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五十三、应允

    端着刚刚煎好的药,摒退随侍之人,泉水凝踏入傲然居,正要推门,却听里面传来了清晰的谈话声,不由得顿住了脚步,回身,准备离开,下一瞬,却如被定住一般,惊惧的忘了该如何反应!

    “六哥!”室内,陆廷瑞若有似无的扫了眼紧闭的房门,“听说云枫已经来看过了,你身上的毒……”略微停顿,方才继续询问,“可有办法?”陆廷昱不语,在桌旁落座!

    “难道真的别无他法?”声音中焦虑担忧毫不掩饰,“那件事查得如何?”陆廷昱转了话题,“那些人是死士,当场便服毒自尽,所以……”陆廷瑞忧心忡忡!

    “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百日后毒发?”一阵沉默后,陆廷瑞有些激动,“要不我们再找其他人试试?”“论及医术用毒,有谁比得上云枫?”陆廷昱淡淡的反问,让陆廷瑞一时泄了气!

    “这件事,千万别让水凝知道!”“我知道,六哥放心好了!”陆廷瑞应声,“那六哥好好歇着,我让人再细细查探一番!”门外,泉水凝顾不得心中的震撼,连忙躲开,待陆廷瑞离开,回头,望了一眼房门,随即跟了上去!

    “等一下!”前后无人,泉水凝出声,唤住陆廷瑞,“六嫂?”转身,望了眼泉水凝手中茶盘上的药碗,“这是要给六哥送药吗?”依旧的浅笑自若,只是多了份牵强无奈!

    “我有话要问你?”不容他再次逃避,泉水凝开门见山,“他身上的毒……”“六嫂放心,六哥没事的!”陆廷瑞心急的打断,却更显得欲盖弥彰!

    “方才……”深吸了口气,泉水凝强自压下心中的波澜,“我都听见了!九王爷,我要听实话!”对上泉水凝执着的目光,沉默良久,陆廷瑞方才开言!

    “百日断肠散乃是由七七四十九种毒虫毒草配制而成,环环相扣,生生不息,解药根本无从配制!”“也就是说,要想解毒,必须清楚是哪些毒虫毒草?”陆廷瑞不语默认!

    泉水凝黯然垂首,可是,谈何容易,就算找出始作俑者,又如何确保那人一定会知道百日断肠散的药方?难道,真的只有百日了吗?

    “六嫂!”陆廷瑞担忧轻唤,唇角勾起一丝比哭还要难看三分的笑容,泉水凝转身离开!

    “六嫂!”陆廷瑞忍不住出声,见泉水凝顿住脚步,“如果……如果六哥不幸,真的只有百日,我……不希望六哥留有遗憾,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真正的六嫂!”泉水凝依旧不曾回头,沉默离开!

    望着泉水凝远去的背影,陆廷瑞暗自摇头,若非她太过倔强,自己又何必枉做小人,一切也是为了她好,希望她能明白!

    收拾好心情,再次踏入傲然居,见他衣冠齐整,似是要出门的样子!“怎么不好好休息?”放下手中茶盘,端起药碗,“快将药喝了吧!”“不要!”陆廷昱接过药碗放在桌上!

    “水凝,我没事的!”“管你有事没事,先喝药再说!”再次将药碗递给他,“我说,你现在可是病人,好歹有个病人的样子好不好?”“见到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病早都好了!”话虽如此,陆廷昱还是乖乖喝了药!

    接过参茶漱了口,“水凝……”陆廷昱欲言又止,“怎么了?”“明天是中秋佳节!”“我知道啊!”“宫里设了宴!”泉水凝垂眸,掩下心绪!

    “我想……”“那……你早去早回!”打断他的话语,抬首,笑颜璀璨,“记得不许贪杯!”“你不想去看看吗?”“不想!”泉水凝摇头!皇帝设的宴,岂是平常人吃的消得?

    “其实……父皇他,想见见你!”“见我做什么?还是免了吧!”她才不想沾事惹非,徒增烦恼!

    “我已经和浅草、淡云说好要一起去看花灯了!你一个人去吧!早去早回!”泉水凝再次叮嘱!

    “水凝!”一声叹息,将泉水凝揽入怀中,水凝,逃不掉的!你会成为我的妻子!一定!

    热闹的街巷,耀眼的花灯,鼎沸的人声,只是,为何,她竟觉得那般的虚幻不实?

    陆廷瑞说,不要他的六哥留有遗憾,难道就该搭上她的自由吗?好难的一道选择题啊!这件事,有太大的变数!还有三个月,这么长的时间,谁又敢确定,绝对找不到解药?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相信他是短命之人!可是……万一真的找不到解药,那他岂不是……到底自己该何去何从?谁能告诉她?

    答应吗?万一他解了毒,她岂不是要与他纠缠一生?更要与皇家牵扯不清?退一步,就算没有解药,如果百日后他真的……那自己又有绝对的把握脱身吗?皇家会允许自己离开吗?显而易见,答案是否定的!

    可是,她狠不下心啊!正如陆廷瑞所言,她不忍心他留有憾恨,不想看到他失落的孤寂萧索,她,是真的动心了啊!

