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二、疑惑

    虽然万分震撼,但,她不得不接受!这一切,都不是荒诞的梦境,而是真实的存在!

    换句通俗易懂的话语,就是,她穿越了!

    没错,就是穿越,而且还是极其狗血的穿越!

    所以,在得知了真实情况之后,她将所有侍候在侧的人统统赶了出去!

    而自己,则在房间里头带了整整一天一夜,最终,却只能无力的接受!

    话说,她只是个普通平常的小老百姓,怎么就遇到了这种事情,还真是万分的无语啊!

    不过,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样?只能努力的让自己去适应了!

    幸好,因为她的不配合,原本五六天就能好的感冒——呃,好吧!入乡随俗,是风寒!——硬是拖了整整半个月之久,从而给了她足够的适应时间!

    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难以预料的情况呢?她可不想因为些许的破绽而被人当成妖孽烧死!

    根据这些日子的观察刺探,总体而言,这身体以前的主人,估计品性不怎么好!

    那些丫鬟仆妇见了她都跟见鬼似的,哪怕,明知她已经前事尽忘,不过,倒是给她省了不少麻烦!

    如今,该知道的,她都已经差不多清楚了,总算,还是找到了些有用的东西!比如,这具身体的真是境况!

    司徒冰怡,当朝皇帝最小的女儿,三月前成婚,偶然一次的游湖赏景,却因些许意外而不幸落水,然后,便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

    当然,这是对别人,而自己却心里清楚,那司徒冰怡,根本就没能醒过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妻子发生了如此大的事情,那个所谓的驸马,居然不闻不问!

    甚至于,就连那仅仅一次的探望,也是因为心腹仆从的百般劝说,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冷血啊!算了,反正不干她的事情,她没必要去理会!

    不过,她总不能一辈子困在这么个小院子里吧,那还不得闷死她?

    嗯!她决定了!以后一有机会,她便立刻溜之大吉,能有多远便走多远,到时天高皇帝远,谁还能管得着她!

    想到此处,泉水凝,如今的司徒冰怡蓦然起身,吓得亭外那些侍候的婢女连连后退,继而,尽皆跪地!

    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司徒冰怡径自绕过,反正,这种情况,她已经屡见不鲜了!

    起初,她还会耐着性子让别人起来,但是,引来的,却是别人更为深重的恐惧,所以,她也懒得理会了!

    至于什么人人平等人权主义,抱歉,她还不想自个儿找死,毕竟,这个社会的等级制度,可不是单单摆在那儿给人看的!

    烟花三月,杨柳吐绿,流水潺潺,莺歌燕语,好个秀美灵动的春日胜景!

    亭台水柳,小桥幽径,曲廊回合,怪石飞瀑,所谓添一笔多余,减一笔遗憾,果真不愧是贵戚氏族的大手笔啊!

    感叹之间,司徒冰怡已然转身,过了前面的月洞门庭,渐渐的失了身影!

    不远处,假山的阴影下,两个身形欣长的俊朗男子漫步走出,望着司徒冰怡离开的方向!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平平的语气,仅仅只是表述事实,“还是适可而止吧!毕竟,她可是父皇最为宠爱的女儿!”

    说话之间,两人已从假山的阴影之中完全走出,一时间,百花失色!

    一个沉稳内敛,一个冷淡如冰,却是同样的风姿卓越,让人难以忽视!

    “我有做什么吗?”

    “你呀!”一声叹息,那沉稳的男子状似无奈,“若是不满意,暗中教训便可,何必在她的用度之上做出文章,小心落人话柄!”

    “我没有!”

    “当真?”

    “我没那些肤浅!”

    “你是没那么肤浅,只是有时候会偶尔昏了头脑!”

    这次的事情,若不是他们及早隐瞒,怕是难以如此简单的善了了!

    “听说!”顿住脚步,沉稳男子微微侧首,“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大概!”

    “大概?”那沉稳男子语带惊诧,“你没有确认过?”

    “有必要吗?”

    “你……算了!不和你计较了!”片刻之后,那沉稳男子方才再次开口,“严铮有没有说过能否治好?”

    “听天由命!”

    “那么!”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沉稳男子望向天际,“这件事情,怕是瞒不了多久了!”

    “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没那么简单!”沉稳男子苦笑摇头,“罢了,倒时候再说好了,有没有兴趣陪我小酌一番!”

    “悉听尊便!”

    话音方落,便见那沉稳男子举步,向着司徒冰怡相反的方向走去,身后,那冷漠男子紧随其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虽然,她不是没有见过成片的桃花林,却是,却没有这般的艳丽绚烂!说是人间仙境,怕也并不为过了!

    望着眼前繁茂盛开的大片桃花,司徒冰怡满目欣喜,心底,更是无法言语的浓浓悸动!

    良辰,美景,赏心,悦事,人生若此,夫复何求!

    微微一声轻叹,唇角那原本的笑颜也愈发的柔和绚烂,司徒冰怡抬手,轻抚着身侧垂下的柔软花枝,近前轻嗅!

    

满满的清甜沁入,司徒冰怡心下愉悦,却在抬目之际,收敛微微怔忪!

    不远处的桃花林中,六角幽亭之内,相对小酌的两名男子,竟是那般闲适,仿若花间桃妖!

