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齐,殇 第二章 暗之影殇

    清冷的小院,月华撒地,猎猎秋风,引得这小小的庭院银光曼舞。

    几棵清冷的翠树,树影婆娑,探入旁侧的房舍。

    房舍之内,一人来回着踱步,借着月华隐晦的光线,轮廓隐现,却是一张削瘦白净的脸,倒也显得清癯,须发如墨,及至下颌。

    他是历下城的守城将军——李颐,是白日城楼上的那个下令放下吊桥的人,此刻,他心中烦闷,白日城楼上的一幕幕,清晰如初,那一个个怵目惊心的面容,近似哀求的眼神,在他心底一幕幕重现,嬴政不义,破坏了战国原本的平衡,将黎民百姓至于水深火热,五国先后被灭,剩下的齐国,一国独撑,不过也是强弩之末,只怕也无法给这些战乱的百姓长久的庇佑,何况,从齐国朝堂传来的消息,齐国国君消极的备战,更加让他忧心忡忡。

    李颐走近书桌,一卷竹简,摊开着,却再次的让他忧心,这是前不久截获的秦军的情报,请报上,所述的是,不久之后,秦军的六十万大军就要兵临历下,作为历下的守将,这才是他真正烦心的。

    细碎的脚步,由远及近,夹杂着石子磨合的细碎声音,向他这边渐进。他睁开双目,从窗口看去,淡淡的月光下,石铺的走道,银光熠熠,一雍容华贵的妇人正朝着书房走来。

    “吱呀”一声,房门应声轻启,月华斜照进屋内几尺地上,仿佛一碗清水倒在地面,转瞬消失。

    “已经快要入冬了,你怎么还是这样不惜自己?”夫人嗔怒着道,随之将手中的一件长衫套在李颐的身上。

    李颐柔情看着爱妻,良久,将目光重新归于窗外黑色的帷幕,轻叹一声:“青岚,你知道吗,秦军要打过来了!”

    妇人身躯微微一震,道:“怎么会有这么快呢?”

    李颐道:“今天,城里有来了一批难民,他们是北方燕国的子民,就在数月前,燕国被秦国灭亡了!”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残暴?”

    李颐走近爱妻,两人双手紧紧相握,他能感觉到妻子内心深处的惊惧,久久,才道:“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和月儿离开……”

    “这样怎么可以,我们一直都是一起的,你让我独自一人离开,绝对不行!”妇人柔弱的身躯表现的十分坚强,在她心中,她爱自己的丈夫,甚至于胜过自己。

    李颐料想到了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平常,道:“我身为历下守将,断然不会轻易弃城而去,若是你要与我一同守城,我们的月儿如何,难道让她从此一人,成为孤儿吗?”

    妇人猛地抬头,泪珠无声落下,她在心中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这个残忍的事实,她始终无法接受。

    这时,李颐又道:“今天,我看见师哥了!”

    “啊”,妇人惊讶不已,方才的泪痕还残留在脸畔。

    “明日,我会去与他相见,我要将你们母女二人托付给师哥。”

    “可是……当年那件事情……”妇人欲言又止,擦拭掉那些泪痕。

    “我与他师兄弟一场,相信他会原谅……”李颐讲到这里,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毕竟,今生,他亏欠师哥太多了,那怕这一生都无法补偿了。

    两人相对,良久,万籁寂静,唯有孤寂的身影。

    东方肚白,红日冉升,清脆的鸡鸣,城际里回荡着,层层叠叠,推开各家各户门前晨晓。

    “吱呀”的一声沉响,两扇紧闭的朱红大门应声开启,一颗圆鼓的脑袋探到门外瞧了一瞧,重又缩了回去。

    两扇大门寂立墙侧,绕过门梁,细眼看去,但见正对着街口的门梁上头,不偏不倚,挂着一幅雅致的牌匾,上书“有朋远来”四个大字,牌匾正对街口,过望的人群抬头就能看见。

    这是历下城内名显赫赫的“有朋远来”酒楼,虽是遭逢乱世,生意兴隆,不亚于太平盛世,因而,清晨的时候,便有不少人,来到酒楼品茶尝糕,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到那些已然渐渐靠近的危机,不然,便不能如此的自如了。

    时间很快,到了正午。

    这个时候,在以往,是历下城最平和的时刻,此时却因为一张张贴在城楼边得告示沸沸扬扬起来。

    李颐觉得,城中的居民,有自己选择留与走的权利。

    那是一张招兵的告示,也预示了历下现下危难的处境。

    告示旁围起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议论纷纷,讨论着告示的内容。

    一个老者叹息:“又要打仗了!苦了的是我们这些百姓啊!”

    

旁边数人附和,愤愤的道:“嬴政真是残暴,难道非要六国百姓给他为奴为婢吗?”

    又有人接道:“嬴政哪里想要我们为奴为婢,他是想拥有整个天下!”

