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四十五、应对

    夏日炎炎,炙烤大地!官道上,一辆从外表看去平凡无奇的马车急速而平稳的安然前行,前面两骑相护!

    看着身前的主子再次回头望向浩尘催赶的马车,离尘心底暗暗叹气,若不是顾忌着泉姑娘的闺誉名节,主子怕是早就忍不住坐进马车相伴相随了!

    放下手中的书卷,泉水凝抬手,轻轻的揉着额角,闭上眼睛,整理着这几日得来的消息!

    如今天下三分,其实,她觉得称做南北对峙更为恰当,毕竟那三分之一的南域依附中朝,仅仅只是面子上的自主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北国皇帝名唤陆昭,现在是北国明曦二十三年,而中朝帝君司徒冰玄乃是新近即位,只有三载,年号兴隆!只是,司徒冰玄?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算了!何必劳心?这些事只需知道即可,与她无干!她更在乎的是,她那个所谓的夫君,到底是何来历?看他的言谈举止,似乎很不一般啊!

    私底下,她曾向浩尘、离尘打听过,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是白费,他们永远都只有一句,“主子的事,属下不敢多言!”让她不得不放弃打算!

    还有,之前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样的身世?能与他结亲,只怕也是非富即贵!

    可是,答案很简单,家道中落,父母双亡,简单地说,她现在是孤身一人,如果没有那个所谓的夫婿,她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按照一般的逻辑推理,这种凄凄惨惨戚戚的身世,朱门富户深宅大院应该最是不屑的,纵使迷恋,也只是金屋藏娇罢了!

    若是命好遇上个有些情意的,最多也就是纳为妾室给个名分而已,像她这样的,还真是反常的过分,让她不怀疑都不成啊!

    放下手,拿起放在小几上的纨扇纳凉,罢了,车到山前自有路,如今,只能小心应付,走一步算一步了!

    真相,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况且,她也不是可以任人欺负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掀起车帘,望着头顶当空的烈日,泉水凝不由得缩回马车之中!真不明白,大热天的,干嘛一定要拼命地赶路,不怕中暑吗?还是他们异于常人,耐热抗旱?

    “浩尘!这是要去哪里?”终是没能忍住心底的疑问,泉水凝隔着车帘询问,“回姑娘的话!”浩尘赶车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咱们这是要回京!”回京?扇风纳凉的立时动作顿住!

    京城吗?自古是非最多的便是京城!北国京畿历城,中朝都城略京!依着现在的方向,他们该是去北国的历城的,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

    听不到车内的动静,陆廷昱心中不安,翻身下马,入内查探!却见泉水凝怔怔的发呆,不由忧心询问!

    “怎么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泉水凝一跳,一时间竟反应不上来,“脸色这么难看?哪里不舒服吗?”“没事!”泉水凝摇头,余惊未平!

    “有什么事不要放在心里,说出来会好过一点!”陆廷昱轻声劝慰,虽然她极力隐藏,但是无意间的轻蹙眉头,恍惚走神早已泄露了她的心绪,他只是不想逼她太紧,所以才故作不知而已!

    “知道了!”司徒冰怡敛眉垂首!在没有完全弄清状况之前,她只能慎之又慎!“这些书有时间再看,别累坏了自己!”压下心底的失望,陆廷昱望着小几上的书卷,再次嘱咐!泉水凝点头答应!

    “水凝……”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将那些问题吞没心底!转了话题!“很快就到了!你再忍忍,若是累了便睡一会儿,我……我先出去了!”之后喝停车马,径自离开!

    落日黄昏,一座朱门大户之前,所有人垂手静立,屏气凝神,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造次!

    看着疾驰而来的两骑一车,一众人等慌忙下跪行礼,正要参拜高呼,却被自家主子抬手止住,“免了!”见众人还要开口,陆廷昱再次下令!“不许喧哗!”一时,众人如坠云雾之中,不得其法!

    陆廷昱下马,转身走向马车,压低声音询问,“怎么样?”“姑娘似乎尚未睡醒,要不要……”后面的话被陆廷昱抬手止住!浩尘会意!打起车帘!

    看到陆廷昱俯身,一众人等目瞪口呆,当看到他们万分尊贵的主子从马车里抱下一名熟睡的女子之时,所有人几乎都愣愣的无法反映!这人,真是他们那个雷厉风行,冷峻威严的主子吗?他们没认错人吧?

    “事情可曾办好了?”抱着泉水凝,陆廷昱脚下不停,管家丁毅紧随其后,虽是三十出头的样子,但却沉稳精练,此时连忙应答!

    “王爷放心,人都已经送走了!”“群芳苑可洒扫妥当了?”“一早接到王爷的传话,已然打理完毕!”丁毅压下心中讶异,神色恭谨!

    群芳苑是王爷最为钟爱的院落,平日就没人敢偷懒,根本无需刻意收拾!只是,这位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让一向冷情的王爷这般重视?

