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四十四、忘却

    客栈后面的小院,浩尘端了膳食入内,遇到守在院子里的离尘,“主子还没出来?”离尘撇开目光,浩尘暗自摇头!

    七天了,那位姑娘的病情时好时坏,反反复复,直到昨晚,发热的症状才算完全退去,这回,主子应该放心了吧!

    推门入内,浩尘放下茶盘,“主子,该用膳了!”“先放下!”瞧着自家主子那憔悴疲倦的样子,浩尘再次暗自叹气!

    这七天,主子衣不解带寸步不离的守着那位姑娘,不许任何人接近,也难为主子了!

    感觉床榻上的人有醒转的迹象,那人忙打起精神,“冰儿,冰儿!”声声低唤,轻柔中满是焦虑!

    好想睡,谁在她耳边吵来吵去的,讨厌死了,找打!恼怒的睁开眼,本欲开骂的人不由一愣!

    她,这是在哪里?支撑着要起身,却是浑身无力!那人忙扶她坐起,并细心的为她在身后垫上了软枕!

    这是什么地方,司徒冰怡毫不掩饰的四下打量,好古朴啊!真是“古”色“古”香啊!还有面前这个胡子邋遢、眼眶青黑、狼狈不堪,但是却衣着怪异的人是谁?边上那个……书童?搞什么!拍电视吗?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你们……”话未说完,便见房门再次开合,“主子,大夫来了!”话落,便见那人撒下床帏,司徒冰怡收回将要出口的询问,决定静观其变!

    一阵忙乱过后,只见那医者收手,向那主子模样的人拱手一礼,“恭喜恭喜!这位姑娘已是大好了!只要再吃几帖药,调理一下便可!”说完后,那医者便被离尘带出房间,自去开方抓药!

    重新将床帏挂起,却见司徒冰怡脸色阴晴不定,那人一边取下覆在司徒冰怡腕上的绢帕,一边担忧询问!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收回思绪,司徒冰怡抬头,困难的咽了口唾沫,如果她的观察判断没有错误,那么就是……天啊!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我……”再次扫视身边之物,细细回想方才的点点细节,勉强定下心神,“我……你们是什么人?”算了!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这个以后再说,你久病初愈,不该费心劳神的,好好歇着!”言语间满是细心宠溺,惹得浩尘再次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这人,真是他们那杀伐果决的主子吗?

    “我……”不安的缩缩脖子,低头,“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怎么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早知道,她就不该顶着大太阳去找什么工作?事到如今,只能蒙混一时算一时了!希望这些人不要太精明才行!

    许久没听到答话,司徒冰怡抬头,只见面前之人满是呆愣僵硬,神色间尽是心痛自责,不可置信!只是她不曾发现,那人眼中,一丝狠厉转瞬即逝!

    “怎么了?”她应该没有说错话吧!依照方才的情形,很显然,这个身体生了场大病,所以,忘记一些事情应该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对于如此对于这诡异的事件,为什么她的内心似乎并不怎么排斥惊诧,接受的竟是异常的迅速,仿佛本就是理所应当一般!

    而且还能在短时间内收集整理对自己有利的信息加以分析,并作出有效地决断!她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没关系!”许久,那人温和安抚,只是那笑容却是万分牵强!“以后会好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身体!”“那……”咬紧下唇,司徒冰怡挣扎!

    “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谁?”低头,声音中满是忐忑!“你……”那人一顿,既然忘了,又何必再让她再忆起曾经的伤害,倒不如彻底了断的好!

    “你原本姓泉,闺名水凝,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夫君,陆廷昱!”“泉水凝?”司徒冰怡喃喃自语自语,竟然和她的本名一样!同名同姓吗?

    浩尘愕然的盯着自家主子!他刚刚没听错吧?主子说什么?他们的主子竟然破天荒的撒谎了!而且还是在哄劝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妻子?自从两年前那件事情之后,主子便对于自己的婚事讳莫如深,便是今上也拿主子没有办法,只得听之任之!

    主子这是怎么了?要知道,主子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在北国,不知有多少名门千金,贵族娇女为得主子青睐而不顾一切!

