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二十九、投石

    “跟我回去!”虽然心下恼悔,沈子衡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不要!”司徒冰怡拒绝的干脆利落!

    “你……”沈子衡欲上前,却见萧逸不动声色的将司徒冰怡护在身后!

    “世子这是何意?”“防止沈兄错手伤人!”“怎么?世子如此清闲,竟连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也要插手?”言语间无不讽刺!恨恨的望向司徒冰怡!居然连萧逸这种浪荡风流之人也敢招惹!真是好本事!

    “夫妻?”萧逸浅笑,“如果我没记错,沈兄的妻子该是怡安公主才是,又怎会是这烟花女子!沈兄莫要认错人了!”“就是!”整理好心绪,司徒冰怡笑意盈盈!

    “小女子泉水凝,公子莫再认错人了!小女子还有事在身,告辞!”欠身一礼!

    转身,笑容尽退,满是苦恼!看来这安生日子马上就没了!今天闹成这样,七哥肯定会知道的,该怎么向七哥交代啊!头疼呐!

    空荡的大街上,司徒冰怡站定,垂目!望着手腕上的淤青!疼死她了!右手想碰触,却是不敢,还是先回吧!看来又得麻烦巧玉了!抬头,瞬间冷了面色!心下冷笑!还真是冤魂不散呐!

    “跟我回去!”望了一眼司徒冰怡的手腕,沈子衡眸中自责一闪而逝,仍是漠无表情!“没有必要!”司徒冰怡语带讽刺!

    “我怕一个不小心再将某人推落湖中!”“司徒冰怡,你闹够了没有!”暗自压下怒火,道歉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的!

    “跟我回去!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如果我说不呢?”他不计较?他凭什么计较?

    “司徒冰怡,别忘了你的身份?”“那就请沈大公子放心了!”轻蔑的扫了沈子衡一眼!

    “我的事父皇很清楚,不会连累到你们镇国候府的!沈公子请回!以后莫再相扰!”莫再相扰?沈子衡不可置信!却见司徒冰怡眼中满是坚定!

    “咦?冰儿怎么还没回去?”夜色中,依旧折扇轻摇,萧逸漫步而出,“沈兄也在?”之后面向司徒冰怡,“三更半夜的,冰儿一个女儿家难道不知道危险吗?”“别摇你的死人扇了!看着心烦!”司徒冰怡没好气,她这样子是谁害的!

    “好了,既然冰儿是我带出来的,自是该我送回去!走吧!”望了沈子衡一眼,萧逸径自前行!

    “那就有劳世子了!”话落,司徒冰怡跟随萧逸而去,无视沈子衡的怒火,擦肩而过!

    许久,沈子衡方才转过身,望着司徒冰怡消失的方向,一抹伤痛自眼中划过!

    宁王府门前,司徒冰怡站定,“有劳世子相送,天色不早了,世子也该回去了!慢走!”之后上前敲门!

    “谁啊!”许久之后,大门方才缓缓开启,那门房依旧睡意朦胧,“大半夜的敲什么敲,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后半句话在看清来人后完全消失,一个激灵,连忙跪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公主恕罪,饶了奴才这条狗命吧!”那小厮连连叩头!

    “起来吧!”司徒冰怡淡淡出声,回头,“萧世子,你们之间的事我没兴趣,也希望萧世子别将我牵扯进去!还有,我不希望再有人扰乱桃源的清静!还请萧世子高抬贵手,司徒冰怡感激不尽!”话落,转身入内!

    回身,萧逸失笑,这个怡安公主,一点都不可爱,似乎聪明的有点过分了,自己在她面前竟似无所遁形!这种感觉可真的不太好受!此人,并非一般女子!只是,真正能看透她的,又有几人?

    片刻后,宁王府灯火通明,“疼,轻点,七哥,疼啊!”司徒冰怡连连呼痛,惹得司徒冰凌不知该如何下手,“算了,还是请御医好了!”放下药签,司徒冰凌起身!

    “不要!”司徒冰怡忙阻止!起身太急,不小心又牵扯到手腕上的伤痛,“冰儿!”司徒冰凌忙扶住,“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坐下!”“七哥,我没事的!”要是为这事请御医,皇宫那里又会交代不清的!万一强拉她入宫,岂不是得不偿失!

    “好了!你别乱动!”司徒冰凌扶她坐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是谁伤了你?”“只是一点小事,七哥不用管!我自己能处理好的!”见司徒冰凌还要再问,忙转移话题!

