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五十二、醒转

    刚刚送走刑部尚书,丁毅长长的舒了口气!自从王爷出了事,这府里连个能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全要他撑着!仔细想想,王爷也该娶妻了!这府里没有管事的王妃做主可不行啊!

    傲然居,陆廷昱依旧昏沉不醒,三天了,为什么他还不醒?那些御医不是都说暂无大碍吗?也许,书上说的没错,御医不可信!还是去找那些大隐隐于世的神医更为妥当!

    “再过两天便是中秋了!听说这里的中秋很热闹!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坐在床边,泉水凝浅笑不变,浅草、淡云不忍的别开视线!

    “曾经,你为我衣不解带,不眠不休的守了七天七夜,如今你这般赖床,是不是要让我也还回去?”再次压好被角!

    “算了!我也知道你累了!好好休息吧!我会等你醒来的!”见泉水凝起身,浅草忙上前搀扶,却被主子抬手制止!

    再次打量这间卧室,简单,大方,随意而不失华贵,只是它的主人如今却是……回转床边坐下,“睡了这么久,你会不会烦闷啊!”泉水凝温柔浅笑!

    “要不然,我唱首曲子为你解闷好不好?不过,可不许说不好?”随即起身吩咐,“浅草,去拿……”稍稍思索!

    “搬古筝过来!”“是!”浅草行礼,担忧的望向自家主子,要不要让御医也为姑娘看一下,自从王爷病倒了!姑娘总是这般自言自语!真让人担心啊!

    随手拨弄,果然是这身体的本能记忆,难怪她的房间老是放着一架上好的古筝!落坐,双手置于古筝之上,略微思索,再次抬手,纤指弄弦,轻缓而略带忧伤的曲调从指间逸出!

    “窗透初晓,日照西桥,云自摇,想你当年荷风微摆的衣角,木雕流金,岁月涟漪,七年前封笔,因为我今生挥毫只为你,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不自觉间,浅草忘了担忧,完全沉浸在这清新淡雅的曲调之中!

    “远方有琴,愀然空灵,声声催天雨,涓涓心事说给自己听,月影憧憧,烟火几重,烛花红,红尘旧梦,梦断都成空,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没有人注意到,床榻上本应沉睡的人已不知何时醒转,此时,正在侧首倾听,目光烁烁!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曲调渐歇,双手依然停驻在古筝上,垂首蹙眉!

    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闲情弹曲唱歌,果然是天性凉薄,冷情冷心啊!但是,无论如何,她都该心存希望的,那个什么百日断肠散,不是还有百日吗?没到最后一刻,她又怎可轻言放弃?

    “好美!”低沉而仿若呢喃的叹息逸出,泉水凝心神一震,不可置信的抬头,见陆廷昱面目之间虽然难掩萎靡,但神色尚可!本想开心的微笑,却怎样也无法扬起嘴角!

    “王爷醒了!”浅草、淡云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我去告诉大家!”“王爷刚醒来,一定饿了!我去膳房看看有什么吃的东西!”先后说完,两人对视一眼,明了彼此眼中的深意,双双退出!

    “水凝!”陆廷昱温柔浅笑,招手,“过来!”之后挣扎着想要起身,“别动!”泉水凝忙近前,制止他的动作!

    “没关系的,我没事!”陆廷昱一意坚持,泉水凝只好扶他起身,并在身后垫了软枕,让他可以舒服些!

    “以后,不许在别人面前吹曲弹唱,知道吗?”见泉水凝满是疑惑,陆廷昱再次开口,“那般的恬静美好,我怕别人会觊觎你的!”“胡说!”泉水凝娇嗔轻责,随即别开视线,羞红了脸!

    “水凝!”细细的打量,“你瘦了!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我……哪儿有?刚醒来就取笑我,不和你说了!”说完便起身欲走!

    “水凝!”惊慌的想拉住泉水凝,却因为动作太大,牵扯了伤口,吃痛的跌回床上!

    “怎么了?”泉水凝忙坐回去,扶他倚在床头,“你不知道自己有伤在身吗?难道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好好把伤养好吗?”非要她担惊受怕他才安心是吗?

    “别走!”顾不得自己的伤势,陆廷昱忙拉住她的右手,“我……”低头,平复心中的波动,再次抬首,泉水凝笑言依旧!

