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十二、桃源

    御花园中,春光正好,难得皇帝今日有了空闲,所以,便招来往日里较为得宠的两位妃子,一同品茗赏景!

    “父皇!”

    琉璃亭中,皇帝循声而望,却见不远处的小径上,司徒冰怡笑逐颜开,向着他们这里匆匆走来!

    “冰儿今天怎么有空来找父皇了?”等到司徒冰怡入亭之后,皇帝含笑打趣,“父皇还以为冰儿都已经忘了有朕这个父皇呢?”

    “冰儿就是忘谁也不敢忘父皇呀!”在皇帝对面的石凳上落座之后,司徒冰怡笑着回话,“这不是最近有些忙嘛!”

    “哦?”皇帝故作惊异,“那冰儿都在忙些什么事情?”

    “陪七嫂喽!”

    捻起石桌上的糕点,司徒冰怡满足的咬了一口,这才向着皇帝身侧的两位妃子打招呼!

    “良妃娘娘,和妃娘娘,冰儿来得突然,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公主这是说的什么话?”良妃含笑嗔怪,“见到公主,我们姐妹高兴都来不及,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莫非公主还当我们是外人不成?”

    “冰儿哪儿有!”司徒冰怡连忙辩解,“若真当良妃娘娘您是外人,冰儿又怎么会时常惦念着您亲手做的杏蕊酥?”

    “公主这张嘴可是越来越甜了!”良妃笑得开怀,“既如此,一会儿回去,我便再亲手做些,让人专程给公主送府上去,如何?”

    “那冰儿便多谢良妃娘娘了!”之后,转向另一边安静温顺的和妃,“当然,如果再配上和妃娘娘亲手特制的花茶,那冰儿就更开心了!”

    “难得公主喜欢,我那宫里如今正好还有些,一会儿便让人给公主送过去!”

    “那就多谢和妃娘娘了!”

    “都是些小事罢了,公主何必客气?”

    “和妃娘娘不愧是大家闺秀,一言一行都透着温文娴静,哪像冰儿,整天都要父皇在背后唠叨呢!”

    “你还知道?”皇帝笑着嗔怪,之后,转向身侧的两名妃子,“你们也别太惯着她了,小心给宠坏了!”

    “就算冰儿真的被宠坏了,那也是因为父皇!”

    司徒冰怡不服气的反驳,引得皇帝开怀大笑,见此,良妃亦跟着凑趣!

    “皇上多心了,公主性子娇憨,天性纯良,就算是宠,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还是良妃娘娘明白我!哪儿像父皇,就知道挑冰儿的错处!”

    “你这丫头,难道是今天就是专程跑来和父皇斗气的?”

    “哪儿会!”司徒冰怡软下语气,“父皇,冰儿那次和你说的事,现在怎么样了?”

    自从沈子衡夜宿水溶轩之中,她是越来越难心安了,所以,再三的踌躇之后,终于定下决心!

    借着自己回镇国侯府时皇帝答应的条件,提出了那件事情,如今,已是半月有余,那件事,应该也有了眉目吧!

    “那件事情?”皇帝语带戏谑,“哪件事情?”

    “父皇不会是忘了吧?”司徒冰怡心下着急,“就是那次冰儿从镇国侯府回来,让父皇摒退身边侍人,单独提的那件事情啊!父皇不会真不记得了吧?”

    “好了!看你急的!”见司徒冰怡真是慌了神,皇帝方才松口,“冰儿的事情,父皇怎么敢不记得?那件事已经让你七哥去办了,相信如今已经差不多了!”

    “那父皇还吓冰儿?”司徒冰怡故作不满,“看冰儿着急上火很有意思么?”

    “父皇哪里知道到冰儿会这么胆小?”

    “哼!父皇就会欺负冰儿!”

    “好了!是父皇不好,冰儿就别生气了!”

    “以后父皇要是还敢这个样子,冰儿就再也不理父皇了!”