    “这又有什么区别,若是齐国亡了,嬴政拥有天下,我们不都是嬴政的奴隶!”

    “对……”

    附和的声音很多,反驳的声音也是不少,一番唇枪舌战,倒是给了这些乱世中的人们一番茶余饭后的话题,李颐从一旁走过的时候,能听见他们的交谈,很欣慰,这些居民百姓不是自己料想的最坏的那种样子,可是,谁又能知道此时李颐心中的苦楚,他一早到军营视察,原本打算拜望自己多年未见的师兄,却因为军营中大批的军务无法脱身,而这些所谓的军务,都不过是邯郸发下来的坚守城池的命令。

    李颐苦笑着,他心中知道,如若援兵不下,历下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可是,偏偏在临淄,一些所谓的朝臣,却千方百计的阻止援助历下,这所谓的泱泱齐国,真的是一触即破了。

    然而,他在心中,又放不下这座城池,戎马一生,真正平静下来的时候,对于这城池的感觉,已经远远的超乎了常人的想象,在他的心中,眼下的城池,并不仅仅是一座城池,反而,是他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轻叹着,抬头,扫视着那些桌案上的所谓军事机密,在心中冷笑。

    “李将军!”帐门外走进一个与他年仿的男子,转头,看清来人的面容,苦笑了一声:“夏侯将军!”

    两人目光触及,都是心照不宣,他们都在为历下的安危担忧。

    夏侯烈,这是刚走进来的男子的名字,他的性格与他的名字一般,暴戾躁动,他走到了放置军务的桌案,步子很沉重,在来之前,他已经知道了一切,历下将不会有援军,其实,这个消息早已在军营中言传了。

    “啪”的一声沉响,夏侯烈的拳头,重锤在案上,案上的竹简为之一振,待到重新落在案上的时候,他叹息了一声,道:“这些齐国的佞臣,一个个不得好死!”

    李颐道:“岂是这些佞臣几个人的事情,齐国积劳成疾,早就已经无药可救了!”

    夏侯烈微怒,道:“身为齐臣,你怎么可以如此讲话?”

    李颐喟叹,道:“齐王昏庸,醉生梦死,在齐国已经是事实,这样的国君,这样的臣子,国亡已!”

    “啪”,又是一声重锤,夏侯烈已经怒极:“身为齐国的守将,你怎么能够轻言齐国的灭亡,你……太大逆不道了!”

    李颐知道,夏侯烈生于齐国,这样的反应很正常,而自己不是,或许是因为多年来,对于这座城池的一种眷顾,才没有选择毅然的离去,又或者,是因为心中简单而单纯的抱负……

    “报!”

    “什么事情!”李颐看着帐门前站立的士兵,问道。

    “有个自称墨家的人要见将军。”

    李颐面有讶色,夏侯烈大喜,道:“快快请进来!”

    片刻,那士兵领着人到了,夏侯烈迎了上去,待到看见来人的面目,一愣,旋即神色稍显失望,这时,李颐走了上来,看见了来人的面目,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有点消瘦,却不生涩的打量着两人。

    夏侯烈失望,道:“你就是墨家派来的人。”

    少年答道:“是。”

    “你进来吧!”李颐将少年引进帐门,心中沉思,就他所知,这些多年,墨家东奔西战,早已不如昔年那般辉煌,九流十家中,如今,已经数墨家最为没落,今日所见,正好印证了心中的想法,他在心中不由的怜惜,墨家兼爱非攻,以天下为己任,这面前的少年,未及弱冠,却要负担起墨家的大任,真是墨家的大悲,世道的悲哀!

    李颐亲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墨家庶离!”少年似乎看见两人眼中的失望,是啊,这么多年了,墨家一直在陨落,好似,还未曾有过再次崛起的迹象,心中不由得一股热血沸腾,或许,命运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吧!

    “就只有你一个人吗?”夏侯烈问道,声音中略显得失望。

    “不是!”庶离的回答又让夏侯烈燃起了希望,就听见庶离又道:“还有墨家的机关术!”

    夏侯烈欣喜,墨家与公输家为两大机关术家族,不相上下,这次,庶离的这个消息,无疑很振奋人心。

    李颐却不似夏侯烈那般乐观:“墨家与公输家为两大机关家族,墨家号称最强守卫,公输家号称最强攻击,墨家近年没落,公输家却因为投靠嬴政,反而蒸蒸日上,这次秦国对齐国的征战,公输家势必会随军而行,公输家,墨家,机关术,究竟谁家厉害?”

    李颐的一番话,似一盆冷水泼在夏侯烈的脑袋上,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公输家,这么多年的发展,确实是墨家赶不上的,公输家,墨家,两家机关术的比斗,世代相斗,这次,宿命般的相遇,却是墨家没落几十年后的今天,这样的情形,真的不容乐观,对于墨家,是申诉,对于公输家,是撼护。

燕向北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