    主子如今竟是承诺了这来历不明的女子是他的妻子?主子不会是累糊涂了吧!

    “好了,其他的以后再慢慢说给你听,你刚刚醒来,再休息一会儿?”小心的扶司徒冰怡躺下,“我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一会就回来!不用害怕!”为司徒冰怡掖好被角,见她点头应允,陆廷昱这才起身离去!

    原来,因为病情的延误,本来简单的风寒没能及时得到医治,后来更是反反复复发热不止,以致司徒冰怡完全忘却前尘!

    如今,她只记得在现代发生的事情,从而误以为自己只是刚刚穿越而已,虽然心里有些许疑惑,但因疲于应付眼前的境况,竟不曾上心在意,将之完全抛在了脑后,不再予以理会!

    刚出了院门,便见离尘抓好了药回来,“主子!”陆廷昱脚步不停,“让你做的事可都办好了!”“是!”“可查到是什么人干的!”“没有!”离尘面有愧色!

    “不知那位姑娘可有说些什么?”离尘想起方才谨慎戒备的女子,不由随口追问,却见陆廷昱沉了脸色!浩尘忙压低声音,“那位姑娘不记得之前的事了!”离尘惊诧!

    “继续追查!”胆敢伤害她!他会要那些人付出代价!“主子!”略微沉吟,尽管知道主子的不悦,离尘还是再次开口!

    “当日大雨倾盆,所有线索都被冲洗的一干二净,若要查找,怕是不易!而且,属下觉得此事不宜再次追究,万一引得姑娘忆起那些过往,无法承受,反而会害了姑娘!”

    

沉默片刻,陆廷昱方才开口,“罢了!”想必那些人也逃不过“炎汐”的追杀,该是已经死了!

    “主子!”浩尘近前,“既然姑娘已然平安,还请主子早些休息,保重身体才是!”“你们仔细守着,有事立刻通知我!”“是!”浩尘、离尘齐声应答!陆廷昱这才转身回房!

    当陆廷昱被浩尘十万火急的“请到”司徒冰怡——现在该称呼为泉水凝才是——的房间时,不由失笑!只见泉水凝拥被坐起,仰头望着床帏顶部,而离尘端了药碗,静立一边,沉默的垂首不语!

    “水凝!”陆廷昱微笑近前,在床畔落坐,顺手探试她额际,“还好,不烫了!”之后从离尘手中接过药碗,“这药可是要趁热喝才好!”执勺,轻轻吹凉!

    “你是……”一时间,泉水凝无法从眼前的“美色”中反应过来,只能呐呐询问,“怎么?才这么一会儿,水凝就把为夫忘了?”言语间是淡淡的笑意!

    “是你?”泉水凝惊讶,这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眼前之人,完全当得起“翩翩佳公子,绝美纯如玉”的称赞!果真是人靠衣衫马靠鞍!看看,收拾干净了就是不一样,干嘛搞得那般落魄!

    “先喝了药再说!”将汤勺递前,却见泉水凝不由自主的床榻里间瑟缩,“那个……我已经好了,不用再喝药了!”中药啊!打死她都不要喝!苦死了!

    “才刚刚好,快趁热喝了!”“不要!”泉水凝清秀的小脸皱成一团,如临大敌般的盯着药碗,“良药苦口,而且浩尘已经买了好些蜜饯糖糕,不要怕!”早就听闻让她吃药会无比困难的,果然!

    “我……”司徒冰怡低头,垂眸,掩尽心绪,只见她可怜兮兮的拉着陆廷昱的衣角,“那个,可不可以不要喝,很苦的!”软软的撒娇语调,泉水凝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浩尘、离尘一哆嗦,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诧异苦笑欣慰,之后不着痕迹的悄悄退下,顺便细心的掩上房门!

    虽然这般温柔体贴细心和气的主子他们很不习惯,但是,主子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便好!他们的主子,本就应该是幸福的!