    “是是是!父皇不敢了!这总行了吧?”

    皇帝语带无奈,眉目之间,却是满满的宠溺,见此,和妃眸光一闪,复又笑得柔顺!

    “听说!”微微一顿,皇帝方才再次开口,“冰儿现在住你七哥那里?”

    “是啊!大前天刚过去的,怎么,父皇不知道么?冰儿还以为父皇早就收到消息了呢!”

    “那……冰儿为什么要去你七哥那儿?”

    “想七哥了呗!而且冰儿觉得该和七嫂好好的培养培养感情了!”

    “七……你是说老七的王妃?”

    “可不就是吗?难不成冰儿还有第二个七嫂?”

    “你不是……”

    “父皇!”一声轻唤,司徒冰怡打断了皇帝的惊讶,“以前是冰儿不懂事,仗着自己年幼便一味的无理取闹,冰儿已经知错了,所以,冰儿也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不是?”

    “冰儿……”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冰儿希望七哥能够幸福!”

    “冰儿偏心!”压下因为司徒冰怡方才那番话语而泛起的动容,皇帝故作抱怨,“就知道顾着老七,根本就没想到父皇!”

    “哎呀!父皇这是吃的什么醋!父皇不是已经很幸福了么?”

    “有么?”

    “难道不是么?”司徒冰怡俏皮反问,“你看,善解人意的良妃娘娘,温柔娴静的和妃娘娘,还有后宫中那么多美貌多姿的宫嫔妃妾,父皇怎么会不幸福!”

    忽略掉皇帝眸底那一闪而逝的哀痛,司徒冰怡执起茶盏,掩掉嘴角的苦涩!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身为帝王,哪里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可是,她又能如何?这宫里,哪个是好相与的?有时说错半句话,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虽然,现在的她,有皇帝的宠爱,自是无所畏惧,可是,以后呢?

    谁能保证这皇帝的宠爱能持续多久,所以,谨慎起见,还是莫要轻易的开罪他人为妙!

    至于皇帝……那份深沉的帝王父爱,她自是不能视而不见,

    所以,她会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陪他逗乐,哄他欢笑,虽然微薄,但是,也聊胜于无啊!

    直到走入正厅,司徒冰怡方从先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即时,拉住司徒冰凌的衣袖!

    “七哥,这个……”心虚的望了眼这奢华大气的厅堂,司徒冰怡小心的咽了口唾液,“你确定父皇让你收拾的是这栋别院?”

    那啥……她只是想要间普通的清幽小院罢了,怎么给她整成这样的豪宅富户了?话说,这其中的诧异未免也太大了吧?

    “可不是?”司徒冰凌笑着打趣,“我就说呢,父皇怎么会想到让我整理这间不甚常用的别苑,原来是你这丫头闹得!”

    “本来就是父皇答应的嘛!”

    “不过!”收了笑容,司徒冰凌神色严肃,“冰儿若是觉得缺了什么东西,难道不能和七哥讲吗?还是非要闹到父皇那儿去?难道在冰儿眼中,七哥就连一栋像样的院子都拿不出来么?”

    “七哥在乱说什么?”司徒冰怡故作气恼,“难道在七哥眼中,冰儿就是那般不堪的小人么?”

    “可是……”

    “七哥!”叹了口气,司徒冰怡无奈解释,“莫说是七哥,估计连冰儿自己,名下的院子也是只多不少,可是,那些冰儿都不愿动!”

    望着司徒冰凌那满是不解的目光,司徒冰怡心底暗叹,随即,别开视线,打量着眼前的厅室!

    “若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那秘密还能称之为秘密么?冰儿也只是想保留住自己的小秘密而已!”

    她也只是想在自己落魄沮丧的时候,能有个不为他人打扰的歇脚之处罢了!

    “这皇城之中,皇家别苑何其之多,但是,父皇为何只是要七哥整理这间已经被人遗忘且靠近闹市的院落?七哥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么?”

