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二十五、出游

    没人打扰的日子就是舒坦!我的地盘我做主!爽啊!这些日子,跟着先生识文断字,跟着明轩、霆远他们玩笑打闹,跟着巧玉插科打诨!

    什么游玩赏景,上山下水,能玩的,不能玩的,能闹得,不能闹得,她都领着几个孩子试过了,而且在发现先生精通音律之后,更是缠着他不放,非要学习!

    本来,是想学古筝的,不过先生说太过小家子气了,是女孩家闹着玩的,不适合她!

    所以,她便选了竹笛,那个什么箫的东西,打死她都不选,自从月嫔事件后,她跟箫的梁子是结大了!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想想,时间也挺快的,已经月余了!唉!不想这些了!煞风景!

    司徒冰怡躺在草地上,双手枕于脑后,嘴中叼着不知名的小草,舒服的眯着眼,高高的翘着二郎腿,耳边听着几个孩子的追逐打闹!生活,本该就是这般轻松的!

    “真是可惜了!”司徒冰怡喟叹,“可惜什么?”身畔声音响起,侧首,见宋无冕亦席地而坐!

    “可惜早来了几日,若是再晚些,就可以看到这枫山的满山红叶了!不行!过段时间还得再来一趟!”宋无冕淡淡一笑,摘下旁边的草叶,放在唇边,轻缓的曲调从唇间逸出!

    “好耶!先生果然多才多艺,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佩服先生了!”这才是她要的生活,不愁吃,不愁穿,有的玩,有的闹,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怎一个好字了得!再次眯起双眼,享受着美好的时刻!

    正在悠然自得间,司徒冰怡叼在嘴中的小草被人抽走,感觉身边有人躺下,睁眼侧首,咧嘴欢笑!

    “先生,形象,形象!保持形象!君子行有序,坐有礼!”“公子不也一样吗?”“我可没说自己是君子!”“宋某也不敢自认!”“先生!”伸手,覆上宋无冕的额头,“奇怪!没发烧啊!”收回手枕在头下!

    “我明白了!唉!造孽啊造孽!先生如此谦谦君子,竟被我泉冰逸给带坏了!罪过罪过!”宋无冕一笑,“世上怎会有你这种人!”“哪种人?”侧身,一手支着头,笑着看向宋无冕!

    “精灵古怪,调皮捣蛋,是我见过最让人头疼的学生!”“哪有那么差?”司徒冰怡皱眉,“应该是活泼好动,团结友爱才是!”“能说会道!”“这我倒承认!”司徒冰怡重新躺回去!

    “春困秋乏,我先睡会儿!那帮皮小子就交给先生了!”说完也不管人家答复,径自睡去!

    温暖的阳关洒在周围,如跳跃的精灵,不可捉摸!亦如他!收回思绪,宋无冕坐起身,重新将草叶放在嘴边,欢快的音调再次从唇角逸出!

    辰王府,书房!“还没找到吗?”沈子衡摇头,眉目间难掩倦色,形容隐含憔悴!

    “我倒是越来越佩服这十五皇妹了!文采,胆识,机智,真是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了!”

    “找我来就说这些?”

    “那么着急做什么?她走了不正合你意!”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沈子衡举步欲走,“你喜欢她!”如晴天霹雳,将沈子衡定在当下!

    “或者更进一步,不仅仅是喜欢!”

    “不!我没有!”

    “那你这么担心她做什么?何不任她自生自灭?”

    “她是皇室公主,不容有失!”

    “只是这样吗?”

    “我……只是要让她为自己做下的事负责!”

    “可是我怎么听说那件事只是误会!而且你还对十五皇妹动手!怎么说也不关十五皇妹的事!负什么责?莫非,你还要与她计较以前的事?那你可别忘了,她那次落湖是谁暗中动的手脚!都差点搭上了性命!那些事似乎也不必计较了!那又是为什么呢?”

    “够了!”

