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不知卿卿心念谁 四十一、情动

    益州地处偏远,交通颇为不便,但是风景秀丽,山明水秀,益州锦绣,天下闻名,所以,倒也着实繁华鼎盛!

    半年前,此地新开了一家名为“梦红楼”客栈,极为怪异!菜色虽是不乏精致,但最最引人前往的,便是这梦红楼每月月中、月末的登台献艺!

    小曲、评书、弦乐、偶尔还有无伤大雅却引人入胜的小游戏,甚至是引人捧腹的笑闹故事,不一而足,却是别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着实新奇有趣!

    此时,梦红楼后间独立的小院子中,一位紫衣女子活动活动酸涩的颈项,继而毫无形象的伸了个大懒腰,“妈呀!累死了!”“公主,你又熬夜了!”恭谨中满是淡淡的关切!

    “绍大哥!”那女子收回手,笑着向来人打招呼,“起得真早,对了!我好困啊!先回房睡觉了!绍大哥你先忙!”假意打个哈欠,那女子匆匆逃离,身后,那绍姓男子无奈的摇头,眼中,却是满满的宠溺!

    那女子,便是当年失足落崖的司徒冰怡!两年前,司徒冰怡被打斗中的掌风推落山崖,幸得那暗卫绍随弃了当时与之拼斗的高矮二人,舍身相护!

    在坠落时多次借外物减缓下坠之势,又在将坠崖底时抓住山边藤蔓,卸去下坠力道,这才安全脱险!不然,他们还真会摔成一堆烂泥!

    于是乎,司徒冰怡将计就计,金蝉脱壳,从此海阔天空,任她闯荡,万丈红尘,由她笑闹!好不逍遥自在!

    先是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东游西荡,访山觅水,游览名胜胜景,观赏各地民俗风趣!之后呢,便在此开了这梦红楼,不求财源广进,只要维持生计便可!

    只是,最近她迷上了笔记杂谈,常常通宵不眠,绍随连连劝导,她却能逃则逃,能避则避,让人哭笑不得!

    晚膳时,司徒冰怡方打着哈欠从后院出来!“小姐!”掌柜和店小二恭敬问候!司徒冰怡挥挥手,算是招呼过了!

    这些人啊,不愧是从皇帝手底下训练出的,据说是最顶尖暗卫,这都两年的时间了,这死板冷淡的性子还是丝毫没变!真无趣!

    早知道,当初平安无事后,绍大哥说要召集这些人一同过来保护她时,她便该反对的!真是悔不当初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公主!”绍随近前,看看此时四周无人,“请公主回房!”“干嘛!”要说死板,面前这个是其中翘楚了!

    不过是个称呼问题,其他暗卫都让她给一一说服改了口,就是这位说什么都要坚持!真是让人无语啊!

    “公主金枝玉叶,怎可出来抛头露面?还请公主回房!”依旧是一板一眼的劝谏,“好了啦!”不耐烦的挥手制止!

    “绍大哥,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什么公主,这里也没什么公主,我是泉水凝,喊我水凝好了!”“公主,尊卑有序……”“停!”司徒冰怡捂住耳朵打断!

    “这个问题,我们以后讨论!”要不然她还不得烦死,真是的,想从他口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这么难吗?

    “明天是这里一月一次的庙会,绍大哥,陪我去逛庙会好不好?”“公主已经去过很多次了!况且外面龙蛇混杂,万一伤到公主……”“停!”司徒冰怡再次打断!

    “就一次好不好,以前你都是让别人陪我的,这次我要你陪我!”“公主,你不该涉足市井的!”“那你陪我,好啦!再一次,好不好!”司徒冰怡开始撒娇耍赖!

    “已经有过很多个一次了!公主身份尊贵,还请公主自重!”绍随垂眸劝说,掩尽情绪!

    “我不管!”见到绍随恭敬刻板的拒绝,司徒冰怡怒从心起,“我明天非去不可,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转身,司徒冰怡气冲冲的离开!

    “死木头烂木头不开窍的混账木头!”房中,司徒冰怡气恨得捶着锦被,这后泄气的松手,“这个大笨蛋!”她已经表现得那般明显的,那十几个暗卫谁不清楚,偏偏最该知道的人却是一根筋通到底!气死她了!

    他是真的不知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可是,若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总是若有若无的躲着她呢?

    这两年来,他话虽不多,却是细心体贴,关怀备至,为她打点行程,为她开山探路,生病时的照料呵护,遇难时的奋不顾身,一切的一切,让她不由自主的为之动容!

    可是,只要一切恢复正常,他又像没事人一般,循规蹈矩,若即若离,仿佛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他只是在尽他暗卫之首的职责而已!

    真的只是职责吗?她会错意了吗?还是说,他在乎的,是她曾经的嫁为人妇!古人的名节是那般的重要,他又是那般死板守旧的,自然应该是在乎了!