    与此同时,那沉稳的锦裳男子微微抬手,向着司徒冰怡浅浅一笑,举杯示意!

    收回心神,司徒冰怡压下心中的些许厌恶,继而转身,准备先行离开!

    如果她没有看错,那么,亭中另外那人,可是对她分外的不待见呢!

    就连那些嘲讽讥笑,也是丝毫的不加掩饰,那么,她又何必在此惹人生厌?

    美景虽好,但也要配上愉悦的心情不是?所以,还是改日再来好了!

    “怎么就这么走了?”放下手中杯盏,那沉稳男子出声挽留,“妹妹可是讨厌为兄了?”

    真是难得,居然能对子衡视而不见,而且,也没有了往日那般疯狂的恋慕,真的是前事尽忘!

    “公子多虑了!”无奈的停步回身,司徒冰怡收敛心绪,“男女有别,所以,必要的嫌隙,还是应该避避才好,公子说是吗?”

    尽管此人言语轻浮,但是,能进得了这侯府内院,又岂会是一般的寻常之人,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妹妹真是爱说笑!”讶异之色一闪而过,那沉稳男子状似关切,“听闻妹妹前些日子身体不适,如今可大好了?”

    “只是些许小事而已,公子若是无事,小女子便先行告辞了!”

    话音方落,不等他人再做回答,司徒冰怡已然转身,顾自的带人离去!

    “这人……”半晌,那沉稳男子才稍稍的收敛了面上的惊诧,“真的是我那骄纵跋扈,目中无人的十五皇妹么?”

    不仅素衣素衫,钗环尽褪,而且轻言细语,温顺有礼,还真不是简单的令人难以置信啊!

    只是,若果真如此,那么,宫里那边,是绝对无法隐瞒的,到时……怕是又要掀起一番风浪了!

    不过,前事尽忘,真的能让一个人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么?这也未免太过离奇了吧!嗯,看来他的让人好好的查查才行!

    “对了!”放下手中饮尽的杯盏,那沉稳男子语带戏谑,“你不觉得失落吗?”

    “失落!”敛起面上那丝不甚明显的诧异,冷漠男子执壶斟酒,“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她的另一个把戏!”

    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的情况,确实是有些出人意料罢了!

    “若只是她玩的把戏,到我倒还放心了!不过,你也收敛点,别再像上次那般没有分寸了!”

    毕竟,那丫头背后还有父皇和七皇弟撑腰,无论如何,现在的他们,是得罪不得的!

    “我自有分寸!”

    若是她安分守己,那么,他自是懒得理会,可是,如果她还敢像上次那样,将主意打到雨燕和臻儿身上,那么,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愿吧!”

    微微一叹,那沉稳男子也不再多做劝解,只是执杯,细细的品味眼前佳酿,亭外,桃花依旧,落英缤纷!

    一路上穿庭过院,然后,她光荣的迷路了,停步,司徒冰怡无语的望着面前的院落!

    雨安阁,好像,从来没听那些小丫头们提起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正在司徒冰怡出神之际,一阵隐隐的呵叱传出庭院,隐约间,还有夹杂着丝丝的缀泣!

    出了什么事情吗?罢了,还是去看看好了,反正,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心念即定,司徒冰怡不再犹豫,抬步,顾自的入了庭院,身后,一众丫鬟面无人色,最终,认命的跟上!

    哭泣的孩子,美貌的妇人,求饶的婢子,还有待命的小厮,话说,这情形怎么就那么眼熟呢?

    “参见公主!”

    看到司徒冰怡入内,那满院的丫头小厮悉数跪地,面上,却是无一例外的惧怕惶恐!

    “起吧!”

    暗暗的为这身体前任主人的不良品性叹了口气,司徒冰怡不欲多问,转而打量起了眼前的精巧庭院!

    细致而不失华贵,看来,不止这个院落的人很是上心呢,那么,这里的主人,身份,也该是不一般了!

    转过视线,望着面前那垂首侍立的年轻女子,司徒冰怡心下赞叹!

    眉目清朗,纤柔堪怜,好一个楚楚动人的美貌妇人……呃,应该是妇人,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旁那孩子的母亲!

    话说,这人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居然已经做了母亲,她还真是有些难以适应呢!

    “那孩子怎么了?”

    望着旁侧嬷姆怀中那啼哭不止的娇小婴孩,司徒冰怡无奈的开口询问!

    没办法,谁叫她就是对这些精致的可爱孩童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呢!

    “谢公主关心!”那妇人躬身一礼,之后方才应答,“许是午间没睡好吧!”

    “是吗?”

    近前,望着那襁褓之中的粉嫩婴孩,司徒冰怡心下喜爱,一时间,竟忘了先前顾虑!

    “让我抱抱!”

    之后,不等他人答话,便将那稚嫩的婴孩抱入怀中,细细的哄劝逗弄!

    近侧,一众侍人目瞪口呆,心下,却是满满的不可置信,那个……他们是不是眼花了,要不然,怎么会出现幻觉呢?

    明明,公主是万般憎恶小少爷的,怎么可能去抱小少爷,甚至于,还小的那么柔和!

    天呐,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儿早上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嗯,应该是的!

穿越之似水流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