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九、初遇

    四月初,北国使者来朝,皇帝设宴款待,是夜,御花园中,歌舞翩跹,丝竹纷纷!

    下首,满朝重臣尽皆陪宴,推杯换盏之间,竟是分外热闹!

    御花园,拐角之处,一名宫婢神情焦急,行色匆匆的低头前行!

    只是,却在下一刻,与那另一边过来的素衣男子撞了个满怀,身子后倾之际,却觉得被人抓住了臂膀,之后,便跌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

    “那个……”稳住身形,那宫婢连忙后退一步,“抱歉,谢谢!”

    “你到底是要说抱歉还是要说谢谢?”

    稍显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即使自认为不拘小节的司徒冰怡,也不由得红了耳际!

    “都是!”暗暗的自我唾弃一番,司徒冰怡定下心神,“撞了你,非常抱歉,方才你又扶了我一把,所以谢谢!”

    “是吗?”

    话语中明显的愉悦笑意,让司徒冰怡不由得心下奇怪,随即,抬目而视!

    那个……那句古话怎么说来着?皎如明月,俊雅灵秀,没错,就是这样!

    眸如深谷寒潭,深邃幽澈,眉若锋芒兵刃,威仪凌厉,唇角浅笑微绽,祸乱天下人心!

    这人还真是……怎么说呢?套用一句老话,所谓蓝颜祸水,大约便是如此!

    “姑娘?”似是关切的声音突兀响起,“可是方才伤着了?”

    “啊?”

    收敛心神,司徒冰怡低头,忍不住在心里再次的自我唾弃,之后,敛衽一礼!

    “多谢公子关心,奴婢没事,若是公子没什么吩咐,请容奴婢先行告辞!”

    话虽如此,但司徒冰怡却在对面之人未能做出反应之际,匆忙离去!

    身后,那素衣男子笑意加深,只是,眸底,却多了丝丝的遗憾惋惜!

    难得他生了些许的逗弄兴致,也难得遇上这么个比较有趣的宫婢,可是,还没等他尽兴,便已这般草草结束,真是令人扼腕啊!

    不过,那个什么接风御宴也实在是太无聊了,即使冷硬如他,几乎也都坐不住了!

    这不,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偷偷出来缓上口气,谁知,却遇到这么一出!

    不过,他方才是怎么了?居然也会生出那般无聊的心思,还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罢了,管这些做什么,看看时间,也是时候回去了,否则,被人发现可就不怎么好了!

    收敛心思,那素衣男子抬步,转身,踏上来时的小径,顾自离去!

    暖阁之中,酒兴正酣,那北国来使起身举杯,向着主位之上行礼示意!

    “久闻中朝人才济济,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贵使客气了!”皇帝举杯浅笑,“只是些许微末之词罢了,当不得真的!”

    “陛下过谦了!”那北国来使笑容不变,继而,再次开口,“贵国文风之盛,下官早在北国之时便已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能得贵使如此称赞,倒也不枉费在座众卿方才那一番辛苦了!”

    “众位大人文采斐然,几位皇子更是惊才绝艳,下官甚感佩服!只是……”微微一顿,那来使方才再次开口,“前几日,下在于古书之中偶得一联,苦思之下,仍是未得其解,正巧,今日这宴上人才济济,所以,下官斗胆,还望陛下及众位大人不吝赐教!”

    “哦?”放下杯盏,皇帝不置可否,“既如此,众卿便要多加努力了!”

    “是!”起身,一众臣工尽皆应声,“微臣定当竭尽全力,不负皇恩!”

    “如此,下官先行谢过陛下!”施了一礼,北国来使方才开口,“上联便是:奈何桥,其奈我何,过奈何,不过奈何?”

    一时间,原本热闹的气氛尽皆退散,继而,一切如旧,只是,在座众人,却已没了先前的那份轻松自在!

    忽然之间,御宴外围一阵喧嚷,不多时,便有小内侍匆匆而来,对着皇帝身后侍立的瑞安耳语数句!

    下一刻,瑞安脸色大变,继而挥退那小内侍,之后,近前躬身,亲自为皇帝斟满御酒!

    “皇上!”压低声音,瑞安小声禀报,“方才禁卫回报,说是小公主在暖阁之外窥……窥视!”

    “窥视?”皇帝皱了皱眉头,之后望向那喧嚣之处,“让人送冰儿回宫!”

    “可是……”若是小公主肯听人劝,他又何必如此为难?“小公主说,她只是远远的看看而已,不会打扰到皇上的!”

    “胡闹!”

    虽然已是暖春,但夜里终究天寒,她的身子尚未大好,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罢了!让人悄悄带她过来!”

    “是!”

    一声应答,瑞安退了下去,同时,招过一旁宫人,悄悄的在皇帝身侧添了软垫!

    “父皇!”近前,司徒冰怡仍旧一身宫婢装扮,跪坐于新添的软垫之上,倒也不显突兀,“唤冰儿过来有事么?”