    “一会儿挑些伶俐的丫头去群芳苑侍候着!”“是!”顿了片刻,丁毅方才开口,“不久前宫里来人传话,让王爷回来后即刻入宫面圣!”“知道了!下去吧!”见自家主子神色冷淡,丁毅也不敢多言,行礼退去!

    当泉水凝再次醒转之时,入目的便是精致的锦绣罗帐,华丽的丝绦流苏,还有,守在床榻一边,那两个衣着妆容大致相同的古装美人!

    “姑娘醒了!”一声问讯,一人上前扶她起身,另一人转身,不知向外面的人吩咐了什么,之后又折返回来!泉水凝不着痕迹的打量房间!

    华贵而不失典雅,大气而不乏清幽,看来这里的主人应该是花了大把的心思吧!“你们是……”收回心绪,泉水凝专注于眼前之事!

    “奴婢浅草!”“奴婢淡云!”之后异口同声,“见过姑娘!”说话间已是敛衽行礼!“免礼!”好奇怪的感觉,她竟然不怎么反感?难道她真堕落到无视人权的地步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起身下床,浅草忙近前搀扶,被泉水凝挥手制止!“奴婢是奉命来侍候姑娘的!”浅草恭敬回答,泉水凝皱眉,沉吟片刻!

    “在我这里,不要称奴唤婢,我听着不舒服,自称名字好了!”“是!”面面相觑之后,两人行礼,“谢姑娘恩典!”抬手,让两人起身,这些人,她看着就累得慌!

    “姑娘,热水准备好了?姑娘是否要先行沐浴,洗去一路风尘!”浅草微笑询问,泉水凝点头,“带路吧!”“是!”欠身一礼,浅草转身引路,淡云捧着换洗衣物随后!

    转出内室时,泉水凝余光瞥见角落里以消融大半的冰块,心下了然,难怪房中这般凉爽,原来小说也并非凭空杜撰,有钱人果然奢侈!

    晚风习习,驱散了些许日间的暑热,泉水凝百无聊赖的倚在亭子的栏柱上,手中的纨扇有一下没一下的的扇着,目光悠远,心事重重!

    

亭外,一池荷叶,只有数朵荷花孤立其间,增添点点亮色!月华如水,花香融融!浅草淡云侍立在侧,不敢怠慢!另有数名小丫头亭外等候,以供差遣!

    据说,他曾经有一位十分珍爱的女子,这还是她反复追问套话才得出的消息呢?听说,她现在住的群芳苑便是为了那位女子所兴建的!

    群芳苑,以揽萃楼为中心,分为赏春,取夏,观秋,阅冬四园,汇集春夏秋冬四季花卉,这处荷风亭,便处于取夏园中!

    唇角溢出淡淡苦笑,她,或者说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并非是陆廷昱的妻子,倒是极有可能是人家金屋藏娇的结果!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这里会没有一个人认识她!还真让她给猜中了!原来,他所说的一切,仅仅只是骗局!

    那么再让她猜猜,这次突然带她回来是为什么呢?不会是良心发现,想给她一个名分吧?真可笑!

    心中,涌上一种名为幸福的暖流,陆廷昱望着此情此景,唇角不由勾起一丝满足的微笑,看呆了身边的侍从,看傻了亭内亭外一众侍婢!

    挥手,退却那些不相干的闲杂人等,陆廷昱入内,在泉水凝身旁落座,“身子才刚好,怎么就跑来吹冷风了,真是顽皮!”泉水凝身子一僵,手中动作停止!

    “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你了?”陆廷昱关切的询问,“没有!”收起唇角的苦涩,泉水凝打起精神,“你忙完了!”“嗯!”轻声答应,陆廷昱唇边的笑容止不住的扩散!

    “那……”收回目光,低头,把玩手中纨扇,看似漫不经心,“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他不会真以为自己那般好哄骗吧!

    “水凝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好了!”一直以来,他都在等她主动询问,可是她却一直沉默以对,让他无力开口!“你是谁?”“陆廷昱,北国的六皇子,圣上亲封荣王!”“荣王?”泉水凝似喃喃自语般重复!

    “之前,荣王爷可不是这么说的!”一声冷笑,泉水凝抬头,直视陆廷昱的眼睛,“不知,日后荣王妃若是知道王爷随意认了其他女子为妻,会做何感想?”她不介意在他后院放把火!

    “水凝误会了!”陆廷昱眼神烁烁,泉水凝不由别开目光,望向满池荷花,“今日,我已向父皇请旨赐婚,所以,我是非常认真的想娶水凝为妻!”“什么?”泉水凝失声惊呼!

    愕然回首,却见陆廷昱满是严肃,知他所言非虚,心下大乱,再次别开目光,“你怎么可以如此草率行事!”语气难掩心急恼怒!