    “别再自欺欺人了!”司徒冰玄靠着椅背,双手环胸,“你喜欢她!”仍是万分肯定的语气!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她也是你的妻子不是,既然喜欢了,何苦为难自己?”

    “有些事!你不懂!”

    “我是不懂,也懒得理会!不过你不用担心,她应该只是躲起来了!”

    “你知道!”

    “不知道!”司徒冰玄一脸无辜!“只是猜测!而且,马上就到中秋佳节了,还怕她不回来吗?”

    “万一她已经出京了呢?”

    

“可能吗?”司徒冰玄挑眉,“别忘了,盯她的不只我们!况且,她一介女流,孤身一人,能去哪里?”之后收整形色!

    “今天找你来另有一事!”“什么?”沈子衡漫不经心,重新坐回去,却是心不在焉!

    “城东有座别院,名唤桃源,主人十分神秘,据说是一介少年,与老七交情匪浅!而那别院,本是父皇给老七的!”

    “她在那里?”“你能不能先放下十五皇妹!”司徒冰玄语带无奈,只见沈子衡沉默些许!

    “还有什么消息?”“主人姓泉,来历不明,另外……”语气一顿,“宋无冕也在其中!”“宋无冕?”沈子衡皱眉!

    “谁这么大面子,竟能请得动他?”“桃源主人!”“宁王何时笼络到如此人物了!”随即起身,“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没事,我先走了!”“这么快!不去香远楼小酌一杯?”瞪了司徒冰玄一眼,沈子衡自顾离开!

    桃源门前,马车堪堪停稳,四五个小孩便争先恐后跳下,“喂!不许和我抢!”一掀帘子,司徒冰怡也跳下马车!

    “你们这帮小鬼,谁让你们跑我前头去的!”“公子,是你太慢了!”霆远回头顶了一句,敲开门钻了进去!

    “你别跑!”司徒冰怡追上前,“公子!”门房丁伯忙拦住司徒冰怡,“公子小心些!”“丁伯,你别护着这帮小鬼,他们就是欠收拾!”“公子不也一样,还说我们?”修文也跟着帮腔!

    “就是就是!”允武紧随其后,“上树掏窝,下水摸鱼,结果呢?比我们还厉害!先生最头疼的就是公子了!”“你……”“原来冰儿这般调皮!”一声满是笑意的调侃,司徒冰怡回身,怔愣片刻方才反应过来!

    “父……”忽而住了口,“阿玛!”“公子,老奴正要禀报,这位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阿玛?那是什么东西?”一身便服的皇帝满是笑意!

    “阿玛不是东西,是……”好像怎么说都在骂人,“扑哧”一声,司徒冰怡不由得笑出了声!

    “什么事这么高兴?”宋无冕入内,含笑询问,“公子,是不是又有什么整人的鬼主意了?”“哪有!”司徒冰怡不满的嘟起嘴角,却没注意宋无冕在见到皇帝时瞬间的僵硬以及愈渐阴沉的脸色!

    “先生,我还有事,这些小鬼就交给先生了!”之后便挽住皇帝的手臂离开,“阿玛,跟我来!”一边又回头吩咐跟在宋无冕身侧的明轩,“让巧玉泡好茶送到我房里!”“哦!”明轩大概猜到几分!

    正要去传话,却见宋无冕满是愤恨失望的神色盯着司徒冰怡消失的方向,“先生?”奇怪,先生在看什么?宋无冕回身,也不理会众人,径自转身离去!

    关上门,扶皇帝坐好,“父皇,你怎么来了?”“你这丫头!走了后就不知道回来看父皇,父皇不来教训你怎么行?”“哪有?”挨着皇帝坐下!

    “冰儿这不是怕吗?”“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还有父皇在吗?”“父皇已经够忙的了,冰儿怎么能再给父皇添乱,而且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挺好?上树掏那个什么……”

    “鸟窝!可那不是没见到鸟蛋嘛!”“你还说,整个一野丫头!”“父皇!”“撒娇也没用!你看看你,穿的都是什么样子?哪有一个女儿家像你这样的!”

