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三十、问路

    “都愣着做什么?”门外一声呵斥,接着一人身着官服入内!只见那人睨了旁边宋无冕一眼,“反贼若是跑了,你们担待的起吗?”“巧玉!”一声清脆的呼唤惊醒了发愣怯懦的巧玉!

    “小姐!”巧玉以眼神询问,“再泡杯茶来!”只见那身着官袍之人循声望向司徒冰怡,似是不敢置信!

    “公……”方才还满是不屑的,此刻却已颤抖不安,竟连一声简单的称呼也说不完整,“还不快去!”司徒冰怡再次出声,催促巧玉离开!

    沉默许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司徒冰怡语气淡然,“你应该是刑部的林大人,对吗?”“公主!”扑通一声,那人跪在地上,“下官林峰叩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一众差役面面相觑,最终跪下!

    “林大人自有公务在身,我哪里敢耽误!林大人请便吧!”“这……”林峰冷汗涔涔,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了整个中朝最刁钻任性最蛮不讲理偏偏又是最惹不起的主儿!如果应付不好!那他可真是性命危矣!

    “不知公主在此,下官多有冒犯,还望公主恕罪!”“大人是奉命行事,何罪之有?”愈是如此,林峰越是心惊!

    “不是要搜查吗?请吧!”林峰左右为难,却是不敢轻易答话,依旧跪在地上!巧玉入内,收起心中惊诧!依旧如往常一般,为司徒冰怡奉茶,之后侍立一侧!

    “不知公主怎会在此处?”“没事,散心而已!”右手不经意的把玩胸前垂下的那一缕发丝!“大人不必介意!”“这……”“对了,不知父皇可知晓此事?”依旧漫不经心!

    “皇上日理万机,区区小事,微臣又岂敢惊扰圣驾?”“那林大人真该好好想想怎么向父皇交代才是!”之后端起放在案几上的清茶,浅抿一口!

    “忘了告诉林大人,此处正是父皇赐予本宫的别院,本宫取名‘桃源’!”只是终究做不了世外桃源!“公主……”林峰瘫在地上,“怎么?林大人还要向父皇求证吗?”“微臣不敢,公主饶命啊!”说完不停叩首!

    “好了!”司徒冰怡起身,“林大人若无它事!请自便!”之后来到宋无冕面前,巧笑嫣然,与方才完全判若两人!“先生,我想学古筝了,可以吗?”“公主?”只是简单的疑问?毕竟之前多多少少就有些猜测了,不是吗?

    “先生忘了吗?”定定的望着宋无冕眼眸深处,神色肃然,难道先生终是信不过她?

    “在先生面前,我只是水凝!”“好!”语声温和而坚定,令司徒冰怡悬起的心彻底放下!

    “那我们就走吧!等我学会了,一定先弹给先生听!”又如往常般,一副撒娇耍赖的模样!

    “到时候,不许先生说不好听!”“手腕的伤怎样了?还是先让巧玉为你上药好了!学古筝的事可以缓缓!不在这一时半刻!”这丫头,忘了自己的伤了吗?

    “有什么要紧,让巧玉把药送到听音阁就行了,大不了先生弹奏,我在一旁看着就是!所谓耳濡目染嘛!”

    “你呀!就会顶嘴!”宋无冕失笑,果然还是那个爱玩闹的泉水凝,一点都没变!自己,总算没有信错!“走了!”司徒冰怡催促,之后自行离去!

    无奈的摇摇头,望了眼仍旧跪在地上的众人,转而吩咐已经被方才变故完全吓呆了的巧玉,“巧玉,送客!还有,记得将伤药送到听音阁!”之后不顾巧玉的反应,径自离开!

    夕阳晚照,听音阁中,宋无冕授了一些基本要领,司徒冰怡便闹着要试试,拦也拦不住!真是任性!连自己手腕上的伤竟也不顾了!幸好并无大碍!便遂了她又何妨?

    她,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可以精灵古怪,调皮捣蛋到无以复加,嬉笑打闹皆随心意,不拘世俗礼法,看似无心,却有心细如尘!想必她一早便料到有人会前来生事,所以才会如此突然的换回女儿装!真是难为她了!

    只是,她怎会如此多变,中午那个清淡如水,谈笑间斥退官兵的亦是她,如此冰火不容的两个极端,却在她身上得到完美的演绎,这是怎样的一种矛盾啊!公主?想必她就是那个传闻中文思不凡,的怡安公主了!

    住了弦,“先生,为什么这一段我总转不过来,是哪里错了吗?”宋无冕收回思绪,近前,“你的指法错了,应该是这样!”说着边屈身做示范!