    “水凝,不要让我担心了好不好?”“不要啦!”推离眼前的药碗,“相公,不要喝了好不好,我已经完全好了,真的不需要喝这些苦哈哈的药了!”泉水凝依旧努力争取,却不见身边之人为她这声突如其来的称呼怔在当下!

    相公?许久,陆廷昱才反应过来,眉梢眼角全是幸福的笑意,她刚才,喊他相公了?他没有听错吧?相公,真好!

    半天没有声息,泉水凝忍不住抬头,却发现那个自称是她夫君的人一脸白痴般的笑容,心下不由恶寒!为了逃过这其苦无比的中药,她这回算是下了血本了!所以,药!坚决不能喝!

    “水凝!”再次收回心绪,陆廷昱依旧劝说,“这药是帮你调理身子的,不要任性了,好不好!”“不要!”再次强硬的推离眼前的药碗!

    “说不喝就不喝!”既然软语相求没有用,她又何必低声下气!“小女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水凝,别闹了!只要你肯喝药。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依你!”陆廷昱再次放低姿态哄劝!

    “真的?”泉水凝眼睛一亮,这个条件非常具有吸引力,“那好,从下一碗药开始,我统统不用喝!”“不行!”陆廷昱语气陡然一转,吓了泉水凝一跳,随即低头!

    看来,刚才的话也只是空口白话而已,不要紧,来日方长,以后的事慢慢再说,先应付了眼前再作打算,这药,看来是非喝不可了!

    目前什么都没弄清楚,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对他的夫人感情有多深,万一弄巧成拙,可就得不偿失了,还是适可而止的好!别玩过火了!

    “水凝!”知道自己的急切吓坏了眼前的人,将药碗放在床头的案几上,少许犹豫,伸手,将泉水凝揽入怀中,陆廷昱连忙解释!

    “我不想你再有什么闪失了!所以,不要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了,好不好!除了这个,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我……”强自镇定,声音略显牵强,“我方才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我喝药就是了!”陆廷昱一愣,放开泉水凝!认真的望着她的面容!

    “水凝,看着我!”他吓到她了吗?以前的她,自是不曾知道“惧怕”二字!只是如今,受尽磨难的她已如惊弓之鸟一般!他不该在此时这般急躁莽撞!

    “对不起!”突兀的道歉声里泉水凝讶异抬头,却撞进一双满是深情怜惜的眼眸之中,一时竟难以自拔!

    “水凝,不用怕,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的!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望着陆廷昱满是认真诚挚的眼眸,泉水凝无意识的点头!

    下一瞬,便见眼前之人绽出了最为璀璨的笑颜,一时间,竟令她觉得安心!也许,这个人可以相信!

    “先喝药吧!还好没有放凉!”端起药碗,细心地执勺送向泉水凝嘴边!即时让她垮下面容,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伸手,接过药碗!

    长痛不如短痛,反正都是要喝的!望着碗中褐色的药汁,深吸口气,泉水凝以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准备喝药,却在药碗送到嘴边时赶紧拿开!

    不行,她喝不下!“水凝……”看了一眼陆廷昱殷殷期盼的目光,泉水凝一闭眼,一手捏住鼻子,强行灌下,扔开空碗,苦涩在口中无限蔓延,让她不由涕泗齐流!

    陆廷昱忙递上参茶,让泉水凝鏉口,之后又给她嘴里塞了一颗蜜饯,这才略略让泉水凝缓过劲来!

    “苦死了!什么良药,我看这分明是害人的毒药,不喝了,以后死也不喝了!”“好好好!”陆廷昱心疼的哄劝,为泉水凝拭尽眼角的泪花!

    “别哭了,下次我让他们在多放些红糖和甘草,那样就不会苦了!”“我不管,我不喝,谁爱喝谁喝去!别来找我!”泉水凝依旧指责控诉!

    “好,不喝了!只要你好好的!你说怎样就怎样!”陆廷昱心疼的许诺!以后,断不会再让她受丝毫苦楚,他发誓!
作者有话要说:

好吧!偶承认这样的情节很狗血!亲们先别急着扔砖头!(顶起铝合金锅盖)好了!亲们可以发泄了……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