    “父皇!”司徒冰怡一跺脚,“我现在是公子,穿这衣服刚刚好!再说,父皇不觉得我玉树临风,俊朗不凡吗?”“丫头就是丫头!”“好了!不跟你说了!老顽固!”“你这丫头!敢骂朕老顽固的!怕也只有你了!”

    “对了!父皇怎么来这了?”“看看你不行吗?”“行!父皇想怎样都行!”“丫头!”止了笑,皇帝正了颜色!

    “闹也闹过了,你该回去了!”“不要!”司徒冰怡别扭的转身,“在这儿多好!干嘛要回那个牢笼里受气!”“那你准备怎么办?”“凉拌!”司徒冰怡满不在乎,敲门声响!

    “公子,是我,巧玉!”“哦!来了!”开门,接过茶盘,“好了!这儿没你事了!去休息吧!”之后利落的关上门,让巧玉错愕不已!叹口气,无奈一笑,巧玉径自离开!

    为皇帝和自己各倒一杯茶,重新坐好!“那你什么时候回去?”“还没想好!”干嘛老催她!

    “冰儿!”皇帝语重心长,“沈子衡毕竟是你的夫婿!”“听不到!”扭过身子捂上耳朵,负气的模样让皇帝失笑!

    “你如此滞留在外,成何体统?”“木桶?父皇放心,桃源的木桶够用!”“你……”皇帝哭笑不得!

    “好!朕说不过你,让沈子衡自己来说总成了吧?”“父皇!”一手毫无意识的敲击桌面,一手撑着下巴,满是天真!

    “冰儿一直觉得一个人拎包袱浪迹天涯闯荡江湖挺好的,多谢父皇成全!”“你敢!”“有什么不敢的!父皇可以试试!”之后放下手!

    “哼!父皇不想见冰儿就直说好了,下次冰儿一定走的远远的,谁也别想找到!”“好了好了!朕不管了!朕不管总行了吧?”万分无奈!

    皇帝摇头苦笑,却见司徒冰怡立时挽住皇帝的臂腕,“冰儿就知道父皇最好了,谢父皇!”“不过,你可不能一声不吭自个儿拍拍屁股走人,否则!朕绝不饶你!知道吗?”“是,冰儿记下了!”到时候再说了!反正她还没想好呢,走一步看一步!

    “对了!你刚刚在外面喊朕什么?阿……阿玛?”抿了口茶,皇帝想起那个奇怪的称呼!

    “就是爹爹的意思!”“你这丫头,净弄些古怪玩意,朕问你,上次寿宴的事你怎么说?”“那不是醉了吗?”低头,乖乖认错!

    “还敢说,一个女孩子家,谁让你喝那么多酒的?”“还不是那些什么亲戚大臣敬你酒,我能不跟着喝吗?”司徒冰怡不满,复又埋怨!

    “说起来都怪父皇!父皇居然还好意思说我!”“这么说倒是朕的错了!”“要不然你以为呢?”司徒冰怡娇嗔!

    “你不会装装样子!”“父皇的意思是让我弄虚作假欺君吗?好!冰儿记下了!”“这……”皇帝假意轻咳!

    “权宜之计!权宜之计!”“那还不是一样!”“我说丫头,好像是朕在问你的错处,怎么扯到朕这来了!”“因为本来就是父皇的错!”皇帝彻底无语了!

    他就奇怪了,为什么近来在冰儿面前,他皇帝的威仪越来越少了!奇怪!不过,他乐在其中!所以,些许小事,无需计较!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偶家孩子都给偶说了,没票票,没花花,没收藏,没评论,如果在这样,他们就集体罢演了!呜呜~~~亲们,江湖救急啊!快帮偶留住这群闹情绪的小孩吧!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