    停手,“明白了吗?”司徒冰怡摇头,“看起来好复杂!”“不明白便放着,改日再练,今日也累了!还是早些回房休息吧!”“好啊!”起身,司徒冰怡伸个懒腰!

    “多谢先生!”突兀的一句话,宋无冕却全然明白!“有什么好谢的!”放下手捶着肩背的手,回身一笑,“当然要谢谢了!先生肯相信水凝,也不枉水凝视先生为亲人了!”宋无冕浅笑不语!

    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只是说服自己相信一次罢了!他只是想给自己一次信任他人的机会而已?“先生又何尝不是该谢谢水凝!”很多时候,她就像个孩子!

    总是那般顽皮,让他有种错觉,仿若是父亲对着不听话的女儿一般!也许,不知不觉中,他亦将她当成了亲人!一个需要人时时照看教导的小妹妹!只是这个小妹妹着实让他头疼啊!太不让人省心了!

    “那我就收下先生的谢意了!可是先生,这谢来谢去的也太过无趣了!所以谁都不许说了!还是听我吹曲子好了!”之后从腰间取下竹笛,横笛在手,丹唇轻启!

    上好的湘妃斑竹,配以精巧细致的做工,恰到好处的弥补了司徒冰怡因为初学而出现的些许不足,一曲《逍遥游》从唇间溢出!大气洒脱,又不失情意婉转!

    小径上,凉风过处,蓝衣翻飞,把玩折扇的动作不由顿住,透过窗轩,轻纱飘扬中,青衣女子手持竹笛,生涩的吹着自己从没听过的曲调,目光悠远,神情间满是欣慰喜悦!

    而她身旁那白衣男子,眸色柔和,望着湖上残荷,唇角衔着淡淡的笑意!仿若沉溺在这悠扬的曲音中,不知今夕何夕!

    

“冰儿果真多才多艺!”邪肆的笑容,朗声笑言,打破了这难得的安宁!放下竹笛,司徒冰怡回身,却见萧逸沿着回廊入内,眉目间一如往日的放荡不羁,举止潇洒随意!

    “能听得到冰儿如此别致的曲子,总算不枉我专程前来走这一遭!”将竹笛收回腰间,司徒冰怡皱眉!

    “萧世子也未免太过随意了!请别忘了,桃源是我家,下次进来之前,希望萧世子能先向作为主人的我打声招呼,征得我的同意!”“有区别吗?”萧逸把玩着手中的折扇!

    “咱们之间,还需要这些俗礼吗?”萧逸不以为然,在古筝前落坐,“萧世子还真是自来熟!”言语中不无讽刺,现在闹出这么多事,还不是因他而起的!他还真好意思说!

    “逸哥哥!”往后靠在椅背上,打开折扇,“冰儿无需和我客气?喊我逸哥哥就好了!”司徒冰怡神色一僵,嘴角隐隐可见抽搐,这人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冰儿喜欢古筝吗?”萧逸笑容灿烂,“怎么以前没听过?”“萧世子没听过的事还多着呢?”司徒冰怡咬牙切齿!死狐狸!居然想占她的便宜,没门!

    “那冰儿不妨给逸哥哥讲讲!”“没空!”转身,平复怒气!“天色不早了,先生,该用膳了!”“冰儿要留逸哥哥用膳直说好了,逸哥哥不会拒绝的!冰儿不必不好意思!”再次深吸口气!这只狐狸惹不起,她躲开总可以了吧!再次瞪了萧逸一眼,司徒冰怡恨恨离去!

    残月融融,倒映在微微泛着涟漪的湖面之中,一旁直立的假山上,六角小亭俏然而立,一壶茶,数碟点心,凉风习习,一身蓝衫侧坐于亭中栏柱上,一袭白衣端坐于石桌旁边,一抹青影懒懒趴在美人靠上,望着这小湖月色!

    “举杯邀残月,亭中只三人!”萧逸轻摇折扇!司徒冰怡忍不住失笑,“李白要是知道你这么改他的诗词,估计会气得从坟墓中爬出来找你算账!”“这不是水凝的诗句吗?”“不是!”司徒冰怡摇头,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都是抄的!”“全部?”萧逸皱眉,语气中难掩惊讶,“不错!”起身,拿了块糕点又坐回原处,“除了北国出的那个对子和桃源门口的对联之外,全都是抄的,包括你们听到的那些曲子!”宋无冕若有所思!

    “冰儿真会说笑!”掩住诧异,萧逸笑笑,“要说抄袭,冰儿又是从哪儿抄的?没理由冰儿知道我们却不知道!”“信不信由你!”反正她说的是实话!舔尽手中残留的糕点细末,起身,望着湖心残月!

