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四十三、逃散

    益州惊天大案告破,牵连官员多达十数人众,令人骇然!而此时,益州府衙,却是别有一番景象!

    “姑娘,你不能出去!”一众婢女跪在身前请求,司徒冰怡无力的坐回桌边,“出去!”语气中满是不耐!众人面面相觑,最终依言退却!

    都十多天了,她一直被软禁在这里,完全与外界隔绝,也不知如今梦红楼那边怎么样了?不行,得尽快想个办法离开才是!

    “冰儿!”刚刚进房,便见司徒冰怡以手支额,似是异常疲倦!“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说着便在司徒冰怡身边坐下,伸手欲探试司徒冰怡额际,却被司徒冰怡躲过!

    “怎么了?不开心吗?”收回手,沈子衡全不在意,依旧殷勤问询!“你要将我关到什么时候?”放下手,司徒冰怡抬头!反正总要面对不是?不如一次性说清楚!

    “关?”沈子衡皱眉,“冰儿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让人保护你而已!没有别的意思!等回了京,你想做什么都行!”“回京?”司徒冰怡一顿,随即放下刚刚端起的茶盏!

    “我不会回去的!”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宫廷,她不会傻得再次自投罗网!“冰儿!”恼怒之色一闪而过,沈子衡耐心哄劝!

    “别闹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担心你吗?不要任性了!”“怡安公主两年前便已经坠崖身亡!”也许是更早,“如今,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介平民!”再次抬头,直视沈子衡!

    “况且,怡安公主也已经与你再无任何瓜葛了!”那道和离的圣旨可不是摆着好看的!“为什么?”沈子衡心痛的低吼!

    她就是这样回报他吗?在他好不容易弄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之后,好不容易动心动情之后,先是诈死,再是回避拒绝,怎么可以这样?

    “逝者不可追,怜取眼前人!”逸出这声叹息,垂目,司徒冰怡端起茶盏,心思却已飘远,为什么他还不来见她,还是,他正为摆脱了自己而庆幸?

    “我不要!”沈子衡一把扯住司徒冰怡的手腕,“什么叫没有瓜葛,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会没有瓜葛?怜取眼前人,你不就是我的眼前人吗?你还让我怜谁?取谁?”司徒冰怡垂哞不语!

    错过的终是错过了,破镜纵使可以重圆,但中间的裂缝,却永远都无法消弭,况且,她要的,他给不起!而且,在她心底,已经有了最重要的人!

    “冰儿!”收敛情绪,沈子衡放开手,“你知道吗?宁王的小郡主很可爱,你不想看看她吗?”“七哥?”司徒冰怡喃喃自语,却不见沈子衡嘴角颇有深意的笑颜!

    “是啊!宁王的女儿,司徒雪融!”“雪融?”雪融为水,水凝为冰,是这样的吗?“是啊,皇上很宠她的?”沈子衡松了口气!只要她肯回去便好!

    兴隆三年四月,益州当红客栈梦红楼失火,一夜之间,化为灰烬,一时之间,让人唏嘘不已,而其中内情,唯有当事之人才会知晓!

    当日,司徒冰怡一意孤行,要回梦红楼取些东西,而沈子衡则因地方官员调动,难以脱身,只好嘱咐贴身陪侍之人好好保护,这才放她离去!

    于是,便有了梦红楼付之一炬为饵,众人趁乱逃走为实!只是,司徒冰怡不曾发现,在不知名的一角,一位蓝衣公子手执折扇,与数条黑影缠斗,直到他们安然离开,这才抽身消失!

    五月,大雨滂沱,去往中朝略京的山路上,一男一女狼狈不堪,冒雨前行!“阿嚏!”那女子双手不由抱住臂膀,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公主!”绍随心急,都是他不好,当时公主要丢弃坏损的马车时,自己应该坚持的,至少,她现在也有个避雨的地方!也不至于吃这份苦头!

    “我没事的!”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司徒冰怡宽慰,是她坚持让暗卫四散分开,扰乱他人视线的,也是她耐不住性子,坚持弃了马车赶路的,只是想不到这场雨下的这般急切!

