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激战都市 第一章 我要变强,不能被吃

    第一章我要变强,不能被吃

    为了躲避仇人,聂安生带着刚出生不久的聂缘逃亡,而且这一逃就是持续了整整六年。聂安生无时无刻不再担心,虽然自己的公司小有成就。但是他还是已在保持神秘,不想让仇家找上门来,以免祸及到无辜的人。而他的儿子也不得不和他一起保持低调。

    聂安生看着办公桌上的日历,不停的揉着太阳穴。这月还有一个大项目要谈判,不能陪聂缘过个个暑假,只能有和往常一样将聂缘寄放在项阳家里。

    聂安生有些愧疚的看着活蹦乱跳的在一旁玩耍的聂缘,拉着聂缘的小手,便向项阳家走去。将他交给在家的周甜之后,开始一天最忙碌的时间。

    而聂缘目送着自己的妈妈消失,眼睛开始有点米,迷茫。在院子里刚练完功的项灵,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忙跑过来,拉着聂缘的手把他拉到一旁说:“缘缘,你终于来了,走吧好无聊,我爸把我禁足了。既然你来了我就可以有借口出去了。走啦!走啦!对了顺便叫上小耶律。”

    “小耶律?”聂缘疑惑的问道。

    “对啊,我爸前不久把他带过来的,他很好欺负的。”说着说着项灵的眼睛出现了精光,旁边的聂缘看的直发毛。

    “小耶律~~~!出去玩了~~~!”项灵双手做喇叭状朝着楼上的一间房间喊道。

    不带一会儿,一个小巧可爱的洋娃娃就出现聂缘的眼前。他看着对面有些胆怯的洋娃娃,好奇的想一探究竟,但是却被项灵捷足先登。只见项灵搂着洋娃娃的肩膀对聂缘说道:“他是耶律崇明,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小耶律,人都到齐了我们出去玩吧。”说完拉起聂缘和耶律崇明的小手,拖着他们出发。尽管聂缘和耶律崇明他们两个是男生,但是普通的男生怎么会打得过练过武的女生呢。所以此时的两个人被拖的撞到一些墙体然后鼻青脸肿这件事应该可以解释和理解了。

    终于,他们到了公园,而公园那边没有几个人,原因只是因为天气太热了,零星看见几个人,也是匆匆路过,只有一个收破烂的老人,顶着烈日捡着别人乱扔的垃圾。

    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酷刑也结束了,聂缘看着旁边的耶律崇明,只见他眼眶里泪水不住的翻滚,而他死咬着嘴唇硬是不让眼泪掉下来。聂缘笑着揉着耶律重名的头发对她说:“没事,小灵就这样,其实她人蛮好的就是有点粗心的大意,而且比较喜欢好心办坏事,习惯就好了。”

    还没说完,前面的项灵直接给聂缘种了一个糖炒栗子,说道:“你大爷的,我什么时候好心办过坏事!你给我说清楚,不然老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聂缘听完赶忙求饶道:“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吗,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噗~”旁边的耶律崇明看着这两个活宝再也忍不住笑了。

    “呼~~终于笑了。”说完项灵擦了根本就没有的汗水。而旁边的聂缘也没有了刚才的怂样。笑意浓浓的看着耶律崇明。被两人一起盯的耶律崇明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现在终于有人样了,当初见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像瓷娃娃根本就没有感情。现在好了终于活出个人样了。”项灵有些感触的说道。说着说着,不停地拍着耶律崇明的肩膀,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而旁边的聂缘看着耶律崇明吃痛的表情,忙拉开项灵。但是拉的时候力道没有掌握好,直接扑倒在地,疼的项灵龇牙咧嘴。聂缘看着地上的项灵,暗叫一声不好。赶忙想逃开,结果却被死死地钉在地上,动弹不得。而后面抓着聂缘肩膀的形象大乱的项灵,则在后面过古怪的笑着。

    聂缘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他背对着项灵,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

    突然他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小心!”。然后就感觉的背后一阵刺痛,聂缘转过头看着有些不可思议的项灵说道:“你干什么拍我。很痛哎!”

    聂缘懊恼的问着项灵,但是项灵好像没有听见他在说话,只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手。她定了定神,直接凶狠的拿起拳头,直击聂缘柔软的腹部。聂缘闷哼一声,推开项灵,吼道:“你打的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很痛啊!”

