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十九、置气

    山坡上,碧草间,两匹马儿悠然自得的甩着尾巴,一心一意的低头吃自己的青草,全然不理身外之事!

    “你……”艰难的吞了口唾液,司徒冰怡后退三步,颤抖着手指向无辜的马儿!

    “你想要干什么?”“不是很明显吗?”依旧半块面具遮住容颜,那人翻身上马,举止间是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只可以唯一在场的人无暇欣赏,“骑……骑马?”不会吧?别吓她!据说,骑马是需要绝对的技术和勇气,她害怕呀!

    “听闻怡安公主马术超群,怎么今日这般……”似是在思索合适的词句,“惧怕?”什么?她还有这项桂冠,那她不要了行不行啊?放过她吧!

    “我……”再次看着那打着响鼻的马儿,司徒冰怡连连后退,“我本来就怕!”打死她也不靠近,要不然会死的很惨的!不是被踢死摔死,而是被吓死!珍爱生命,远离马匹!

    “那个……你自己玩,玩的开心点!”一步步的后退,“我不奉陪了!再见!”说完转身就跑,却觉得腰间一紧,身子腾空!

    低头看时,却是马鞭缠在腰间!之后便落在那匹空闲的马儿身上,即时,惨叫声响彻山谷!

    “啊……”本能的俯身抱紧马脖子,却看到马儿大睁着眼睛,似是在盯着她看!吓的她立即闭上眼睛,继续尖叫!

    “我说,”那人打马近前,好笑的询问,“有那么害怕吗?”“很可怕,很可怕!”她胆子很小的!真的!

    “至于吗?”“快……快放我下去!”老天,他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非要这么玩她!见马儿已经烦躁的原地打圈,那人纵身一跃,一手拉住缰绳,制服马匹,一手揽住司徒冰怡的腰身,扶她坐好!

    “原来你胆子这么小!”十足的打趣戏谑!“是啊是啊!赶紧放我下去!”紧闭的眼睛一直不敢睁开!却见那人唇角含笑,一声“驾”,策马扬鞭疾驰而去!

    “你……”渐渐地放慢了速度,直至任凭马儿信步游走,“还好吧?”语气中竟罕见的渗入了丝丝关切,“只要你放我下去,我绝对会很好!”真的会比现在好,最多就是腿软脚软爬不起来而已,没什么的!

    “真的?”绝对是带着笑意的怀疑!“我说真的你信吗?”稍稍从惊恐回神,看来,她是没有选择的权利!

    “理由!”言简意赅,“说服我放你下去的理由!”“我累了,想回去睡觉!”没好气的反驳!

    “好!”意料之外的爽快答复让司徒冰怡愕然回头,却撞进那双深邃幽暗,诱人至极的眼眸中,不经大脑的问话脱口而出!

    “你是不是喜欢我?”揽住腰身的手臂一僵,惊回了司徒冰怡的神智!即使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没问过这么白痴的问题,那人不是她!绝对不是!

    忽然间一个后仰,马儿加速!司徒冰怡本能的缩在身后的怀抱中!

    搞什么吗?加速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她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不带这么玩的!她抗议!严重抗议!

    安顿好司徒冰怡,出了院子,却见一玄衣人立在院门之外,似是等候已久!

    抬手,制止本欲开口的玄衣人,那人径自离开。见此,玄衣人忙跟上!转过回廊,那人顿住脚步!

    “什么事?”“回主子!”那人躬身低头,“中朝那边动静很大,中朝皇帝、宁王、太子、辰王甚至连驸马沈子衡也在严密搜寻,怕是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果然不出所料!”那人冷笑!

    她终日费尽心思掩藏自己,却不知自己早已被人注意,自此之后,怕是她的日子也不会太平静了!

    “主人……”玄衣人欲言又止,“说!”“请主人将怡安公主送还中朝!”见主子不悦的目光扫过自己,玄衣人忙跪下!

    “请主子以大局为重,早做决断!”许久的沉默之后,方听那人开口,“你去准备吧!”“是!”一声答应,玄衣人起身离去!独留那人站立良久,之后,转身,踏上来时路!

    山庄门口,一众人掩下心底的惊诧,下跪行礼,今日主子笑容不断也便罢了,怎么会亲自抱着被吓得腿软脚软的怡安公主回来?对于这样的事情,不是一向都是任其自生自灭吗?

