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四、钦犯

    一连七天,朝野上下人心惶惶!七天前,皇上最是宠爱的小女儿,中朝怡安公主失踪了!

    至今音信全无!皇上龙颜大怒,严令全城搜寻,然而事与愿违!

    不少人心底猜测,也许那刁蛮任性的怡安公主早已身遭不测,横尸荒野了!

    毕竟是身娇肉贵的皇家公主,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流落在外而安然无恙!不过却是谁也不敢开口!只好各安本分,全力寻找!

    “好了!”城郊荒地,一大一小身影相依而立,"人死不能复生,别难过了!”

    “我……”

    “忘了你娘的交待了?”

    一身青衣已不复初始的干爽整洁,司徒冰怡语带劝慰,只是,似乎却没什么效果!

    “是,少爷!”

    “停!”语气万分无奈!“我说,你能不能别叫我少爷,我渗得慌!”

    “少爷是我和娘亲的救命恩人,明轩自当报答!”

    “都说了,我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才借住你家的,不是为了救济你!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说起来真丢脸,那天心绪不好,走神的太过厉害,最终,却忘了回去的路!

    问人家驸马府怎么走?结果人家打量半天,最终反问,“那个驸马府?”无语!她哪知道?

    好吧,她去皇宫总行了吧?结果刚一开口,人家就骂声“疯子”,甩袖离开!

    她没办法啊!只好转回那个破茅草屋,厚着脸皮赖一晚上了!谁知那妇人病情加剧,弄得她不好意思不管!

    所以这些天也没时间去打听,结果还来个临终托孤!她真不是纯粹的好心啊!为什么没人信呢?

    “少爷……”

    “好了,爱怎样便怎样好了,回吧!”

    反正,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自我安慰之后,司徒冰怡牵起男孩的手,转身离开!

    看着城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群人,司徒冰怡心下好奇,拉着明轩挤了进去!

    是……通缉令?好像吧?吃不准,关键是她现在是文盲啊!

    不过……看情形似乎是的!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毕竟,她以前可看了不少的书不是?

    只是……那上面的画像怎么觉得眼熟啊!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哪里呢?

    “听说这个公主刁蛮任性,横行霸道,现在这样,真是罪有应得!”

    “就是!”另外有人附和,“听说前街那王掌柜就因为不小心冲撞了她,隔天就被她使着法子抄了家产,发配南疆!唉!谁让人家是皇家公主,我们小老百姓有什么办法?”

    以权谋私么?刁蛮公主还真是到哪儿都不缺呢?

    “还有啊!”又有人加入讨论,“听说有一次,沈驸马在酒楼多看了唱曲的姑娘一眼,结果被这怡安公主知道了,隔天就把那唱曲的姑娘卖入青楼,还明令不许赎身!可怜那姑娘,无端惹上祸事尚不自知,就无辜遭了灾!唉!”

    这么狠?司徒冰怡一哆嗦!这可不是刁蛮的问题了,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等等?他们刚说什么公主?然后……司徒冰怡满是郁结!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这画像眼熟了,这不就是现在的她吗?

    “咦?”旁边那忽然而来的搭讪,吓得司徒冰怡心惊肉跳,“这位公子挺面善的?”

    “你不记得了?”打起笑容,司徒冰怡勉强应对,“前天咱们还在后街烧饼店见过,你还说要请我喝酒呢?这么快就忘了!”

    “有吗?”

    “当然,你忘得还真快,不守信用!不和你说了!”

    司徒冰怡故作气恼,之后,拉着身侧的明轩挤出人群,匆匆的逃离而去!

    怎么办?怎么办?破屋中,司徒冰怡来回踱步,难道自己的小命就这样玩完了!

    难道她穿越一场就是为了替这个什么公主抵罪!哪有这样的道理!

    还有,不是皇室公主么?怎么成了通缉要犯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室不是很注重颜面么?这种失面子的事怎么还弄得满大街都知道!

    算了,反正不关她的事,不想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走!她走还不成么!

    “明轩,收拾东西!我们马上离开!”

    “为什么?”

    “京城花费太大!“心不在焉的随便扯着借口,”我没钱了!”

    “因为怡安公主么?”

    “怡安公主?”司徒冰怡讶异侧目,“你认识?”