    “怎么可能,我明明用了十层的内力,你怎么没有飞出去!就算没有飞出去也应该吐血,为什么你能向没事人一样站在这里?”项灵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完全不把聂缘的话放在心上。

    聂缘听着项灵说的话,越听越心惊到最后腿软的撑着旁边的扶手勉强才能站起来。而项灵突然感觉到仇恨的视线向她扫射,之后她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不停的摸着聂缘的身体,好奇的研究着。聂缘被摸的有些懊恼说道:“摸什么摸,咱俩从小一起长大,全部都看过了,有什么好摸的!”

    被聂缘的吼声吓住的项灵,只得悻悻然的放下魔爪委屈的看着聂缘。

    “好啦,没什么好玩的,咱们走吧。”说完聂缘就拉着耶律崇明转转身离去,完全不顾后面表演正起劲的项灵。

    看着前面两个理都不理的人,项灵只好气愤的跟了上去。突然一个皎洁的身影在她的眼前滑过,然后转瞬之间聂缘和耶律崇明就被黑影抱走。项灵匆忙运用轻功想跟上去,但是她的武功很明显不能和黑影的武功相媲美。到最后项灵气喘吁吁的看着聂缘和耶律崇明被黑影带走。而她用自己的谨慎的一点力气跑去家里向项阳求救。

    而被黑影带走的聂缘和耶律崇明看着满身淤泥满身恶臭,目光猥琐骇人满脸胡茬将他们两个横抱在腋下的老人。聂缘感到相当熟悉,仔细想想,竟然是在公园里捡垃圾的拾荒者。聂缘突然又想起最近在电视里报道的杀童魔鬼,被抓后第二天孩童的干尸就被放在原来的地方,没有人看得是谁放的。聂缘咽了口口说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爷,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拾荒者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聂缘诡异的笑着,让人不寒而栗。耶律崇明被吓的不停的哆嗦,聂缘有些心疼,于是就开始安慰耶律崇明希望能给他一点温暖。就这样被夹着的两个人不知不觉的被带到了,拾荒者的窝里。说是窝也不过就是一个座快要倒塌的小庙,屋顶已经有有很多的破洞,最大的和一张直径一米长的圆桌一样大。

    拾荒者直接把聂缘和耶律崇明扔在地上,然后径直往后面透风的墙走去,。聂缘已经小庙就闻见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他皱着眉头揉着疼痛的肩膀。突然旁边传来了哭泣声,聂缘看着一直在哆嗦哭泣的耶律崇明,抱着他不停地安慰着,渐渐的耶律崇明停止了哭泣然后靠在聂缘的胸口沉沉的睡去。

    聂缘见耶律崇明睡去,就开始好奇的张望着四周的环境,小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破铜烂铁和破旧的锅碗瓢盆,而门外则是荒芜的田地。聂缘微皱眉头,看着这里的一切。

    碎碎咧咧的脚步声将聂缘的注意力转向了对面漏风的墙,只见拾荒者慢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带着血迹的菜刀,咧嘴怪笑的看向聂缘,径直都到聂缘面前,一把揪着聂缘怀里的耶律崇明的衣领狠狠地拽了出来。耶律崇明吃痛的惊醒,看着拾荒者拿菜刀的手,开始不停的流泪,嘴里不停地说:“不要杀我!我不要杀我!我不要死!妈妈我好怕我不要死!呜呜呜~~~~”一边哭嚎叫,即便不停地挣扎。而被抓着他的拾荒者,眼睛里的笑意更加浓厚。

    聂缘有些心颤,在看着被拎在半空中的耶律崇明和理他脖子越来越近的菜刀,忙说道:“要多少钱?我是聂氏集团的少东家,说吧要多少钱,你才能放开他!”

    “钱?呵呵,这东西对我来说没有用,我要的可是长生不老还有无上法力,钱这种东西,留着你去见阎王的时候用吧!”说完直接拎着耶律崇明进了墙后面,聂缘忙跟上去对他说。

    “你到底要什么!只要你放了他我什么都可以给……”聂缘还没有说完,就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墙后面是一间狭小的卧室,卧室中间竟然摆放着一个硕大的木质古式浴桶,而浴桶里面放的并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聂缘到现在才知道,刺鼻的腥味竟是这桶血散发出来的。而且这些鲜血竟然在没有任何人为的作用下,不停地翻滚,甚至不停的冒泡。而浴桶的旁边竟然是凌乱的残肢和内脏,周围的墙上满是喷射状的血迹。

    拾荒者冷冷的看着聂缘的表情,对他说道:“怎么样,很美吧,这血里面可是98个童子的血混合在一起的,我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们收集起来。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做成血吗?”说着看向迷茫的聂缘,“就是因为你!我终于找到你了,六年前我不停的在找你,今天尽然被我遇到了,老天爷真实给我面子。等我将第99个童子血放完,我就可以吃你了,哈哈哈哈!”说完开始仰天长啸。