    “对了!桃源那边七哥派人去说一声,免得先生他们担心!”“这还用你说!”司徒冰凌继续为她上药!

    “忍着点!”动作是万分的轻柔,“你呀!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吗?”“咝……”这次真不关她的事!

    “这事你非给我交代清楚不可!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伤我的宝贝妹妹!”司徒冰怡疼的说不出话来!

    好吧!她不管了!爱怎样怎样?她只要顾好自己就行了!可是,真的很疼啊!

    清晨,风雨急急,水榭中,司徒冰怡懒懒的趴在窗前,静静看着湖面上的雨打残荷!

    宁王妃入内,叹了口气,“冰儿!”回身,微笑招呼,“七嫂怎么过来了?”“你该换药了!”从丫鬟手中接过茶盘,挥退左右!

    “你呀,一点都不安分,大清早跑这来吹风,万一受凉了怎么办?”将茶盘放在案几上,司徒冰怡伸出左手,任宁王妃揭开纱布!

    “怎么伤的这么重?”望着青紫淤肿,宁王妃心惊,“不行,还是请御医看看!”“不用了!”司徒冰怡忙阻止!

    “昨儿个府里的大夫已经看过了,没什么大碍的!七嫂信不过我,还信不过七哥吗?”“你……”叹了口气,宁王妃取过茶盘上的瓷瓶、药签,细细为司徒冰怡上药!

    “冰儿,你有时候就是太倔了!凡事该适可而止才是!”“什么?”望着宁王妃认真的表情,司徒冰怡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

    “你再这样闹下去,对谁都不好,听七嫂一句劝,回去吧!”司徒冰怡转过头,望着窗外的细雨!若有所思!只是低头上药的宁王妃并未察觉!

    许久,司徒冰怡回首,“好啊!待会我便回桃源去!”“桃源?”宁王妃一时愕然!

    

“对啊!那是父皇赐我的别院,七嫂不要我了,我只好回自己的地方了!”“又胡说什么?”重新用纱布为司徒冰怡包好伤口,宁王妃叹了口气!

    “今日一早,沈子衡便来过了!”“哦!”将换下的东西放在一边,“他是要接你回去的!”“猜到了!”不过七哥一定不会同意的,想必七哥也已经查清楚了,她这伤可是拜沈子衡所赐,不论他是有心还是无意!

    “那你呢?”“我啊!”司徒冰怡满不在乎,“走一步看一步了!”“你们始终是夫妻!”“如此夫妻?不做也罢!”省得她还得时时提防!

    “胡说什么?”宁王妃斥责,“这些话岂是混说的!小心让人笑话!”“玩笑罢了!七嫂不必当真啦!”司徒冰怡笑闹!

    “我知道七嫂是为我好,这事呢,我自有分寸,七嫂不用担心!”“真的吗?”“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走,我们去看看七哥回来了没有?”之后便强拉宁王妃离开!

    湖边青石上,青衣女子双手托腮,赤足浸在水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拨起阵阵涟漪,思绪早已不知飘向何处,宋无冕无奈的摇摇头!

    “水凝,又顽皮了!”司徒冰怡回头,见宋无冕近前,顾不得擦拭足上的水渍,忙拿过放在一边的绣鞋罗袜穿好,站起!

    “先生,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应该给明轩他们讲课吗?“你呀!换回女儿装也不知道安分些!”昨儿回来之后,她闷声不响,还真吓了他们一跳!尤其是手腕上的淤青,更是触目惊心!

    今天一早从房里出来,又换回了一身红妆,出什么事了吗?“既然已经换回女儿装,就该有女孩家的样子,行不露足,笑不露齿,食不言,寝不语……”见司徒冰怡顾自把玩腰间丝带,宋无冕无奈的叹口气!

    “水凝,不是先生说你……”“先生有事吗?”开玩笑,再让先生说下去,她耳朵不生老茧才怪呢?心下叹了口气!“去听音阁看看吧!”若是听得进他的话,那她也就不是水凝了!

    “那我先走了!”之后便提着裙摆跑开!宋无冕本欲阻止,抬起手又放下,失笑摇头!他话还没说完呢?这丫头!真是的!

    听音阁屹立湖中,有曲折回廊通往,轻纱飞扬,一架古筝静静放在案几上!司徒冰怡上前,在案几前落座,随手一勾,听着声音,不由笑了起来!古筝啊!她终于摸到了!