    奇怪了,他怎么会认识什么公主?难不成,他是什么落难的王孙贵戚?

    “是方才那画像!”被司徒冰怡那奇怪的打量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明轩连忙解释,“那画像和少爷很像!”

    “那又如何?”司徒冰怡脸故作凶狠的反驳,“天下相像的人多了去了,更何况其还是男的,那公主什么的和我有关系么?”

    “少爷息怒!”见此,明轩连忙低头赔罪,”明轩知错,还请少爷责罚!”

    “你……算了!”她也真是的,和小孩子计较什么,“不和你说了!”

    不过,现在可得好好想想,貌似身上的银子也不多了,下一步该怎么办?真是烦人啊!

    “还没消息吗?”

    沈府,书房之内,浅抿了口杯中香茶,司徒冰玄出声询问,只是,得到的,却是沈子恒一如既往的冷然沉默!

    “真被那丫头害惨了!”一声苦笑的叹息,之后,司徒冰玄又忍不住的出言责备,“不过,你也太过大意了,明知她是父皇的掌中宝心头肉,居然还任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这只是个意外!”

    “父皇今天又发怒了!上次的事我已瞒下了,这次……子衡,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不测,恐怕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那又如何?你放心,她没那么容易死的!”

    “但愿吧!”片刻之后,司徒冰玄方才再次开口,“对了,七皇弟昨天傍晚已然回京了!如今正在四处找人呢!”

    “很正常!”依旧的波澜不惊,甚至带着丝丝的嘲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可不是一般的要好!”

    “算了!”揉揉眉心,司徒冰玄语带疲惫“还是继续找吧!没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

    起身,拍拍沈子衡的肩,司徒冰玄转身,面上,却满是忧心!

    好消息?以司徒冰怡那骄纵蛮横的性子,能有什么好消息?而且,已经七天了……罢了,还是听天由命吧!

    黄昏时分,寂静的小巷中,一大一小两个衣衫破烂,满是脏污的身影谨慎行走!

    

唉!一声叹息,司徒冰怡心下烦闷,看来,这次真是惹了大麻烦了,满大街都是找她的人。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凡事,总有解决的办法不是?

    任谁又想得到,昔日金枝玉叶的高贵公主,如今,竟会扮作人见人厌的乞儿!

    嗯,这个主意还是不错的!所以,应该还是相当安全的,不用担心了!

    越想越放心,得意之间,司徒冰怡竟哼起了不知道几乎已经遗忘了的小曲!

    “乞丐我最爱自由,疯疯癫癫有理由,追名逐利心机用,两腿一伸难拥有,今日不知明日事,苦苦乞求为何来,人生在世须努力,愁愁烦烦不应该!喂,明轩,别拉我袖子!”

    因为衣袖被人拉动,司徒冰怡不得不停了下来,侧首,不满的望着明轩!

    “少爷……”

    怯怯的唤了一声,明轩抬目,小心的望着挡在他们面前的蓝衣男子!见此,司徒冰怡收回视线,之后,便是瞬间的怔忪!

    那个古话怎么说来着?清俊华贵,温润如玉,眼前这人,真真是当之无愧!好一个神仙般的人物!

    只不过……司徒冰怡微微皱眉,这般耀眼的人物,为何要拦在他们面前?

    “冰儿!”喟叹般的语气,却满是心疼不舍,一步步近前,抬手,“冰儿,是你吗?”

    冰儿?谁呀?那个……别再过来啊!她胆子很小的说,别吓她啊!

    “冰儿!”

    又是那喟叹般的疼惜,司徒冰怡无语,最终,却不得不开口!

    “那个……麻烦让让!”

    “冰儿!”那人拦住司徒冰怡,神色之间满是讶异,“你不认得七哥了吗?”

    “七哥?”心下一颤,司徒冰怡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那个……抱歉,我想,你是认错人了!请让一让!”

    她可没忘记自个儿现在是在逃命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出了城再说!

    “冰儿……”未尽的话语之中,满是无尽的心疼,“当真……不认得七哥了吗?”

    “公子,我想你真的是认错人了!”

    “王爷!”身后,一名青衣侍从近前,望了司徒冰怡一眼,之后,小心劝解,“这人……大概真不是小姐!”

