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二十三、出走

    头疼,头好疼!司徒冰怡抚额!快炸开了!怎么上次醉酒就没这么痛苦!这都醒来大半天了还没缓过劲来!

    “琉璃!”“在!”琉璃慌乱间连忙答应,“你在想什么啊?”这丫头从她醒来就开始怪怪的,老是一副欲言又止的委屈摸样,该不是被她醉酒吓得吧!

    “奴婢……奴婢……”“好了!别奴婢了!过来帮我揉揉额角!难受死了”“是!”琉璃近前,动作轻柔!“公主……”“说!”“昨天……”“公主!”小丫头入内行礼,“什么事?”小事最好别说!她头疼!

    “宁王妃前来探望!”“七嫂来了!快请!”司徒冰怡坐直身子!制止琉璃!要是让七嫂见到她半死不活的样子,那她绝对会因唠叨过度致死的!她才不要!

    “冰儿!”宁王妃入内,坐定,小丫头上了茶退下,“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没!我很好!七嫂放心!”“真的?”“真的!绝对是真的!”“可是你的脸色可不像是很好的样子!”“那个……”“什么?”“七嫂!”司徒冰怡讨饶!

    宁王妃叹了口气,“你呀!真不知该怎么说你才好!”司徒冰怡低头不语!她也不想的,谁知道就那么糊里糊涂的喝多了!“好了好了!又没人怪你!”宁王妃劝慰!

    “那个……”谁敢怪她!只是,“七嫂,我喝醉了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上次的光荣事迹,可是她的锥心之痛,希望这次安安分分的才好!“出格的事……”宁王妃犹豫,“有!”死了死了!

    “没说错话吧?”希望只是撒酒疯而已!“没有!”还好!“就是骂的够凶!”“老天!”司徒冰怡抚额长叹!看来还真是得罪人了!

    揉揉额角,再揉揉眉心,缓解头疼,“七嫂!我骂谁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月嫔!不过我看着长公主,五皇姐,还有九皇妹脸色都不是很好!”“还有呢?七嫂不必隐瞒,还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七嫂一并告诉我好了!”也让她有个准备才好!

    “其实也没什么!”宁王妃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就是将月嫔推倒在地,还拿香蕉皮扔她,还……”看着司徒冰怡扭曲的脸色,宁王妃改口!

    “没什么的,不用担心了!”“都和泼妇一样了还没什么?”司徒冰怡无力呻吟!

    “那月嫔怎么惹我了!”“没有啊!”“不可能!”即使喝醉了,她也不可能无缘无故逮人骂!“那她有做了什么事吗?”“没有,就是献了一曲歌舞!”“七嫂再想想!”对症,才好下药!

    “提议你抚琴助兴!”“这不是找骂吗?活该!”“呃……”宁王妃语塞,“好了!”深吸口气,“没事了!”骂都骂了,还能怎么办?大不了以后躲远点行了!

    “冰儿,你……”“七嫂有话直说好了!”“冰儿,那些骂人的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宁王妃红着脸询问,“这还用听吗?”司徒冰怡惊讶!

    之后释然,也难怪,人家是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估计这次吓得够呛!

    “那……冰儿为何说自己只有一个弟弟?”“那个……”“什么是报警?”“那个……七嫂,头好疼!”“还疼吗?不是都醒了大半天了吗?”宁王妃关切上前!

    “要不要请大夫看一下,醒酒汤呢?喝了没?”“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看你的样子,一定没喝,难怪头疼!”之后责备琉璃,“你也任你主子这么胡闹,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奴婢该死!”琉璃忙跪下!

    “七嫂,不关她们的事!”是她喝不下那些黏黏糊糊的东西!“还不去拿醒酒汤过来!”宁王妃不满,吩咐完后,又心疼的责备司徒冰怡!

    “你也真是的,自己找罪受!”司徒冰怡低头,欲哭无泪!她笨啊她!怎么会连转移个话题都能把自己套进去了!笨死了!

