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三十七、宫宴

    皇帝入土已一月有余,司徒冰怡却是冷眼旁观,仿如看闹剧一般!本应由太子司徒冰堑继承的皇位,却因一纸遗诏,易手他人!

    “太子素行不良,失德败行,难堪大任!今由四子辰王司徒冰玄继承大统!”

    况且,还有太子生母良妃谋害妃嫔,残虐宫婢,更有太子党人贪赃枉法,结党营私!所以,无论太子如何反抗,结果都是一样!

    良妃赐死,太子与太子妃监禁于京郊浣园,重兵驻守,其余人等,论罪处罚!这就是所谓的皇家!还真是让人心寒啊!

    回廊中,沈莫父子望着远处湖边独倚亭栏,兀自出神的司徒冰怡!“在众多皇子公主之中,能够对先皇真心相待的,怕也只有她了?”沈莫不由得叹了口气!

    “如今大局已定,我也可以稍稍安心了!”“只怕未必!”沈子衡的目光,始终未曾从司徒冰怡身上离开!满是疼惜!

    “无论如何,她是无辜的,子衡,顺心遂意,莫再为难自己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又岂会不了解,只怕他性子拗,喜欢又不肯直言,伤人伤己啊!

    “我……”“好好待她,怡安公主,并非等闲之辈!”沈莫叮嘱,之后又忍不住感叹!

    “能够淡然看尽宫廷争斗,置身事外,波澜不惊,这等从容气度,怕是你我尚且不及!”沈子恒默然!

    他如何不想对她软语怜惜,劝解抚慰!只是,她的冷淡,她出乎意料的坚强,都让他望而却步!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啊!

    “太子一党牵连甚广,如今,除了宁王、九公主和我们,其余王族皇亲,多少都被牵连其中!”沈莫转了话题!

    “宁王那边,不会平静太久了,恐怕也是难以善了!到时,怡安公主定不会坐视不理,子衡,你要多劝劝她!”“孩儿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身陷险境,哪怕她日后会埋怨责怪!只要她无事便好!

    “前些日子,已有人密报,宁王暗蓄财力,招兵买马,意图夺位,皇上令人暗中察访,怕是不久就会有消息了!”自古以来,为了那个高位,不知流了多少血,不知这波涛汹涌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希望尽快吧!

    “少爷,老爷!”管家程叔近前,“什么事?”瞬间敛了神色,沈莫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宫里传话,皇上今晚设了家宴,令少爷与公主携同前往!”“知道了!”挥退程叔,沈莫走出回廊,示意沈子恒跟上!

    “如此一来,所有被监禁的皇子公主、王族宗亲也定会出席,怕是宴无好宴了!”沈莫叹息!

    “今晚,怕是不会平静了!子衡,切记要护着公主安全!”“孩儿知道了!请爹放心!”回头,再次望了眼几乎看不见的身影!沈子衡举步,随着父亲离开!

    依旧的灯火通明,满桌佳肴,只是各人的心境却已大不相同!曾经的辰王,如今的皇上,意气风发,志得意满;曾经的太子,如今的凉王,满是黯然,心恨难平!

    皇后的欣喜,凉王妃的落寞,五公主的不甘,九公主似有若无的嘲讽,宁王事不关己的悠闲,宁王妃大腹便便的担忧,以及她,怡安公主置身事外的淡然!

    什么家宴?怕是一场请君入瓮的鸿门宴吧!司徒冰怡心下冷笑!歌尽舞酣,皇后微笑,雍容而得体!

    “以前只闻十五皇妹琴艺无双,前几日听宫人私下相传,方知十五皇妹的古筝亦是非凡,不知今日皇上与本宫可有福分,得闻十五皇妹仙音妙曲?”

    “皇后言重了!”不等他人反应,司徒冰怡抢先开口,“区区微末小技,哪里当得皇后如此赞誉,既然皇后不弃,怡安自是欣然从命!”出乎意料的回答一时惊愣了所有人!

