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五、因由

    华灯初燃,永清宫中,原本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无上尊主,此时却是威严尽敛,孤独的站立在轩窗之前,不知所想!

    只是,那依旧直挺的背影,此时,却透着丝丝难掩的落寞萧索!

    清越,朕把冰儿弄丢了,朕把咱们的女儿弄丢了!

    负在身后的双手,恨恨的紧握成拳,仿若要压抑住心底的万千思绪!

    当初,因为朕的一时大意,所以,才让你命丧奸人之手,如今,更是连咱们的女儿都无法保全,清越,朕是不是很没用?

    这么多年了,你连梦都不曾给朕托过,是不是,你也在怨朕,清越!

    “清越……”

    痛苦的闭上双眼,唇角翕合,低低的呢喃几不可闻,只是瞬间,复又湮没消散!

    “奴才参见皇上!”

    门外,内侍总管瑞安躬身行礼,微扬的参拜之声,拉回了皇帝那已近迷乱的思绪!

    “什么事?”

    “回皇上,宁王爷方才让人传话,说是已经找到小公主了!”

    “什么?”蓦然转身,皇帝近前,急切的拉开房门,“你说什么?冰儿找到了?她现在在哪里?”

    “皇上放心,宁王爷已亲自将小公主接回府上,只是……”

    瑞安犹豫,不知后面的话当讲不当讲,可是,此时的皇帝,早已失了耐性!

    “吞吞吐吐做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是!”一声答应之后,瑞安方才再次开口,“奴才听闻,宁王爷命人传了御医过府,所以……”

    “冰儿受伤了?”

    “回皇上……”

    “算了,朕亲自去看看,传旨,摆驾宁王府!”

    急切的打断了瑞安的禀报,不耐的挥了挥手,皇帝转身,顾自的大步离去!

    宁王府,盈水阁中,直到最后一名御医诊完了脉息,旁边候着的小丫头方才近前,将那几人领了出去!

    内室,守候在旁的婢子挽起洒落的华帐,却见司徒冰怡早已酣然熟睡!

    见此,旁侧的婢子放轻了动作,小心的取下系在司徒冰怡腕上的银线,之后,放下床幔,安静的侍立守候!

    外厅之中,主位之上,早先那蓝衣男子,宁王府的主人,当今皇帝的第七子司徒冰凌神色冷峻!

    手中握着的茶盏紧了又紧,最终,压下心底的纷杂繁复,将那杯盏放在身旁的案几之上!

    “你们是说!”平静的语气之下,却是不为人知的惊涛骇浪,“冰儿只是体虚疲累,本身并无大碍?”

    下首,数位御医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御医院首席严铮上前一步,躬身回禀!

    “回王爷,确实如此!”

    “可看仔细了?”

    “这……”严铮微微一顿,继而横下决心,咬牙回禀,“公主月前曾不慎落水,感染风寒,之后……前事尽忘!”

    “前事尽忘!”

    异样的淡然之下,却是焚天的幡然怒火,想来温润的眸底,丝丝狠戾急速划过!

    难怪冰儿会不认得他了,原来如此!好!真好!沈子衡!你可真够本事!

    “王爷!”一声轻唤,总管李绅匆匆入内,“宫内传信,皇上摆驾宁王府,即刻便到!”

    “来人!”压下心中的漫天急怒,司徒冰凌起身,沉声下令,“带几位御医下去休息!残夜,吩咐下去,开门迎驾!”

    “是!”

    一声答应,李绅不敢耽搁,连忙去前院吩咐照看,旁侧,早有厅外守候的小厮入内,将那些御医带了下去!

    侧首,望了眼内室方向,司徒冰凌满目怜惜,片刻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宁王府前,未等司徒冰凌见礼完毕,便见皇帝依然不耐的挥手,急切的入了府门!

    知道皇上心中忧急,司徒冰凌也不耽搁,连忙起身,恭敬的紧随于后!

    盈水阁,内室之中,司徒冰凌亲自挽起华帐,望着床榻上依旧酣睡的司徒冰怡,心下酸涩!

    “冰儿!”仿若叹息一般,皇帝伸手,怜惜的抚着司徒冰怡的面容,“是父皇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父皇……”司徒冰凌微微一顿,最终,转而劝慰,“父皇放心,冰儿没事的!”

    “御医怎么说?”

    “说是冰儿体虚疲弱,只需好好调理便可!”