    而他手里的耶律崇明已经被吓得动弹不得甚至忘了哭泣。拾荒者笑的有些岔气,猛烈咳嗽过后才缓过气来,然后看着被吓的变得乖巧耶律崇明,拿起刀就想滑下去。耶律崇明感觉脖子上冰凉的触感,立刻惊醒开始嚎啕大哭。

    听着耶律崇明悲惨的哭声聂缘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焦急的想着办法,把耶律崇明救出来。其实被耶律崇明的哭声弄得心慌意乱的并非聂缘一人,还有在外面埋伏的项阳等人。项阳焦急的听着小庙里面的耶律崇明的哭声,他很想冲过去,但是旁边的其他人却死死拦住项阳不然他冲过去。

    “你们快点放开我!没听见孩子哭得这么惨烈吗!你们还有没有人性,里面哭的可是你们耶律家的少主!”项阳低吼道。

    “项族长,我知道主人将少主托付给您,您也真心的抚养少主,可是你这样贸然进去,少主很有可能被他们杀死!”

    旁边的人刚说完,又一阵尖掠的叫声刺激的刺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项阳再也忍不住冲了出去,旁边的人也被尖叫声吓到,再也不管什么后果也跟着冲了进去。

    那声惨叫真的刺激到了每一个人,而被迫发出那声惨叫的人此时正蜷缩在小庙的卧室里,捂着头不住的颤抖。旁边正有个人不停的用力踹着他,一边不停用近乎嘶哑的声音咒骂道:“你竟然敢劈老子!你活腻了啊!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等我把这小子的血放干,我就把你吃掉。”说完朝着躲在一旁的耶律崇明走去,耶律崇明已经被这个非人类的东西吓坏了。

    就在刚才,眼看菜刀就要在耶律崇明的喉咙上划出一道口子。聂缘眼疾手快,拿起旁边生锈的斧子,用尽全身力气就朝拾荒者的脑袋砍去,亲眼看着斧头只劈过拾荒者的脑袋然后是脖子。但是拾荒者并没有就此死去,被劈成两半的头搭在肩膀上,转过身子不管血流涌柱的脖子,愤怒的将聂缘甩了出去,聂缘痛的尖叫出来。

    聂缘有些害怕,看着非人类的东西吼完,然后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耶律崇明。聂缘看着耶律崇明被下毒手,但是他现在却连晃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看非人类就要看向耶律崇明。聂缘闭着眼睛别过头不想看到哪一幕。

    突然玻璃碎裂的声音出现了,聂缘慢慢睁眼看见项阳和一群人正在和非人类打斗,聂缘顿时舒心不少,用还没有瘫软的手,以最快的速度爬到耶律崇明身边死死将他互助。耶律崇明看见聂缘紧紧抱住他的背,开始失声痛哭。前面的聂缘长舒一口,然后昏倒在地。

    当聂缘清醒的时候,他发现他正躺在床上,四周全则是雪白的墙壁。看着变成女人摸样的妈妈忙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她。而旁边的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大家等他们母子稳定情绪后,就开始询问聂缘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本来以为那个人是冲着耶律崇明而来的,但是耶律崇明将整件事全部讲完后,大家才知道这件事情是冲着聂缘。众人马上就想到是一个人,但是马上有否决了,因为那个人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叫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来杀聂缘。大家都在等待聂缘苏醒来告诉他们争相。

    在众人的盘问下,聂缘头从到位开始讲述整件事情的经过,然后得到项灵和耶律崇明的肯定。听完之后众人开始沉默,聂安生有些焦急的看着表情凝重的众人,不停的询问着。项阳被聂安生询问的,不小心讲出了一个秘密。

    聂安生母子听完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们很快就缓过神来。

    “干爸,你能教我练武吗?我要变强,我不想被吃掉!”

    项阳听完有些诧异然后说道:“我不能教项家的武功,但是我一定会让你的身体强壮起来,之后的训练会很痛苦你愿意吗?”

    “恩。”

    得到聂缘肯定的答复,项阳满意的带着他们一家以及耶律崇明出了病房,和病房里的母子俩道了声别。之后就关上门,笑呵呵的带着在外面等候的众人出去。

    看着其他人都开始跟着项阳,但是有一个人没有跟着大部队,他掏出项阳杀掉怪人之后,他在一个背光的地方找到的一本书。他兴奋的不停翻来覆去。

    “项宗,快点,族长请客吃宵夜!”

    “来…来了!”说完忙把书藏好,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看见,就朝大部队跑去。

江湖无处不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