    “喜欢吗?”宋无冕入内,司徒冰怡点头,“先生要教我吗?”“如果你现在还想学的话!”“想!当然想学!”这可是她以前觊觎多时的乐器了!只不过以前没条件,现在万事俱备,她岂可放过!

    宋无冕近前,司徒冰怡起身让开,落座,随手弄弦,曲音流泻!

    “其实乐器本身自有相通之处,你的笛子虽是初学,但却颇有天分,比及一般初学者,已是小有所成,如今学这古筝,应该不在话下!”

    司徒冰怡立在一旁,看着宋无冕十指翻飞,不由得开始怀疑,真的不是很难么?

    停手,宋无冕好笑的望着司徒冰怡,“怎么?怕了?”“哪有?”司徒冰怡逞强,“只是我怕贪多嚼不烂,不如……”她现在可不可以反悔!“你说呢?”宋无冕笑的温和,司徒冰怡却头皮发麻!

    “呃……”司徒冰怡吱唔,那个,她也只是想缓一缓而已,“水凝不必忧虑,万物唯心!”说完,再次弄弦,曲音平和安宁,抚平的司徒冰怡的焦躁!

    “先生,我明白了!”宋无冕点头,正欲开口,却见巧玉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公子……不,小姐!”巧玉还是改不过口,“怎么了?出什么事这么急?”“小姐,不好了,方才来了好多官兵,说要拿人!”“拿人?”司徒冰怡惊讶?宋无冕亦停了手!

    “怎么回事?”宋无冕皱眉,“慢慢说清楚!”“我也不知道,方才一下闯进了好多人,说是我们这里窝藏朝廷钦犯!奉命前来捉拿!”“人呢?”司徒冰怡追问,心下冷笑!

    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想不到来的这么快!就是不知道这回又是哪位了?

    “在客厅!”司徒冰怡回身,“先生,我先去看看!”“我和你一起去!”“好!”一声答应,司徒冰怡便与宋无冕离开!巧玉亦跟随其后!

    厅中,一声令下,众官兵正欲四散搜查,却听一声冷笑,“这么热闹?”定睛再看时,却是一青衣女子入内!

    “就是不知何事竟劳烦诸位如此大费周章?”“小姐!”明轩、霆远一众人欣喜,见到后面的宋无冕,一个个又垮下脸!

    果然,“你们怎么在这里?功课做完了?”“先生……”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啊!“还不回去!”几人面面相觑,最终低头,先后离开!先生的命令可是违背不得的!

    司徒冰怡在主位落坐,全不将他人放在眼中!“巧玉,上茶!”巧玉稍稍犹豫,欠身一礼!

    “是,小姐!”这才退了下去!“先生还是去忙自己的事好了!这里有我呢!”司徒冰怡虽然依旧微笑!眉目间却是一片冷凝!一时让平日见惯了她任性玩闹调皮捣蛋的宋无冕竟无法适应!

    “水凝……”宋无冕一顿,继而叹气“水凝认为这个时候先生会走吗?”之后转身,淡淡询问差役!

    “敢问诸位今日到此,所为何事?”那领头之人一愣,随即回神,趾高气昂!

    “有人密告此处有人窝藏反贼,我等奉命前来搜查!”“有人?”司徒冰怡轻笑出声,手指无意识的敲击案几!

    “就不知这人是谁了?不如请出来对质如何?”“这……”那人为难,却见司徒冰怡再次开口,“还是说根本就是凭空捏造,意图不轨!”“是不是真有其事,搜过之后自然知晓!”轻蔑的睨了司徒冰怡一眼!

    “姑娘一介女流,这里怕没你说话的份吧?还是速速请此处主人出来为好!”“我不就在这吗?”为司徒冰怡奉了茶,巧玉退到一边!满是担忧!

    “姑娘,再要阻拦,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了?”之后下令,“搜!”“谁敢!”司徒冰怡断喝,摔了茶杯!却扯动了左腕好转大半的伤势!疼得她倒吸口凉气!虽然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暗中却将左手放于膝上!

    “水凝……”宋无冕将方才一幕尽收眼底!“你要不要紧?”“先生放心,我没事!”微笑安抚过后,目光转向差役,满是嘲讽,“搜查!可以,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一时间,众人皆被司徒冰怡震慑!竟是无人敢动!
作者有话要说:

  再现4000字,只是,为嘛没人理偶(哀怨的咬着碎花手绢)……这让如此勤劳的偶情何以堪啊!
   PS:想了半天,还是不能让我家小孩这么轻易的被带回去!所以………(继续奸笑中~~)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