒懒的抱怨!

    “水凝!”将泉水凝揽在怀中,“明天是重阳节!”“嗯!”懒懒的回应,调整好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宫里设了宴!”“那你自个儿去,早去早回!”随意的挥挥手,算作应答!

    “水凝!”无奈的扶泉水凝坐直身子,“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去皇宫看看吗?”“不想!”就怕她什么都没来得及看,便莫名其妙的丢了小命,那多冤啊!

    “那你陪我走一趟,好不好?”“你又不是小孩子!”“水凝,你在怕什么?”“我没怕啊!”她只是不想被人当成稀有动物围观而已!

    “水凝,他,是我的父皇!你该去看看的!”还是躲不过吗?泉水凝心中暗叹,不再答话!

    御花园偏僻一角的假山背后,泉水凝席地而坐,看看天色,正午时分,据那个什么宴还有些时候,仰面躺下,双手交叠于脑后,闭目养神!

    一早便被拉进皇宫,先是拜见了皇帝皇后,再去拜见了他的养母兼姨娘!难怪他和那九王爷交情颇深,又是亲兄弟,又是姨表亲,还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还真是复杂啊!

    皇帝看似和蔼,只是那不怒而威的王者气势,却让人不寒而栗。还有眼中隐含的探究,好像在算计什么一样,看来她得小心了!

    皇后呢,风韵犹存,很有母仪天下的威仪,只是眼中的轻视和嘲讽却是显而易见,也难怪,谁让她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庶民百姓呢?

    至于姚贤妃,她只能说看起来还不错,至少还拉着她嘘寒问暖了一番,至于心里怎么想,哼!还真当她是好人吗?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皇帝前脚唤了自己的夫婿过去,有人后脚就累了困了!转身,就扔她一个人在瑶华宫大殿!罢了,她也不必自讨没趣,还是出来躲躲好了!

    皇宫这地方,压根就不是正常人能受得了的!吃人不吐骨头啊,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免得祸及自身啊!

    御书房中,皇帝放下奏折,“你的王妃很特别!”看似礼数周全,无可挑剔,眼中,却是无畏无惧,果真不一般!

    “有些事,你也该向朕作个交代了!”“儿臣不知父皇所指何事?”“你的王妃,真的病了这么久?”端过案上的茶杯,皇帝掩住眸中的玩味,轻轻吹着茶末子!

    “父皇明鉴!”陆廷昱躬身一礼!“罢了!”放下茶杯,“朕不会计较这些,只是,你的王妃,真的只是贫家女子?”“父皇既已查明,儿臣怎敢隐瞒?”取过一本奏章,提笔,落字!

    “听闻怡安公主胆识过人,文采风流,朕还真的想好好见识见识!”“水凝她只是儿臣的妻子!”“不过,”皇帝仿若未闻,自顾言语!

    

“怡安公主于十五岁下嫁中朝镇国侯沈莫之子沈子衡,后因得罪中朝新帝,奉旨和离,并公然拒绝我朝联姻,如此残花败柳,不要也罢!”

    “父皇忘了吗?怡安公主已于两年前失足坠崖而亡!水凝,只是儿臣的妻子!”“是吗?”“况且,”陆廷昱一顿,继而扬起笑颜!

    “水凝嫁与儿臣之时,仍是清白之身!”“什么?”皇帝惊得折断手中狼毫,“怎么可能?”“千真万确,儿臣不敢欺瞒父皇,此生,能得水凝为妻,儿臣幸甚!”陆廷昱满是骄傲!

    是吗?皇帝眼中划过一丝玩味,看来,事情比他想的还要有趣的多!他开始有些期待晚上的宴会了!

    迷糊中,泉水凝翻身,却被寒意惊醒,坐起身,吹吹酸痛的肩背,还是自家的高床软枕舒服!抬头,看到残阳将尽,所有动作即时止住!

    天呐!睡过头了,现在什么时候了?这回真的惨了!立刻起身,正要转出假山,却听到宫女们议论纷纷!

    “皇宫这么大,要我们去哪儿找!真是的!”

    “算了,别抱怨了,还是找人要紧!”

    “那个荣王妃也真是的,好端端的乱跑什么,依我看,八成是被皇宫的富丽堂皇迷了眼,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怎么找啊?”

    “谁说不是呢?一介平头百姓,又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也难免了!”

    “你说这荣王爷也真奇怪,纳为妾室也便罢了,偏偏要立为正妃,听说前一阵子闹得可僵了!”

    “皇上最后还不是一样答应了,谁又敢说什么?好了,还是找人吧,我们去那边看看!”话落,便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

    看来真是闹大了,还是早些回去好了,希望还没惹出什么事才好!

    尚未入内,便听到一声怒喝,泉水凝缩缩脖子,好可怕!她要不要现在进去?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认了!鼓起勇气,泉水凝继续入内,只是速度可以媲美蜗牛而已!

    瑶华宫内,姚贤妃端坐中间,微微皱眉,陆廷昱满是狰狞,喝问宫婢,陆廷瑞面色忧虑,静立一旁,忽而眼光一瞥,看到门外磨磨蹭蹭的泉水凝,不由失笑!

    “六嫂可算回来了!”即时,所有目光都集中到泉水凝身上,“那个……大家都在!”不敢去看陆廷昱的脸色,泉水凝敷衍的招呼!

    近前,拉泉水凝入内,这才喝问,“你究竟跑哪儿去了?”“我……”干嘛那么凶啊!“算了!”姚贤妃圆场,“回来便罢了!御花园的晚宴也要开始了,你们可别耽误了!”说完,便任由宫婢搀扶离去!

    “六嫂要是再不回来,有人便要拆了这皇宫了,不过还好!”别有深意的一眼,陆廷瑞笑着走开!

    “那个……”偷偷看了眼侍立的宫奴侍女,泉水凝不由得有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都退下!”“是!”一声答应,所有人行礼而去!

    “那个……可不可以先松手!”虽然不是疼,但是很不舒服的!“到底去哪儿了?”放手,陆廷昱依旧板着张脸,只是语气缓和了不少!

    “也没去哪儿?就是……随便转转而已!”“身边连个侍候的人都不带,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我……”一小步一小步的挨近,可怜兮兮的拉着陆廷昱的衣袖!

    “那个,人家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有些无聊,打发时间而已嘛!”“为什么不说一声,还有……”眼光落在泉水凝裙角上的碎叶,后知后觉的人连忙掸掸群角,打落碎叶!

    “我……只是走乏了,所以找了个地方歇歇脚而已,没事的!”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做什么事还要和人家通报!

    “你……”无奈的叹了口气,陆廷昱伸手,拿下她发间的草屑,“皇宫这么大,万一走丢了怎么办?”而且,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怎么会……”原本的高声反驳在陆廷昱冷冷的瞪视下没了声息,低头,小声嘀咕,“反正可以问人啊!”鼻子下面的东西可不是单单用来吃饭的!

    “你说什么?”语调微微上扬,陆廷昱不由得气恼,别人在这里担惊受怕大半天,她倒是说得轻松!

    “好了啦!别生气了好不好!”再次拉着衣袖撒娇,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希望会有用才好!

    “你呀!就知道卖乖,下次不许了!”一声叹息,陆廷昱宣告投降,“嗯!”泉水凝用力点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过了眼前这关才是正理!

    “走吧!”牵着泉水凝出门,陆廷昱再次轻叹,看来,他是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看到她那可怜兮兮满是无辜的样子,即使明知是装出来的,他也会满心不舍,不知,这样是好是坏呢?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