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三、求解

    是夜,月凉如水,司徒冰怡在房中唉声叹气,放下手中书册!

    好无聊啊!好可恶!这里什么都没有,白天还可以游园赏景,晚上却什么也做不了,怨念呀!

    好不容易让人找了堆野史笔记,结果竟然一个字也不认识!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

    可怜的她,现在居然变成了文盲,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悲惨啊!

    起身,走出内室,月光透过窗棂,如此寂静的夜晚,良辰美景,岂可辜负!

    回身,随便的找件外衣,司徒冰怡胡乱的披上,转入外室,顾自的踏月寻景去了!

    “你们听说了没?”

    压低的声音引起了司徒冰怡的好奇心,停步在月洞门外!

    “什么?”

    “公主居然抱了小少爷,还对小少爷笑呢?你说奇不奇怪?要是以前,恐怕秋夫人和小少爷早就没命了。”

    闻此,司徒冰怡忍不住的心下暗笑,很奇怪吗?她到是不怎么觉得!

    不就是大老婆没刁难小老婆并抱了小老婆生的孩子吗?

    别说她当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就是知道了,她也不会为难别人!

    毕竟,她又不是真正的司徒冰怡,这里的一切,又与她何干!

    “你知道什么?”

    本要离开的脚步不由得顿住,司徒冰怡敛了笑容,安静的耐心等待!

    “今天公主走后,听说……”声音一顿,又压低了几分,“小少爷大哭不止,后来发现身上好大一块青紫!好像……是被人掐的!”

    “啊?谁这么大胆?少爷平日可是最疼小少爷的!”

    “笨啊,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你是说……”不可置信的扬高声音,只是瞬间,复又收敛下来,“公主?”

    “我可没说!”

    焦急的话语满是惶恐,片刻之后,方才微微一叹,继续前言!

    “听说,秋夫人哭得好伤心,就连少爷都大为震怒,若非辰王爷当时在场阻止,怕早……”

    后面的话语不必多说,各人依然心知肚明!之后,又是一声叹息!

    “秋夫人和小少爷好可怜!”

    “谁说不是呢?本来少爷和秋夫人是青梅竹马,若不是公主请旨赐婚……算了,这不是我们能多嘴的事!小心别惹祸就好!”

    “本来还以为公主变了,没想到……”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总之小心没大错!不和你说了,我该去当值了!”

    “我也该回了!”

    话音止息,不多时,便问的脚步西索,片刻间,那两名婢子已然失了身影!

    勾起唇角,司徒冰怡心下自嘲,原来,竟是如此啊!还真是令人意外啊!

    她就说嘛!那个什么驸马怎会如此的不知轻重,竟然连表面上的功夫都不屑去做,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呢!

    栽赃嫁祸吗?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还真是城府甚深啊!

    纵使骄纵蛮横,可是,皇家公主却有自己的骄傲,皇家的尊严,让司徒冰怡不屑辩驳!

    如此日积月累,继而嫌隙渐深,终至最后的无可挽回!当真是好谋算啊!好啊!

    只是,可惜了!如今的她,终究不是真正的司徒冰怡,所以,她不会,也没必要去在乎?

    总之,从今以后,闲事少管,安安分分当自己的米虫好了!

    希望,她的米虫生涯可以一帆风顺才好!可千万别起什么风波才好啊!

    风平浪静,又是半个月,这日一早,水溶轩中悄悄走出一名素衣婢子!

    只见她左右观望之后,继而低头,快步走向后院,直至侧门之前停住!

    再次小心的张望之后,那婢子打开侧门,急切的走了出去!

    合上侧门,那婢子转身,竟是本应在水溶轩中小憩的司徒冰怡!

    只见她长长的舒了口气,继而抬袖,拭了拭额际并不存在的细汗,眉目之间,尽是喜悦的释然!

    为了这次出行,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心神,如今,总算是顺利的混出来了啊,真是太不容易了!

    想想这半月来的细心算计,司徒冰怡禁不住的想要为自己掬一把同情的眼泪!

    话说,自从她在十天前第二十三次的逛完了整个府邸之后,终于咬紧牙关,定下了外出的的决心!然后,便是暗地里的独自筹划!

    毕竟,古时的女子,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门的啊,更何况,她还不想让人知道!

    所以,一切的一切,变得绝对的保密,这其中的辛苦,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啊!

    学习穿衣,学习梳洗,学习认识银钱,学习民俗风情,还要不动神色计较行程……有时候,她几乎都忍不住的想要放弃了!

    不过还好,总算是坚持下来了,所以,她如今要做的,便是尽情的游玩,好好的享受,总要对得起她这段日子的辛苦付出不是?

    定下心神,司徒冰亦敛起笑容,再次谨慎的张望查探之后,举步离去!

    从绸缎庄出来,方才的小丫鬟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翩翩风度的青衣少年郎!

    垂首,望着自己的这身打扮,司徒冰怡扬起了满意的笑颜!

    女扮男装虽然老套,但是,却不失为可行之策,毕竟,女子装束,不仅太过招摇,而且,引人侧目!

    打开折扇,司徒冰怡抬手,挡住那并不刺目的烈日,之后,收回视线!

    时候也不早了,看来,她得抓紧时间了,嗯……先去那里呢?这得好好想想!

    好个琳琅满目的繁华街市!

    酒楼中,司徒冰怡执起茶盏,望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心下不由的暗自惊叹!

    商铺林立却不见冷清,熙熙攘攘却井然有序,就连外间的那些小摊小贩,也是鳞次栉比,真真的让人眼花缭乱!果真是不虚此行啊!