    “这样的夜色,安静的有些过分了,我不喜欢!”之后取出腰间竹笛,目光飘远,一曲《断桥残雪》缓缓溢出!

    温柔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处处充满了江南小桥流水的气息,仿若柔情似水的古典美人黛眉微蹙,眼含轻愁,优雅的意境,让人不自觉的沉溺,曲终意未散!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也看不见凋谢,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春归后又很快湮灭,独留我赏烟花飞满天,摇曳后就随风飘远

    断桥是否下过雪,我望着湖面,水中寒月如雪,指尖轻点融解,断桥是否下过雪,又想起你的脸,若是无缘再见,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

    “好一个‘一个寂寞而缠绵’!好一个‘春归后又很快湮灭’!好一个‘摇曳后就随风飘远’!”深深的望了司徒冰怡一眼!原来,他们本是同一类人,一样的百般隐藏自己,不肯展示人前!也难怪她不为他轻浮浪荡之态所惑!

    萧逸一连三个好字,让司徒冰怡诧异回头!“你也觉得这几句好!”这也正是她最欣赏的词句!

    “水凝,又是一首新曲吗?很好!”宋无冕笑着肯定,到让司徒冰怡不好意思,“抄袭,抄袭而已!”之后望向湖心残月,那句“水中寒月如雪,指尖轻点融解”不由浮现心底!

    “难怪冰儿不愿回去,这般随心随意,果真令人不舍!”爽朗的笑声落下,三人望去,却是一身便衣的皇帝和瑞安拾阶而上,“爹爹!”司徒冰怡大吃一惊,这么晚了,出来安全吗?

    “参见……”萧逸欲叩拜,却被皇帝先一步止住,“不必多礼!”之后转向司徒冰怡,“丫头,你不会忘了我这个老头子吧!”“怎么会!”司徒冰怡撒娇,拉皇帝落座!宋无冕、萧逸站立一旁,司徒冰怡斟茶,瑞安退下!

    “中秋夜宴怎么没见你回来?”皇帝轻抬眼眸,语含责备,“中秋啊……那个……嗯……”司徒冰怡吱吱呜呜,“我忙嘛!都忙死了!”“哦?那冰儿都忙什么?也说给爹爹听听!”“忙……”看看萧逸,又望向宋无冕,之后转向亭外!

    “忙什么?”皇帝再次追问!“呃……”收回目光,看到桌上的竹笛,“忙着学习吹笛子啊!不然爹爹哪里能听到这么好的曲子!”之后又开始质问!

    “爹爹半夜不睡觉,跑我这儿来不会单单就为追究这些吧!”皇帝宠溺的望着开始使性子的司徒冰怡,语气转淡:“你们都下去吧!”“是!”萧逸与宋无冕欠身一礼,先后离开!

    “爹爹有事吗?”拈起一块芙蓉千丝糕,“父皇要吗?”皇帝摇头,“今儿个有人来闹事了!”“已经解决了!”司徒冰怡漫不经心!

    “父皇放心好了!冰儿还能应付!”“如今他们便胆敢如此,若是有朝一日父皇不在了!冰儿,谁来保护你!”皇帝满是伤情,怜惜的抚上司徒冰怡的发丝!

    “怎么会!”司徒冰怡勉强微笑,“父皇忘了?你可是万岁万岁万万岁!”“哪儿能万岁!”皇帝自嘲,“冰儿,你比以前聪明多了,可是,有时太过聪明了反而不好!”“父皇!”放下吃了一半的糕点!

    “我哪里聪明了?而且,冰儿可是一心向往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山水生活,更何况,我也只是个小女子,碍不着别人什么事!所以放心啦!冰儿不会有事的!”

    “这样的你,父皇怎能放心的下!”身在皇室,本就身不由己,不是说你碍不着别人的事就可以平安一生的!现在,你的别样才思已经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他们又怎肯轻易放过你!

    “既然父皇还不放心,那……”之后附在皇帝耳畔细语,片刻之后,又坐了回去,“这不就了结了!”“丫头,亏你想得出来!”皇帝微笑凝视!满是欣慰!

    “同样,这可是咱父女间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好!父皇知道的!”之后端起茶杯,“冰儿,再吹一边方才的曲子!父皇想听!”“好啊!”执笛在手,司徒冰怡望着亭外,看淡月寒水,柳迎风姿,清丽又带点轻愁的《断桥残雪》萦绕其中,久久不散!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不出意外,以后大概每天都会有4000字,偶是不是特别勤劳啊!
ps:求票票,求花花,求评论,求评分,求收藏……各种求……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