    “是冰儿的要求么?”

    “当然!”方才的柔和肃穆一扫而光,司徒冰怡俏皮侧首,“难道七哥以为父皇会莫名其妙的想到这些?”

    “冰儿!”掩下心底的惊诧,司徒冰凌近前,轻抚着司徒冰怡垂在背后的散发,“虽然冰儿已经说过自己长大了,可是,七哥还是有些不舍啊!”

    从前的冰儿,是根本就不会考虑到这些事情的,如今的冰儿,虽然已经懂事了,可是,却更加令人心疼了!

    “好了!”收起了心底不舍的情绪,司徒冰凌笑意温和,“冰儿看看,这里还缺些什么,回头七哥让人都给你补上!”

    “别!”司徒冰怡连忙制止,“现在这样冰儿都觉得太过贵气了,还敢再添?”

    “好!冰儿说怎样就怎样,回头,七哥让人将这里再重新整理一遍!”

    “好啊!记得要以清新雅致为主,主要是让人觉得舒服放松,其他的都无所谓,对了,还有大门那里,弄成小家小院的模样就可以了,不必这么张扬!”

    “好!七哥记下了!那这府里的下人……冰儿打算怎么办?”

    “这个啊……我还真没想好!”

    肯定是不能用认识自己和七哥的人,可是,不这样,她还能去哪里找呢?

    “好了,既然冰儿没什么主意,那便一并交给七哥好了!”

    “那冰儿就多谢七哥了!”

    “跟七哥还客气什么?”

    “是!冰儿知道,七哥对冰儿最好了!”

    “你这丫头!”司徒冰凌无奈一笑,“对了,有没有想好为这府邸取什么名字?”

    “名字吗?让我想想!”

    许久之后,就在司徒冰凌几乎都不忍看她再如此的苦思烦恼之际,司徒冰怡蓦然抬头!

    “有了,就叫‘桃源’好了!”

    “桃园?”

    “对啊!我连边上的锦联都想好了,‘桃花自随流水转,别有洞天非人间’!怎么样,还不错吧!”

    “确实不错,看来冰儿的学问可是涨了一大截呢,连七哥都快自愧不如了!”

    “七哥就会拿冰儿取笑!”

    “七哥说的是真的!在七哥眼中,除了宋无冕,最厉害的便是冰儿了!”

    

“冰儿哪有那么厉害!”

    “冰儿怕是还不知道吧!当日冰儿在御宴上做的那首诗,如今在民间已是广为传唱了,只是,仅有少数人知道是冰儿做的罢了!”

    “那个啊……”司徒冰怡有些脸红,“冰儿不是说了么?那是冰儿在古书上看到的,当时只是拿来充数而已!”

    她可还记得,到现在为止,她还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呢?不行,这样闹下去,迟早都得出事!

    “对了,七哥刚才说的宋无冕是谁?很厉害么?”

    “宋无冕,人称‘仙音妙手’,于音律一道,造诣卓绝,更兼诗词文赋无一不精,史籍典册无一不晓,且胸中自藏韬略,因此,甚为世人推崇,只可惜……”

    “可惜?”听到司徒冰凌如此惋惜的语气,司徒冰怡不由得顺口接话,“莫不是这人已经死了?”

    “胡说什么呢?这人还活着,而且还是极为年轻的,据说,如今正隐居于城外的玉址山中!”

    “那七哥方才可惜什么?”

    “七哥是可惜,如此惊世才学,却埋没于山野之中,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人各有志罢了!不过,七哥对此人如此欣赏,难道就没想过请他出山?”

    “怎么会没有?”司徒冰凌忍不住露出苦笑,“可是这人性子极为古怪,据说因其幼时变故,所以曾立誓言,终此一生,绝不踏入官场半步!因此,就连名字也改成了如今的‘无冕’!”

    “听七哥这么说,这人倒也算得上孤高清傲了,不过,别人就由得他如此逍遥么?”