    司徒冰怡起身,在宫人安放稳妥的古筝后落座!抬首,唇角浅笑,“不到之处,还望皇上皇后见谅!”目光微转,对上宁王满是关切的眼神,司徒冰怡微笑点头,无声的安抚劝解!

    素手弄弦,曲音纷扬!“世间种种的迷惑,不惊不扰我清梦,山高路远不绝我,追踪你绝美的笑容,登高一呼时才懂,始终在为你心痛,俯首对花影摇动,都是东风在捉弄!”

    不就是盼着她刁蛮任性当众拒绝折损皇后颜面吗?怎么?一个个都很失望吗?那抱歉了!司徒冰怡就是再蠢再笨,也知道时移世易!

    更何况,她一点都不笨,如今的司徒冰怡,已经没有任何倚恃的凭借!所以,她自是不会恣意随性,轻易开罪他人,更遑论那个“他人”还是当权者?

    “世间种种的迷惑,都是因你而猜错,水光月光又交融,描述这朗朗的夜空,生死到头的相从,似狂花落叶般从容,当一切泯灭如梦,就在远山被绝世尘封!”烛火映衬下,司徒冰怡的身影愈发迷离虚无!

    曲音仍在继续,铿锵有力,震颤了心底最深处,“水光月光又交融,描述这朗朗的夜空,生死到头的相从,似狂花落叶般从容!”

    大气的文辞,触人心弦,听在耳中,更是滋味万千!“不扰清梦,泯灭如梦,都是东风在捉弄,像落叶般从容!”曲终收弦,余音回荡!

    “好!好!”皇帝鼓掌,自从桃源事件之后,他便不敢再小看这个十五皇妹了,没想到,她给他的震惊远不止那些!淡定从容,举止合宜,是一夜间的成长,还是本就如此?

    “好词,好曲,好一个‘生死到头的相从’,好一个‘似狂花落叶般从容’!十五皇妹好心思,果非俗人可以比拟!”幸而她不是男儿身,不然,这个皇位,怕也轮不到他了!

    

“皇上过奖了!”司徒冰怡起身,欠身一礼,之后回到原位,对上沈子衡疼惜的目光,身形一滞,心下诧异,却是面色不改,恢复如常!无论如何,这场宫宴,她都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至于其他,以后再论!

    “十五皇妹不必过谦,单凭着这份心思,中朝怕是无人能及了!”皇帝浅笑,“就为了十五皇妹这份与众不同的才思,朕敬你一杯!”“多谢皇上!”司徒冰怡起身举杯!

    只是酒杯尚未沾唇,便有大队御林军从四面涌出!一时,惹得众人惊惧!落座,放下酒杯,左手被沈子衡握住!

    诧异回首,却见沈子衡安抚一笑,“别怕!”不自在的抽回手,现在,她没时间理会沈子衡今晚的异常,一切留待他日,再行细究!

    “这是为何?凉王二哥,可否为朕解释一二?”把玩酒杯,皇帝语气淡然,“二哥?”司徒冰堑语带嘲讽!

    “叫的可真亲切!当初篡诏夺位时,不知四弟可否想过我这个二哥?”“所以呢?”皇帝轻抿杯中酒!成竹在胸!

    “二哥今日这是要逼宫吗?”“我只是夺回我本该应得的!”司徒冰堑语带得意,却让司徒冰怡不由得心生怜悯!

    皇帝既能设宴,又岂会全无防备,况且,这设宴的理由如此牵强!太子,绝对不是皇帝的对手!

    为了那个位子,真的值得吗?纵使赢得了那虚妄浮名,又有何用?帝王者,称“孤”道“寡”并非偶然!

    众人只知华丽无双的外表,诱人之极的权势,又有谁能体会那“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那,七哥呢?司徒冰怡抬头,在纷乱的人影中寻找司徒冰凌的身影,见到他若有似无的挡在宁王妃身前,司徒冰怡绽开笑颜,看到司徒冰凌满是担忧的望向她,司徒冰怡微笑点头!示意安心!