    “公主!”再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将司徒冰怡揽在怀中,替她挡去些许风雨,“公主,你再忍耐一下!”之后四下打量,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哪里有什么歇脚之处?

    怀中人儿瑟瑟发抖,令他心疼不已!忽而一顿,再细看时,心下大喜,“公主,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去歇一下!”之后便扶着司徒冰怡近前!

    山洞不大,还有些干柴,似乎之前也有人在此歇过,扶司徒冰怡倚着山壁坐下,绍随连忙生火,待到一切安定妥当,回身看时,却见司徒冰怡唇色发青,面上潮红!

    “公主!”绍随轻唤,却见司徒冰怡无意识的缩成一团,“冷……好冷……”扶司徒冰怡靠在自己怀中,伸手探视,心下不由一沉。

    竟是染了风寒,看了一眼外面暗沉的天色和丝毫没有停止意向的雨帘,绍随暗自着急!

    “公主!”似是下定决心般,“冒犯了!”之后,解开司徒冰怡的衣带,退去湿衣,却见包袱中的衣服尽皆湿透,忙用内力烘干自己的衣服,退下,与司徒冰怡掩好!

    嘴边,不由自主的溢出丝丝鲜红!擦拭唇角,绍随全不在意,将火堆往司徒冰怡身边挪近,支起木架,开始烘烤衣物!打理周全,这才盘腿静坐,调息运气!

    那日,她被沈子衡带走之后,他心下急切,夜探府衙,却不慎受伤,一直忧虑她的安危,无暇自顾,以致伤势延误!直到那天,她终于安然归来!

    摒退随身之人,将所有计划细细道来,之后便是没日没夜的赶路,伤势虽然不重,但拖到今日,要治,已然不易!如今,她又染了风寒!

    心思及此,绍随睁眼,望向司徒冰怡,她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她们要回略京,可惜,却遇上了这场雨!

    “冷……好冷……”昏昏沉沉中,司徒冰怡皱眉,双手环住自己,哆哆嗦嗦的呢喃!“公主!”绍随近前轻唤!之后,将她揽入怀中!

    “公主,不用怕!没事的!”她本是娇贵万千的公主,为何要受这般流离颠沛之苦!隔着薄薄的衣衫,两人气息交融,许是太过劳累,不知不觉间,绍随竟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雨势依旧,天色难辨,感受着怀中的温软,绍随吓了一跳,连忙放下司徒冰怡,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公主……我……公主……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该轻薄你的……我……”慌乱间语无伦次,连连后退,撞倒了搭着衣服的木架!

    随手扯了件衣服披上,绍随步履蹒跚,眼中满是痛楚,忽然转过身,冲入雨帘!对不起!对不起!绍随一遍遍的道歉,一遍遍的自责!乱了神智,慌了心神!

    山道的另一个方向,三人冒雨策马赶路!“主子!”一个侍从模样的人近前,“雨太大了,前面有个山洞,还是先避避雨吧!”那被称作主子的人并不言语,却是径自下马,向山洞方向走去!

    那两名侍从模样的人随后亦下马,一人牵了马匹找地方安置,一人紧随主子身后!

    “有人!”看到山洞入口那凌乱的脚印,侍从谨慎的提醒!“主子,请容属下先行入内查探!”那主子依旧面无表情的点头,侍从一礼,随即入内!

    “主子!”不多时,先前那侍从退出,“里面只有一位姑娘,似乎染了风寒,那火也熄灭了好些时候了,不碍的!”那人不置可否,举步入内!

    “冷……好难受……冷……”女子低低的嘤咛声入耳,却让那一直不发一言的人脚步一顿,浑身僵硬,面上,更是显而易见的震惊!再凝神细听时,却已了无声息!

    安置了马匹,另一名侍从入内,见主子神色古怪,似是犹疑不定,不由轻唤,“主子?”挥手制止,那人一步步,向里面倚着山壁,睡得并不安稳的女子走去!两名侍从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是她吗?会是她吗?强抑住心底的期盼,暗自深吸口气,定了定心神,俯下身子,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目光!是她!果然是她!原来,真的是她!