    须知,再傲的铁骨,在强权面前,一样会被敲得半点儿不剩,这个宋无冕,倒也算得上是个奇迹了!

    “此人在文人中极富盛名,又有天下士子对其推崇至极,因此,倒也无人敢轻易妄动!”

    说到此处,司徒冰凌仿若突然惊醒一般,不可置信的望着身边的司徒冰怡!

    他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在这里和冰儿说这些肮脏龌龊的事情?

    善良如冰儿,怎么可以因为这些事情而玷污了耳目,他真是该死!

    “七哥,你怎么了!”

    本来还在心里打着小算盘的司徒冰怡,却因司徒冰凌蓦然间的大失常态而收回心神!

    “七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强自压下心中翻覆的心绪,司徒冰凌浅笑应答,“大概是有些累了吧,冰儿不必担心!”

    “那……我们还是早点儿回去吧!七哥也将那些破事情先放一放,否则,累坏了七哥,不仅是冰儿,怕是七嫂也会心疼的!”

    说起来,那个七嫂品性确实不错,性子温婉,为人和顺,若是可以,倒还真是能和七哥配成一对了!

    不过,这终究还是得看七哥的意思不是?不过,她相信,没有了司徒冰怡的阻挠,他们,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所以,必要的时候,她也可以稍稍的帮上一把,就当……是过回红娘的瘾好了!

    夕阳西下,街市上,繁华未减,跟在司徒冰凌身侧,司徒冰怡一身浅紫衣裙,开心的把玩着手中香袋!

    “你这丫头!”司徒冰凌无奈的摇了摇头,“府里什么东西没有,用得着这么稀奇吗?”

    “七哥这就不懂了吧!”司徒冰怡不以为意,“府里的东西再好,也不如外面来的新鲜,不过……”

    心思一转,司徒冰怡笑得狡黠,继而,将手中的香袋扔给身侧的司徒冰凌!

    “七哥,记得回去送给七嫂!”

    “不必了!”皱眉沉吟片刻,司徒冰凌终是出言拒绝,“她不缺这些东西!”

    “谁说一定要缺少才送的,七哥难道没听过么?礼轻情意重!”

    “那七哥送你得了!”

    “嘁!七哥怎么这么死脑筋,我不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将这个香袋送给七嫂,要不然,冰儿就不理你了!”

    司徒冰怡扬着脑袋,举止神情甚为得意,可是,却在下一刻,别拿突然出现的拦路小厮,吓得躲到了司徒冰凌身后!

    “七哥……”

    “奴才见过七爷,见过十五小姐!”

    “冰儿莫怕!”安抚过司徒冰怡之后,司徒冰凌淡淡询问,“何事?”

    “方才主子无意间看见七爷和十五小姐的身影,所以,特命奴才下来,请七爷和十五小姐于楼上小聚一番!”

    “冰儿觉得如何?”

    “七哥不是累了么?”

    “不打紧!”

    “那……七哥做主好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请客,但是看这样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应付的善茬,她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前面带路!”淡淡吩咐之后,司徒冰凌侧首,对着自己身后的两名随身侍从吩咐,“你们先行回去!”

    之后,不等两人应答,便携了身侧的司徒冰怡,随着那带路的小厮一同离去!

    刚进雅间,司徒冰怡就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幸好被司徒冰凌及时止住!

    话说,为什么没人告诉她那沈子衡也在这里?早知道……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她还能如何?

    无精打采的随着司徒冰凌落座,司徒冰怡垂首低目,静静的望着面前冒着热气的清茶!

    “妹妹这是怎么了?”司徒冰玄浅笑招呼,“可是在恼四哥招待不周?”

    “四哥这是说哪里的话?”打起精神,司徒冰怡勉强应付,“只是有些困倦罢了,先前妹妹就和七哥说过的!”

    “如此,倒是四哥耽误妹妹休息了!”