    又被软禁了!湖边凉亭,司徒冰怡有气无力的趴在美人靠上,无聊的看着满湖残荷,好郁闷!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她也不想醉酒的,由得了她么!

    谁知到那酒喝着像饮料,后劲却大的厉害!而那沈子衡更是借此连宫中都不让去了,说什么寿宴上闹得太过了,避避风头!而她,也得到了八卦版的怡安公主大闹皇帝寿宴!

    借酒装疯仗势欺人,月嫔无辜受辱,委曲求全!什么有伤风化,有违礼法,有失妇德,有辱皇室颜面,状似疯妇……凡此种种,数不胜数!

    总而言之,现在,她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皇室的污点,街头泼妇,不就是骂个人么,有必要这样口诛笔伐吗?真以为月嫔是什么善男信女吗?

    嘁!皇宫里哪个角色是好相与的,群众的眼睛啊,都被风沙迷住了吗?柔弱美人,往往才是最危险的!这是历史的教训啊!千万轻视不得!

    “公主,秋夫人求见!”正思量间,小丫头上前通报,收回心思,秋夫人?不就是沈子衡的小妾吗?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和那月嫔差不多!

    正要说不见,却见秋雨燕已经入内,“见过公主!”司徒冰怡沉了脸!

    不简单啊!没有她的同意就能让这些丫鬟放人进来,该说自己太好欺负还是她本就厉害呢?

    “起吧!”既然不见不行,那就见招拆招好了!秋雨燕起身,笑容满面,“听闻公主前些日子身子不适,不知可好些了?”“嗯!”司徒冰怡答得很是敷衍!

    “按理说。”依旧恭敬侍立,“雨燕该往公主的水溶轩晨昏定省请安的,只是……”欲言又止,继而又行礼!

    “终归是雨燕的不是,还望公主恕罪!”“不必麻烦!”司徒冰怡起身,“那些俗礼能免则免,以后没事就不必过来了!”省的影响她心情,而且,她也没那个闲时间!

    

“公主教训的是,雨燕记下了!”抬眼深深望了秋雨燕一眼,她有教训吗?屎盆子就这样扣下了?难怪之前司徒冰怡一直不招人待见,敢情秋雨燕居功甚伟!

    行!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收回目光,司徒冰怡起身,“琉璃,回房!”闲闲的伸个懒腰,司徒冰怡率先出了亭子!

    “公主!”秋雨燕忙追上,司徒冰怡站定,“有事?”“我……我……”欲言又止,怯怯的样子惹人怜惜,不过,看在不知情者的眼中怕就是另外的意思了!

    司徒冰怡冷笑,“那就想好了再说!”之后不再理会!“公主……”秋雨燕连忙追上,拉住司徒冰怡的衣袖,“公主,我……”“放手!”司徒冰怡抽出衣袖,却被再次拉住,不得已,司徒冰怡回身再次扯回衣袖!

    正要开口,却见秋雨燕连连退步,身形不稳,下一瞬间便栽落湖中,即时,小丫头的一片慌乱,司徒冰怡心里一紧,隐隐已是明了三分,今日怕是不能善了了!

    “雨燕!”一声惊呼,沈子衡不知从何处而来,纵身入湖救人!至此,司徒冰怡已完全明了!举步离开!任凭身后一片忙乱!心下冷笑一声,与她何干!

    “公主!”水溶轩中,小丫鬟各自小心翼翼,琉璃怯怯出声安慰,“今日的事与公主无关,公主不必担心!”“我没有担心!”而且,有没有关系不是她们说了算数的!

    “公主……”正要再次劝慰,却见沈子衡入内,面色阴沉,好不吓人!“见过驸马!”众人行礼!

    “都下去!”目光始终落在司徒冰怡身上!“是!”担忧的望了司徒冰怡一眼,琉璃随众人退却!“有事么?”悠然的在软榻上坐定,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

    看来那人肯定没事,其实那人也够狠的,就不怕万一弄假成真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很聪明的办法!