    伸手,将司徒冰怡揽在怀中,眼中,是满满的喜悦和欣慰!“冰儿!”低低的呢喃飘散空中,身后,两名侍从满是惊讶!

    他们的主子,从来都是万事皆在掌心的自信张扬,何时有过这般焦虑不安欣喜期盼的神情了?遑论是对着一个陌生女子了,可是,真的是陌生女子吗?

    满足的逸出一声叹息,没事便好,不要再吓他了!再也不要了!以后,便让他来保护她,可好?谁也休想再伤她分毫,他不许!

    “主子!”先前那侍从略微皱眉,“这位姑娘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尽职的出声提醒,却惹来自家主子的冷眼!

    散乱的男子脚印,一地的衣衫罗裙,心下即时狂怒难熄!究竟是什么人欺负了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要她受那般委屈?上天为何要这般待她?

    “唔……”司徒冰怡难受的呓语,“冷……好冷……”惊得那人收回了散乱悲痛的心神!

    无暇理会司徒冰怡身上的男子衣衫,那人眉目间尽是担忧,“醒醒,冰儿,怎么了?”之后试探司徒冰怡额际,“这么烫!”收回手,将司徒冰怡抱起!

    “浩尘,离尘,备马!”之后径自离开,“我才刚刚将马儿拴好,现在又得赶路了,明明是要避雨的,真是的!”嘴里虽然在抱怨,动作却是丝毫不落!

    当绍随惊觉自己将病中的司徒冰怡一人放在山洞时,连忙返身找回,却已是人去洞空!

    “公主!”气急攻心,竟压制不住翻腾的内息,一口鲜血呕出,恍惚间竟失去了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

    再次醒来,已然不在山洞,简陋的木屋中,孤灯如豆!“公主!”绍随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人制止!

    身边,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哎!你别乱动,要好好休息知不知道!”“公主,我要去找公主!”“喂!喂!你别乱动!喂!”见绍随不听劝阻,那老者干脆出手封了他的穴道!

    “你这臭小子,难得我老人家发一回善心救人,我容易嘛我!哪儿能让你这么乱糟蹋了!不行,这回我还就管到底了!绝对不再半途而废!”老者自顾自说的开心!

    “放开我,我要去找公主!”绍随心慌意乱,满是担忧,岂料那老者完全不理会他,径自坐在桌边!

    “臭小子,还找什么公主,老人家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内息已乱,加上受伤已久,如今又染了风寒,要是再乱动乱喊,轻则这一身功夫就废了,严重的话,你就等着阎王爷找你聊天吧!”

    “不要你管,放开我!”绍随忍不住怒吼,目眦欲裂,公主,他不能任由她一人流落在外,她会害怕的!而且,她还在生病呢?要赶紧找大夫才是!

    “喂喂喂!别那么凶吗?你这样会吓到老人家我的!万一忘了那个什么公主的事,你可别怪我!”“你知道公主在哪儿?”绍随连连追问!

    “死了!”老者说得轻松,偷偷瞄了绍随一眼,“什么?”犹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开,绍随先是一惊,继而反应过来,“不可能!”不会的!公主不会有事的!

    “什么不可能?你是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可怕?他们见人就杀,方圆五里之内的人一个个都死光光了!老人家我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你救下来的!”

    “不!我不信!我不信!”“哎!”看着绍随狂乱的神情,老者将脑袋往前凑!

    “那个什么公主的是你什么人?你这么关心她?连小命都不要了!”“她……”绍随垂眸!压下心中悲伤!公主聪慧过人,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妹妹?”绍随摇头,“哦!”老者开心的拉长声音,“我知道了,是你娘子!对不对?”绍随侧过头,闭上眼睛,藏起眸中的哀痛!

    娘子?若是她平安无事,不知她可还愿意做自己的娘子?他再也不会逃避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到底选哪个做男主啊?这个问题貌似很难解决!怎么办啊?
ps:各位亲,有花花尽量砸,有票票使劲仍,评分什么的就是举手之劳,不要偷懒啊!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