    “你还敢问?”皇帝假怒嗔怪,“谁许你过来的!”

    “当然是冰儿自己喽!”

    若不是父皇不准七哥带她过来,她又何必如此处心积虑,挖空心思!

    “胡闹!”

    “反正胡闹也是父皇宠出来的!”司徒冰怡毫不在意,“没冰儿什么事情!”

    “你倒是还有理了?”

    “那可不是!父皇,反正冰儿都已经过来,你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这就是你今儿入宫并且赖着不走的目的?”

    “哎呀!父皇真是聪明,一猜就中!”

    “回去之后再和你算账!”

    “那就等回去之后再说好喽!”司徒冰怡不以为意,之后,望着下首众人反问,“父皇,他们在做什么?”

    怎么一个个心不在焉的样子,那边那个,看看,人家敬酒没没听见,还有那个,酒杯都已经空了好不好,还喝?

    “别管他们!”皇帝全不在意,“朕问你,回去之后可有好好的喝药?”

    “有啊有啊!”

    “真的?”

    “假的!”

    “你这丫头,就会胡闹!”

    “哪儿有胡闹,明明我都已经好了,偏偏那些庸医还拿些苦哈哈的药汁给我,父皇也不管管!”之后,按住身侧宫婢那还欲为皇帝执壶斟酒的素手,“饮酒伤身,父皇不许再喝了!”

    “好好好!”皇帝无奈,之后示意宫婢退却,“全听冰儿的便是!”

    “皇上!”北国来使执杯起身,“不知皇上和各位大人是否已经有了结果?”

    “贵使何必心急?且先稍待片刻!”

    “父皇!”等到皇帝应付完毕,司徒冰怡方才凑着脑袋近前,小声询问,“那人向父皇要什么结果?”

    她就知道,这些接风啊洗尘啊的什么宴请,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看看,果不其然了吧!

    不过还好,她只是来凑凑热闹,其他的,爱怎样怎样,关她何事?

    “没什么,只是一副对子罢了!”

    “对子?是那个什么奈何不奈何的吗?”

    方才隔得有些远,她没怎么听清楚,不过,似乎是有些耳熟来着!

    “奈何桥,其奈我何,过奈何,不过奈何?怎么,冰儿有兴致!”

    

“没!”

    果然是耳熟之至啊,想当年,为了这个所谓的千古绝对,她可是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几乎已经达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了!

    最终,还是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终被攻破,不过,现在可不是什么出风头的时候,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其实,各位大人想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毕竟,也是古书中的绝对,如此,下官便不强求了!”

    哎呀呀!看似恭谦有礼,实是绵里藏针,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阴险啊!

    不行,可能让他在继续嚣张,落了那些达官贵人的面子是小,惹的父皇生气动怒可就事大了!

    “父皇!”司徒冰怡压低声音,“冰儿有办法!”

    “哦?”

    “父皇不相信冰儿?”

    “怎么会?”

    “那父皇这么说!”近前,对着皇帝耳语一番,之后,复又退却,“这个怎么样,应该可以吧!”

    “当然!”皇帝满心愉悦,“朕的冰儿,果真是聪慧过人呐!”

    被皇帝戏谑的话语弄得浑身不自在,司徒冰怡垂下脑袋,暗暗的擦了下额际的冷汗!

    什么聪慧过人,人家是在这里即兴发挥,而她,是花了数月的时间苦心琢磨,这怎么能比啊!

    “对于方才的对子!”收回调侃的目光,皇帝端正神态,“朕这里已然有了答案!”

    “哦!”心下一惊,那北国来使复又故作惊喜的起身,“如此,还请陛下不吝赐教!”

    “断情崖,若断汝情,苦断情,何苦断情?”

    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继而,满堂喝彩,恭迎之声不绝于耳,只是,众人却在心底暗暗惊诧!

    堂堂君王,怎么会做出如此小儿女情态的对子?这也未免太过诡异了吧!

    “果真是绝配!”那北国使者称赞,“不想陛下也是性情中人,下官真是佩服佩服!”

    好一个明褒暗讽!司徒冰怡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不是讽刺她父皇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么?真是岂有此理!

    “父皇!”瞅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司徒冰怡拉拉皇帝的衣袖,之后近前,耳语数句,复又坐好,“虽然不太映衬,但勉强还是可以的,父皇就将就着用好了!”

    反正,就是不能让那些人如此嚣张的目中无人,耀武扬威?什么玩意儿嘛!

    “贵使过誉了!”敛了心间的愉悦,皇帝笑颜浅淡,“只是匆匆应对而已,难免有所不足,若是能再给些时日,相信不只是朕,就连在座众卿,也能做得更好!”

    高!司徒冰怡暗暗称赞,这话不仅落了那北国来使的颜面,更是嘲讽他们的不得其果的终日苦思都不如自己的临时应对,真不愧是皇者君王,笑里藏刀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含糊!

    “不过方才朕又得一联,还请贵使品评!”