    “我知道水凝定会生气,但是,我是真的想娶水凝为妻的!”“我……”泉水凝起身,压下烦乱的心绪,稳定神思,许久,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心下主意已定!

    “承蒙王爷另眼相待,水凝着实惶恐,只是水凝乃是一介平民,怎可与王爷相提并论,更是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还请王爷莫再拿水凝玩笑!”

    低头说完,退后一步,“王爷若无要事,请容水凝先行告辞!”欠身一礼,泉水凝径自离去!

    身后,陆廷昱收了方才的温情,满目疼惜,若是没有忘记过往,她是决然会不说出这种自我折损的话语!

    如今的她,聪慧依旧,坚强依旧,只是少了份灵动无畏,多了份隐忍细腻!只是,无论如何,这次,他都不会放手!绝不!

    舒服的伸个懒腰,放下手中书卷,捶捶酸痛的肩背,浅草见此,忙上前替她轻轻按揉!

    “看这些书也不在一时,姑娘何不休息一下,若累坏了,王爷该心疼了!”“他?”泉水凝出神,若有所思!

    若他只是平凡人,如此情真意切,她自会考虑,而且,一路上这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却足够那人在她心底留下深深地好感,只可惜啊!

    帝王之家是非多,她是决计不会卷入其中的,王子皇孙,她惹不起,避开总可以了吧!而且,她也不屑成为人家圈养的三千后宫中的一员!她没兴趣!

    再次捧起书卷,所以,当务之急,便是尽快打听好情况,及早为自己留下后路,免得将来后悔!

    说来奇怪,这里的文字明明十分怪异,与汉字毫无相同之处,可她居然一看就懂,难道,是这个身体原先主人的残存本能!不过倒省了她不少功夫!她乐得轻松!

    “姑娘!”淡云捧着托盘入内,“丁管家在外面求见!”丁管家?司徒冰怡抬头,放下书卷!“让他稍等一下,我即刻便去!”别看这些人不起眼,关键时候,还得靠这些人手下留情,不可得罪!

    起身,浅草上前,为泉水凝整理衣衫,“好了!”制止浅草想为她重新梳妆的企图,只是片刻功夫而已,没有必要弄得多么正式!

    “见过姑娘!”见泉水凝出现,丁毅连忙行礼,“不必多礼,请起!”“不敢,姑娘折煞老奴了!”心下虽然惊异,丁毅面上依旧不露声色!没有恃宠而骄,仗势凌人,这位姑娘非同一般!

    待泉水凝坐定,丁毅方才起身,恭敬回禀,“老奴奉王爷之令,前来为姑娘送些东西,还请姑娘验收!”话落,便有丫鬟婆子陆陆续续,或是捧着锦盒,或是抬着木箱,入内站定!

    丁毅示意,一时,锦盒木箱尽皆开启,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珠钗银饰,翡翠玛瑙,玉雕金器,南海东珠,锦衣轻衫,绫罗绸缎,泉水凝不得不惊叹,真是有钱人啊!

    既然送上门了,不要白不要,往后行走,总有用到银钱的时候,“淡云、浅草,收下!”吩咐一声,之后含笑应对,“有劳丁管家费心了!”泉水凝起身,接过小丫头手中捧着的玉观音锦盒!

    “水凝初来乍到,若有失礼之处,还望您多多提点!”豪门氏族之中,人际关系的相处可是十分重要的,她在此无依无靠无根无势,自然应该一百二十万分的小心了!

    本欲将锦盒递与丁毅,却吓得丁毅连连下跪,“老奴不敢!姑娘有事,但请吩咐!”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他就等着被王爷抽筋扒皮吧!

    “我哪里会有什么事,丁管家莫再推辞,否则,便是看不起水凝了!”“老奴不敢!”虽说王爷昨夜并未在这位姑娘房里留宿,但是能住进这群芳苑,想必这位姑娘在王爷心中的地位定是非同一般!

    “这观音雕琢简单,生硬无趣,我不喜欢,丁管家若是不收,我便砸了它也无妨!”之后举手做势!“姑娘息怒!”一时,满屋子人尽皆下跪!

    “如此,老奴谢姑娘赏赐!”左右权衡,丁毅终是咬牙答应!泉水凝这才绽出笑颜,将东西递与丁毅,坐回原处!

    “今日大家都辛苦了,人人有赏,还有外院那些搬东西的小厮,千万别落下了!浅草,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是!”浅草领了命而去!

    端茶浅抿,掩饰嘴角的笑意,收买人心,她也会!最起码也不能为自己树敌,招人嫉恨!历史的教训可得谨记在心啊!在豪门深院求生存,还真是累啊!
作者有话要说:

偶现在正在考虑要将我家孩子配给哪位?纠结啊……要不要亲们投票决定呢?
候选人:沈子衡  绍随   萧逸    陆廷昱
到底那个会更得人心呢?偶非常期待(星星眼……)!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