    果然,皇帝自有奇兵,司徒冰堑事败,太子持剑自刎,太子妃当场服毒自尽,一干人等押下天牢,稍后自会论罪惩处,不等纷乱结束,司徒冰怡转身离开!

    “你做什么?”沈子衡忙拉住司徒冰怡右臂,“现在很危险,不要乱走!”深深的望了沈子衡一眼,挣开!“出宫!”“我陪你!”声音满是急切!

    望了眼纷乱的场面,司徒冰怡挣开,“不用!”毫不留恋的离开!全然不知,身后那人,已被她的冷淡伤的体无完肤,刺骨锥心!

    “七哥!”司徒冰凌刚刚携宁王妃到了宫门,便被一声呼唤惊得止住脚步!“冰儿?”放开妻子,司徒冰凌忙近前,“你有没有事?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沈子衡呢?”“我在等七哥啊!”司徒冰怡依旧调皮巧笑!

    “七嫂,好久不见!”“不许转移话题!”司徒冰凌语带严苛,“真是胡闹,你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吗?你……”“七哥!”司徒冰怡哀求,“好冷啊!”虽然已是二月天,但是晚上还是寒气逼人啊!

    “好了!你们兄妹有什么话上车再说,车上暖和些!”“还是七嫂心疼我!”司徒冰怡上前,扶着宁王妃上车“七嫂,小心点!”惹得司徒冰凌莫可奈何!

    送宁王妃回府歇下之后,司徒冰凌执意送司徒冰怡回府!马车中,一片静默!

    “冰儿,让你受委屈了!”司徒冰凌满是怜惜,他的妹妹,何时那般委曲求全过!“七哥说什么?我没有委屈啊!”司徒冰怡不以为然,况且,如果她不愿,谁又能强得了她,她只是想息事宁人而已!

    “七哥越来越看不懂冰儿了!”“那说明冰儿长大了!七哥该欣慰不是?”宠溺而疼惜的望着妹妹,“可是冰儿有事都不告诉七哥了!”“哪有?七哥多心了!”近前,亲昵的挽住司徒冰凌的手臂!

    “七哥……”司徒冰怡欲言又止,“我……”倚在司徒冰凌肩上!“七哥有没有听过‘罂粟’?”“没有!”抚着司徒冰怡的发丝,唇角淡笑不变!

    “罂粟,美丽而妖娆,惑人心智,但是,它又是一种无解的毒药,初时,飘飘欲仙,妙不可言,时日一久,毒入肺腑,无力回天!”

    “冰儿的意思……”“越是美好的东西,越会迷惑人心!付出的代价自然也就更高,而有些代价,是我们付不起的,比如性命!”语气飘渺,是那种看透俗世的淡然无奈!

    “七哥知道了,冰儿放心,七哥自有分寸!”“七哥……”司徒冰怡一顿,复而询问!

    “七哥可曾听过‘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司徒冰凌不由侧首,这样的妹妹是他从没见过的!

    “没有!”是这样的吗?所以她才这般淡然平静,置若罔闻!

    “那七哥也一定没有听过‘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如今想来,曹老先生果真有先见之明,字字珠玑,句句真言!“冰儿……”“七哥!高处不胜寒啊!起舞弄清影,真的能开心吗?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司徒冰凌苦笑!

    “镇国候府到了!”小厮的通报打断了司徒冰凌将要出口的话语,“我该回了,七哥也好好想想!”小厮打起车帘,司徒冰怡下车!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识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司徒冰怡的声音清晰传来,之后,便是镇国候府守门下人的欢呼!

    车内,司徒冰凌满是沉思,冰儿,原来,这么多兄弟姐妹中,看得最透彻的,只有你!可是,有些事,身不由己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先虐打酱油的!明天就虐宁王老七了!这是目前为止偶最心疼的孩子!偶舍不得啊!唔……痛哭中……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