    “让他们仔细点儿照看!”

    “是!儿臣明白!”

    “还有什么事?”

    瞥见司徒冰凌那欲言又止的神色,皇帝随口一问,手上,却是细心的为司徒冰怡掖好锦被!

    “父皇……”稍稍犹豫之后,司徒冰凌终是压住心中的急切,“父皇可否先行移步外室?”

    收回视线,深深的望了司徒冰凌一眼,皇帝方才起身,顾自的走了出去!

    “你说什么!”外室厅堂,一声急怒的斥责,皇帝满是震惊,“你再说一遍!”

    “儿臣想知道,父皇可知冰儿月前游湖落水之事?”

    “竟有此事!”

    “儿臣不敢欺瞒父皇,而且……冰儿已经似乎患了失魂之症,已然前事尽忘!”

    “失魂之症?”皇帝满目愕然,神色中,尽是慢慢的不可置信,“居然有这种事情?”

    “是,冰儿她……已经不认得儿臣了!”

    “连你也不认得?”皇帝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父皇也不清楚吗?”司徒冰凌语带深意,“儿臣还以为……是儿臣多心了!”

    “好!很好!”

    如果不是冰儿这次的意外失踪,那么,他们是不是打算继续瞒下去?

    那么,冰儿她,是不是就要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任人欺凌,受尽委屈?

    一想到这里,皇帝心中的那把怒火再也无法平息,最终,沉声下令!

    “这件事就交由你去查处!朕倒要看看,是谁给了他们这个胆子!”

    “是!儿臣遵命!”

    “至于冰儿!”略微沉吟之后,皇帝方才再次开口,“便让她在宫中好好休息一段时日!”

    “儿臣明白!”

    垂首,司徒冰凌面色恭谨,唇角,却几不可察的扬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

    这次,他绝对不会再善罢甘休,哪怕,是冰儿出面阻止,所以,沈子衡,你便自求多福吧!

    一夜好眠,晌午之际,迷迷糊糊的司徒冰怡拥被坐起,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好舒服啊!话说,这高床软枕的,就是和平常人家不一样,她可是好久都没睡的这么香甜了!

    抬手,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掀被,司徒冰怡正要下床,却被一声恭谨的问候吓得缩回原处!

    “公主醒了?”

    霎时间,所有的迷糊睡意尽皆消失,司徒冰怡抬目,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一列婢子手中捧着盥洗之物,安静的侍立在侧,看其装扮,似乎是宫里的宫婢!

    那个……貌似她昨天进的是王府而不是皇宫吧?貌似王府是没有宫婢的,那么,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们……”谨慎的打量着眼前之人,司徒冰怡小心的开口询问,“是什么人?”

    “回公主!”为首的女子行了一礼,恭敬回话,“奴婢是奉了皇上之命,前来侍候公主的!”

    “皇上?”

    这和皇上又有什么牵扯,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她还是通缉犯来着!

    “是!”那为首的女子又是一礼,“请公主先行梳洗!”

    “好……”

    猛然间,一个念头从心中闪过,惊得司徒冰怡原本起身的动作即时僵住!

    似乎,皇室子孙,纵使犯了天大的过错,也不会被押往街头,当众问斩!

    一般情况下,好像都是秘密处死的,比如,一杯毒酒,三尺白绫!那么,她现在的情况,该不是处死之前的优待征兆吧?

    “公主……”

    “出去!”

    未等那为首的宫婢话语落地,司徒冰怡已然冷下面容,断然呵斥!

    罢了!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掉,而且,她都已经快没命了,还有什么好谨慎的!

    “奴婢该死!”即时,所有的宫婢跪了一地,“请公主恕罪!”

    “出去!我不想说第三遍!”

    无力的挥挥手,司徒冰怡重新坐回床榻之上,缩起身子,双手抱膝,安静的望着床尾,不知所思!

    见此,一众宫婢面面相觑,最终,在那为首婢子的示意之下,安静退却!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开合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司徒冰怡已然没有了计较的心力!

    “冰儿?”

    望着眼前那仿若失了魂魄般的落寞身影,皇帝心下一痛,眸底燃起无尽的怜惜!

    “冰儿!”近前,在床榻边落座,皇帝抬手,轻轻的抚上司徒冰怡的发际,“冰儿这是怎么了?可是那么奴才们生了懈怠!”