    难道只是因为她是怡安公主?可即便如此,主子也可先行回来,再派他人接回怡安公主即可!何必自己亲自动手?

    而现在,居然再次亲自将被点了睡穴的怡安公主抱出山庄,主子何时这般好心了?这还是他们狠辣决绝的主子吗?

    侍立在马车旁边的小厮机灵地打起车帘,将司徒冰怡放进车内,那人凝视良久,属下的疑惑目光,他怎会不知?只是他也不明白!

    本来只是存心试探,为何对她愈加狠不下心,难道这就是她所说的喜欢吗?他喜欢她?可是,那又如何?转身,听着小厮放下车帘!

    仍是一贯的冷漠语气,“将怡安公主送归宁王府,速回!”“是!”听着马车离去的声音,“所有人撤离孤竹山庄,烧之!”“是!”众人应声离去!许久,那人回身,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

    她确实很聪颖!希望她能够一直这般聪颖,否则,即使有中朝皇帝和宁王护她,怕也无济于事!

    但愿她能好好活着!转开目光,望向天际,他也该回去了!此后,他们怕是再也不会相见了吧!

    压下心中泛起的些许苦涩,一声清啸,烈马疾驰而来,翻身上马,不再回头!一刻钟后,京郊山谷,一片火海,蔚为壮观!

    再次醒来,司徒冰怡被身边人吓了一跳,“冰儿,你醒了!”“呃……”司徒冰怡挣扎坐起,“父皇?”“冰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很好,父皇放心!是父皇找到我的吗?”很明显,这里是永清宫!

    “是你七哥送你回来的!”“七哥?”疑惑的望向司徒冰凌,“七哥是怎么找到我的?”“有人送你回来的!”只可惜那马车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冰儿,都是父皇不好,让冰儿吃苦了!”“父皇,我没事!你和七哥放心好了!”再说,以父皇和七哥对她的关心,御医绝对为她做过了最全面的检查!

    

“冰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更何况她也不想知道!“好了,冰儿就好好休息,这件事交给父皇好了!待会再让御医过来瞧瞧!”扶司徒冰怡躺下,继续叮嘱!

    “想吃什么要什么就让奴才传下去!父皇晚点再来看你!”“知道了!父皇放心,冰儿是不会委屈自己的!”“好!”皇帝慈爱的为司徒冰怡掩好被子!

    “那父皇走了!”“哦!”直到皇帝和司徒冰凌的身影完全消失,司徒冰怡才垮下脸,这回再想出宫可就千难万难了!不行!得赶紧想个办法才好!

    “公主,公主你去哪?”御花园,一众宫婢追着前面疾走的身影,“公主慢点,小心摔着!”“烦死了!”司徒冰怡停下脚步,回身训斥!

    “拜托你们不要大呼小叫的行不行!要叫也可以,拜托你们别再跟着我了!”一众宫婢吓的连忙跪下,“奴婢该死,请公主责罚!”烦躁的转身离开,一众宫婢忙起身跟上!

    回宫十几天了,天天被她们这样寸步不离的看守!她忍耐力是很好,但这样下去,圣人也会发疯的,更何况是她?

    早知道还不如跟沈子衡回去算了,不过那天沈子衡真的很不对劲,先是一声不响目不转睛的盯了她半天,再是松了口气的样子,之后竟要她回去!

    她是疯了才会跟他回去!不过现在也快疯了!不行,先生那边该等急了,要尽快搞定这些人才好!转过回廊,司徒冰怡往御书房跑去!

    “父皇!救命啊!”一贯的人未到声先到,司徒冰怡推开御书房的大门,一脚踏进去,待看清楚里面的情况,恨不得收回脚转身就跑!

    “微臣参见公主!”那两人行礼,“父皇有事,那冰儿先走了!”“冰儿!”皇帝忙阻止,“过来!”之后对下面的两位臣子吩咐!

    “一切比照往年办理,切不可太过奢侈!”“是!微臣遵旨!”“退下吧!”“微臣告退!”待那两人退下,皇帝招手,示意司徒冰怡去他身边!

    “怎么了?”“父皇!你一定要救救冰儿!”“谁欺负冰儿了了吗?告诉父皇,父皇为你做主!”“父皇,别让那些人跟着我了!很烦的!”“那些奴才不好吗?那换了就是,冰儿可别气坏了!”