    “我只是想看看淡云有没有将膳食送过来,你睡了这么久,一定也饿了!”“不用!”任性的将泉水凝揽在怀中!

    

“只要你陪着我就好了!”“难道你一觉醒来,就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不成?好了,别闹了!”“不要!”埋首于泉水凝的颈窝,陆廷昱闷闷的反驳!

    “姑娘,御医来了!”一声通报拉回了泉水凝的神思,只见她慌乱间推开陆廷昱,“我……我先回避一下!你让他们好好看看!不要闹了!”之后转到新搬到房中的屏风后面!

    “进来吧!”得到泉水凝的许可,浩尘忙带了御医从外室入内,淡云捧了清粥素羹,浅草端着刚刚熬好的药,双双随后!几人躬身行礼!

    “该死!”陆廷昱忍不住低咒,之后狠狠的瞪着浩尘!可怜的浩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仍然一头雾水!

    只是主子的目光太过吓人了,还是先避开的好!低头,趁没人注意,浩尘偷偷退出!

    知晓陆廷昱已无大碍,只需细心调理即可,御医细细叮嘱过后,便回宫复命!

    皇帝闻听此信,心下大喜,竟亲临荣王府探视,一时,又是一片人仰马翻的忙碌不休!

    本欲顺便看看他那个未过门的儿媳,不想下人遍寻王府,却不见伊人踪影,当下,见到陆廷昱隐忍的怒火焦虑,皇帝心下开怀舒爽!只是不想自己竟被儿子拐弯抹角的下了逐客令!

    罢了,反正迟早都会见到,何必急于一时,等他们成了亲,看她还躲得到哪里去!暂且放过她好了!

    还要继续纠缠下去吗?夕阳西下,观秋园中,桂花成林,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身鹅黄衣衫的女子坐在繁花树枝之上,仰头望着碧空,双足轻晃,几乎与桂花融为一体!

    自己做好了与皇家牵扯不清的准备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她没勇气去承担那个后果!纵然,她已经有一点心动了,但是,这背后的代价太大了!她付不起!

    所以,既然他已经清醒,那就让一切回到原点好了!等确认他身上的毒解了之后,自己便该离开了!

    再待下去,怕是真的要出事了,只有及早抽身,方为上上之策!这次,不容失败,一定要成功!一定!

    陆廷昱怒气冲冲的来到揽萃楼,没人!又在府中各处寻找,依旧不见人影!

    据离尘回报,那丫头上午回了群芳苑,便再也没出去过,肯定又是躲到哪个角落了!

    好啊!他这才刚刚清醒半天,她又开始躲她了,真是……路过观秋园,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入耳,陆廷昱停下脚步,极目寻找!之后,唇角勾起笑意,身形微动,如轻风掠过!

    树枝微沉,腰间一紧,泉水凝错愕回首,撞进陆廷昱略带怒气又满是深情的双眸,竟有刹那间的失神!

    “你怎么来了!”微皱眉头,泉水凝不满的责问!

    “怎么不好好休息?你才刚醒过来,怎么可以到处乱跑?还有,谁允许你动武的!”

    不是说中了毒最好不要提气动武吗?否则毒素会加速扩散的!这些他都应该知道的啊!

    “这么关心我?”陆廷昱心情大好,那点小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我?”“关心你?有吗?”泉水凝拒绝承认,只是颊边丝丝红晕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突然之间,身体腾空,来不及尖叫,本能的环住陆廷昱的颈项,直到重归地面,泉水凝依旧惊魂未定,连连喘息!

    “放我下来!”缓过神来,泉水凝放手,恼羞成怒的斥责!“如果我说不呢?”“你……”泉水凝气结,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厚脸皮啊!

    话虽如此,陆廷昱还是十分不舍的将人轻轻放下,不想泉水凝近前一步,揪住陆廷昱的衣襟,之后便是劈头盖脸的责难!

    “有武功很了不起是不是?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没我的允许,不许再轻易动用武功,听到没有!”“那可不行!”拉下泉水凝的手,握在掌心!

    “如果水凝你再不见踪影,我可不敢保证心急之下会不会动武?”“好!很好!”泉水凝气结,抽回手!

    “既然如此,那么,从现在开始,便由我来看着你,现在,立刻,马上,回房休息!”话落,便拉陆廷昱离开!

    只是,心中依旧百味杂陈,难辨其中滋味,罢了,只有百天而已,很快便过去了,应该没事的!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