    收回心神,司徒冰怡放下茶盏,听着一楼大堂隐隐传来的艺人说书之声!

    

纵横江湖,快意恩仇,纵横沙场,壮志酬筹,故事,总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微微的摇了摇头,司徒冰怡拿起放在桌上的折扇!

    算了,反正也与她无关,既然出来了,就该好好的享受一番才是,伤春悲秋的什么,真的很不适合她!

    不过,刚刚讲的是什么?太祖皇帝南征北战,一统中朝?

    中朝?无意识的停了手中的折扇,司徒冰怡眉心微蹙,是什么时候?

    周秦汉唐,宋元明清,中华上下五千年再加上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哪儿来的中朝!她的历史好像没那么差吧?

    莫非……心下一沉,司徒冰怡变了脸色,片刻间吗,复又牵强微笑,应该不会!她没那么倒霉的!架空什么的,想想就好,当不得真的!

    虽然如此安慰自己,但是,心底的不安,却是越发的浓重了!

    深吸口气,强行的定下心神,司徒冰怡扬声,招呼着小二结账,之后,顾自离去!

    沈府,书房之内,沈子衡安端坐于书案之前,指节轻敲桌面!

    “扮成丫鬟?”

    “是!”下首,管家程立神色恭谨,“可要派人找公主回来?”

    “不必!”且看看她能耍什么花样!“命人暗中跟随即可!”

    “是!”

    “还有事么?”

    “少爷,是不是该请老爷回府了?”

    “不用!”沈子衡起身,“让他老人家在外面散散心也好!”

    “可是……”

    “好了,你下去吧!”

    “是!”

    一声答应,程立退下,身后,沈子衡负手望着窗外景色,司徒冰怡,你最好安分些,否则……哼!

    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可是,这些,却与她毫无干系!

    这里,终究不是她搜熟悉的地方啊!那么,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心底暗暗的无声苦笑,司徒冰怡停下脚步,面上,尽是沮丧的黯然!

    “走!走!走!”

    一阵吆喝,接着一个约摸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跌倒在司徒冰怡身边,讶异抬头,却是药堂!

    “没钱还来抓什么药,我这又不是善堂?快点走,别挡了我们生意!”

    原来如此!合上折扇,司徒冰怡心下了然,最终,却是微微摇头!

    该怪这大夫没有慈悲心么?可是慈悲心有什么用!大夫也要养家糊口不是?都慈悲了!估计他自己就该喝西北风了!怨不得别人啊!

    低头,却见那小男孩满是脏污,定定的望着那赶人的伙计,满是倔强,不肯屈服!罢了,就当为自己行善积福!

    “你是要抓药么?”

    蹲下身子,看着那男孩的眼睛!却见那眼睛满是戒备,深处,却有丝丝殷切的希望!

    起身,打开折扇,又是翩翩风度,收拾好心情,唇角含笑!

    “抓药吧!”

    仿若叹息一般,司徒冰怡起身,举步入内,却在跨过门口之际停步!

    “怎么?”回首,司徒冰怡笑容绚烂,“还不进来?”

    话落之后,司徒冰怡再不停顿,也不理会那男孩会作何反应,顾自的入了药铺!

    “不会吧!”望着眼前的景象,司徒冰怡不由得扶额长叹!

    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她难得好心的将这小男孩送回家!可是,眼前这房子,这屋子……她实在是接受无能!

    话说,这房子真的能住人么?房顶那稻草都没剩几根了吧!

    而屋内更是简单,一张残破老旧的木桌,一个脏污破旧的茶碗,一盏不知多久没用过的破油灯,一张破床,满是稻草,唯一盖在身上的被子满是补丁,甚至露出了棉絮!

    所以,她应该为自己庆幸了!虽然穿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是起码不会缺衣少食不是,更何况还有人时刻侍候着,所以,她该知足了!要不然,老天爷也会看不过去的!

    “都病成这样了,还抓什么药?”收回心神,司徒冰怡无奈开口!“请大夫去吧!”

    她虽然不是什么大好人,但要见得如此情景,难免的也会心生不忍,罢了,就当是好人做到底了!

    “可……可是……”刚刚喂妇人喝下水,小孩神情怯怯,全不似方才的倔强!“我们没钱!”

    堪比蚊子的声音让司徒冰怡不由失笑,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好了,钱的事交给我,你去找大夫吧!你娘的病拖不得!”

    “可是……”小男孩担忧的看着妇人,”娘亲她……”

    “放心,你娘有我照看,快去吧!”

    “那……我马上回来的!”

    稍稍犹豫之后,那小男孩终是做了决定,随即,急切的跑了出去!

    微微摇头,司徒冰怡回身,难得细心的替妇人压好被角!

    其实,有亲人在身边,纵使再困苦!也是一种幸福啊!可是,她的亲人呢?现在可还好吗?

    “怎么样?”见大夫收回手,司徒冰怡出言询问,“她……要不要紧?”

    “病入心肺!”大夫略微摇头,收拾药箱,“怕是……老朽无能为力!”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却见大夫仍是摇头,“节哀吧!”

    “多谢!”

    望了眼床边已然哭成了泪人的小男孩,司徒冰怡暗自叹息,之后,打起精神,将那大夫送了出去!

    罢了!破屋之外,司徒冰怡仰望湛蓝的碧空,心下微叹!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便交给老天爷好了!

    至于她……也该离开了,毕竟,如此难得的外出,她可不能尽顾着感伤沉闷不是?

    打理好心情,司徒冰怡转身回屋,放下充足的银两,之后,顾自的安静离去!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