    “怎么会?难得四哥请客,妹妹就是再累,也得赶过来不是?”

    “没想到妹妹忘了前事之后,性子到变得越发和顺了!”

    谦逊有礼,应对得宜,进退有度,内敛温顺,若不是他已让人查过并且确认无误,还真是有些不敢置信呢!

    “也许是因为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所以,有些事情看开了而已!”

    司徒冰怡浅笑应答,可是,却让对面的司徒冰玄不自禁的僵住了动作,之后,转向一侧的司徒冰凌!

    “七弟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娇宠妹妹呢?”

    “只要冰儿开心便好!”

    “可是,宠溺也该有个分寸不是?”

    “那……四哥的意思是?”

    “听闻最近妹妹一直住在七弟府上?”

    “没错!”

    “七弟该明白,如此下去,定会带累妹妹的闺誉,七弟忍心么?”

    “四哥也该明白!”司徒冰凌不为所动,“冰儿身体虽已无恙,但性情却大异往日,所以,是受不得分毫刺激的!”

    “性情大异于往日?”压下心底的震惊,司徒冰怡故作不满,“七哥是说我的变化很大么?”

    真是这样么?为什么她丝毫没有察觉,如果被人发现……她真是不敢想象了!

    “再怎么变化,也是七哥的妹妹不是?”

    “那……七哥倒是说说我哪里变了!”

    以后,她也好多加注意,力求改正才是?

    “这个还是由四哥来说好了!”

    没有错过司徒冰怡那一刹那的震惊神色,司徒冰玄再次试探!

    “以前的妹妹,行事张扬,可以说是肆无忌惮,而现在的妹妹,却是谦和有礼,也许还是有些张扬,但却极有分寸!”

    “经历了这番生死考验,妹妹以前就是再不懂事,如今也该通些道理了!”微微侧首,司徒冰怡浅笑依旧,“四哥说呢?”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一成不变的,所以,只要道理能解释得通,那便无妨!

    “也是!”司徒冰玄微微颔首,“以前的妹妹聪明伶俐,但却少了如今的能言善辩,当真是极为懂事了!”

    “四哥觉得是能言善辩么?可是,父皇却说冰儿有些啰嗦呢!”

    虽是言笑不变,可心中,却已然翻起了滔天骇浪,司徒冰怡手心隐隐的沁出了些许冷汗,面上的神色,也似是有些支撑不住!

    “四哥若是无事!”拉着司徒冰怡起身,司徒冰凌心下恼怒,“我便和冰儿先行告辞了!”

    “七弟!”眼看着司徒冰凌已经走到门口,司徒冰玄方才再次开口,“妹妹方才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可是身体不适?若如此,倒不如在此歇歇!”

    方才,这人虽然表现的很好,可是,神色里的紧张戒备,还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不是别人冒名顶替,那么,她又在戒备些什么?呵!这盘棋局,倒是越来越精彩了!

    “不必了!”司徒冰凌语气淡漠,“纵然冰儿是有了些微的变化,但是,四哥似乎忘了,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面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放下手中的茶盏,司徒冰玄神色不变!

    “七弟这是什么意思?”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要以为没留下什么证据,便可以万事皆休,从此高枕无忧!”

    “七弟这话,倒是让人越发的不懂了!”

    “无妨,七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四哥不必放在心上,今日多有叨扰,七弟改日再向四哥赔礼,告辞!”

    话落之后,司徒冰凌不再停留,拉着司徒冰怡顾自离去,身后,司徒冰玄微微苦笑!

    “当日,他就是用这件事威胁你和老侯爷应允十五皇妹留在他府上的么?”

    “随他便是!”

    “你呀!罢了,是我多管闲事了!”

    微微摇头,司徒冰玄再次执起茶盏,浅抿一口,细细的品着其中的些许微涩!
作者有话要说:
为嘛大修以后的文都几乎是原来字数的两倍呢?郁闷不解中……
验证码神马的最讨厌了!!!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