    “你没什么话说吗?”“你认为我该说什么?”而且,她说的话有人信吗?那她何必多费唇舌!

    “我不认为自己有说话的必要!”望着司徒冰怡平静淡漠的面容,沈子衡近前一步,抬手,“啪!”清脆响亮!力道之大,竟让让司徒冰怡完全趴在软榻上!

    “你打我!”许久之后,司徒冰怡才从软榻上坐直身子,捂着左脸,语气淡漠,仿若事不关己!

    “司徒冰怡,原来你一直都没变!心肠还是那般歹毒!”“你打我!”依旧是陈述的语气,可是眸中的怒火却不可忽视!

    “那又如何?”“好!好!”好一个那又如何!反正她本也没指望他能有多么信任她?只是,司徒冰怡并不是别人想欺负就可以欺负的!

    只见司徒冰怡起身,扬手,却在下一瞬被沈子衡扣住手腕,“你居然还想打人,死不悔改!”“只是讨回别人欠自己的而已!”轻蔑的睨着沈子衡!

    “今日司徒冰怡技不如人,认栽了!还望大公子好自为之!出来混!欠下的总是要还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她迟早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

    “还有,放手!”望着沈子衡眼中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司徒冰怡心下冷笑,何必故作姿态!抽回自己的手,转过身!

    “还是那句老话,水溶轩不欢迎对它主人不敬的人,请!”“你……”“慢走!不送!”拂袖,司徒冰怡头也不回的入了内室!怎么?还指望她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求他吗?做梦!

    现在,没有人敢待在司徒冰怡身边,所有小丫鬟都避的远远地!原来,公主不发脾气比以前发脾气可怕得多!

    “公主!”琉璃哭着劝说,“公主,请让奴婢为公主上药吧!”“哭什么?”淡淡的扫了琉璃一眼!

    “你主子没缺胳膊没少腿,你该庆幸了!”“公主……”“下去吧!”“公主!”“怎么?莫非连你也不将本宫放在眼中了?”“奴婢不敢!奴婢告退!”“公……公主!”小丫头打着哆嗦通报!

    “宁王府来人了!”皱眉,“是七嫂吗?”“不……不是,是个小孩子!”“小孩!”沉吟片刻!

    “让他进来!”小丫头愣了一下,望了眼满是沉思的司徒冰怡,咽下出口的提醒!悄然退去!

    “姐姐?”疑惑的语气!眼前这面无表情的人还是他那爱笑爱闹的公主姐姐吗?“明轩!”果然是他!“过来,坐我身边来!”明轩近前!

    “姐姐这是怎么了?谁惹姐姐生气了吗?”之后看见司徒冰怡脸上的红肿!“姐姐受伤了,谁干的!”“好了!你那么激动干嘛!”司徒冰怡淡笑!

    “你怎么来了,其他人呢?”“姐姐好久都没回去了,大家担心的不得了,轩儿也是偷偷跑出来的!”“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能有什么事?”揉揉明轩的发顶,司徒冰怡满心温暖!

    “姐姐什么时候回去?大家都很想姐姐,巧玉姐不停念叨姐姐呢?”“难怪我最近耳根子老发热!”司徒冰怡笑着打趣,却牵扯到了脸上的伤!

    “姐姐!很痛吗?”“有点!”司徒冰怡想揉揉,却又怕疼不敢动手,“姐姐,你还回去吗?”“干嘛不回去!”一不小心激动起来,又牵扯到脸上的伤口,“死明轩,你故意的!”司徒冰怡抱怨!

    “不说了,走!”牵起明轩的手就要离开,“姐姐要去哪?”“回家!”是的,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她司徒冰怡也不是无家可归这人!而府中此时一片混乱,再加上司徒冰怡无形中的怒气,竟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安然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没说话了,深吸一口气,求评论,求收藏,求花花,求评分,求点击率!~~~~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