    侧首,望了一眼面前的明黄身影,牵强的扯出一抹无力的微笑,司徒冰怡收回视线,复又不予理会!

    “冰儿,你怎么了?别吓父皇啊!来人……”

    “果真是皇帝啊!”仿若自嘲的呢喃,即时打断了皇帝那惊乱的高声传唤,“如果,我说我不是你女儿,你会不会放过我?”

    “冰儿……”

    “罢了!是我痴人说梦了!”

    那般荒诞的事情,又有谁会相信?反正,横竖不过都是个“死”字!如果幸运,说不定她还可以回去呢?也没什么好怕的不是?

    心下暗暗苦笑,司徒冰怡深吸口气,强自的打起精神,收回散乱的思绪!

    “冰儿,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告诉父皇好不好?”

    “皇上……”

    “父皇知道!”沉痛的打断司徒冰怡的话语,皇帝满目悲戚,“冰儿将以前的是都忘了,所以也不记得父皇了,可是,看着冰儿对父皇如此疏离,父皇还是极为心痛啊!”

    “皇上?”

    这是怎么回事?司徒冰怡心底讶异,那哀伤悲痛的神色绝对不是作假,而且,应该也没有必要作假才是,可是,为什么呢?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冰儿放心!以后,父皇会好好保护冰儿的,绝不会让冰儿再受丝毫委屈了!”

    

“皇上……”

    “冰儿还不肯唤朕一声父皇么?”低首,皇帝满目慈爱,“还是,冰儿还在怪父皇没有保护好冰儿?”

    “皇上……”微微一顿,司徒冰怡终是出声询问,“你……不是来宣旨的吗?”

    “宣旨?宣什么旨?”

    也对,像这种赐死的圣旨,一般都是由宫中的内侍太监前来的,哪里需要惊动当今圣上!

    “那么,你是原谅我了?”

    无论如何,她还是需要一个承诺,一个能够保证她生命安全的承诺!

    “冰儿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我不知道!”

    低首,司徒冰怡敛眉垂目,一副身为可怜的落寞模样,见此,皇帝方才忆起了她忘却前尘的事情,不由得大为怜惜!

    “冰儿放心!有父皇在,没有人能伤害你的!”

    “真的吗?”抬目,司徒冰怡隐含期盼,“那么,对于我之前的所作所为,皇上是不会再计较了吗?”

    “冰儿,记住,你是朕的女儿,我中朝最为尊贵的怡安公主,无论发生何事,你都无需惧怕,一切,都有父皇为你担着,明白吗?”

    “嗯!”低首,司徒冰怡轻声应答,“我知道了!”

    是的,仅仅只是知道而已,况且,她也只能知道,至于相信,抱歉,她还没有那个胆量!

    “虽然冰儿现在的乖顺让父皇大为欣慰,但是,父皇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那个灵动调皮的冰儿,所以,冰儿不必如此委屈!”

    “我……”想要辩解,最终,却只能止了声息,片刻之后,方才再次轻唤,“皇上……”

    “冰儿又唤错了,该喊‘父皇’才是!”

    半晌的沉默之后,抬首,却在不经意间,望进了皇帝那隐含希冀的眸底!

    刹那间,司徒冰怡心头触动,原本那极不自在的别扭称呼,竟自然而然的轻唤出声!

    “父皇!”

    “好!好!”平和的语气,竞夹杂了丝丝显而易见的颤动,“父皇总算是将冰儿找回来了!”

    “是冰儿不好,让父皇担心了!”

    “好了!”宠溺的揉了揉司徒冰怡的发顶,皇帝满是笑意,“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冰儿还是先梳洗一下,一会便和父皇一起用午膳好了!你这丫头,一觉睡到现在,也真是够懒的!”

    “是!”放松心弦,司徒冰怡含笑应答,“冰儿知道了!”

    “皇上!”一声轻唤,内侍总管瑞安入内,“宁王爷有事求见!”

    侧首,皇帝眸光温臣,即时,唇角那厮浅淡的温和笑意,悉数敛尽!

    “知道了!”短暂的沉寂之后,皇帝淡然下令,“让他去乾宁殿等候!”

    他当然知道司徒冰凌此番求见所谓何事,而且,有些人,他也不想再放纵了,哪怕,是冰儿不愿!

    “是!”

    直到瑞安完全退却之后,皇帝方才收敛心神,向着司徒冰怡温言叮嘱!

    “父皇有事要做,便不陪冰儿了!一会儿记得让人传御医过来好好看看!”