    “怎么会呢!”

    抬手,那蓝衣男子想要为司徒冰怡拭去脸上的污渍,却见司徒冰怡连连后退,最终,拉着明轩蓦然下跪!

    “草民参见王爷,不知王爷尊驾,多有冲撞,还请王爷恕罪!”

    看在她都跪下的份上,能不能放她一马,而且,听方才那语气,他们之前还是亲戚来着,不看佛面看僧面成不?

    “冰儿?”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的错愕,“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说话间,便拉着司徒冰怡起身,可是,如此的坚定,却让司徒冰怡越发的欲哭无泪!

    “冰儿!”抬手,擦拭着司徒冰怡脸上的污秽,“是七哥不好,让冰儿受苦了!”

    “王爷!”打起精神,司徒冰怡做着最后的挣扎,“我真不认识你!”

    所以,就请您高抬贵手,权当什么都没看见,成不?

    “冰儿又胡闹了!”蓝衣男子含笑嗔怪,“这种玩笑,岂是胡乱说的?”

    “王爷……”

    “怎么和七哥这么见外?”

    “我还有事……”

    “有什么事让下面的人去做好了,冰儿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和七哥回家了!”

    “我……”

    司徒冰怡垂下脑袋,见此,那蓝衣男子忍不住的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司徒冰怡的发顶!

    “和七哥回家吧!”

    她可以说不吗?抬眼,司徒冰怡万般哀怨,之后,再次的垂下脑袋!

    看来,今天是逃不掉了,难道,真是天要绝她,话说,她真的还不想就此牺牲啊!

    “你呀!”拉住司徒冰怡的右手,蓝衣男子满是无奈,“又在胡思乱想了,放心,七哥会保护你的,以后,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半分了!”

    “我真不是你要找的人!”

    看得出来,这人是真的关心她的,那般的宠溺怜惜,绝对是做不了假啊!

    说实话,她也挺感动的,毕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样的关心,真的是难能可贵啊,纵使,关心的对象,只是这身体原本的主人!

    可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是赫赫有名的通缉犯啊!

    跟着这个王爷回去,那和进了官府有什么区别,最终,还不是死路一条,她真的不想英年早逝啊!

    “冰儿!”察觉了司徒冰怡的不情愿,蓝衣男子语带叹息,“还记得你七岁那年的上元佳节吗?”

    上元佳节什么的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能不能放过区区在下啊!

    “那时,七哥说过,会永远保护冰儿的,所以,冰儿无需害怕,不管什么事情,都有七哥在呢?”

    “我……”

    她还能说什么?她还有什么好说的,论身份论实力,她都只有乖乖听话的份不是?

    “好了,冰儿用不着担心,有什么事,七哥为冰儿兜着,冰儿就放心好了!”

    “我知道了!”

    无法可想之下,司徒冰怡只能垂头丧气的闷声应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奈何,奈何啊!

    “放心好了!”

    见她如此的顺从听话,蓝衣男子心下讶异,但是,也未曾深究,只以为她又惹下了什么麻烦的祸事,毕竟,这样的情况,是有先例可循的!所以,再次宠溺的出声保证!”

    “凡事都有七哥担着,冰儿不必担心!”

    抬目,恹恹的望了蓝衣男子一眼,司徒冰怡垂头,不再言语,倒是惹得那蓝衣男子心下失笑!

    正巧,先前那走散的仆从此时赶着马车找了过来,尚未开口呼唤,便见自家那尊贵无比的王爷,居然拉着一名乞儿走了过来,即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入宫,请御医!”

    看着司徒冰怡上车安端之后,蓝衣男子淡淡吩咐,之后,仿若不经意的望了怔愣在原地的明轩一眼,继而,再次下令!

    “将那个孩子带上!”之后,蓝衣男子登上马车,“回府!”

    “是!”

    压下心中的万千纷乱,方才稍微回神的车夫连忙应答,之后,车声辘辘!

    身后,两名青衣侍卫对视一眼,之后,便见其中一人向着皇宫的方向急速离去!

    剩下一人,看着依旧呆愣的明轩一眼,之后,转开视线,望着马车离开的方向,无声一叹,最终,带着明轩随后跟上!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