    难道,她还比不过所谓的名节吗?“果然是自己奢望了吗?”躺下,司徒冰怡唇角满是苦涩!

    隐在暗处的人不由对视一眼,无奈的摇头,心底却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暗卫,永远只能生活在杀戮之中,他们只需要听从主子的命令即可!感情,是他们从来不敢奢望的,那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太过奢侈!而他们,也没有拥有的资格!

    院中,那一身玄衣的男子依旧望着司徒冰怡的房间,面容肃穆,不露一丝情绪,只是,那身侧紧握成拳的双手,却泄露了他的心事!

    桃源之内,面对挚友恩师,她嬉笑玩闹,灵动婉约;金銮殿上,面对皇权威慑,她昂首直立,冷静自持;桃花林中,面对阴谋暗杀,她云淡风轻,临危不惧!她,总是那般花样百出,神韵天成!

    那么特别的她,早在很久以前,便留在他心底深处,难以磨灭!可是,他能做的,只是好好的守护她,直到,自己生命的终结!

    她的心思,他岂能不懂?但是,他也只能不懂!不愿改口,只是为了时时提醒自己,尊卑有序,主仆有别,自己万不可越雷池半步!否则,便是对她的亵渎不敬,而他,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况且,即使如今已不被世人承认,她却依然是尊贵无比的金枝玉叶,皇家公主,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这样的女子,又岂是他这个卑微的暗卫可以觊觎妄想的!更何况,她还是他的主子!他有什么资格去妄想?又如何敢去妄想?他,只是活在阴影之下,一个微不足道的暗卫而已!

    次日,司徒冰怡一反常态,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声不响!敲门声响,司徒冰怡放下把玩的茶杯,收回思绪!“谁啊?”“小姐,是我,素颜!”“进来吧!”司徒冰怡语气倦怠,兴致缺缺!

    房门开合,一位蓝衣女子唇角含笑,捧着一摞账本入内!“小姐!”见司徒冰怡闷闷不乐,不由关切询问,“小姐这是怎么了?”“没事!”司徒冰怡懒懒应声!无精打采的望着眼前落落大方的女子!

    

蓝素颜,与家人探亲之时路遇抢匪,父母皆为歹人所害!幸遇那日访景归来的自己,心情大好之下,千年难得一见的恻隐之心发作,将人救下!因其走投无路,当时脑袋发热的自己便将她留在身边,至今,也快有半年了!

    “又到月末了!”“是,所以素颜将这个月的账本整理妥当,请小姐过目!”将手中账本放在桌上,看着司徒冰怡头痛的表情!心内失笑!“知道了!”司徒冰怡无奈的揉揉眉心!为什么一定要她看账本?

    不过,还好这蓝素颜性情大方,不拘小节,又相对的比较能干,打理起客栈来也是游刃有余,所以她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甩手掌柜!要不然,她还不得累死!现在看来,当初那难得一见的善心也并非全然无用!

    “别站着了,坐吧!”随意翻开账本,司徒冰怡漫不经心的询问!““对了,今晚你出什么节目?”蓝素颜也不推辞,径自落座,取过茶壶,为两人斟茶!

    “今日该弦乐了!”蓝素颜微笑,放下茶壶,司徒冰怡不由的放下手中账本!“弦乐?”若有所思的出神,喃喃自语!蓝素颜不由叹了口气!洒脱随性如小姐,终究也是逃不过情之一字啊!

    许久,司徒冰怡方才收回心神,“还记不记得上次我教你的曲子?”“小姐是说……”梦红楼每月两次的献艺,都是小姐所授,到底,小姐说的是那首曲子?

    “《自君别后》!”蓝素颜点头,很感伤的曲子,只是自己还不熟悉,“小姐的意思是……”不会是她猜的那样吧!

    “今晚就这首曲子!”“可是素颜还不太熟稔!”“不是还有我吗?”“小姐是想……不可,小姐万万不可!”蓝素颜大惊失色!

    “有什么不可的!就这么决定了!”“绍公子不会答应的!”“不让他知道就行了!”“小姐千金之躯,怎可抛头露面,失礼人前?”蓝素颜一心劝阻,她敢打赌,绍公子知道了一定会非常生气的!

    “什么抛头露面,不是有轻纱遮颜吗?至于失礼人前,你忘了,那金贵的云母屏风可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司徒冰怡振振有词的辩解!

    “小姐……”“不许告诉绍大哥!”“不行的……”“我说行就行!”司徒冰怡蛮横的打断,完全是一幅不讲理的样子!“我已经决定了!”她要再赌一把!

    赢了自是最好,如果输了……输了,她就半个月,不,一个月不理他!气死他算了!

    黄昏时分,梦红楼中,宾朋满座,一楼厅堂,金贵的云母屏风阻隔了众人窥探的视线,隐约之间,两位女子的身影依稀可辨!众人不由猜测纷纷!