    “嗯!”

    低垂眸光,司徒冰怡微微点头,耳边,似乎听到了一声几不可闻的无奈叹息!

    好一会儿后,司徒冰怡方才抬首,若有所思的望着皇帝消失的方向!

    她可以断定,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个皇帝,暂时是可以相信的,只要,不触及皇权的底线!

    那么,她也便没必要防的那么辛苦了,而且,原本的司徒冰怡,也不是这般的谨慎怯懦!

    凡事过犹不及,所以,她也是时候该好好的放松放松了,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瞬时间,司徒冰怡心情大好,起身,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久违的轻松笑意!

    乾宁殿内,皇帝高坐主位,淡漠的望着跪伏在地的严铮,旁侧,司徒冰凌恭敬侍立!

    “朕从来不知道!”皇帝语气淡漠而冷厉,“向来最懂的明哲保身的严铮,竟然也有如此的胆色,当真是让朕异常惊讶!”

    “微臣该死!”严铮连忙叩首请罪,“当时臣见怡安公主只是受寒,并无大碍,又恐皇上过于忧心,所以才未曾向皇上禀报,还请皇上治臣失职之罪!”

    若不是他欠了镇国侯府一个天大的人情,又加上辰王爷的再三劝说,他又怎么敢知情不报?

    要知道,这怡安公主可是皇上放在心尖上的肉啊!

    只不过,方才进来之时,已然见到了跪在外殿檐下的辰王爷和沈驸马,如今,他们怕也是自身难保了!

    所以,为今之计,他也只能以退为进,希望皇上能格外开恩,让他保住一条老命,其他的,还是等以后再说好了!

    “失职?”一声冷笑,皇帝状若随意,“不应该是欺君么?”

    “微臣不敢!”严铮连忙再次叩首,“微臣并非有意欺瞒,实是见公主病难已消,凤体康健,这才妄作主张,还请皇上明察啊!”

    “凤体康健?病难已消?”皇帝沉下脸色,“落水,昏迷,风寒,甚至至今都不认得朕这个父皇,你居然还敢说什么凤体康健,病难已消?严铮,你到底是老糊涂了,还是不想要头上那颗脑袋了?”

    “皇上,皇上臣冤枉了!”严铮连忙哭喊,“微臣不敢欺瞒皇上,还请皇上明察啊!”

    “冤枉?来人……”

    皇帝正欲发作,却见守在殿外的一名内侍匆忙入内,之后,跪地行礼!

    “启禀皇上,怡安公主殿外侯见!”

    话音方落,便见皇帝专开视线,凌厉的目光直直的望向那名惶恐跪伏的内侍!

    “瑞安!”收回目光,似是漫不经心的唤着身后侍立的内侍总管,皇帝淡然无波,神色平静,“什么时候起,冰儿进这乾宁殿,居然也需要他人通传了!”

    “皇上息怒!”瑞安连忙近前,恭敬行礼,“大概是那些外殿的奴才不懂事,这才冲撞了公主,还请皇上恩准,容奴才亲自去接公主进来!”

    “嗯!”

    不置可否的一声应允,瑞安连忙退下,至于那已经吓昏了头的小太监,自是被人拖了下去,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不多时,便见司徒冰怡盛装华服,被前面的瑞安恭敬的领入殿内!

    “儿臣参见父皇!”

    侧身,司徒冰亦敛衽行礼,却在下一刻被人扶起,抬目,不解的望着面前笑得慈爱的皇帝!

    “在父皇面前,冰儿何须多礼!”

    他的冰儿,从来都不会如此疏离恭敬的对待于他,而且,也没那个必要!

    “那……”侧首,司徒冰怡笑颜绚烂,“冰儿就多谢父皇了!”

    反正都已经决定放松了,那么,她也没必要再将自己搞得那么刻板守礼了!适当的撒撒娇邀邀宠,也是相当不错的!

    “好!”强自压下因为司徒冰怡方才那亲昵的神态而泛起的激动欣喜,皇帝似是感叹,“这才是朕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宝贝冰儿!”

    “父皇如此疼宠!”近前,挽住皇帝的手臂,司徒冰怡语带嗔怪,“难道就不怕将冰儿宠坏了!”

    “只要冰儿开心就好!”

    “那……父皇可不可以再答应冰儿一件事情?”