    “不是啦!是我不喜欢别人跟在后面嘛!大热天本来就心烦,有那些人跟着,更烦!”“你呀!别以为父皇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没人看着,你又会偷偷溜出宫去的,对不对!”

    “父皇!”司徒冰怡孩子气的跺脚,“我不管!”“你这丫头!”爱怜的轻点司徒冰怡额头,“什么时候才能让朕省省心啊!”“反正我就要出宫!”负气的背过身!

    “好,让奴才们去准备鸾轿,再调一队御林军保护,只准去你七哥府上看看!”疯了疯了!她真要疯了!

    “父皇也是为你好!”“那就不要再为我好了!”司徒冰怡头痛的抚额,冷静,一定要冷静!

    强压住内心的烦躁,“好,父皇,我要去七哥那小住!”“不行!”“又为什么?”司徒冰怡欲哭无泪!

    “你七哥哪扛得住你这么软磨硬泡的,到时还不是你说了算!”就连他也快扛不住了!

    “你……我……啊!气死我了!”所有的情绪在也压制不住,司徒冰怡气的在御书房内直转圈!

    “冰儿,不许胡说!”“别管我!”“你是朕最疼爱的公主,朕怎么会不管你?真胡闹!”“胡闹就胡闹!”她要再忍下去绝对会崩溃!

    “拜托你不要管我了好不好!大不了这个公主我不当了!不当了总行吧!”只要那些人不再跟着她,只要她能出宫!怎样都行!“住口!”皇帝厉声呵斥,惊得司徒冰怡理智瞬间恢复!

    “我……”“堂堂公主,岂是你说不做便不做的!你是朕的女儿,中朝永远的怡安公主!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司徒皇室,岂可如此任意妄为,出口无状!”司徒冰怡惊愣!

    这真是那个对她万般宠爱的父皇吗?不!他是皇帝!此刻,他只是皇帝!

    “你看看你,整日里衣衫不整,发髻散乱,疯疯癫癫,行为散漫!哪里有一点公主的样子!平日你再怎么胡闹朕也都忍了!怎么?仗着朕平时偏宠你,你当真就无法无天了!现在居然什么话都敢乱说,真以为朕不会治你的罪吗?”

    司徒冰怡收敛了神色!垂下眼睑,遮挡住眼中流露的伤心失望!原来!真的不过如此!终是她被这般假象迷了眼!也是时候清醒了!

    “皇上息怒!”瑞安连忙跪下!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公主也是的!

    什么大不了这个公主她不当了,这不存心惹皇上伤心动怒吗!果然!一下子弄这么僵,可怎么得了啊!

    “公主只是一时失言,请皇上饶过公主的无心之失吧!”见司徒冰怡那般伤心,皇帝早就后悔了!

    今日的话确实说重了!正要顺势而下,稍稍训斥便让她休息,岂知被司徒冰怡抢先开口!

    “皇上!”平复心绪,司徒冰怡淡淡开口!“你……你唤朕什么?”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却见司徒冰怡抬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复又低头!

    “皇上!”“冰儿……”皇帝喃喃低唤,这真是他的冰儿吗?他的冰儿,何时学会用这种淡漠疏离的神色如此对待他这个父皇了!

    “皇上今日之言,怡安定当谨记,日后绝不再犯!否则!甘受责罚!”“冰儿……”满是悲痛不甘,他的冰儿不要他了吗?怎么可以?

    “怡安还有一事上奏,请皇上恩准!”“冰儿,你在生父皇的气吗?”快说啊!你是在生气,对不对?

    “怡安不敢!”依旧垂眸,“所谓出嫁从夫,怡安业已出嫁,长留宫中,恐遭人非议,亦是于理不合!怡安请旨搬回镇国候府,请皇上恩准!”此处,已非久留之地!

    “为什么?”冰儿,是否连你也要离朕而去!“怡安自觉离府日久!也是时候回去了!”“你……”“请皇上恩准!”跪地,叩首!皇帝痛苦的闭上眼睛,冰儿!

    “准……准奏!”“谢皇上恩典!怡安告退!”再次叩首,起身,低头,躬身离去!

    瞬时,皇帝瘫坐在龙椅上!“皇上!”瑞安担心的轻唤,却见皇帝闭上眼睛,冰儿!终于!连你也走了啊!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