    箫声迭起,曲调悠扬,未几,筝音相随,婉转缠绵,随后,便是女子空灵娇柔的嗓音,淡淡愁绪的直入人心!

    “天茫茫,水茫茫,望断天涯人在何方?记得当初,芳草斜阳,雨后新荷,出土芬芳!”悠悠离别,辗转千回!

    “缘定三生,多少痴狂,自君别后,山高水长,魂兮梦兮,不曾想忘,天上人间,无限思量!”

    二楼雅阁,本来喧闹的酒宴,却被上位那名男子挥手制止,凝神静听,神色间,竟是难得一见的迫切期待!

    与之相隔不远的另一间雅阁,有人敛了唇角漫不经心的笑意,不自觉的握紧了把玩的酒杯!

    一楼转角处,有人死死的盯着屏风后那隐约可见的身影,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压抑心中翻滚的情绪!

    “天悠悠,水悠悠,柔情似水,往事难留,携手长亭,相对凝眸,烛影摇红,多少温柔!前世有约,今生难求,自君别后,几度春秋,魂兮梦兮,有志难酬,天上人间,不见不休!”

    曲音消逝,未等众人反应,屏风后,司徒冰怡起身,径自离开!蓝素颜无声叹息,正欲离开,却被人栏住!

    “这位可是蓝姑娘?”那侍从模样的人询问,蓝素颜谨慎的点头,“我家大人有请!”“这……”见蓝素颜面色为难,那侍从忙解释!

    “姑娘不必担心,我家大人只是有几句话要问姑娘,别无他意!”思索片刻,蓝素颜方才点头,放下手中长箫,随那侍从离开!

    “见过各位大人!”掩饰心内的惊讶,蓝素颜欠身行礼,怎么尽是益州城内有头有脸的官员作陪,那么上首那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起吧!”冷漠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刚才的曲子,可是你唱的?”“是!”垂首敛目,蓝素颜恭敬作答!不能说出小姐!

    “将面纱取下!”“这……恕小女子不能从命!”“大胆!”一旁作陪的中年男子呵斥,“钦差大人让你将面纱取下,你难道还敢违抗不成?”那钦差抬手制止!

    “罢了!你下去吧!”嘴角牵起一丝苦笑,终究不是她啊!怎么可能是她?她?不是已经被自己收敛尸骨,葬在自家坟茔中了吗?怎么会是她?

    沈子衡,你还在期盼什么?奢望什么?难道你还不死心吗?只是声音相似罢了,而且,也只有弹唱时的声音相似而已!苦涩的饮尽杯中酒,心中却满是疲累!

    任由绍随拉着自己进了后院,司徒冰怡心中满是欣喜,如果,没有动手拉她之前的那声“公主,属下冒犯了”,那么,她会更高兴!

    “为什么?”转开目光,不去看司徒冰怡暗含喜悦的神情,绍随心痛的开口!“没什么,随便玩玩!怎么,绍大哥生气了吗?”仿若无知孩童一般,语气满是轻松惬意!

    “要是绍大哥不喜欢,我以后不玩了就是!”“公主!”转过身,不再看司徒冰怡如孩童般期盼夸奖目光!压抑心中阵阵汹涌的波涛!

    “公主乃千金之躯,怎能如此自贬身份,还请公主自重!”欢欣的神情凝固在脸上,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许久,方才收回目光,转过身,闭目,强忍心中的浓浓的失望!“只有这些吗?”声音冷淡平静,再无半分起伏!

    望着司徒冰怡满是伤痛的背影,绍随很想好好安慰她!可是他不能,他没有资格!所以,他只能任凭自己的声音恭谨却没有感情的从口中逸出!

    “请公主莫在任性,让属下为难!”“好!”紧闭双目,压下眼中汹涌的湿意,“绍护卫的话,本宫记下了,多谢绍护卫提醒!”顿了片刻,司徒冰怡方才抬起沉重的脚步,缓缓离去!

    望着司徒冰怡离开的方向,绍随眼中满是哀伤悲痛!她不明白,她又怎会明白?那人来了!那个她曾经的夫婿来了,他怕她被发现,他怕自己日后连守护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可是,她却偏偏在此时任性!先时,蓝素颜已被带到雅阁问话,想是那人也起了疑虑吧!

    还有她方才冷漠的的话语,一字一句,如同最锋利的兵刃,深深的刺在他心头,鲜血淋漓!

    原来,他竟是如此脆弱,甚至只要她一个冷淡的眼神,便可以将他伤的体无完肤!本以为可以习惯这种心痛,可是现在才发现,他根本无力承受!他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为止,男主男配都已经全部闪亮登场,但是,谁是男主?谁又是男配呢?好难决定啊!
PS:有段时间没说了,票票,收藏,评分,花花……各位有多少砸多少,多多益善,少少无拘,亲们不用客气啊,尽管使劲砸好了……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