    那久违的调皮灵动,几乎让堂堂君皇失仪落泪,最终,强压下满心的激动,皇帝语带疼溺!

    “好!冰儿说什么父皇都答应!”

    “那冰儿便先谢谢父皇了!”

    “冰儿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

    “也没什么?”状似满不在意,“就是以后我不喜欢的东西可以不要,当然,不想见的人,也可以不见!”

    其实,她本没打算来这乾宁殿的,至于皇上说的那什么一同用膳的话,她也没太认真,毕竟,后宫内苑之中,风头可不是那么好出的!

    可是,谁想那皇帝离开没多久后,便有这个宫的妃子探望,那个殿的贵人问候,闹的她是烦不胜烦,又不好公然推拒不见,没奈何,只好到这里来躲清闲了!

    “那么!”略微沉吟之后,皇帝方才再次开口,“冰儿可有什么不想见的人吗?”

    莫非,是什么人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跑去欺负已经前事尽忘的冰儿了!

    想到此处,皇帝心下冷哼,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只有那深邃的眸底,无人可见的划过一丝狠绝!

    “也没什么了,就是觉得很麻烦!反正父皇已经答应了不是吗?”

    “好!冰儿想怎样就怎样!”

    “真的假的?”

    “冰儿认为呢?”

    “那可不可以不要行礼?”

    要知道,这皇宫之中,需要行礼的,可不只是皇帝一人,如果得到允许,那绝对会省掉她许多麻烦!

    可是,这番得寸进尺的试探,却让司徒冰怡心底捏了一把冷汗!

    “当然可以了!”

    “咦?”心地松了口气,司徒冰怡故作惊异,“父皇怎么答应的这么干脆?”

    “冰儿的事情!”退却了多日来的忧心急切,皇帝也不由得生了些许逗弄的心思“父皇怎么敢不干脆!”

    是么!低首,司徒冰怡眼眸沉思,唇角的笑容,却是丝毫未变!

    看来,这怡安公主,还真不是一般的得宠呢?如此,她倒是可以略微安心了!

    “冰儿忘了以前的事,也难怪会不知道了!”

    抬目,司徒冰怡循声而望,却见司徒冰凌满目柔和,笑颜温润!

    “冰儿原先就得过父皇的恩旨,所以,根本就无需向任何人行礼!”

    “什么?”司徒冰怡失声惊呼,“以前便无需行礼?”

    原来,她还是错估了怡安公主的受宠程度啊!不过也好,这样,她便可以完全放心了!

    想到此处,司徒冰怡敛了惊异,面上的笑容,倒也愈发的释然轻松了!

    “只要冰儿喜欢!些许小事,又何必去认真计较!”

    向来寡情薄幸的帝王,竟为了自己的女儿做到如此地步,除了动容震撼,她还能说什么?

    垂首,暗暗的吸了吸鼻子,司徒冰怡强自的抑住眸底因为感动而泛出的些许泪渍!

    别扭的转开视线,却见旁侧地上,严铮伏拜于地,丝毫不敢动作!

    本来是想当做没看见的,可是……罢了!暗叹一声,司徒冰怡强打精神!

    “父皇是在和七哥商量事情吗?冰儿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哪儿有?”淡淡的睨了眼睁一眼,皇帝温言浅笑,“父皇正等着冰儿过来陪父皇一起用膳呢,冰儿来的正是时候!”

    收到皇帝的示意,瑞安连忙退下传膳,同时,唤来守在门外的禁军侍卫,将那严铮押了下去!

    “父皇!”司徒冰凌躬身一礼,“请容儿臣先行告退!”

    “七哥要走吗?”不等皇帝开口,司徒冰怡抢先答话,之后回首,向着皇帝恳求,“父皇,时候也不早了,就留着七哥和我们一同用膳好不好?”

    她现在还没勇气单独的面对皇帝,所以,拉一个伴儿也是好的!

    “既然冰儿说了,你便一同留下好了!”

    “儿臣谢过父皇!”

    说话间,又是一礼,看得司徒并以唏嘘不已,话说,这么多的规矩礼仪,这些人到底累不累啊?

    不过幸好,现在,这些都与她没什么关系,要不然,她情愿死了算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文章大修以后会增添这么多的字数,而且,后面VIP章节目录还是无法修改,所以,没办法增添新章节,只能在这里挤一挤的说!唉!
不过说时候,文章大修的时候,居然比当初写文还痛苦啊,各种凌乱的说!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