    伸手,想要举杯示意,却被司徒冰怡不着痕迹的按下,最终,皇帝只能暗暗的在心底叹了口气,随即,含笑开口!

    “虚心竹,即虚尔心,立虚心,难立虚心?”

    “好!好一个立虚心!”

    北国席位下首,一名素衫男子拍案喝彩,之后,似是发觉自己失态,方才起身一礼,不过,却带着隐隐的倨傲之态!

    “中朝果然人才济济,就连一名区区的宫婢,竟也有此学问,在下佩服!”

    宫婢?即时,所有人等均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尚未君皇,只有离御座最近,且早已留心的几位皇子丝毫未动!

    “哪里!”皇帝面色不动,只是,话语却是隐隐的透着凌厉之态,“贵使眼光独到,才真是令朕钦佩!”

    “敢问陛下!”那素衣男子不为所慑,“这位姑娘,当真只是宫婢?”

    且不说那人丝毫都没有宫婢的顺从忍让,单是与帝皇如此的亲昵,便不是区区宫婢可以做到的!

    “当然不是!”侧首,望了眼满是郁结的司徒冰怡,皇帝含笑介绍,“这丫头自小被朕宠坏了,还请贵使莫要在意!”

    语气中的亲昵宠溺,让在座的众位臣工更为讶异,待细细的看清之时,心下只剩了然!

    “冰儿,这便是你闹着要见的北国来使,怎么样?这下可满意了吧?”

    “父皇!”司徒冰怡故作苦恼的抬头,“哪儿有你这样取笑自家女儿的!”

    果真是无巧不成书啊!之前才刚刚在御花园见过,如今,又在此不期而遇,她可以感叹这个世界真小么?

    “原来是公主殿下!”那素衣男子举杯含笑,“方才多有失礼,还望公主勿怪,在下谨以这微薄水酒,敬公主一杯,权当道歉!”

    “贵使言重了!”

    暗暗的叹了口气,接过身侧宫婢特意为她准备的果酒,司徒冰怡浅浅轻抿,算是回礼!

    “久闻贵朝枫酿乃酒中珍品,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那人坐下,把玩手中杯盏,“只不过,有酒无诗,岂非太过扫兴!”

    之后抬目,笑意盈盈的望向皇帝身侧的司徒冰怡,再次开口建议!

    “公主文思敏捷,在下甚为钦佩,不知,可否为这枫酿题诗一首,也好全了这今日之宴!”

    她就知道,出风头什么的最讨厌了,看看,这会儿果然是遭报应了吧?

    不过,这人也真够歹毒的,不就是可能破坏了他们的小小计划么?

    有必要对着她穷追猛打么?还什么全了今日之宴?真会赶鸭子上架!

    现在倒好,如果她稍有推辞或者是做不出什么诗,那便是就是中朝无礼,怠慢来客,最重要的,是会连累七哥啊!话说,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啊!

    “贵使过誉了!”勉强的挤出三分笑容,司徒冰怡谦逊有礼,“方才只是侥幸罢了,至于这诗?却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公主如此推脱!”那先前说话应对的北国来使起身,语气逼人,“是不能?还是不愿?”

    “贵使多虑了!”皇帝敛了笑意,“只是些许小事而已,贵使何必小题大做?”

    “陛下如此,莫非看轻我北国!”

    还是那把玩杯盏的素衣男子,见此,皇帝微微皱眉,正要再次开口,却被司徒冰怡打断!

    “可否听我把话说完!”打起精神,司徒冰怡勉强应对,“方才我只是说做不出而已,但是,前几日,却恰巧在本上古奇书上看到一首好诗,贵使若是不弃,便容我拿来凑凑数,不知可好?”

    “既然公主如此说了!”那素衣男子放下杯盏,“在下定当洗耳恭听!”

    “如此便多谢了!”

    司徒冰怡微微示意,之后,无视下首那些因她如此得体应对而惊愕怔愣的一众臣下,顾自开口!

    “君不见,运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好吧!她承认她俗气,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她就是不想俗气都不行,毕竟,除此之外,她可是真没什么办法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呃……抄袭不能太过,有些字还是需要改一改的!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邀文武,会重臣,将进酒,杯莫停!”

    嘘……还好她不是太笨,这样,应该勉强能应付过去吧?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呃……下面这句还得再改改!

    “御苑今日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不惜万贯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添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吁……终于弄完了,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计,累死她了都快!

    不过,好像,貌似,大概,她又出风头了的说!那个……还是避开的好!

    “父皇!”侧首,司徒冰怡软语娇嗔,“冰儿有些累了,可不可以先下去休息一会儿?”

    “罢了!”再多的疑问,最终,却只是一声叹息,“下去歇着吧!”

    “冰儿谢过父皇!”

    压下心底的感动,司徒冰怡行了一礼,之后,在众人的疑惑瞩目之下,顾自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老生长谈!票票、花花、点击、收藏……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