    因为动了心,所以才会挣扎,因为动了心,所以才会不忍,如果,他没有生在帝王家,那该多好啊!

    停住脚步,才发现四周已杳无人迹,而那推了宫宴陪自己赏灯的人也一同失了踪影!

    

展眼,那倒映在河面之上水中圆月,衬着周边点点灯火,如梦如幻!耳边,从河心深处画舫中,那隐隐传来的丝竹之音,萦绕不散!

    良辰,美景,只是自己却算不得佳人!轻笑出声!取下腰间竹笛,抬手,不期然想到前人的一句评论:中秋之句,自东坡之后,余词尽废!

    不作他想,那曲《但愿人长久》的曲调从唇边溢出,人生在世,岂能事事称心,与其在此长吁短叹,倒不如抛开顾虑,享受当下!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烦明日愁,自己又何必杞人忧天,惶惶不安呢?随心而动,随意而为,岂不更好?之前,倒是自己糊涂了!

    心结既解,收了竹笛,泉水凝释然微笑,听说,如果两个人果真有缘,那么,转身,行走九十九步,便可于茫茫人海中相遇!

    只是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如今闲来无事,何不验证一番?眼波流转间,笑意狡黠!

    “姑娘这是要去哪?”一声轻挑浮夸的搭讪让泉水凝顿住了脚步!抬目,身侧不远处,一位尽显骄奢的锦衣公子,拦住了那对主仆模样的女子,身后,还有两名小厮模样的打手,渐趋逼近!

    经典中的经典,强抢民女啊!这可得好好观察观察才行!那男子虽然相貌平平,五官也算端正,只是那庸俗的衣着,邪气的眼睛,加上不怀好意的奸笑,还真是有让人倒尽胃口的本事!

    “我家小姐去哪里,管你什么事?”那丫鬟装扮的女子横眉怒目,“识趣的赶紧让开,免得我家小姐发火!”泉水凝挑眉!不一般的丫鬟!再看那小姐,红衣如火,眉目间英气逼人,看来,有好戏看了!

    “你个死丫头,给脸不要脸!给本少爷上!”话音刚落,便见那蓄势待发的小厮扑了上去,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狗腿子,她算是长了见识了!

    “不知死活!”那丫鬟一声冷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听得几声响动,待混乱结束时,却见那恶奴倒在地上,哀哀惨叫!甚至有一个就在她脚边痛嚎!

    “你……你们给本少爷等着……”底气不足的丢下这句话,便带着那两名恶奴惊慌逃窜,引得泉水凝摇头叹息,没意思!还真是俗套到极点了!

    转身,泉水凝欲走开,却被那小姐唤住,“姑娘,等等!”诧异转身,“你找我?”她应该不认识这人吧?

    “方才被姑娘的曲音所吸引,冒昧之处,还望姑娘见谅!”“姑娘言重了!”她就说呢,怎么可能这么巧?原来如此!

    “敢问姑娘,方才那曲子是从何处得来的?”“沿袭古人而已,具体,我也忘了!”抬头看看天色,“若无要事,恕我先行告辞!”“时候尚早,姑娘若不弃,不如结伴游玩,可好?”“不了!”泉水凝浅笑婉拒!

    “我,要去找我的有缘人!”估计,他也该着急了!“后会有期!”招呼之后,泉水凝头也不回的离开!

    火树银花,灯海浮沉,人潮依旧汹涌未散,“水凝!”伴随一声熟悉的呼唤,右手被人握住,回首,却见陆廷昱神色焦急,语含忧虑!

    “你刚才去哪儿了?吓死我了!”“我……”泉水凝俏皮的拉长声音,“当然是会嫦娥仙子去了!”“你竟然还有心思玩笑!”细细的打量,确认泉水凝无事,陆廷昱这才略带责备的训斥!

    “好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嘛!对不起啦!别生气了好不好?”“不许乱跑了!”陆廷昱不放心的叮嘱!

    “知道啦!”“你……”再次打量泉水凝,为什么,才一转眼的功夫,他便觉得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好啦,别你呀我呀的了!再不走可就错过赏花灯的时间了!”“好!”目光下移,落到两人交握的双手之上,于礼不合又怎样?他再也不会放开了!

    刚才,只是替她去买盏彩灯,谁想,回头却不见了她的身影,那一刻,满天满地的恐惧席卷而来,让他茫然若失,不知所措!幸好,她还在!

    任由陆廷昱牵着自己,淡淡的温馨在心底蔓延,唇角逸出满足的笑容,泉水凝不由自主的低吟,“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种感觉大约如是吧!

    停下脚步,陆廷昱不可置信的回头,虽然人声嘈杂,但是那几句,他绝对没有听错!是真的吗?

    “水凝,你刚才说什么?”“我有说什么吗?”泉水凝无辜的睁大眼睛!“你有,你说了!你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不是?”陆廷昱激动地握住泉水凝肩膀,小心确认!

    “有吗?可是我记得是……”看着身后彩灯如星,“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随即转身,笑着离开!

    唇角笑容不可抑制的快速扩展,回过神来,一声惊慌的呼唤,陆廷昱忙追了过去!今夜的月,果然分外的明亮诱人!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